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下马威
    p赵府大厅之内,两名身着华服者正坐立不安。

    其中一个脸色微烟,身材微胖的青年,二十岁左右,此刻却显得面容憔悴,神情颇为紧张,甚至有点惶恐,正是太子赵桓。

    身旁一人,六十岁上下,须发微白,体态肥胖,方面大耳,正是太子右庶子,试太子詹事、徽猷阁直学士耿南仲。

    耿南仲在东宫十年,算是太子的最心腹之臣。

    历朝历代,皇帝还在春秋鼎盛时期,若太子已成年,便会逐渐成为皇帝最为猜忌的对象。赵佶原本就不喜欢相貌普通的赵桓,加上赵楷和赵桓不但面目俊美,又文采风流,颇有赵佶之风,所以赵佶对赵楷要偏爱得多。而随着赵桓逐渐接近弱冠之年,赵佶愈发对赵桓疏远,甚至在赵楷夺得状元的那一年,朝中传出易储的风声。

    此次谋反弑君之事,愈发使得赵桓如同惊弓之鸟一般,日夜寝食难安,经常从梦魇之中惊醒。在此太平盛世,有人谋反弑君,第一个得利的便是太子赵桓,自然嫌疑最大的也是他。

    虽然他一向谨小慎微,深居简出,若说他能调动兵马叛变,简直就是笑话。但是若三弟赵楷(老二早殇)那边发力,来点栽赃陷害之事,并非什么难事。

    毕竟赵楷那边有蔡京、白时中、李邦彦等人一党,势力极其雄厚。虽然他近来与童贯、梁师成和王黼等人关系也匪浅,但是童贯一党实力还没完全起来,若非自己早生几个月,占据了太子的地位,根本就没办法与三弟相抗衡。

    如今出现弑君之事,赵桓只觉头顶上悬了一把利剑,随时会一劈而下,将自己劈成两半,身死道消。

    不过,赵桓虽然谨慎,在宫中并非没有眼线,爹爹赐赵皓天子之剑,任命其为提举皇城司,全力查办弑君之案的消息自然也是很快传到了他的耳朵之中。

    很显然,赵皓成了这场席卷整座汴梁城的风暴的主角,也是风向的操纵者,一旦赵皓决定将风刮向谁,对方不死也得脱层皮。

    在围猎之前,赵桓对赵皓的印象并不深,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远房宗室堂弟,近来深受爹爹宠爱。然而那日赵皓舍身护主,拼死战盖聂的英姿,在赵桓的心底已留下深深的烙印,因为他知道,若非这个宗室堂弟,自己和爹爹都将无法幸免于难。

    此刻,赵皓已成了赵桓的救命稻草,事关自己的储位甚至身家性命,赵桓哪里敢托大,所以不惜太子的身份,自降身份,亲自到赵府来求见。

    大堂之外,脚步声响动,赵桓如同触电一般转过身来,以太子之尊,居然拱着手微微弯腰,只等赵皓到来!

    这堂堂太子之身,近来深受惊吓,实在是半点心气也无了。

    蓦地一回头,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头戴白玉绾发冠,身着一袭宝蓝色长袍,如同玉树临风一般,翩然而来。

    赵桓眼前蓦地浮现出赵皓那日挺枪斗刺客的英姿,心头一热,急忙快步向前:“贤弟……”

    眼看就要弯腰一拜,赵皓倒也不敢托大,见机急忙抢先一步:“赵皓拜见太子殿下!”

    赵桓见得赵皓此般有礼,心头稍安,急忙还礼道:“贤弟不必多礼,贤弟那日舍身相救,如此恩德,愚兄没齿难忘,故今日特来拜谢,否则心中难安。”

    赵皓自然知道他心中想的是什么,只是想不到自己纯粹向弄一下高俅,却惹出这么大的动静了,倒是令他有点措手不及了。

    两人寒暄一阵之后,耿南仲也向前见礼,各自坐下。

    赵皓记得耿南仲这厮在历史上是投降派的代表,后人有“南仲在内,李纲无功;潜善秉成,宗泽殒命”的名句,自然对这厮没有什么好脸色,不过此刻的耿南仲虽然是从三品的大员比赵皓还高一阶,也只能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听闻贤弟新任提举皇城司,持天子之剑,奉旨查办猎场谋反之案,不知可有线索?”赵桓三两句话,便已到了主题,神色也愈发紧张起来。

    赵皓淡淡一笑道:“实不相瞒,臣尚无头绪,殿下如有线索,还望不吝赐教。”

    赵桓心头稍安,苦笑道:“大军层层把守,又数次清查,山林之中居然会藏了数百兵马,实在匪夷所思,恐怕不是高俅那厮监守自盗,便是妖兵下凡了,愚兄哪里有半点线索。”

    这句话倒也算高明,既未明显栽赃泼脏水,又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而且说得极有道理,围猎的安全由高俅的中央禁军全权负责,不过数十里的地方,而且万岁山那地方也不是什么高山深谷,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藏几百兵马,除了高俅监守自盗以外,再无其他可能。

    至于高俅,一向和他没有什么往来,反倒与赵楷走得极近,要说嫌疑,倒是赵楷的嫌疑最大。

    若是其他人,自然是要先从高俅身上开刀严加盘问,只是赵皓却是心知肚明的人,心中只想怎么圆了这个局,顺便想着如何借此事捞取最大的利益,至于追查真凶……特么的老子就是真凶,查什么查?

    赵桓倒是给赵皓提了个醒,若想圆了这个局,最终还是要落在高俅身上,如果一昧编造证据栽赃陷害其他人,反而会将事情越弄越复杂,最后难以收场。

    无论是栽赃赵楷,还是栽赃赵桓,没有足够的证据,便会陷入无穷无尽的争辩和斗争之中,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最终的结果,便是将此事全部落到高俅的身上,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以赵皓现有的状况,四面树敌,并没有什么好处。

    不过倒是可以在查案的一个月过程之中,尽量壮大自己的实力,尤其是皇城司这块宝地,无论如何要借机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日后想要问鼎至尊,皇城司这种特务机构,必将是助力神器。

    当下,赵皓与赵桓又寒暄一番,语气之中带着安慰之意,使得赵桓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千恩万谢的拜别而去。

    只是赵皓不知道的是,由于多次累积起来的对赵皓的感激之情,使得他日后的计划少费了许多手脚,此乃后话。

    ……

    赵佶的常朝,并不是每日都开的,经常在夜里与李师师或小翠香折腾得晚了,次日便是君王不早朝,近日赵佶心中烦躁,自是早朝也懒得开了,给大家放了长假,等候通知再上朝。

    所以次日一早,赵皓便匆匆往皇城司赴任。

    这一次,他除了带着赵伝、方百花之外,还带上了武松和青木道长。他要将皇城司变成自己的眼线和爪牙,自然要安插一批自己的人,武松、青木道长和方百花都是朝廷钦犯,见不得光的,皇城司这种地方倒是适合,至于鲁智深,那是迟早要回西军的,这个大大咧咧的花和尚,也不适合皇城司这种地方。

    皇城司位于东京左承天门内,赵皓一行人早早便来到了皇城司衙门,门口的守卫早已得到消息,见到赵皓等人前来,急忙向前见礼,将其领到了皇城司衙门大堂之上,而大堂内已有押司官戴梁等候多时。

    押司官这个职位,便是掌管文书一职,水浒的带头大哥宋江落草前也是这个职位。不过宋江那个押司是没品阶的,但皇城司押司官却是有正九品的品阶。

    像戴押司这种小吏,哪里敢对赵皓怠慢,见得赵皓到来,极尽殷勤之事。能在皇城司混的,都是人精,早就打听到赵皓乃当今圣上面前的红人,只希望能在其面前表现一番,说不定这主子一高兴,自己便可飞黄腾达。

    点卯时间尚早,趁着众官吏未到之际,赵皓向那戴梁了解了一番皇城司的情况。

    皇城司这个衙门,编制并不少,兵额达八千人。不过在这个时代,吃空晌的哪个衙门都有,实际五千人都不到。

    提举皇城司之下,设勾当皇城司公事六名,那可都是正六品的官员,武臣三人,文臣三人,宦官四人,这都是官额。

    又置勾押官、押司官各一人,前行四人、后行六人、勘契官二人,都是吏额,管钱粮、文书、账目、后勤等的小吏。

    主要兵额为亲从官和亲事官,其次有入内院子,守阙入内院子,长行和快行,再就是黄院子和司圊等。

    亲从官,负责职掌宫殿门管钥契勘,皇宫内巡察、宿卫及洒扫诸殿等事,共分五个指挥,合计三千的兵额,实际约两千余人;

    亲事官,负责听候应付皇城内宿卫、守门(殿门、宫门、皇城门)稽验四色敕号等差役,共分六个指挥,兵额也为三千,实际不过一千八百余人;

    入内院子,在宫内供祗候差使,兵额六百,实际约四百;守阙入内院子供内外祗应差使,兵额五百,实际约三百余人;快行和长行,供传唤及驾出仗卫等祗应差使,兵额合计千人,实际六百余人;黄院子三十人,负责采购食品;司圊三十余人,则专事打扫皇城内的厕所等等。

    除了上述兵额设置外,在内诸司中还分布有皇城辇官营、黄院子营、皂院子营等众多名目。他们存在的实际意义也无非是应付一些日常杂务。

    虽然队伍庞大,其实真正的骨干实权人物,则是六个勾当皇城司公事,五个亲从官指挥,六个亲事官指挥,以及入内院子指挥,守阙入内院子指挥,长行指挥,快行指挥。

    赵皓新官上任,初次点卯,陆陆续续不到卯时便早早已到来。

    一开始,见到那些小吏们,在赵皓等人之后,便已纷纷到齐,紧接着又来了两名勾当公事,然后又到了入内院子指挥、长行指挥、快行指挥,后来亲从官指挥也到了一人。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赵皓的脸色逐渐不善起来,眼看便已快到了卯时,尚有勾当皇城公事三人未到,守阙入内院子指挥、六个亲事官指挥、五个亲从官指挥,全部未到。

    而三个勾当皇城公事,正是负责管辖亲事官、亲从官和守阙入内院子者。这些迟到者,也是掌控了皇城司九成的兵力者

    终于,卯时已到,迟到者依旧未到,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这些人存心是要给新官上任的赵皓一个下马威。

    赵皓眼中杀机大起,一拍案几,沉声喝道:“点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