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荐举名将
    比起蔡京的高调,金崇岳等人的接待便要低调的多。

    选的是汴梁二流酒楼的一处幽静的阁子。

    赵皓走进阁子时,在座的人也不多,只有寥寥三人,见到赵皓进来,都纷纷起身相迎,神情颇为激动。

    从二品的礼部尚书金崇岳,从二品的观文殿大学士徐处仁,正四品的给事中吴敏。

    这三人,便是朝堂之中清流派的代表了。

    清流派虽然算是一个派系,在金人南下之前,在朝堂之上,几乎毫无竞争力,只能是在童贯和蔡京两派之间下夹缝中艰难生存。

    清流派真正强势崛起,已是金人南下,宋钦宗赵桓登基,太学生陈东上书诛六贼之后,李纲、宗泽等人被推上朝堂,才迎来了清流派的春天。

    不过,赵皓却知道,清流派的能量,比起历史上任何一个党派的能量都要可怕。

    清流,是中国封建王朝时期统治阶级内部的一个政治派别的名称。他们评议时政,上疏言事,弹劾大臣,指斥宦官,对外主张与地狱国门之外,对内提倡整饬纪纲。

    在东汉末年有太学生郭泰、贾彪和大臣李膺、陈蕃等人联合起来批评朝政,暴露宦官集团的罪恶,开清流派之先。

    之后清流党人几乎贯穿了整个历史长河,比较有名的如明朝之东林党为首的清流派,晚清以李鸿藻为首的前清流派、翁同酥为首的后清流派等。

    历史上的清流派,虽然都以忠臣自居,也都以忧国忧民为己任,但是实干救国者有之,空谈误国着亦有之。

    不过历史上的清流党,基本都不讨皇帝喜欢,大多在朝堂上得势的时间很少,但在朝堂之外,几乎是占据了千年来的民间喉舌,甚至不乏颠倒烟白者。

    凡被清流党不喜者,必然被清流党人烟出翔来,譬如严嵩之流;凡是与清流党中人,即使贪赃枉法,也会被美化成高大全式的人物,譬如贪赃枉法更甚于严嵩的徐玠。

    这是因为大多数清流党,都以公忠体国、清正廉明自居,深得天下士子文人,尤其是寒门士子的膜拜,而且又往往以怼皇帝而闻名天下,所以天下士人,尤其是那些自诩有风骨的文人,都会尽皆附之,敬仰之,以其为榜样。

    天下的权势,掌握在皇帝手中,掌握在权臣手中,但是民间舆论的喉舌,却在大部分时间掌握在清流党手中。

    这也是赵皓重视清流党的原因。

    对于赵皓来说,最需要的不是权势,而是名声。

    说得直白点,他有系统在手,又是宗室,而且如今乱世将起,他想黄袍加身并非难事,但是若想抹去得位不正的名声,却是难上加难,毕竟三服以内的宗室上百人,按照规则就算赵佶和他的几十个儿子们都死光了,也轮不到他赵皓上位。

    唯一的办法,就是造势,塑造出一个忧国忧民、英明神武的伟光正形象出来,让天下人得出一个非他赵皓不足以拯救大宋王朝的结论来,届时只要机会一来,他赵皓便可利用宗室的身份顺理成章的上位,而不至于遇到太大的阻力。

    否则,就算他黄袍加身,也即将面对内乱不止,外患不息的局面,难以收场。

    阁子之中,菜式也极其简单。

    一盘圣旨骨酥鱼、一盘肉脯、一碗豆腐羹、一盘煎蛋、一盘清炒小白菜,一坛女儿红。

    四个正四品以上的官员,在官员俸禄极为丰厚的大宋朝,只点了五菜一酒,可谓算是奇葩了。

    以勤俭节约的形象示人,这是清流派的典型作风。

    赵皓也不以为意,与三人寒暄一番,便落落大方的坐下,四人各占一方,把酒言欢,虽然菜式简单,那女儿红也不过是五年陈的,却也吃得有滋有味。

    见得赵皓一点也不见外,三人的神色愈发变得肃然起来,眼神之中充满崇敬之意,毕竟对方的官职虽小,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宗室,又是生于富可敌国的江宁赵府,一向养尊处优,如今此番算是粗茶淡饭,倒也吃得津津有味,一点没有做作的模样,却是极为不易。

    酒至三巡,金崇岳老头子已是面红口赤起来,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高。

    砰~

    老头子突然一仰脖子,满饮一杯酒,然后猛地一拍桌子,激声道:“如今我大宋朝,看似四海清平,其实吏治**,民不聊生,又有北患未平,幽云未复,然则奸佞之臣当朝,谄媚之徒秉政,赵大夫既为大宋宗室,岂不痛惜乎?”

    赵皓神色一愣,正要回答,边上的徐处仁已经接上话来:“金公差矣,赵大夫在江南之时,便尽散钱粮,救济百姓,江南之地,闻赵大夫之名无不称善而敬仰之;如今赵大夫初入汴梁,便当街痛殴高衙内,百姓称快,又舍身护驾、除恶贼高俅于菜市,当为我辈楷模,宗室之中翘楚,岂可怨之?”

    赵皓脸上不动声色,只是淡然一笑道:“实不相瞒,在下日中之时,曾于汴河之上,赴老公相之宴,郓王与老公相亲迎在下于望月楼前……”

    三人原本一唱一和正要继续说下去,听得赵皓这般一说,不禁脸色大变。

    金崇岳老头性子急,脸色愈发涨得通红,指着赵皓怒道:“如此,老夫看错了赵大夫!”

    赵皓哈哈大笑,笑而不语。

    徐处仁会意,大笑而起道:“公子既赴望月楼之宴,若是同流合污,今夜又岂会再来此地?”

    他不叫赵皓赵大夫,而是以公子称之,已是显得极其亲昵了。

    金崇岳和吴敏两人,见得赵皓的神色已表示默认,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三人齐齐举杯,敬了赵皓一杯。

    虽然赵皓并没有说太多的言语,三人已是心意相通,聊起来再无拘束,三个中老愤青言辞之间,更是颇有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气概。

    而赵皓知道金崇岳、徐处仁等三人都算是真正的忠臣,在历史上也与李纲、宗泽等人同为主战派,颇有敬意。

    更何况,他更需要清流派的喉舌,为自己造势。

    聊到兴起时,吴敏苦笑道:“公子虽然忠直不阿,一心为国,又深得官家信任,奈何独木难支呐……”

    徐处仁接话道:“不知此次三衙之首,公子意下如何?须知此事,官家之意似乎全在公子一言,公子不可不慎之啊。”

    赵皓如何不知道三个老狐狸的意思,微微笑道:“李伯纪虽为栋梁之才,奈何官家不喜,况且其现行品阶太低,若为三衙之首,难以服众,我荐一人,必可当此大任,且官家亦当受之。”

    三人神色一愣,疑惑的问道:“不知公子欲荐举何人?”

    赵皓笑笑,伸出手指,蘸了蘸酒水,在桌子上写上了三个大字。

    三人死死的盯着那三个字,细细看清之后,不觉脸上都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

    金崇岳老头子,更是满脸的服气,叹道:“公子虽然初入朝堂,却对朝中大臣了如指掌,此人的确比李伯纪更为适合,老夫佩服!”

    突然,三人互相对视一眼,齐齐而起,对赵皓躬身一拜:“如今朝堂之上,腐朽不堪,幸得公子英明,又深得官家信任,如今之国事,还望公子竭力为之,我等愿唯公子马马首是瞻,锄奸伐恶,还我大宋一片朗朗乾坤,虽死而无憾!”

    赵皓心头终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清流一党,才是他最想拉拢的一党,如今其已臣服于自己,对于后面的宏图霸业,在一定的时间内将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至于长久来看,重文轻武的政策迟早要变,士大夫与官家共享天下的政策更是不可能长期下去,他赵皓迟早要触动士大夫们的利益,届时清流一党是否还是他的坚定支持者未可知,只是到了那时,他已不需要刻意拉拢任何人了。

    ……

    次日早朝。

    众人依旧按时到垂拱殿,按序排班,等候官家的到来。

    只是,朝堂之上的气氛,变得愈发诡异和肃杀起来。

    如果不出意外,三衙之争,将于今日揭晓结果,分个胜负。

    蔡京等人,自是已不再指望赵皓,但是并非完全没有对策而坐以待毙。至于童贯一党,原本就将赵皓列为同党之人,又暗中打听得赵皓在望月楼之宴中,丝毫没有给蔡京等人的面子,心中更是安心,早已摩拳擦掌,准备最后一搏。

    随着一阵脚步声响起,赵佶在梁师成等人的簇拥之下,昂然而来,登上龙椅。

    一番礼仪之后,梁师成依旧是那句多年不变的话“诸位有事奏本,无事退朝”。

    话音刚落,户部侍郎唐恪已挺身而出,率先提起三衙之首之事,再次荐举刘延庆任之。

    赵佶不等唐恪说完,便已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望向三品大员的序列之中,扬声问道:“赵皓何在?”

    赵皓这次早已有准备,缓缓出列,恭声道:“微臣在!”

    赵佶问道:“三衙之首,你可曾想好荐举何人?”

    刹那间,整个朝堂之上,数以百计的目光,全部望向了赵皓,全场鸦雀无声。

    赵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了整官袍,又扶了扶管帽上的长翅,这才肃然答道:“微臣荐举平西夏之名将,侍卫亲军马军副都指挥使、应道军承宣使种彝叔为三衙禁军之首,还望官家恩准!”

    赵皓话音刚落,全场哗然。

    ps:身体有点不适,三更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