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誓死守护
    盖聂依旧保持着冰寒的声音,对赵皓道:“让开!”

    赵皓长枪一抖,摆开了一个五虎断门枪的起手式,慨然道:“欲伤我主,请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这一句话说得掷地有声,极其悲壮,不但赵福金听得眼泪汪汪,就是赵楷和赵桓两人都为之动容,纷纷露出尊敬的神色。

    赵佶更是感动得无以言表,这一刻,他似乎才真正明白了护法神的意义。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赵皓很想借机将赵家父子全部除掉,只是他知道此刻除掉赵家三父子也毫无意义,赵佶还有二十多个儿子,除掉他们三人,说不定就换上赵构继位,并不能改变什么,反而自己要亡命天涯。

    盖聂冷冷一笑:“如你所愿!”

    呼~

    人影腾空而起,长剑如风,直奔赵皓而去。

    呀~

    赵皓一声轻啸,长枪一抖,如同一条毒龙一般刺出,迎向盖聂。

    五虎断门枪,枪影瞳瞳,又狠又快,招招迅疾而致命,又占了“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只听得枪刃和长剑的碰击之声不绝于耳,转眼之间两人便已斗了五六招,斗了个不分上下。

    虽然五虎断门枪已练得娴熟,但是临阵使用的经验终究是不足,而且赵皓的武力刚刚才到80,比起盖聂足足少了10点,很快盖聂便利用速度快、身手敏捷的优势,在枪剑纠缠之中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当两人之间的距离小于长枪的长度时,长剑对长枪“一寸短一寸险”的优势便显露了出来,很快赵皓便落于下风,被逼的连连后退。

    然而,身后不远便是赵佶等人,已容不得他退,而且盖聂的速度太快,就算后退,也无法跟上其进击的距离,赵皓只得咬牙苦撑。

    两人只不过斗了二十余招,胜负之势已立判,在那一片如雪的剑影之中,赵皓完全只能勉强招架,毫无还手之力,而且险象环生。

    咯~

    一声布帛碎裂之声响起,赵皓胸口的皮甲被长剑劈开一大道口子,露出里面的肌肤,显得十分狼狈。

    紧接着,赵福金的惊呼声大起,焦急和关心的神色溢于言表,赵佶等人也是忧心忡忡,只想着援兵快点到达。

    没斗几合,又听当的一声,赵皓头上的顶盔被盖聂一剑劈飞,发髻也被劈开,一头长发披散了下来。

    赵福金惊得又哭了起来,赵佶父子更是面如土色。

    盖聂蓦地一跳,退出战圈,长剑直指赵皓:“十招之内,我必取你性命,不想死的滚一边去!”

    天可怜见,这盖聂也是影帝出身……

    赵皓一咬牙,嘶声吼道:“我赵皓不死,你休想伤我主!”

    盖聂冷声骂道:“不知死活,休怪我剑下无情!”

    嗷~

    赵皓长发披散,随风猎猎招展,如同发怒的猛兽一般,手中的长枪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向盖聂刺去。

    只听得叮叮当当的数声过后,盖聂再次欺身靠近赵皓,飞起一脚,将赵皓连人带枪踢得退了五六步,而赵皓却顺势连退了十数步,一直退到赵佶近前才稳住身形。

    盖聂寒声道:“最后问你一次,让不让?”

    杀!

    赵皓咬牙大吼,再次提枪疯狂的扑了上去,最后又被盖聂飞起一脚踢了回来。

    噔噔噔~

    赵皓身子连连后退,长枪倒戳在地上划过一长段印痕,泥土飞扬,终究是未能稳住身形,最后一屁股坐倒在地。

    赵皓似乎受了极重的内伤,将长枪奋力插在地上,缓慢而艰难的扶住枪身,撑起身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这才拔枪直指盖聂:“再来!”

    此时,远处传来马蹄声,还有焦急的呼唤声。

    盖聂长剑一收,冷声道:“算你运气!”

    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消失在山谷口。

    赵皓似乎再也坚持不住,一屁股瘫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一刻,赵福金和赵佶父子纷纷围了上来,赵福金更是一把抱住赵皓的肩膀,哭道:“皓哥哥,你没事吧?”

    赵佶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命,更是满脸感动之色,唏嘘道:“侄卿之忠肝义胆,朕没齿难忘!”

    此时,山谷口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焦急的呼唤声“陛下安在,臣高俅前来救驾!”

    赵楷勃然大怒,一跃而起,高声喊道:“陛下在此,还不速速进来护驾!”

    呼啦啦~

    山谷口涌起一片如云般的烟影,无数的兵马争先恐后的涌了进来。

    领头那人,飞奔而入,认得是赵佶,急忙翻身拜倒,大声哭道:“罪臣高俅救驾来迟,幸得圣人无恙,否则罪臣万死莫辞!”

    扑通扑通~

    在高俅的身后,众官员和将领拜倒了一地。

    此时的赵佶,原本苍白如纸的脸上,终于恢复了血色,二话没说,指着高俅吼道:“来人,将高俅拿下,打入天牢问罪!”

    高俅哪里敢分辨,只是一个劲的磕头哭道:“臣有罪,臣有罪!”

    两旁的将士们呆了一下,随即便反应过来了,当即一拥而上,将高俅按倒在地,脱去官袍,摘去官帽,押了下去。

    可怜那高俅还一个劲的哭喊“臣有罪,臣有罪……”可惜赵佶心中已是怒焰滔天,哪里肯怜悯他半分。

    跪倒在地上的一干重臣们,没有一个敢给高俅求情的。

    高俅负责三衙的京师禁军,此次围猎的安保工作由其全面负责,如今在他派十万禁军护卫,又将数十里围场围得水泄不通的情况下,居然出现了数百的精锐伏兵前来刺驾,这是何等荒唐的事情。

    要么高俅玩忽职守,置官家的生死安危于不顾,要么高俅直接通敌,意欲刺驾。

    无论是那一条,高俅都是死罪难逃!

    当然,若是通敌弑君,不只是死罪难逃,而是要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的大罪。

    这一刻,还有谁敢站出来帮高俅说话?

    ……

    赵佶经此一闹,哪里还有半点围猎的兴致,恐怕日后再出来围猎也是不可能了。

    当下,十万禁军簇拥着赵佶火速回城,一路上还前前后后派出无数的斥候打探,以防再有追兵出现。

    惊得魂飞魄散的赵佶,在神宵宫中静坐思过,足足过了两三天才恢复精气神来。

    与此同时,这次离奇的刺杀事件,也传遍了整个汴梁城。

    三百多精锐骑兵突袭,一百多名禁军只一个照面,便被杀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这还不算丢脸,最丢脸的是,高俅率大军赶来,前军的两千京师禁军,照样被三百多精锐飞熊军打得满地找牙,不堪一击。

    最后,在胡车儿分兵一路“追袭”赵皓之后,五六千京师禁军团团围住余下的两百多飞熊军,硬是用强弓硬弩轮流施射,足足攻杀了半个时辰,才将其全部斩杀,飞熊军首领李傕也“战死”。

    这还是因为那些飞熊军没有接到赵皓的最新命令,未能冲杀而出,否则五千多禁军未必就能拦住飞熊军的冲阵出逃。

    然而,直到最后,京师禁军也没抓到一个叛军的活口,叛军没有一个投降的,甚至到了后面还出现了诡异的事件,那些叛军的尸体竟然突然自动消失。

    有人认为那是叛军临死之前洒了化尸粉所致,但是终究解释不通。

    但是这些疑点,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些兵马从何而来,为什么会出现在围猎场,围猎场的层层关卡为何形同虚设,高俅在这次刺杀赵佶的阴谋之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幕后主使者又是谁?

    一切是那么扑朔迷离,错综复杂,给了人无限的想象空间。

    高俅固然身陷囹圄,各方势力的角逐却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的剧情的走向,已逐渐不在赵皓的掌控范围之内了。

    京师之中,众说纷坛,有说高俅通辽的,那些兵马便是辽人的精锐;也有说是太子欲上位,想借高俅之手弑君继位;也有说是赵楷与高俅勾结,先弑父,再嫁祸于太子,借机篡位……各种版本都有。

    御书房中,赵佶端坐在温软的蒲团之上,脸色依旧一片青烟。

    这件事对他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在此之前,赵佶一直活在梦幻之中,养尊处优,富贵风流,从未遭遇过任何危险,不料这次一出门,原本想展现自己的文治武功,却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回来,差点命丧猎场,着实惊了他一大跳,心中的阴影面积用蓝翔挖掘机挖三日三夜也挖不完。

    当当当~

    玉磬声声,赵佶的心神却无法安静下来。

    许久,赵佶才放下手中的玉杵,沉声问道:“朕当何以处之?”

    他问的自然是陪伴在身旁的梁师成。

    此刻的梁师成,心中倒是舒畅,高俅一倒,蔡京一派的势力又要弱了很多,对于他来说自然是好事。

    梁师成看了看赵佶的脸色,恭声道:“此次事关重大,谁查都未必公正,怕是只有赵大夫才能资格查此案了。”

    赵佶眼中蓦地浮现出那个誓死守护自己的少年的身影,心中又是一阵感动,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侄卿不但救驾有功,且初入汴梁,让其来查此案,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