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锦衣卫
    不过匆匆数日的时间,赵皓便将锦衣卫司组建了起来,毕竟这事儿还是怕夜长梦多。

    亲事官全部并入锦衣卫司,这样一来,亲事官兵额三千,实际一千八百余人马,现有的军饷和编制,就顺理成章收归为赵皓所有了。

    经过半年多的积累,赵皓手头上的余钱已达五六十万贯,手头有了钱,办事就快的很多,自己先把钱垫了出来,很快便选定和购置了新的营盘和衙门之地,就设在东北门方向,距离北大街也不过几分钟的路程。

    锦衣卫组建,自然是要用自己的人,幸得赵皓手下能人并不少。

    赵皓将锦衣卫司分为麒麟、虎、豹、鹰、潜龙等五营,武松任麒麟营指挥使,赵伝任虎营指挥使,方百花任豹营指挥使,梁红玉任鹰营指挥使,青木道长李云则任潜龙营指挥使。

    锦衣卫司的营指挥使,设定的是从九品的官阶,虽然官阶极低,但五人不是逃犯,便是营妓,而且还有两个女人,已经算是开了大宋的历史先河了。

    只是方百花的名气太大,被赵皓改名为袁百华,梁红玉也被赵皓改成梁宏宇,从名字上来看,根本看不出是女性。虽然大宋的官员,只要上了品阶的,任职的告身(即任命书)都要经过官家、宰相、给事中、中书舍人、台谏官等五道关卡,但是对于赵皓荐举的这种不过从九品的官阶,赵佶和蔡京并没有过多的过问和纠缠,便在告身上签了名,给事中吴敏已将赵皓当做自己人,岂会刁难,至于中书舍人和台谏官,知道赵皓如今风头正旺,又哪敢触这个霉头?于是五张告身,就这么一路畅通无阻的批了下来。

    又设置了一名正七品的勾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原皇城司的押司官戴梁,当日率先迎接赵皓入皇城司的老好人。

    戴梁此人,并无野心,性格低调温顺,原本不过一介小吏,算不得官,如今被赵皓一次性破格连升数级,自是感激涕零。至于他这个勾当名义上对五营指挥使有统管权,实际上五人都是直接对赵皓汇报,颇有点架空的味道,但是对原本与世无争只想混碗饭吃的戴梁来说,这些并不重要。

    出现在明地里的锦衣卫,都身着飞鱼锦服,这种袍服由赵皓亲自设计而出,并得到了官家的批准,也成了锦衣卫的明显特征。乃至后来,飞鱼服一出,与赵皓为敌者,以及贪赃枉法者便为之战栗。

    除此之外,锦衣卫的兵器标配则是刀身镂刻有青龙的错银手刀。这种刀尺寸较小通长不及尺半;茎短厚。刀背近刀头处,阴刻青龙纹。近刀背处开槽上下各有等长平行细线,应该为刀身装饰。刀根处假吞口错银,亦为青龙纹饰。

    飞鱼服,青龙刀,便是大宋锦衣卫的标配!

    而暗地里,锦衣卫真正能显示身份的,则是麒麟符,不同营,不同等级的麒麟符,又各自不一样,以示各自的身份。

    麒麟营负责缉捕查办,协助皇城司管理京师治安;、

    虎营负责监察军队,在京的驻防军甚至殿前诸班中安插入锦衣卫的探子,记录每天的活动情况详细上报,必要时采取紧急措施。

    豹营负责监察百官,豹营的探子们混入百官府中,从王亲国戚以至诸司仓库,身边都混有虎营锦衣卫探子,予以监视,大到叛国谋篡,小到贪污和欺压百姓,都将难逃锦衣卫法眼。

    鹰营负责侦察民情。包括监察民间叛乱、妄议朝政、诽谤官家等各种信息,主要是防止民乱,以及传播对官家和朝廷不利的信息。

    潜龙营,名义上的职责无非两种,对敌国如西夏、辽国、女真等展开间谍工工作作和反间谍。

    但是,对于赵皓来说,最重要的一营,便是在潜龙营。

    由于潜龙营负责的是间谍性质的工作,其工作极其凶险,一旦身份暴露,轻则死于非命,重则引起两国邦交纠纷,所以这一营的锦衣卫,身份信息必须极其隐秘。

    潜龙营的锦衣卫,其身份信息都不登记在案,由营指挥使和锦衣卫指挥使亲自保管其信息和联系方式,其联系方式也是单线联系,除了直线上司可以联系上,其他人一概不知其身份信息。

    锦衣卫兵额三千,赵皓设定的是麒麟营五百,虎营、豹营、鹰营各三百,余下一千六百的名额全部设在潜龙营。

    现有锦衣卫一千八百人,只有五百人入了潜龙营,余者入其他四营。这五百人,都是对赵皓忠诚度70以上的锦衣卫,也是赵皓将来的私兵。

    潜龙营锦衣卫,以任务极其隐秘之名,只听直线上司指令,不听朝廷任何官员调遣。一旦进入潜龙营者,便消失在茫茫人海,除了他们的上司可以联系到其本人,知晓其身份,其他人亦一概不知。

    他们可能是织席贩履的走卒,可能是军中低级官员,也可能是家财万贯的土豪富商,甚至还可能是敌国的官员,身份不一,只听直线上司调遣。

    潜龙营指挥使李云,为人阴险毒辣,心思缜密,又因其已为阉人,又是钦犯,只有赵皓才能将其恢复男儿身,而且能保他平安,加上本身对赵皓的雷霆手段以及仙术的震服,忠诚度也在90以上,正适合此职。

    除此李云之外,其余副指挥使,虞侯,副虞侯,忠诚度都在80以上。潜龙营兵额一千六百人,实际人员不过三成,故各级人员,可按照编制自行招募人员,但一旦发现所招募人员出现内奸、间谍等,招募和引荐人员须予以严厉的处罚。

    五营之中,潜龙营的饷银最为丰厚,但是一旦发现贪赃枉法以及不忠情况,亦将予以严厉的处罚,轻则杖责,重则格杀勿论。

    潜龙营,才是赵皓的真正个人势力所在。

    一个月的功夫,在依托雄厚的财力、系统的辅助以及赵皓在官家面前的受宠度,使得锦衣卫不但很快便在汴梁立住了脚跟,而且触角以汴梁为中心,每天都在向四面八方延伸不停的蔓延。

    江南、中原、塞外、西域、漠北、辽东、幽云……天下到处有锦衣卫的影子,尤其是潜龙营的锦衣卫。

    只是,赵皓的真正目的,并非想将大宋的锦衣卫变成大明那样的主要针对百官和百姓的特务机构,而是想培植一股真正属于自己的暗势力,所以成立初期并未打草惊蛇,亦未引起百官和官家的注意力。

    更何况,赵皓的锦衣卫头目,不是常年不得志的小吏,就是跟随赵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护院家将,都是些草民,能成什么大事?

    ……

    汴梁城西。

    一溜烟尘自西滚滚而来,直奔汴梁西门。

    得到那烟尘将近时,可见得是上百名身着铠甲的宋军骑兵簇拥着两名身着锦袍的将领飞驰而来。

    那些士兵,个个身着沉重的步人甲,头戴铁盔,手执长长的朴刀,胯下的战马也是极其雄峻,都在七尺以上,那马背上的将士,身材魁梧,虎背熊腰,脸上的神色满是看淡生死的漠然,眼中却又神光炯炯,令人不敢直视。

    从他们的旗号来看,竟然是大宋的精锐之师——西军。

    大旗之下,两名老将身着锦绣战袍,胯下的战马足足有八尺之高,一看便是大宛良驹,身后各披一袭大氅,虽然年事已高,但是纵马疾驰的身形依旧十分矫健。

    当先一名老将,七十岁左右,须眉皆白,却有一种鹤发童颜的感觉,脸色红润,正是西军之中的灵魂人物,人称老种相公的种师道。

    跟随在他身后的老将,年纪稍稍小一点,约六十岁左右,头发灰中带白,不像老种相公那般已然满头华发,虽已年迈,依旧气势如山,正是人称小种相公的种师中。

    两人原本镇守西疆,突然接到圣旨,种师道拜为太尉,掌管三衙禁军,而种师中则被拜为殿前都指挥使,一路疾驰而来,不过十日,便赶到了汴梁城外。

    “停!”种师道那浑厚而威严的声音响起。

    希聿聿~

    前头的战马率先停了下来,紧接着一百余骑战马的嘶鸣声此起彼伏,纷纷停了下来。

    种师中勒住马脚,望着那落日余晖中的汴梁城西门,望着那霞光万丈中的天下第一城,神色颇有唏嘘之意。

    种师中感慨的说道:“一别经年,又回到了汴梁。”

    种师道的眼睛微微的眯缝了起来,眼角的鱼尾纹愈发深了:“老夫不容于奸佞,受童贯与蔡京两人齐力打压,原本以为只能老死边疆了,世事无常呐……”

    种师中压低声音道:“眼看便要入城了,不知那宗室赵公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居然可左右二品大员的升迁,入了城之后,我和大哥该何以处之?”

    种师道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淡然道:“赵公子虽年幼且是正四品,终究是宗室公子,天潢贵胄,又于你我有荐举之恩,就算是我等前往拜访,也算不得甚么。”

    种师中没有再说话,马鞭扬起,笑道:“好,既然如此,便去拜访一下那传说中做了高俅贼子的赵公子!”

    种师道淡然一笑,没有说话,只是一提缰绳,策马而起。

    马蹄声再次响起,烟尘滚滚,迎着那鲜红的落日,奔往汴梁西门。

    ps:工作的事情勉强算暂时搞定,今天起开始正式恢复更新,不便之处,敬请诸位谅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