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神秘的锦匣
    离开天牢,赵皓心头并不轻松。

    这幕大戏原本他就是导演,但是演了开头,却不知道如何才能完美落幕。

    叛乱弑君,历朝历代都是大忌,尤其是对于恨不得想当一万年皇帝的赵佶,更是狠狠的触了一把他的逆鳞,暴怒至极,只想一查到底,彻底灭了叛乱者,哪怕对方真是他的亲生儿子。

    这盘棋,其实下到这里,赵皓已经有点骑虎难下了。

    真相,永远不可能让赵佶知道,那就只有胡编乱造,甚至嫁祸于人了。但是要想嫁祸于人,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这证据从何而来?若是胡编乱造,被嫁祸者必然拼死力争,他面对的将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整个派系,如何保证不露出马脚?

    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全部罪责推到高俅身上,毕竟高俅已经是在劫难逃,只死一个高俅而不牵连到其他人,高俅背后的派系也不至于拼死反扑和维护,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只是高俅玩忽职守之罪是定了,但是谋反弑君之罪,是绝对不会认的……除非铁证如山,然而又从哪里来的铁证?赵皓虽然极其受宠,但是在朝中的根基并不深,如何能制造出令人心服口服的铁证?

    赵皓思来想去,唯有求助于童贯。

    点开一张传音符(小),传唤童贯,耳朵里传来童贯低沉的声音,称其正前往延福宫拜见官家,另约赵皓晚上在潘楼见面,赵皓只得作罢。

    临回府之前,赵皓又率众到皇城司衙门巡视了一圈,这才乘着马车回往府中。

    刚刚回到府内,老管家便急匆匆的奔来,神色略显紧张,神秘兮兮的递给赵皓一个一尺见方锦匣一把金色的钥匙。

    一个金色的锦匣,极其精致,一把玲珑小锁之上还贴着封条,用浆糊封的牢牢的,要将封条撕得很烂才能揭开,很显然送锦匣者并不想让其他人动此锦匣。

    赵皓神色一愣,问道:“何人送来此物?”

    老管家恭声道:“来者不愿表明身份,亲手交给老奴之后,声称锦匣之内乃公子想要的绝密之物,不可轻动,须由公子亲启。”

    赵皓疑惑的让老管家当面打开那锦匣,里面露出一张宣纸,上面写着“绝密”两个大字,宣纸的下面是一四四方方的油纸包裹,上面拆开包裹之后,里面又露出一叠拆开的信笺来。

    赵皓取出其中一张信笺出来,展开来细细之后,脸色微微一变,眼中的神色也变得极其复杂起来。

    紧接着,又取出几封信笺来匆匆,一连读了三封信笺之后,赵皓不觉露出诡异的笑容,喃喃自语道:“有趣,非常有趣!”

    他蓦地神色一肃,对身旁的赵伝沉声道:“立即备马,随我速到皇城司!”

    赵伝见他这般神色,知道事关重大,立即转身前往准备。

    赵皓又让老管家找来一个羊皮袋,亲自将那锦匣锁了起来,撞入羊皮袋中,交给身旁的方百花,沉声道:“匣在人在!”

    方百花朝他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是接了过来,提在手上。

    一行人自赵府而出,浩浩荡荡的奔往了皇城司。

    ……

    城东,原太尉府。

    门口站满了盔甲严明,手执刀枪的禁军,显得杀气腾腾,寻常之人,哪里敢靠近。

    自高俅被抓以来,太尉府便已被奉命而来的禁军团团围住,只许进,不许出。

    叩哒哒~

    数十骑簇拥着一辆马车飞奔而来,马蹄铁叩击在青石地板上,带出一溜的火星。

    希聿聿~

    随着一阵暴烈的骏马嘶鸣声,奔驰在最前的那名高大的骑者勒马而立,停在太尉府门口,飞身而下,直奔府门。

    门口守卫的禁军立即举着刀枪迎了上来,那身材高大的汉子,手上高举一块令牌,沉声喝道:“皇城司提举赵大人前来办案。”

    那领头的禁军都头,脸上立即露出敬畏的神色,朝那高大汉子一施礼,随即朝身后一摆手,众禁军立即让出一条道来,太尉府的大门也缓缓的打开。

    从马车上走下一名身着朱袍的少年官员,正是正奉大夫、忠武将军、提举皇城司赵皓!

    在禁军都头的带领之下,赵皓带着众赵伝、方百花以及一干皇城司亲事官,进入太尉府大门之内。

    刚刚下了大门内的台阶,便听得前头传来一阵激烈的吵闹声。

    一声极其张扬的声音传来:“岂有此理,就连郓王都是敝府之上嘉宾,蔡老公相亦是家父之至交好友,你等区区几个丘八,哪来的胆子敢挡老子的道?”

    回答他的是一声略带几分讥讽的声音:“高衙内,此一时彼一时,还请自重!”

    赵皓等人急忙快步向前,却见得是高衙内高盛正与几个禁军在纠缠不休。

    原来太尉府被围了十日,府内之人只许进不许出,就连瓜菜水果米粮盐油之物,都是禁军代为购买。高盛一向在外晃悠潇洒惯了,哪里闲得住?初始几日,知道“父亲”大难临头,还算老实,结果一连呆了十日,便再也闷不住了,想要出门鬼混一番。

    然而想出府,必得过禁军这一关。刚开始,高衙内还想用钱财贿赂禁军暗开方便之门,奈何事关重大,众禁军都是灵醒之人,哪里敢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坚决不肯通融。眼见软的行不通,高衙内那官二代的脾气又犯了,对着众禁军又是怒斥,又是恐吓的,奈何众禁军根本就不买账,气得其暴跳如雷。

    正纠缠之际,突然传来一声怒斥:“赵提举在此,何事吵闹?”

    高衙内被那一声断喝惊得一愣,一抬头,便见到赵皓在一干亲事官的簇拥之下,昂然而来。

    此时的高衙内,正犯着高官二代的小脾气,加上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时间也不顾及自己的设身处地,指着赵皓就骂:“赵皓,你来此何干?滚出去!”

    赵皓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混账,岂敢在赵提举面前无礼!”

    随着一声怒斥,身后两名亲事官忽的飞身向前,只听得啪啪两声清脆响亮的声音,两人左右开弓,两记耳光同时出手。

    高衙内的脸上两边顿时出现了五个红红的手指印,紧接着两边肿起了老高,两缕鲜血从嘴角流出,显得极其对称。

    刹那间,高衙内被打得头昏眼花,双目失神,整个人都懵住了。

    许久,他才反应了过来,不觉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神情极其伤心。

    这一刻,一向作威作福,在汴梁城中横行无忌的高盛,终于明白了过来,他已不再是威风八面的高衙内,而是一介罪囚之子,莫说赵皓这种正四品的高官得罪不起,就算那无品无阶的亲事官,也能出手教训他。

    赵皓望着高盛那厮一个大男人哭得像个娘们一般,眼中不觉露出厌恶之色,摇了摇头。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在禁军的带领之下,赵皓一行人继续前行,前往高俅的厢房而去。

    ……

    书房之中,赵皓大马金刀的端坐在正中的太师椅上。

    面前的书案之上,摆满了高俅平日往来的信笺,与锦匣之中的信笺上的字体完全一致。

    他神秘的锦匣之中,装满了高俅外通辽人的书信,既有高俅与辽人往来勾结的证据,还有高俅与辽人密谋叛乱,私放辽人奸细进入猎场的罪证。

    十几封密信,组成了一条完整的证据链,证明了此次叛乱谋反之事,是由高俅与辽人合谋而为。

    铁证如山!

    却有意无意的又证明了此次谋反叛乱与朝中其他人无关,只是高俅一人而为。

    从高俅书房之中,也找出了不少与辽人勾结的密信,但是大多只是利益上的往来,并无谋反的证据……

    对于赵皓来说,这完全是瞌睡的时候有人送来了个枕头,连续困扰了他数日的难题,一下子便迎刃而解。

    这证据,来得简直不要太好。

    只是,赵皓心头却隐隐不安。

    这份证据虽然铁证如山,却只是一份假证,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自己才是幕后主使者和真凶。

    到底是谁炮制了这份假证,而且如此惟妙惟肖?若非赵皓自己就是真凶,还真就相信了。

    炮制这份证据的人,是何居心,背后是否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幕大戏,变得似乎越来越精彩了……原本他才是导演和幕后主使者,如今剧情却又加了一些诡异的情节,连他都有点掌控不了剧情的走向了。

    到底是有人相助,还是有人给他设了一个陷阱?

    赵皓心头一阵迷茫起来。

    ***************

    潘楼,汴梁第二大酒楼,仅次于樊楼。

    第三层楼上,潘楼最大的阁子之中,大宋枢密使、楚国公童贯,正设宴以待,等候着赵皓的到来。

    此时的童贯,颇有点满面春风的感觉,精神抖擞,眼中神光炯炯。

    虽然童贯、王黼和梁师成等人近年来自成一派,与蔡京一派在朝中抗衡,但是毕竟蔡京为相数十年,其势力、能量和官场谋略,岂是童贯之流可比?故长期以来,一直受蔡京一派压制,若非官家的平衡之术,恐怕早已溃不成军。

    然而,自去年以来,童贯灭西夏、平方腊,在官家心中地位大增,童贯一派的实力自然也是蒸蒸日上,再加上蔡京老儿又反对联金灭辽,无疑是在阻扰官家完成收复幽云十六州的不世之功,惹得官家极其不快,朝中之争的天平已朝童贯一派倾斜。

    如今高俅又犯了玩忽职守的大事,注定完蛋,不但让蔡京一派损兵折将,一不小心甚至可能牵连一大串人出来,让蔡京一派彻底倒台。

    而最令他高兴的是,原本他还担心此事万一被牵连到太子,进而牵连到他们,结果得知负责查案的是赵皓,令他心中的最后一块大石终于落地。

    公子野心勃勃,日后如何不说,但是其欲利用自己成大事,自是不会让自己以及同一派系的盟友们受到牵连。

    阁门之外传来脚步声,亲卫传报:“赵大夫来了。”

    童贯一听,急忙起身相迎,一抬头,便见得那个俊美不凡的少年,翩然而入,急忙示意众人掩门退出,然后向前拜见:“老奴拜见公子!”

    赵皓微微摆了摆手,示意童贯入座。

    两人寒暄了一阵之后,童贯压低声音,谄笑道:“近十万禁军围守猎场,叛军自天而降,怕是公子的仙术罢?”

    赵皓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童贯眼中神色大亮,对着赵皓一竖大拇指,赞道:“此一石双鸟之计,公子果然高明!不过公子放心,此事只有老奴自己知道,绝不敢告知于第三人之耳,还请公子放心。”

    赵皓神色不动,轻轻的拍了两下掌,门外的方百花立即入内,递上那个神秘的锦匣。

    赵皓将那神秘的锦匣打开,朝童贯轻轻一推,沉声道:“不知何人将此物送于我府上,你且看看,此中有何蹊跷?”

    童贯神色肃然起来,急忙将锦匣内的密信取出几封,细细展读了一番之后,陷入了沉思,突然一拍脑袋,大笑道:“老奴知道是何人所为了!”

    ps:终于遇到了周末,周六周日,争取两日再更五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