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皆大欢喜
    种师道,字彝叔,原名建中,因为避讳宋徽宗建中靖国的年号,改名为师极,后被徽宗御赐名为师道,世人尊称为“老种”。

    鲁智深在拳打镇关西时,口中的尊称的“老种经略相公”便是种师道,种家军之后,其弟种师中亦是名将,人称“小种”。

    其实历史上的种师道,打仗几乎算无遗策,若是主将都听从种师道的意见,无论是西夏人,还是辽人,抑或是女真人,都讨不了好去。

    然而,种师道又是一个悲剧的人物。平西夏时总体还好,种师道为主帅,杀得党项人闻风而丧胆;攻打辽人之时,完全是童贯不听劝告,瞎指挥一气,导致白沟河之战失利,最后还成为替罪之羊;东京保卫战,有种师道在,金人根本就是束手无策,奈何聪明如李纲,也犯下了不相信种师道的错误,在姚平仲和种师道意见不一时,选择了相信姚平仲,偏偏最后姚平仲办事不牢,偷袭金人失败。而且在此之后,种师道的各种正确的战略,都被人阻扰,最后导致抗金失败,纵然是如此,汴梁城破,也是种师道病逝之后的事情。

    东京城破之时,宋钦宗捶胸大哭道:“不用种师道言,以至于此!”

    金兵将领破汴梁入城,很想拜见一下种师道,惜乎种师道已死,便找到种师道的侄子种洌,表达了对种师道的敬仰之情,且道若宋人用种师道之言,必不致落败。

    种师道死后,其侄子种洌护种师道的灵柩西归时,在路上碰到强盗,强盗听说是种师道的灵柩,都下拜致奠,并且反赠金钱以致意,其得人心如此。

    在《宋史》中,种家军比杨家将的名气大,比杨家将的作用大,只不过杨家将走上了舞台,被渲染得出了彩,而种家军却走进了线装书,被文字湮没了。北宋统治的168年间,种家军英雄辈出:种世衡、种诂、种谔、种诊、种谊、种朴、种师道、种师中皆为将才。种家子弟五代从军,数十人战死沙场。

    赵皓选择推荐种师道为三衙之首,让其居太尉之职,收获的自然不只是种师道一人,而是整个种家军的支持。

    同时,对种师道的荐举,也向朝堂上的众人宣告了自己的态度……他既不是童贯一党,也不是蔡京一派。

    因为种师道此人,耿直不阿,不但严重得罪过蔡京,也得罪过童贯,虽然出自西军,却并非童贯一党。

    种师道升任原州通判、提举秦凤常平时,他因为议论役法忤了蔡京旨意,改任庄宅使、知德顺军。随即蔡京一伙奸邪又诬告他“诋毁先烈”,将他罢官,并且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将他列入“党籍”。种师道被屏废十年后,才以武功大夫、忠州刺史、泾原都钤辖身份知怀德军。

    童贯掌握兵权后西征,一路作威作福,官员们见到他一齐跪拜,种师道作长揖而已,而且屡屡在战略上与童贯意见不和。童贯自是对种师道极为不喜,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下江南平方腊这么好刷经验的副本,童贯带上了刘延庆等人,却不带种师道去蹭经验升级。

    这一提议,当即得到了赵佶的同意:“赵侄卿果然颇有识人之能,三衙之首非种彝叔莫属,如此朕便迁种师道为太尉,统管三衙禁军,钦此。”

    赵佶对种师道其实还是很欣赏的,否则不会亲自赐名了。他一心要再培养第三股势力,制约蔡京和童贯两党,如今见得赵皓很上道,而且推荐的将领也是比较中意的,自是满心欢喜。

    眼见得赵佶一锤定音,众人就算再想说什么,也无话可说。一来种师道这样的名将,在这个时期根本就找不到能与其媲美的;二来无论是童贯派还是蔡京派,虽然自己没得利,但是有力的竞争对手也没沾光,算是折中之策。

    对于童贯来说,心中其实也有数,赵佶一向擅平衡之道,是不可能让他的心腹之将来掌管三衙禁军的;对于蔡京来说,原本以为赵皓会支持童贯,下定决心要拼死阻拦的,没想到赵皓支持了一个中立派,也算是达到了理想的效果。

    这个结果,看起来已是皆大欢喜,只是蔡京却不愿就此罢休。

    “臣有本要奏!”

    出列启奏的,不是别人,而是蔡京本人。

    众人心头一愣,要知道老公相已经多年不亲自奏本了……奏本这种小事,一般都有人鞍前马后的代言,除非是极其重要之事,譬如数月之前对辽金的战略方向问题。

    如今蔡京又亲自出列,难道是要极力阻扰种师道的任命吗?

    赵佶的脸色也微微变了。

    要知道蔡京有时逼急了还真敢跟赵佶叫板,因为大宋的祖制,在官员的任免上,宰相是有极大的话语权的,只要是九品以上的官员,就算是官家任命了,如果宰相不签名,这道任命就下达不了。只是蔡京一向迎合赵佶,并没有行使过这道权力而已。

    幸好,蔡京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近百年来,宗室未尝有任职官者,如今赵大夫既推荐种彝叔为三衙之首,掌管殿前司,而赵皓本人又执掌皇城司,掌管亲从官,如此一来陛下之安危全系于赵皓一身,臣认为极其不妥。初赵皓执掌皇城司,为查实围场谋逆弑君之案,今此案已了,赵大夫当卸提举皇城司之职,否则不符祖制规矩。”

    果然,这厮不是吃素的,既然丢了三衙禁军,便要夺回皇城司的职掌,而且蔡京亲自出面,明摆着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一旦其以不符规矩为由,赵皓不舍弃皇城司,他便不在种师道的任命书签名,就算是赵佶也无可奈何。

    赵佶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沉默了一会,转而望向赵皓道:“赵侄卿以为如何?”

    赵皓一听,便知坏了,心底将蔡京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言行却十分利索,当即弯腰一拜道:“老公相言之有理,臣请辞提举皇城司一职,还请陛下恩准!”

    赵佶这厮一向擅平衡之术,而且围场刺杀之事,已将他吓破了胆,蔡京这句话无疑是诛心之言,赵佶如此问他,便已是动了心,只不过给他一个台阶下而已,他岂会不识抬举?

    赵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眼中充满了赞许之色,笑道:“赵侄卿舍身救驾,朕岂能疑之?侄卿既极力推脱,朕亦不勉强。不过,朕早已有意将亲事官从皇城司中分离出来,另立一指挥司,负责查探听取民情、监察文武百官及军马、侦查敌情……此职非赵侄卿不可胜任。故此拜太傅杨戬,为提举皇城司;拜侄卿赵皓为……”

    说到这里,赵佶突然停顿了一下,望向赵皓道:“此指挥司初立,便由侄卿亲自命名,如何?”

    赵皓正听得一惊一乍的,开始听到赵佶果然免去自己提举皇城司的职务,心中难免失落,又听得赵佶将亲事官从皇城司中分离出来,心头不免大喜,仓促之下,听得赵佶询问,不及思索,脱口而出:“便叫锦衣卫司罢。”

    赵佶听得锦衣两字,只道赵皓少年心性,喜欢花里胡哨,当即笑道:“好,便叫锦衣卫司,就拜侄卿赵皓为锦衣卫指挥使!”

    赵皓大喜而拜:“微臣拜谢陛下!”

    早朝终于告一段落。

    这场早朝也算是近来最有意思的一场朝会,各方朝堂势力角逐,最终居然是个皆大欢喜之举。

    赵皓以及请流派、童贯一党,还有蔡京一派,虽然都稍稍带着遗憾,但是最终的结果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太坏。

    而对于官家赵佶来说,似乎也是满载而归,在他的培植之下,在朝堂之上逐渐出现了第三股强有力的势力,足以与蔡京、童贯等朋党牵制和抗衡,更是利于他行驶平衡之道。

    只是,赵皓却知道,荐举三衙之首成功,得锦衣卫司,他才是最大的赢家!

    ps:好罢,勉强算是三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