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三衙之争
    闹得满城风雨,人人自危的弑君刺杀事件,终于随着高俅的人头落地而告一段落。

    虽然这件案子的本身存在太多的疑点,尤其是那突然消失的叛军兵马,根本无法解释,却在各方势力的掩盖之下,就此揭过。由于赵佶当时已吓得魂飞魄散,援军到临之后,便惊慌失措的随着禁军马不停蹄的逃回皇宫,不敢稍作半点停留,自然也未亲见叛军莫名消失的景象,虽然宫中后来有风传,但是各方面大员都三缄其口,也就不了了之。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赵皓掌握了皇城司,便是掌握了官家的耳目。以往这种事都是亲事官打探之后,禀报管事的勾当,管事的勾当再禀报杨戬,然后才能得以传到官家的耳中,如今管事的勾当禀报到了赵皓这一级,自然也就断了。

    童贯一党,都接了童贯的指示,不得再提及弑君之事,梁师成等人虽然不解,但是作为盟友,自然也没有太多的非议。

    而蔡京一党,尚未完全撇清与高俅的关系,虽然心中存疑,但是也不敢大张旗鼓的调查,只能在暗地里行事。

    风波过后,天气越来越暖和,汴梁的春天也真正的到来。

    汴河之上,波光粼粼,一群群鸭子在水面上快活的游来游去,嘎嘎的叫得正欢;那随波游动的画舫上,插满了鲜花,如同一艘艘花船,空气中飘荡着鲜花的清香;河边的垂柳,如同妩媚倩巧的少女,垂披秀发,迎风摆荡,温柔轻盈,万般风流。

    已经一个多月未上早朝的赵佶,终于摆脱了心中的阴影,百官们也迎来了一个多月来第一次早朝。

    赵皓已经算是够早的了,寅时中便已乘着马车到了宣德门,结果发现宣德门前早已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恐怕除了蔡京等几个相公级的大员没来,其他的都早早到了。

    只是,那个正二品的高太尉,却再也来不了。

    咚……

    随着晨钟敲响,宣德门缓缓的打开了,百官一拥而入,此时已是农历四月中了,不但天气放暖,而且天色早早露出亮光,地面也是干的,不用过于小心翼翼,也不用借光入宫,所以大家都走得比较快。

    依旧是金崇岳排班,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赵皓的位置,又朝前挪了许多,原本正四品的官阶,却被老金硬生生的插进了正三品的队伍里,只是这一次却没有甚么人提出非议。

    到了正三品官阶这个层次,比起四品及以下的官员多了几分气量和眼界,又比一二品的大员少了几分傲气,都是老狐狸、人精之流,知道赵皓如今圣宠正盛,哪里肯触霉头,争一个位置的长短。

    不一会,就见赵佶缓步自后走出,头戴青衮龙服,头戴缀有二十四旒的平天宝冠,足踏朱鞋,昂然而来。看到重臣已然齐集,赵佶微微的朝他们点点头,神色漠然,走到当中龙椅处端然坐下。

    群臣自蔡京以降,齐齐躬身行礼:“圣入万安!”

    赵佶的神色之中,依旧带着几分不悦,似乎还惦记着那场刺杀,话也懒得说,只是朝梁师成望了一眼。

    梁师成会意,朗声道:“诸位有事奏本,无事退朝。”

    话音未落,已有一人急不可待的从队列之中挺身而出,急声道:“臣有本要奏!”

    梁师成望了那人一眼,见得是开封府尹蔡懋,淡淡的说道:“蔡府尹,请讲。”

    “高俅逆贼叛乱被斩,如今三衙禁军群龙无首,然则出此大乱,三衙禁军愈发需推选一人掌管,整顿行伍,拱卫皇宫与京师之安全。”

    宋代掌管禁军的机构。有殿前司、侍卫亲军马军司、侍卫亲军步军司,合称三衙。唐后期,习惯称藩镇的亲兵为牙(衙)兵,五代至宋的皇帝多半是由藩镇而夺得帝位,故相沿称为三衙。三衙的长官分别称为殿帅,马帅,步帅,合称三帅。

    北宋初期,又将侍卫亲军司分成马军司和步军司,形成三衙,各设都指挥使、副都指挥使和都虞侯,共计九员,作为三衙统兵官。三衙管辖全国的禁军,侍卫马、步军司还在名义上管辖各地的厢军。宋朝一般用文臣主持的枢密院与三衙互相牵制,实行以文制武,而三衙又各统一部分兵力,以便互相制约,其目的是为提高和巩固皇权,防止武夫兵变。

    三衙之位,极其重要,其不但要与枢密院互相牵制整个大宋的军队,而且三衙中的殿前司还要与皇城司互相牵制,以确保皇宫的安全。

    高俅跟随赵佶二十年,之前一直忠心耿耿,故此赵佶让高俅以太尉的身份掌管三衙,其一是看中他的忠心,其二是因为高俅与童贯不和,可以起到互相牵制的作用。

    如今高俅已被斩,三衙群龙无首,朝中各派自是眼热这个位置。

    梁师成朝赵佶投去征询的目光,随后问道:“蔡府尹,你荐举何人?”

    蔡懋急声道:“臣荐举太傅杨戬,其一杨太傅跟随官家多年,忠心不二;其二太傅有领皇城司之经历,颇有功绩,如今掌管三衙应得心应手,微臣相信若得太傅掌管三衙,京师禁军将面目一新,还请陛下思之。”

    嗤~

    话音未落,从前头的人群之中发出一声响亮的冷笑,朝堂之上的梁师成听得清清楚楚。

    梁师成抬起头来,朝那冷笑声发出来的方向,冷声问道:“金尚书,你身为礼部尚书,当最知朝堂礼仪,为何发笑?”

    那冷笑者正是礼部尚书金崇岳,听得梁师成的责问,当下也排众而出,朗声道:“我是笑我大宋难道果真无人,举国之禁军,难道都要掌控在一群没卵子的阉人手中?”

    刹那间,全堂哗然。

    这一句话,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了。

    梁师成生性阴沉,虽然心中把金崇岳的祖宗十八代都骂完了,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似乎没听到这句话似的。

    至于童贯……他已经不是阉人了,只是佯装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心头倒是很淡定。

    最不淡定的则是杨戬,堂堂一片大员,被金崇岳如此侮辱,气得七窍生烟,跳出来指着金崇岳骂道:“你这老匹夫,为何骂人?”

    奈何金崇岳原本就是软硬不吃的主,而且宋朝一向士大夫地位极高,号称官家与士大夫共享天下,金崇岳是清流派的代表之一,中元佑戊辰李常宁榜进士,算得士大夫中清流派的领军人物,打心底根本就看不起杨戬、童贯和梁师成之流,性格又直爽,哪里管你几个阉人的面子。

    金崇岳冷哼一声道:“阉人并非人,老夫又何曾骂人?”

    这倔老头子,这番是跟众宦官们杠上了……

    这一下,杨戬已怒不可遏了,捋起袖子便要冲上来大干一场,幸得身旁之人死死的拉住。就连一向喜怒不于形色的梁师成都怒了,眼中杀气浓烈,双手微微发抖起来。

    此时,赵佶终于发声了:“老金,朝堂之上,休得无礼!”

    金崇岳这才冷哼一声,没有做声。

    紧接着,又一人向前,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向前禀道:“臣荐举老奴推荐保信军节度使、马军副都指挥使刘延庆,掌管三衙,此人久经军旅,英勇善战,若能整治三衙禁军,何愁京师不安?”

    众人定眼细看,却是少宰王黼。

    不等梁师成答话,一旁的金崇岳又忍不住了,冷笑道:“我说童枢相虽然根没了,但是野心却长出来了,谁人不知刘延庆乃童枢相的心腹之将,若由刘延庆掌控三衙禁军,岂非天下军马尽归于童枢相麾下?”

    童贯突然躺枪,不禁勃然大怒,指着金崇岳便要破口大骂,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最后甚么也没说。

    他现在是有根的,被老金奚落的反应并没杨戬那般激烈,这老金今天疯了一般逮谁咬谁,他也懒得与其正面冲突。

    倒是赵佶终究是看不过眼,扬声问道:“金尚书,你连番贬斥他人,莫非心中已有人选?”

    金崇岳神色一肃,恭声道:“臣荐举李伯纪,三衙之首,非李伯纪不能胜任。”

    金崇岳嘴里说的李伯纪,便是宋朝名臣李纲。去年京师大水,李纲上疏要求朝廷注意内忧外患问题,被宋徽宗赵佶认为议论不合时宜,有损他这个千古圣人的颜面,谪监南剑州沙县税务。

    金崇岳的话音刚落,赵佶便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他,而是朝殿下的队列问道:“赵皓何在?”

    赵皓听得金崇岳满地图开炮,正觉得挺有意思,咧着嘴直笑,突然听得赵佶叫他,忍不住啊了一声,才挺身出列:“微臣在。”

    赵佶沉声问道:“三衙之人选,事关重大,你荐举何人?”

    刹那间,整个殿堂之上,所有的视线全部集中在赵皓身上来,全场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在众人看来,这赵皓果然极其受宠,这三衙之首的人选,怕是要由赵皓决定了。

    赵皓的脸色微微一变,脑海里心念急转,思索片刻之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臣初入汴梁,对百官不甚熟悉,暂时未想到合适人选。”

    话音刚落,群臣又是一阵哗然。

    在众人眼中,赵皓果然在朝中并无根基,连个合适的候选人都想不出,真是遗憾。

    唯有蔡京,眼中露出赞许的神色,暗暗点头称赞:“此子果然心机缜密,非池中之物,若是能结交之,倒也不错。”

    赵佶静静的望了他几秒钟,然后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既然如此,那就待你想好了再议。”

    文武百官:“……”

    赵皓却深深的吁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