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胡使北来
    “蔡鞗,武力45,智力70,政治62,统率25,健康值90。”

    赵皓眯缝着眼睛,望着这个历史上的驸马都尉,赵福金的夫君,心底莫名的产生了一股敌意。

    蔡鞗的眼里却直接忽视了赵皓,双眼直勾勾的望着赵福金,他曾随父亲入后宫面圣,见过赵福金一面,这厮原本有过目不忘的认人本事,加上印象又极深,故此一眼便认得。

    蔡鞗一向伶俐,此刻却变得吞吞吐吐起来:“小的拜见十……娘子,十娘子如何……私自出门,外头凶险,怕是不利,不若小的护送十娘子回去?”

    赵福金见身份被识破,又惊又恼的问道:“你乃何人,为何在此胡言乱语,我可不认识你。”

    蔡鞗急忙说道:“小的蔡鞗,排行第五,家父乃当朝宰相蔡老公相,曾入贵府拜访,故此识得事娘子。”

    赵福金听得蔡京的儿子,不禁心头愈发忐忑起来,须知就算她爹爹有时也要礼让蔡京几分。

    赵皓眼见蔡鞗聒噪不休,令赵福金极其为难,不禁心头不爽,挺身挡在赵福金身前,冷笑道:“小子,你认错人了,下次切切不可再欺凌妇幼,告辞!”

    说完,拉着赵福金便要回头。

    蔡鞗这才注意到赵皓,他虽为从五品官员,却是个散官,很少上朝,并不认得,见此人俊逸不凡,又与赵福金显得极其亲昵,心头不觉微微发酸,怒斥一声:“你乃何人?”

    赵皓懒得理会他,带着赵福金便要离开,惹得蔡鞗一阵大怒,伸手一挥,四周的家奴们便将赵皓和赵福金团团围起来。

    蔡鞗冷声哼道:“拐带十娘子,若不得说清楚,休想离开半步!”

    其实他此刻已看赵皓极其不爽,若非见得赵皓神态不凡,担心是哪个郡王家的公子,怕是早让人揍赵皓一顿。

    赵皓见得前、左、右都是如狼似虎的家奴,手中均持水火棍,不禁勃然大怒,喊了一声“竖子岂敢”,蓦地回转身来,腾空而起,以迅雷累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蔡鞗狠狠的一把扯下马来。

    众家奴哗然大乱,手提水火棍便扑了上来,却见赵皓又将蔡鞗举起,朝前面一抛,众家奴大惊,纷纷扔棍伸手来接,赵皓趁机飞脚踹倒几人,拉着赵福金从缺口中窜出,非也似的狂奔而逃。

    等到两人逃出四五十步时,众家奴才反应过来,这才起身来追。

    赵皓伸手一抖,递给赵福金一颗神行丸(中),赵福金也不疑,一口吞下,赵皓自己也吞了一颗神行丸(小),两人便如打了鸡血,如飞而逃。

    背后的几名家奴们飞马来追,却被赵皓使了减速符(小),加上大街上纵马不便,追了两三里地才追近,却见得前头迎面一群鲜衣怒马的锦衣卫蜂拥而来,将赵皓两人团团围住。

    众蔡府家奴不敢向前,只得勒马而立,等到蔡鞗纵马奔来时,赵皓已与赵福金登上了马车。

    蔡鞗心头极其暴怒,不管不顾的奔上前去,厉声喝问:“你等锦衣卫何人为头?将马车上的人留下!”

    一名锦衣卫虞侯纵马奔出,青龙刀直指那蔡鞗,冷声道:“我们指挥使大人在马车上,你欲留下何人?”

    “甚么……”蔡鞗瞬间凌乱了。

    堂堂正四品的官员,威震朝野的宗室公子,据传屡次与自己父亲朝堂争斗部落下风的宠臣,竟然当街上演打了人就跑的闹剧……

    马车上,赵皓和赵福金对视一眼,一阵嘻嘻哈哈的大笑,尤其是赵福金,笑靥如花,眼泪都流出来了。

    赵皓笑问道:“如何,帝姬妹妹耍的开心否?”

    赵福金望着赵皓,满眼的小星星,甜甜的笑道:“开心至极!”

    赵皓当即收敛起笑容,脸色一沉:“耍开心了,便回宫去!”

    赵福金原本满脸的阳光,当即嘴巴一瘪,露出一副苦相:“好罢。”

    ……

    汴梁北门。

    数里之外,一队上百人的骑兵勒马而立,目瞪口呆的望着面前这座绵延十数里的雄城,满脸不可思议之色,神色之中充满敬畏,又带着几分兴奋和渴望。

    “这便是号称天下第一城的汴梁么?果然名不虚传!”为首那人忍不住赞叹道。

    此人四五十岁年纪,头戴着璞头,像是个文官,但那璞头下面露出来的头皮刮得精光趣青,脑后留着两三处铜钱大小的发顶,发顶后的长发,编成小辫垂下。

    在他的身旁,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身着一袭锦袍,头上却什么都没戴,同样脑后留着三撮金钱鼠尾,头皮前面刮得精光趣青,生得矮壮敦实,脖子几乎和普通汉人的肩膀一般宽,满脸凶悍和傲然之色。

    在他们的身后,百余名骑兵,个个腰挎长刀,背负长弓,马鞍两边各挂着一壶长长的狼牙箭,同样个个趣青头皮,三撮金钱鼠尾,又矮又壮,如同半截铁塔一般。

    女真人!

    来者正是女真人的使者,名乌林答赞谟,金国大臣,曾多次使辽,如今奉命使宋,商议联盟灭辽之事。

    其实由于宋金之间隔着辽国,两国之间自五年前通过海上往来计议联盟灭辽,五年期间多次往来,如今开战在即,已是一锤定音,敲定盟约的时候了,所以金人派出赫赫有名的文臣,精于谈判的高手乌林答赞谟前来。

    至于那锦袍年轻人,则是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的孙子,完颜宗望的儿子完颜文,其目的第一是代表金国王室,其二是监督乌林答赞谟,其三则是随同使者打探宋国虚实。

    一行人穿洋越海,终于来到了汴梁城下,纷纷为汴梁城的雄壮而震撼。

    唯有完颜文露出不屑的笑容,满脸的傲气,沉声道:“辽东铁骑,天下无敌,大好城池,吾当破之!”

    身后众侍卫齐齐叫好,豪气冲天。

    一个谋克笑道:“小主言之有理,只是听闻南地的天气,一到夏日,便热的能脱一层皮,不知真假。”

    完颜文笑道:“如今已是夏初,尚未如何炎热,想来到了仲夏之际,也热不到哪里去……只是听闻南人很少吃肉,多吃素食,又闻南人的小娘们,一个个弱得像阵风似的,怕是经不得折腾,岂非无趣?”

    话音一落,四周的女真汉子们,忍不住发出一阵阵粗豪的大笑,猥亵而得意。

    这几年,女真人的铁骑横扫辽地,杀得辽人丢盔弃甲,望风披靡,的确是有狂傲的资本。

    倒是乌林答赞谟比较冷静,淡然道:“南人绵延千年而始终未亡,不可小觑。”

    完颜文脸色一沉,刚要说什么,却听得边上一名谋克道:“有人来了!”

    果见一队人马缓缓而来,在女真人百余步外停了下来,只见一名宋人官员率众迎了上来。乌林答赞谟认的那人便是多次使金的使者赵良嗣,急忙也率先下马,率众相迎。

    赵良嗣,本名马植,原本世为辽大族,辽占燕地之汉人,后来童贯使辽,马植献“联金灭辽”之策,童贯改其姓名为李良嗣。归宋,又献策曰:“女真恨辽人切骨,若迁使自登莱涉海,结好女真,与约攻辽,兴国可图也。”赵佶闻言大喜,赐其姓赵氏,以为秘书丞,联金灭辽的计划自此而始。

    乌林答赞谟与赵良嗣是老熟人,寒暄一番又将完颜文引荐给赵良嗣。赵良嗣一听是完颜阿骨打之孙,金国宗室,神情更为殷勤。

    完颜文听得乌林答赞谟说南人不可小觑,心头正不爽,只是稍稍还礼不置可否,惹得赵良嗣一阵难堪。

    在赵良嗣的带领之下,两队人马合为一处,缓缓的向汴梁北门而去,完颜文拖在背后,冷眼望着前头宋人的队伍,冷冷一笑道:“南人不但官员尽皆谄媚之辈,兵士亦看似不堪一击,如何能阻挡我大金一击,待得回禀祖父,灭辽之后,当挥师南下,踏平中原!”

    前头的宋人士兵,虽然盔甲严明,但是比起如同野兽一般凶悍强壮的金人,的确看似要弱了几分……

    待得女真人进入城内之后,那满目的繁花似锦,更是让女真人惊得目瞪口呆,纵然是乌林答赞谟,因第一次来到汴梁,也是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满脸震惊之色。

    他当年曾使辽,惊诧于辽国上京和东京的雄伟辉煌,此刻见得汴梁,只觉辽人的都城与汴梁相比,不过一个小邑而已。

    而完颜文望着那满目的富贵风流,更是一阵眼热,攻宋之意愈发坚定。

    赵良嗣将乌林答赞谟一行领到驿馆居住下来,早已有人将消息传报给正在锦衣卫衙门公干的赵皓。

    “多派弟兄盯着这群胡人,不得令其在城中生事,一旦见得有动静,立即向本官汇报!”

    赵皓虽然支持联金灭辽,心中却知道女真人才是真正的饿狼,听得女真人来使,心中已充满浓浓的敌意。

    锦衣卫潜龙营密探遍布天下,女真人来访的消息,还在海上之时,赵皓便已得知,心中早已决定待得女真使者来使,便要寻机挫动女真人的锐气,谈判完全处于不利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