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天子之剑
    延福宫前,一干内侍簇拥着一个身着朱袍的少年官员而来。

    那少年十六七岁左右,身材修长,玉树临风,众宫人远远一望便知是太中大夫、宣威将军赵皓来了。

    能够入宫的京官,而立之年已是年轻有为了,像赵皓这种连弱冠之年都没到的,自是绝无仅有了。

    更何况这厮气定神闲,那神态就像进自家后院,就算老公相蔡京入宫都没这么悠闲,除了赵皓又还能有谁。

    就算是身边的内侍,若是其他人面圣,在身旁明显带着几分监视之意,而在赵皓身旁却更多的只是护卫和领路。

    入了宫门,穿越重重殿宇,跨过一座座亭台水榭,经过一座小石拱桥,便要到赵佶所在的凝和殿了,突然赵皓的眼旁的余光,见到不远处的一座亭台之内,一个少女正趴在汉白玉护栏之上,望着荷花池中的水面出神,不觉扭头看了一眼。

    那边,那少女也恰恰抬头头来,两人四目交接,碰个正着。

    那少女望着他带了半晌,蓦地惊喜的喊了一声:“皓哥哥!”

    正是赵福金!

    赵皓微微一笑,朝那边挥了挥手,赵福金笑靥如花,使劲的也朝他挥手,离开护栏,似乎便要出了亭台,奔跑过来。

    赵皓朝凝和殿方向指了指,赵福金会意,又回到护栏前,趴着栏杆朝他挥了挥手。

    等到赵皓快到凝和殿前,回头看时,只见得那人儿还在朝这边凝望着。

    凝和殿内,赵佶正捧着一卷书在翻看着甚么,眉头紧蹙,脸上的神色乌云密布,听得脚步声,见得赵皓进来,脸上的神色居然渐渐的舒展开来。

    赵皓上前弯腰一拜:“微臣拜见陛下!”

    赵佶眼中露出些许温暖的神色,摆了摆手:“免了罢,今后亦不用这些虚头巴脑的俗礼了。”

    赵皓恭声道:“微臣不敢。”

    见得这厮此时反而不恃宠而骄,赵佶心头十分受用,嘴上却笑骂道:“连朕的碧玉拂尘都敢弄碎,还有你不敢的事情,坐下罢。”

    赵皓这才在旁边恭恭敬敬的坐了下来……临出门前预感到今天是个好日子,岂能不庄重一点?

    赵佶微微叹道:“高俅这厮,自朕当年在端王府时便已跟随,今已二十年,想不到晚节不保……”

    赵皓没有吱声,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适得其反,赵佶也只是发发感慨而已,必然有下文。

    果然,赵佶话锋一转:“天幸使朕得侄卿,如鱼得水也,若非侄卿,朕已……那日元妙先生道侄卿乃朕的护法神转世,朕尚半信半疑,如今看来,乃天赐侄卿于朕呐……”

    赵皓急声道:“臣实感惶恐不安,臣不过做了为臣者之本分,岂敢当官家如此谬赞,折煞微臣也!”

    赵佶脸上的神色愈发柔和,轻轻的叹道:“那日你在殿上当众让朕与你说谎,朕还道你年纪轻轻恃宠而骄,如今看来倒是朕错怪了你。当时你应只是迫不得已而为之,能居此大功而不骄,倒是难得。”

    赵皓讷讷的应道:“微臣……”

    赵佶又显得不耐烦起来,朗声道:“休得再多言,你居此大功,朕若不封赏一番,世人便只道朕小气吝啬……赵皓听旨!”

    赵皓神色一肃,恭声道:“微臣在。”

    “太中大夫、宣威将军赵皓,救驾有功,特拜正奉大夫、忠武将军,封白马开国伯,食邑七百户,特旨加食实封两百户,可世袭罔替。”

    正奉大夫为文散官,正四品,忠武将军为武散官,正四品,虽然品阶从从四品升到正四品,不过升了一级。真正的重点是伯爵之位,白马开国伯则为正四品的爵位,而且加特旨食实封两百户,差不多就是封侯的待遇了。

    爵位与官位不同,爵位是一种荣誉,一般授予功臣、皇亲、先代贵族等,很多宰相级都未必有爵位。而宋代以前的爵位都是可以世袭罔替的,但是到了宋代以后,爵位大多只是终身爵,并不能世袭,而赵佶特赐赵皓的伯爵之位可世袭罔替,其殊荣自是非同一般。

    赵皓急忙弯腰一拜道:“臣谢圣恩浩荡!”

    赵佶摆了摆手,示意免礼,然后神色变得肃然起来,眼中杀机大起,沉声道:“有人得重赏,自然也要有人严惩之,否则何以维持纲常?此次叛乱之事,朕便交给你去查清!”

    赵皓心头一惊,急声道:“微臣才疏学浅,恐难负重托……”

    卧槽……老子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者,你叫我如何去查?

    赵佶没有理他,而是继续说道:“特拜你为提举皇城司一职,统领皇城司,全力追查此事,不得有误……限期一月!”

    赵皓一听到“拜你为提举皇城司一职,统领皇城司”时,刹那间便愣住了。

    一股叫狂喜的东西从心底涌了上来,舒爽至极。

    什么大夫,什么将军,什么开国伯,都是扯淡,老子是要成为大宋帝王的男人,要那虚衔毛用,这提举皇城司才是真正的职官。

    不但是职官,而且是赵皓梦寐以求的职官。

    皇城司,从部分职责和功能来说,便是大宋的锦衣卫!

    中国历史上不管哪朝哪代都有自己特有的,直接归皇帝管辖的一个机构,他们的主要职责是护卫皇帝,监视百官,其中最出名的当属明朝时期,东厂、西厂、锦衣卫,其实宋朝时期也有一个特务机构,他的名字叫皇城司,只是没有明朝的那些凶名赫赫摆了!

    皇城司是文官编制,不属三衙管理,而是直属于皇帝的近臣,其首脑大都是宦官。他的职责主要有两项,即刺探和护卫。

    皇城司的前身是太祖时设立的武德司,当时就派人四处刺探,甚至远及四川。宋太宗时改名皇城司,后又下旨禁止皇城司逻卒出京城活动,从此后一般无特命,皇城司一般都只在京内活动。皇城司的人员也分两部分,一部分称亲从官,管警卫;另一部分称亲事官,也称察子,这些人就管在京城各处,下至花街柳巷、上至政府大臣,探听大小消息。人数也从最初时的几十人发展到最多时的七千余人。

    亲事官侦察的范围大概分以下几种:监视军队、侦察民间议论、侦察官员、防备敌国间谍。

    皇城司的另一项作用就是守卫了,首先皇宫的各门都是由皇城司负责看守,进出皇宫的令牌和门号也是由皇城司负责发放和管理。

    除了以上安排外还有三卫的设置(即勋卫、翊卫、亲卫),这些人都是官员家属子弟,所担负的也大多属于礼仪的任务。

    还有一种官职,称“带御器械”,佩带御剑贴身侍卫,这可算是真正的御前带刀侍卫。这种御前带刀侍卫,便有一个比较著名的,外号“御猫”,名展昭。

    由此可见,皇城司之中,也算是藏龙卧虎之地,而且其不但兼具了皇城司的功能,而且并无东厂、西厂的压制,只是与殿前司互相制约,可是极具实权的部门。

    皇城司的首脑,一般都是宦官,赵佶竟然将皇城司交给自己管理,足见信任,也足见赵佶要查清此次叛乱真相的决心。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让赵皓去查真相,决计是不可能得到真相的……

    得此实缺,赵皓虽然心底欣喜若狂,脸上却依旧一副苦相:“微臣愚鲁,恐怕会辜负陛下厚望……还请陛下另请高明。”

    赵佶冷哼一声,转身从身后取了一柄古色古香的长剑,拔剑而出。

    只听得呛啷一声龙吟之声,一柄长剑自鞘中而出,寒光凛冽,锋芒逼人!

    赵佶伸手摸了一下那寒光闪闪的剑身,冷声道:“此剑名龙泉,削铁如泥,朕甚爱之……你持朕之宝剑,前往办案,若有阻拦查案者,除皇子、帝姬与亲王之外,余者一律可先斩后奏,立诛无赦!”

    赵皓心中一寒,这厮为了查明谁欲将自己置于死地,简直就是要疯了一般……

    此时此刻,赵皓再也无法推脱,只得弯腰向前接住,恭声道:“微臣遵旨,定不辱使命!”

    赵佶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戏谑的说道:“若是此次再丢了天子之剑,你便提头来见朕罢。”

    看来,赵佶终究是对损坏碧玉拂尘一事不能释怀,又来敲打一番。

    赵皓急忙道:“请陛下放心,微臣当视天子之剑如命,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赵佶听得最后八个字,眼中露出有趣的神色,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却变得愈发低沉起来:“记住,查案须先查动机,再查线索……如侄卿你,如朕的帝姬,如梁守道(梁师成),你等皆仰仗朕而得宠,自是没有动机,朕当信任之。此次叛乱,朕若不幸驾崩,得利当为何人?”

    赵皓闻言不觉一愣,随即露出一副惊悚的模样,失声道:“难道陛下怀疑……太子殿下?”

    赵佶冷哼一声:“朕若驾崩,自当是太子继位,太子的嫌疑当最大……但也未必,若是郓王欲害太子,此亦是最好的机会,一箭双雕,坐收渔翁之利……至于肃王,亦未必无动机,若是太子与郓王互相怀疑与争执,肃王亦是渔翁……如此这般,具体真相如何,还须你去细细查实,取得证据!”

    这一刻,赵皓才是真的背脊发凉……这赵佶其实是个真正的狠人,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如此猜疑……

    赵佶叮嘱了一番,赵皓这才拜别,配上龙泉宝剑便要离去,眼看已转身,又被赵佶叫住,扔过来两卷书,其中一卷正是刚才进来时正在看的那本。

    “这卷书,乃祖上所传,你亦有份……宗室之中,唯你最为武勇,就传于你罢。”

    一卷“宋太祖三十二势长拳”,一卷“太祖盘龙棍”。

    赵皓这才想起,咱老赵家也是有祖传武学秘籍的……正宗的武林秘籍!

    终于,满载而归的赵皓,带着满腔的兴奋和志得意满,又带着几分忧虑,缓缓的离开了凝和殿。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尚未离开延福宫,宫内的消息已闪电一般的速度传出了深宫大内。

    一场风暴即将在汴梁掀起,而他将是风暴中最重要的主角之一。

    ps:作者在现实的职场之中,已卷入了一场风暴之中,故此两日不能更,若能全身而退则罢,否则怕是真要以写书为专职了……那时自然不用担心更新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