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非我莫属
    五具尸身,整整齐齐的躺在班荆馆的大院之中,头与尸身已然被缝合起来,又用白布蒙住。

    乌林答赞谟神情肃然,望着齐头并脑的五具尸体,沉吟了许久才道:“想不到南人之中,还有如此性烈之人,连圣旨都敢抗……”

    一旁的完颜文满脸怨毒之色,恨恨的说道:“此人屡次无礼,我等须向大宋皇帝抗议,请斩此人,否则联盟之事,就此作罢!”

    他昨日先是被赵皓当众击败和羞辱,然后部曲又被赵皓所斩,颜面无存,对赵皓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赵皓碎尸万段。

    乌林答赞谟苦笑道:“据我所查,此人乃宗室公子,宋人皇帝身边的宠臣,虽只是正四品官员,但是就连宋人的宰相蔡京都要避让几分,想要宋人皇帝就因几名使者将其正法……那是决计不可能的,此人年岁尚轻,行事不计后果,又掌控锦衣卫密谍,真若将其逼急,就怕我等反遭不测。”

    完颜文怒道:“难道我等就此白白吃哑巴亏不成,我大金横扫辽地无敌,岂可受此奇耻大辱!”

    乌林答赞谟沉吟不语,许久才缓声说道:“待得见到大宋皇帝时,我自有计较,在此之前,你等许深居简出,不得惹事,否则后果自负!”

    ……

    神霄宫,凝神殿。

    一阵阵玉磬声自殿内传来。

    大殿之内,道君皇帝赵佶,身着一席蓝烟色道袍,盘腿端坐正中的蒲团之上,双目微闭,宝相威严,手中的玉杵颇有节奏的敲动着面前玉磬。

    王文卿和林灵素分别端坐两旁,为其护法。

    林灵素悠然叹道:“陛下心神不宁,今日怕是修炼无果。”

    赵佶缓缓的睁开眼睛,将手中的玉杵一扔,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起来,冷声问道:“他既为朕之护法神,为何坏朕之大事?海上之盟,朕可是策划了五六年之久!幽云十六州,可是我大宋百六十年来的痛!他为何不懂朕之心思,为何如此鲁莽?”

    林灵素默然不语,微微闭上眼睛,手上却在掐算。

    许久,林灵素蓦地睁开眼睛,神色肃然道:“赵指挥使斩杀金人使者,却是吉兆,一切皆应在赵指挥使身上,陛下不必惊慌,宋金海上之盟,破不了!”

    听得林灵素这般说,赵佶的眼中神色又亮了起来,急声问道:“吉兆?”

    林灵素微微笑道:“正是,此乃化凶为吉之兆,还请陛下放心,陛下只需静观其变,顺其自然即可。”

    赵佶对林灵素一向深信不疑,听得林灵素这般说,大喜而起,笑道:“既然如此,朕便安心了,今日之事,就到此罢。”

    两人急忙起身恭送赵佶出殿。

    待得赵佶远去之后,林灵素又一屁股回坐到蒲团之上,神色显得十分憔悴。

    王文卿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兄竭尽心力推演,果真为吉兆乎?”

    林灵素脸色稍稍有点苍白,喟然道:“妄探天机,愚兄怕是时日不多,要遭天谴……”

    王文卿神色大惊,急声问道:“何以至此?”

    林灵素神情愈发痛苦起来,艰难的说道:“逆天改命……此子逆天改命……”

    ……

    清晨,宣德门前,早已聚满了文武百官。

    自猎场刺杀事件之后,每日的常朝已然变成五日一朝,甚至更久。但是今日的朝会却非同一般,并非在垂拱殿举行的常朝,而是在紫宸殿的大朝会。

    昔年,每月朔望的朝会、郊庙典礼完成时的受贺及接见契丹使臣都在紫宸殿举行,但是如今辽国日薄西山,女真人势头正旺,女真使臣来访,自然也要在紫宸殿盛礼接待。

    如此盛会,百官自然不敢怠慢,便是一向姗姗来迟的蔡京也早早到来。

    当赵皓的车马抵达宣德门之前时,百官原本正在议论纷纷,见到赵皓的马车,似乎又声音小了许多。

    金崇岳、徐处仁、吴敏和种家兄弟为首的清流派,见到赵皓到来,便纷纷迎了上来。而其他百官,望向赵皓的神色,却是极其诡异,有人露出幸灾乐祸的快意,有人眼中闪现出狠绝之色……

    赵皓违例杀人,又破坏宋金海上之盟,还有抗旨不遵之嫌,惹得官家极为震怒,也严重得罪了原本站在赵皓这一边的王黼等人,如今四面皆敌,这一关怕是难以过关了。

    虽然有几个清流派或许会为其出面,但是清流派那几个人,比起童贯一党和蔡京一派无异于螳臂当车,更何况是触了官家的逆鳞,还有必然死死纠缠不放的女真使者,在众人看来,此次赵皓或许官爵可保住,但是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多半是保不住了,甚至可能就此消失在朝堂之上,成为一个无职掌的散官。

    赵皓缓缓的登下了马车,依旧是风度翩翩,气度从容,没有丝毫的慌乱,一如往日一般,缓步迎向金崇岳等人,淡然施了一礼。

    金崇岳等人,已将赵皓当做自己人,见得赵皓这般平静,倒是先急了。

    一向淡定的金崇岳,迎面就急哄哄的问道:“公子先前得罪了蔡京一党,如今又惹了童贯等人,如此此两派奸党必联手算计公子,而官家亦震怒,公子可有应对之策?”

    赵皓微微一笑:“车到山前必有路,诸位淡然处之即可,不必担心。”

    徐处仁一咬牙,激声道:“公子为民除害,又有何错?我等就算拼死也要保全公子之职,否则……否则这朝堂之上,还有天理吗?”

    赵皓笑笑,没有在说话。

    当街击杀行凶的女真使者,的确是大快人心,赵皓的大名不但在汴京已是家喻户晓,而且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开封府,而且继续向中原之地四面蔓延,成为市井百姓和士子文人口中津津乐道的大英雄。

    只是,带来的后遗症也是极其严重。

    女真人那边悄无声息,不吵不闹,平静得令人恐惧。

    王黼、梁师成、李邦彦等人已然准备狠狠地奏赵皓一本,告其抗旨不遵、蓄意破坏海上之盟,这是童贯无力阻挡的,索性三缄其口,既不反对,也不支持。

    蔡京那一边,早已对赵皓恨之入骨,自然也是不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

    至于官家那边,传来的消息是赵佶气得连砸了三件瓷器,推倒了御书房中的书案,而后摆驾神霄宫,天烟之前才回宫。

    一切的迹象,都对赵皓极其不利。

    对于赵皓来说,虽然不后悔,但其实心中也没底,毕竟此事极可能触碰了赵佶的底线。

    官爵品阶,都是浮云,只要不交出锦衣卫,其他一切好说……这是赵皓的底线,如果一旦谁想动他好不容易组建的锦衣卫,赵皓便要动用王牌,逼赵佶就范。

    咚咚咚~

    文德门内的大钟,悠然而响。

    文武百官不再闲聊,而是一窝蜂的奔向殿内。

    ……

    紫宸殿内。

    大宋皇帝赵佶,率文武百官,盛礼接待来自辽东的女真使者,同时商议海上之盟的最后细节部分。

    赵佶身着明黄冕服,头戴二十四旒冕冠,端坐在正中的龙椅之上,两旁的文武百官,队列严明,庄严而肃穆。

    随着一声“传金国使者上殿”,大堂之内乐声响起,女真使者乌林答赞谟手捧使节和完颜文并肩而来,身后又跟着十数名侍卫,捧着进献给大宋皇帝的礼物。

    双方按照礼节有条不紊的进行,终于礼毕,进入正式环节——商谈盟约的正式内容。

    按照历史上的协定:宋金各自进军攻辽,其中金军攻取辽上京与中京大定府,宋军攻取辽西京大同府和南京析津府。宋答应灭辽后,将原来于澶渊之盟输给辽的岁币转输给金。金则答应将燕云十六州还于宋。

    不过,对于此刻的赵佶来说,心中只觉理亏,心中的底线便是幽云十六州,至于岁币……哪怕是比辽人增加一倍都行。

    连日来,双方商谈了三四轮,最后还是未达成一致意见,反而在此期间,赵皓不但将完颜文奏了,而且还把女真人的使者扈从杀了五个。

    当赵佶问到乌林答赞谟关于联盟协定的内容时,乌林答赞谟的回答十分干脆。

    “此事事关重大,小的难以做主……我大金国已遣派宗室前来使宋,足见诚意……大宋皇帝陛下若真愿联盟,可遣一宗室前往会宁府,与我大金国老皇帝陛下商议盟约事宜,以示大宋之诚意,老皇帝必不负大宋。”

    这句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就连赵佶的脸色都变了。

    乌林答赞谟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箭头直指赵皓无疑。虽然大宋宗室过千人,但是大都不问政事,一向闲散,如何做得使者?更何况都是养尊处优之辈,如何轻身涉险,远赴辽东之地?

    符合此条件的,无非只有赵皓一人而已……换句话说,就算有人比赵皓更合适,乌林答赞谟也会拒绝,而赵皓那些早已跃跃欲试的敌对者,哪里又会放过这个机会。

    果然,蔡京一党的急先锋蔡懋已然跳了出来:“微臣以为,如此重任,非正奉大夫、忠武将军、白马开国伯、锦衣卫指挥使赵大人不可,还请陛下明鉴。”

    话音未落,蔡京之长子、少保、开府仪同三司、镇海军节度使蔡攸也排众而出:“微臣亦认为,如此重任,非赵大人不可!”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

    一时之间,朝堂之上,跳出了十数人,针锋直指赵皓,少有的出现了一边倒的现象。

    北宋朝政如此,焉能不亡……

    站在百官队列前面的童贯,望了望赵皓,想说什么,终究是欲言又止。

    就连女真使者乌林答赞谟,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哈哈哈~

    人群之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惨烈至极的大笑,笑声在殿堂之上激荡着,将众人的声音硬生生的压了下来。

    众人纷纷抬头看时,却见得是礼部尚书金崇岳,正满脸通红,眼中充满愤懑之色。

    朝堂之上,梁师成已勃然大怒,厉声喝问:“金尚书,你身为礼部尚书,当知朝堂礼仪,岂敢在朝堂上喧哗?”

    金崇岳哪里将这个没卵子的宦官放在眼里,正要反唇相讥,却听得一道声音在殿堂上再次响起:“够了!”

    声音虽然不大,却中气十足,令殿堂之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只见赵皓从三品官员的队列之中缓缓而出,走到殿堂之前,一字一句的说道:“事关家国大事,除我赵皓,谁敢当之?此次使金,非我赵皓莫属!”

    说完,又转过身来,冷冷的对乌林答赞谟说道:“老子倒想看看,完颜阿骨打老皇帝,到底是个什么样三头六臂的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