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快意恩仇
    一眼看赵皓拔剑扑来,杨戬身边的内侍们大惊,急忙向前护住杨戬。

    两名内侍刚刚拔出腰刀,只听剑光闪动,紧接着噗噗两声。

    两条手臂连同长刀噗通一声落地,断臂之处,鲜血喷洒而出,空气中瞬间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嗷~

    两名内侍发出一阵惨嚎声,捂着断臂连连后退。

    众内侍原本还想假装一把威风,如今见得赵皓一言不合便伤人,哪里还敢向前纷纷后退,躲到杨戬的暖轿旁边,神情充满惊恐至极的神色。

    杨戬满脸震惊至极的神色,他做梦都没想到对手年纪轻轻居然会如此狠绝,如同杀人魔王一般,动起手来毫不手软,断人臂膀一般干脆利落。

    在他的印象之中,赵皓这样的宗室公子,就算是敢杀鸡的都没几个,如何敢杀人?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赵皓不但经历过生死刺杀,更是经历过平叛之战,见识了数十万人激战的鲜血淋漓的场面,见过尸骨累累如山的凄绝,别说伤人,就算杀几个死太监算得什么?

    此刻,他终于明白了蔡京为何要让众人尽量不要招惹赵皓为妙,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疯子,不,就是一个魔鬼!

    他望着赵皓手持滴血的长剑,杀气腾腾的逼来,已经是没了半点心气,哪里还想着耍一品大员的威风,只惊得魂飞魄散,嘶声喊道:“他疯了,速速撤退,我要去禀报于官家做主!”

    一边喊,一边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钻进了暖轿,紧接着一行人亡命逃窜一般退出了皇城司衙门。

    刚才还狗仗人势,耀武扬威不把赵皓放在眼里的正六品的勾当,被像捏蚂蚁一样的捏死在地上,那尸身已经慢慢的发硬。

    两条持刀的断臂跌落在地,洒了一地的鲜血。

    堂堂的一品大员,官家的心腹之臣,满朝文武无不敬畏的太傅杨戬,居然被赵皓一剑逼退,吓得逃之夭夭若丧家之犬。

    这一刻,众人才知道,站在他们面前的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看似若翩翩书生,发起狠来就是魔王一般,随时掌握着他们的生杀大权,不用半点废话,这一点就连嚣张跋扈的杨戬都不敢如此……

    那些早早到来点卯者,心中深感庆幸。

    而那些故意迟到者,此刻悔得肠子都青了,天知道这个心狠手辣的上司,会如何处置他?

    怪只怪他们惹错了人……

    那程群原本是个文官,熟读诗书,却不懂得骨气这两字如何写,当即在地上磕起头来,颤栗着声音哀求道:“小的点卯迟到,愿按例领罚,请提举大人恕罪!”

    虽说有宋一朝不杀士大夫,而且程群只不过点卯不到,最多责杖。但是这小子十六七岁的年纪,是个愣头青啊,而且持天子之剑,可先斩后奏,已经杀了一个人,就不怕多杀一个,闹不好就是一剑削了过来,恐怕死的比陈迪还难看。

    赵皓眼中露出厌恶的神色,说实在话,赵皓最看不起大部分北宋末和明末的文人,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贪赃枉法,无所不及,却鲜有文人应有的风骨。像程群这样的文人,此刻趴在地上像条狗一般摇尾乞怜,但是一旦若给他机会得志,照样会得意猖狂得不知道他老妈姓什么。

    那李统倒是有点武臣的矜持,虽然面如土色,但只是拜倒在地,并不磕头。

    其余诸指挥使,也是一个个惊得面无人色,跟着程群磕起头来。

    本来点卯不到,算不得大事,最多就是杖责,但是此刻非常时期,情形又不一样。这赵提举持天子之剑查谋反案而来,算是钦差大臣,给你安个阻拦查案形同谋反,就连给你来个先斩后奏,死了也是白死。

    如今天子震怒,人人自危,在这特殊时期,就算知道你是冤死的,又谁来给你伸冤?

    赵皓坐回大堂之上,一拍惊堂木,威风凛凛,怒声喝道:“勾当陈迪,目无法纪,以下犯上,其意在阻拦本官查办谋反之案,形同谋反,论罪当诛,本官持天子之剑,可先斩后奏,已将其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本来六个勾当,文官和宦官都是正六品,武臣正七品(重文贱武处处可见),陈迪身为正六品官员,赵皓就算比陈迪高出数级,就算陈迪真犯了罪,赵皓也只能按照法定程序缉捕问罪请斩,何况陈迪不过点卯不到,最多杖责而已,赵皓当场杀人其实已是违法犯罪了。

    奈何赵皓轻描淡写一句“形同谋反”,大抵和“莫须有”罪名差不多,就给陈迪定了死罪,又仗着“先斩后奏”的特权,堂堂的正六品的官员就这样白死了……

    “勾当程群、李统,有与陈迪偕同阻拦本官办案之嫌,本应拘拿问罪,念其初犯,暂按点卯不到之例,杖责一百;其余指挥使,点卯不到,又伙同违规,亦有阻挡办案之嫌,当杖责五十,念当下用人之际,暂杖责十,余者暂记下以观后效。”

    程群和李统两人,虽然满脸胆战心惊的神色,却不敢做出半点反抗的意思,杖责一百,就算是执行者手下留情,恐怕也要伤筋动骨,半个月别想出门了。至于其他指挥使,倒是如释重负,甘愿领罚。

    赵皓倒不是手软,而是初来乍到,不想一次性打压得太狠了。尤其是那些亲从官指挥们,若是压制得过狠,万一出了什么漏子,他赵皓吃不了兜着走。

    亲从官都是最接近皇帝的人,万一把人逼狠了,出现当年仁宗时候几个亲从官叛乱,差点把皇帝干掉了的情况,这玩笑便开大了。

    不过,趁着这机会,赵皓将程群、陈迪两人的职掌分别换成了快行和长行,将其原本负责亲从官和亲事官的职掌换给了另外两名勾当黎全和张任……这两人对自己的忠诚度和好感度都高于50。

    果然,两名勾当原本对赵皓算是不冷不热的态度,如今突然得到了除提举以外最有油水也最有权力的差遣,好感度和忠诚度又瞬间超过了60,对赵皓的态度愈发恭谨起来。

    而方百花、赵伝、武松和青木道长,则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亲事官的都头。

    都头没有品阶,只是小吏,所以赵皓有任免权,再往上有品阶便是官,便有严格的任免制度,不是赵皓的权力范围之内力所能及。陈迪虽然已被他先斩后奏,但是新的勾当的任免权并不在他,他最多只有荐举权。

    亲事官负责刺探、调查、间谍等工作,正是赵皓想要掌控的工作,迟早有一天,他们四人是要当指挥使的。

    至于亲从官这一块,赵皓可不敢安排四个钦犯混进去,尤其是方百花,万一这女扮男装的小娘们发疯了,趁着接近赵佶之际,把皇帝干掉了,这玩笑就开大了。

    初次为职官的赵皓,硬生生的以粗暴简单有效的方式,于半日之间便在威名赫赫的皇城司站稳了脚跟,初步控制了大权,但是要真正完全控制这个被称为天子爪牙的机构,还任重道远。

    至于吃瘪的杨戬,在延福宫门口转了一圈,终究是没敢去找官家理论,杨戬虽然嚣张跋扈,却并非无脑之人。

    赵佶初遇刺杀,正在盛怒的关头,他哪里敢去触这个霉头?他去赵皓面前装逼,无非是想欺负赵皓年轻而且官阶低,但是遇到蛮横的赵皓对他撒野,他也只能认了……这个时候去找官家理论,官家一打听原委,盛怒之下说不定就把他给废了,甚至列为乱党。他又非士大夫,失宠的结果便是死路一条,心里怎么会没有一点数?

    ……

    天牢。

    赵皓换下朱色的官袍,穿上寻常的士子服,在赵伝、方百花和梁烈等人的伴随下,东扭西拐,差不多绕着京城转了一半,这才到达此行的目的地——天牢。

    凭着皇城司的腰牌,赵皓一行人顺利的进入了幽深的天牢之内,七扭八拐,到了最深处一座单独关押的牢房外。

    抬手斥退跟随而来的牢子,赵皓缓缓迈步进去,仿佛生怕惊醒了睡在里面的人。

    但还是惊醒了,只听一个低沉的声音:“今天送饭挺早啊!”

    赵皓没有做声,只是停住脚步,冷眼望着牢房栅栏之内,只见一人身着枷锁脚镣,正躺在稻草之上,闭目养神。

    那人听得牢房外,并未声息,不觉一愣,回过头来,露出一张须发凌乱的脸,依稀还能看出是已经被关了半个月的大宋太尉、殿前都指挥使,高俅!

    高俅惊愕的抬起头来,朝赵皓定睛一看,蓦地像触电一般,一跃而起,朝赵皓扑了过来,却又连枷锁一起撞在栅栏上,撞得这厮一阵晕头转向。

    高俅强自站稳身形,指着赵皓,突然发出一阵惨厉至极的嚎叫:“是你,是你,一定是你!”

    说完,又抓着栅栏门,使劲的摇晃起来,高俅原本武力不低,此刻发起狂来,竟然摇得牢房都稀里哗啦直响,似乎随时能摇塌一般。

    赵皓心生厌恶,蓦地伸腿从栅栏的缝隙里踹了进去,正中高俅的胸前,踢得高俅措手不及之下,连连后退数步,倒在地上。

    这一脚,将高俅似乎踢醒了一般,没有再发狂,而是缓缓的站起来,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怨毒和杀气,再次奔到栅栏之前,指着赵皓骂道:“你这妖孽,背地里害我,当我不知?”

    赵皓冷冷一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眼见得这厮昔日耀武扬威,而且暗中使诈想置自己于死地,如今落得成了阶下囚,赵皓心中便忍不住一阵莫名的快意和舒爽。

    人生在世,当快意恩仇,有恩报恩,有怨报怨!

    高俅继续嘶吼道:“那围场之中,本官亲率殿前司禁军,地毯式搜索了数个来回,如何藏得数百兵马?那弑君叛乱的兵马,为何连马镫和马蹄铁都未有?为何我捉拿了十数名俘虏,竟然突然之间灰飞烟灭,不知去向?”

    一连串逼问之下,高俅的眼中已经露出了狰狞而恐怖的神色,死死的盯着赵皓,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出一点破绽。

    奈何赵皓神色不动,只是充满怜悯的望着他。

    “我思来想去,我高俅虽然生平得罪人不少,但是近日来结仇最深者唯你赵皓。最先发现叛乱兵马的亦是你!最后得利最大的,还是你赵皓!又闻你在宫中施展妖术,蛊惑官家,此必你之妖术也!”

    分析的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只可惜……这些话,赵皓决计不会让他再传出去!

    赵皓阴测测的笑了,笑得带着几分残酷的快意,缓缓的转过身来,对青木道长喝令道:“钦犯高俅,似有越狱嫌疑,你持我令牌在此守候,无我命令,任何人不得接近之,更不得与之攀谈,以及审问!”

    “喏!”青木道长恭声道。

    这厮如今的忠诚度已升到了75以上,暂时足可信任之。

    牢房内的高俅一听,瞬间又狂暴起来,再次拼命的摇着栅栏,嘶声喊道:“放我出去,我要去见陛下!”

    赵皓冷然转过身去。

    青木道长,原本就是阴狠之辈,自然有千百种办法对付高俅,不用担心。

    ps:对不起,终于熬夜赶出来一更。作者今年极其不顺,投资小工厂亏损的一塌糊涂,如今职场风波方兴未艾,现实中的作者并无系统开挂,又靠着这份工作养活家里几个女人,只能咬牙先把工作的事理一理,还请大家谅解……至于大家担心是否太监,那是不可能的,《兵甲三国》不也是这么过来的,而且如果作者挺不过职场这一关,就只有写书为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