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冲突
    汴京城内专门招待海外诸国或蕃客使者的国宾馆有八处。跟今天的涉外宾馆不一样,大宋朝的国宾馆是按国别分类搞专门接待的,免得大家语言不通,鸡对鸭讲。

    位于汴河北岸旧城光化坊的都亭驿,是专门接待辽国使节的。早年时,辽国是北宋最强、最大的邻国,在外交上处于优势地位,辽使到东京活动也最多,驿馆自然也最大。

    新城内城西厢惠宁坊有家都亭西驿,是接待西夏使者的;接待回纥、于阗使臣的叫礼宾院,在新城内城厢延秋坊,汴河南岸金梁桥附近;接待高丽使臣的同文馆位于闾阖门外安州巷,高丽使者来汴京也是很多的,“韩流”一般较为庞大,少则几十人,一般为一百多人,最多的一次竟来了二百九十三人……没办法,那时的棒子苦穷苦穷的,派多点人来,可以多混点天下最富国的回赠。

    而南番、西番、大食(阿拉伯)的贡奉客使可以住在兴道坊的怀远驿……

    金国的贵宾住班荆馆。这里其实就是大宋开国皇帝龙袍加身的陈桥驿,在封丘门外东陈桥附近,后来改名叫班荆馆。在大金国还没有兴起之前,这里是专门用来宴请辽国使节的,自从金人兴起后,班荆馆就改作招待金国贵宾的地方。

    大宋的官员们认为驿馆是一国之颜面,故此驿馆装饰得富丽堂皇,而且提供的餐食也极其讲究,又有专门的官吏打理,远远胜过一般的客栈,优厚的待遇,使得许多小国的使臣来了便不想走,赖个三个月半年不走的比比皆是,甚至还有赖着一年也不走的。

    金人来使,赵佶自是非常看重,令蔡京、童贯、王黼、赵良嗣与赵皓五人先行至班荆馆与金人先行私下商谈盟约之事,待得计议已定,再到紫宸殿正式会谈,避免外使朝会上那种盛大的场合争论不休。

    驿馆大堂之内,金国重臣乌林答赞谟和宗室子弟完颜文及两个副使居左,蔡京、童贯、王黼、赵良嗣与赵皓五人依次居右。

    双方寒暄一阵之后,便进入了激烈的争辩之中,争论的主题无非是岁币和幽云十六州之事。

    蔡京等人的意思是两国邦交,合力破辽,应为友好邻国,不应再有岁币之事,破辽之后,宋朝得幽云十六州,而金人得其余辽国全境之地。

    而乌林答赞谟的回答简单而直接,金人就算没有宋人相助,亦能破辽,宋人出兵无非是锦上添花,故只愿将燕云六州(景、檀、易、涿、蓟、顺)及燕京让给宋朝,同时宋人应将给辽人的岁币转让给金人,以示诚意。

    双方唇枪舌剑,争论不休,一直争辩了一个多时辰,都未能有结果。

    砰~

    一声拍案声响起,令争论的双方不觉安静了下来,只见完颜文腾身而起,恶声骂道道:“你们南人就是啰唆而贪婪,到底还谈不谈,不谈我等便回去了,他日再来取汴梁便是!”

    蔡京等人脸色大变,正要解释和安抚一番,却听一人也腾身而起,怒斥道:“尔等胡虏,岂敢发此狂言,既然如此,我大宋便联辽灭金,直捣会宁府!”

    众人一看,正是赵皓……大宋宗室与金国宗室杠上了。

    完颜文轻蔑的望了赵皓一眼,冷笑道:“你们南人只会耍嘴皮子,幽云十六州被辽人占了百余年,为何不敢取回?如今辽人在我女真铁骑之前,不堪一击,你们南人,拿什么与我大金国为战?”

    赵皓哈哈大笑:“你们女真人茹毛饮血,为辽人驯养海东青数百年,辽人榷场‘打女真’亦数百年,完颜阿骨打皇帝曾率百官为耶律延禧跳舞助兴,凭什么耻笑我大宋?”

    此话一出,明显说到了完颜文的痛处,完颜文气得暴跳如雷,一个腾身跃出,立在大堂正中,脱去外袍,将衣襟敞开,露出胸口鼓囊囊的肌肉,扎了个马步,怒指赵皓:“你辱我女真皇帝,可敢一战,否则给老子跪下请罪!你们南人,都是一群孬种!”

    赵皓大笑而起:“小兔崽子,你皮痒了是不是,爷就陪你玩玩!”

    说完,也脱下外袍,腾身一跃而出,立在大堂中间,与完颜文对峙而立。

    大堂之上,蔡京和乌林答赞谟等人目瞪口呆,一时之间,竟然无人阻拦。

    乌林答赞谟不忿赵皓辱及完颜阿骨打,也想完颜文给其一个小小的教训,毕竟对方不过是一个远房宗室公子而已,而蔡京原本与赵皓不和,王黼和赵良嗣也对赵皓不感冒,自然是想看赵皓的笑话——那女真宗室公子长得像头牛犊子一般,看起来赵皓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对手。

    至于童贯,深知赵皓之能,也不便阻拦。

    “完颜文,武力74,智力48,政治52,统率71,健康值92。”

    大堂正中两人,一个矮壮敦实,扎紧马步,凶悍无比,一个高而修长,负手而立,风度翩翩,若论卖相,自然是赵皓碾压完颜文一万遍,但是若论打斗,看起来也像一边倒的战斗。

    完颜文见得赵皓出场应战,心中大喜,生怕赵皓反悔或者被人阻扰,再加上他原本就是个人狠话不多的角色,二话不说,怒吼一声,右手便当胸一拳袭来,又快又狠!

    呼~

    眼见得那拳已袭来,赵皓闪电般出手,一把抓住那人的腕臂,那人的拳头便硬生生的在赵皓胸口停了下来,纹丝不动。

    完颜文万万没想到赵皓看似羸弱,手头竟有如此勇力,心头一惊,手下却丝毫没有半点迟缓,左手奋起又是一拳,直捣赵皓的下巴。

    只可惜,赵皓右手一伸,便又抓住了他的腕臂。

    完颜文当即松开拳头,反手抓住赵皓的腕臂,再次怒吼一声,用尽全身之力,奋力一扭,想要将赵皓摔倒。

    完颜文只觉双臂遇到一股巨力,紧接着脚下一空,非但不能将赵皓摔倒,反被对手用力抓住腕臂将自己提了起来。

    呼~

    赵皓提起完颜文,扭身转了一圈,像投链球一般扔了出去,完颜文只觉腕臂一松,身子便腾云驾雾一般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倒在地。

    完颜文皮肉厚实,筋骨强壮,摔得倒不是很重,很快便爬起身来,又羞又怒,却自知不是赵皓的对手,怒哼一声,甩手奔出了大堂,不顾而去。

    大堂之上,一片静寂。

    除童贯之外,众人万万没想到,看起来文弱的赵皓,竟将看似凶悍强壮的完颜文随手像扔稻草一般扔了出去,个个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尤其是几个女真使者,更是一阵骇然,心中对南人的印象,又改变了许多。

    乌林答赞谟也是神情尴尬,当即起身道:“今日事已至此,不宜再伤和气,明日再谈罢。”

    ……

    叩嗒嗒~

    十数名锦衣卫骑兵簇拥着梁红玉在城南街之上巡查。

    一马当先的梁红玉,身着锦袍,披一袭火红的披风,头戴一顶红缨遮阳帽,腰悬青龙错手刀,手执一杆钢枪,显得英姿飒爽,神采奕奕。

    短短数月之间,从营妓到营指挥使,梁红玉如同脱胎换骨一般,自上任以来尽职尽责,公正开明,又武艺高强,不但锦衣卫指挥使赵公子极其赏识,麾下的弟兄也极其敬服。

    突然,前头一骑锦衣卫飞驰而来,停在梁红玉面前,急声禀道:“启禀大人,前头出大事了,金人使者行凶,被百姓围住……”

    梁红玉脸色微变,不等他说完,一提缰绳,怒声道:“走,过去看看!”

    十数骑如同旋风一般,飞驰而去。

    城西广场之上,数以千计的百姓挤得水泄不通,群情激奋,不时有人发出“打死他”之类的吼叫。

    人群之类,五名脑后留着金钱鼠尾的女真人,手执长刀,背靠背而立,满脸的凶悍之色,杀气腾腾。

    在他们的脚边,倒着一个年纪较大的女子,那女子的头发还被踩其中一人在脚下。

    原来五个女真人在驿馆中闲得无聊,便去寻欢作乐,原本是直奔大名鼎鼎的“天上人间”而去的,奈何那地儿根本不是他们消费得起的,只得怏怏而归,却在一条巷中遇到一对母女正欲进屋。

    五人原本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心头的火正熊熊的燃烧着,见得这对母女颇有姿色,四周又无人,便恶从胆边生,挟持这对母女进屋,发泄了一番**,那女儿不过十三四岁,哪里能经得起几个野兽的折腾,竟然被活生生的蹂躏而死。

    母亲见得女儿丧命,拼了老命的前来追赶五个畜生,终于在广场追上,因起死死抓住那为首的女真人的衣襟不放,四周前来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又被五个恼羞成怒畜生活生生的打死在地。

    一时间,群情激奋,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女真人团团的围了起来,奈何女真人手中拿着长刀,众百姓手无寸铁,终究不敢上前。

    当梁红玉等人赶到之时,皇城司的亲从官刚刚退出人群,正听得人群之中发出怒骂声和哀叹声。

    “禁军跑了,皇城司也跑了,难道我大宋果真无人,只能任胡虏残杀我大宋子民?”有人在怒吼。

    “这京城之中还有王法吗?”

    “我等上去,拼了老命,打死这群女真狗!”

    关系两国邦交之事,无论是皇城司,还是禁军,都不敢轻易上前惹麻烦,只能退出来先找上司禀报,未得到指示之前,谁也不敢动手抓人。

    再说,他们才来十几个人,面对五个穷凶极恶的女真人,就算扑上前,多半也未必能制住对手。

    他们这种态度,惹得女真人愈发张扬和嚣张,一个个用女真语呜哩哇啦的大叫着,神情极其轻蔑和无礼,那意思大概是杀个大宋百姓算得甚么。

    “岂有此理,拿下!”

    一声娇叱从人群之中响起,虽然声音不大,却令四周的百姓听得清清楚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