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欲赴辽东
    大殿之中,一片死一般的静寂。

    众文武百官满脸疑惑的望着赵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本王黼和蔡京这两派之人,因为赵皓两边都不给面子,将两边的人都得罪光,于是双方都下定决心要好好整治赵皓一番。王黼和梁师成这边一派,甚至连童贯极力阻挡都未能如愿,为的就是给赵皓一个下马威,让其在朝堂之上难堪。

    但是谁也没想到赵皓还真会“上当”了。

    其刚刚杀了女真人使者,拂了女真人的面子,如今再远赴辽东出使金国,女真人岂会给他好颜色看?这不但注定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甚至途中还有可能被人做点手脚,小命不保。

    按照众人的设想,赵皓一定会极力推拒,众人再借机落井下石,请求官家将其贬官降爵,就此闲置起来,省得其在朝堂之上折腾个不停。

    谁知道赵皓还真就接招了,不但接招了,而且还来了一句霸气的“非我莫属”,气势如虹,慷慨激昂,相比之下,那些一个个跳出来附议的官员们,就如同小丑一般,可笑至极。

    一时间,不但百官呆住了,就连女真人使者也露出疑惑的神色。

    “南人宗室之中,竟然有如此极具风骨之人,年纪虽幼,倒是条汉子!”乌林答赞谟心中暗赞,脸上不觉露出敬重的神色。

    朝堂之上的赵佶,也是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他心底虽然对赵皓阻扰宋金联盟之事极为恼怒,但是终究还是相信林灵素的“护法神”之说,万万没想到赵皓居然如此性烈,居然主动答应,倒是令他为难起来。

    清流派的徐处仁、金崇岳、老种和小种等人,虽然对赵皓所遭受的待遇极其愤懑,却也无可奈何,毕竟赵皓已主动应承,绝无可能出尔反尔。

    至于其他朝臣,虽然震惊,但是心底却是巴不得赵皓一去不回。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今日他们如同小丑一般跳了出来,数年之后,便是大难临头,追悔莫及……

    朝堂之上,赵佶怔怔的望着赵皓,眼中神色极其复杂,许久才缓声道:“既然侄卿如此忠心为国……准!”

    乌林答赞谟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朝赵皓恭恭敬敬一施礼:“鄙人谨代大金恭迎阁下大驾光临!”

    散朝,百官依次退朝而出。

    空落落的大殿之中,只剩下赵皓等人。

    金崇岳、徐处仁、吴敏和种家兄弟迎向赵皓:“公子……”

    赵皓微微苦笑道:“诸位不必多言,今夜某在樊楼设宴而待,再行商议。”

    众人点了点头,施礼之后,也纷纷散去。

    赵皓缓缓的走出朝堂,奔往宣德门,却发现前头石桥边,一个身影在等候,正是童贯。

    赵皓放缓步伐,缓缓的走过童贯身旁。

    “公子若需相助,尽管吩咐。”童贯低声道。

    赵皓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继续前行,向宣德门走去。

    ……

    樊楼。

    赵皓、老种、小种、金崇岳、徐处仁、吴敏等六人齐聚一阁,商议使金之事。

    “公子或许可以抱病在身,推拒此事……”徐处仁小心翼翼的说道。

    赵皓淡淡一笑:“不过出使辽东而已,就算是生死攸关,我赵皓岂可失信于天下?”

    众人一阵默然,眼中的敬重的神色愈发浓烈起来。

    其实,赵皓毕竟是以大宋的使者出使辽东,真到了会宁府,女真人或许会刁难赵皓,但不太可能有生命之危,乌林答赞谟原本的用意也不是让赵皓远赴辽东送死,而是让其颜面扫尽,以报当街杀使之仇。

    真正的危险在暗处。

    从宋到辽东,须经渤海而过,其中凶险和变数太多,可能出现真的海盗,可能出现辽人或金人假扮的海盗,还有可能出现风暴,赵皓不明不白的死于真假盗贼之手,或者死于风暴之中,都是极有可能的。

    就算侥幸逃过性命,这趟辽东之行,对于赵皓来说也注定是一场羞辱,届时女真人必定坐地起价,百般刁难,毕竟女真破辽已是无可阻挡,大宋没有什么谈判的底牌在手。

    种师道沉吟了许久,终于开口道:“我有一计,或许可减少公子途中的危险,平安抵达辽东。”

    众人眼中一亮,齐声道:“请老种相公速速道来。”

    种师道显然是有备而来,从袖中掏出一卷羊皮画卷,摊在桌上,缓缓的展开来,只见整个大宋北部的山川、平原、关卡、城池、村庄、大道小径以及渤海湾的航线图等,都一一展现在众人的面前,画得极其精细。

    种师道压低声音,指着羊皮画卷上的地形,缓缓的说出一番话来。

    众人沉思了一会,纷纷称妙。

    “老种相公果然心思缜密……请老种相公,自三衙禁军之中,精选一百精骑,随我远赴辽东。”赵皓道。

    种师道眉头微微蹙起道:“百人……恐怕不够,此去终究是极其凶险。”

    赵皓道:“兵在于精不在于多,恕我直言,三衙禁军近年来的确是实力弱了许多,还需老种相公多多整顿……”

    种师道不再多言,当即应允道:“很好,那便从我亲兵之中精选百人,那鲁达原本跟随公子半年多,便由其统领相随。”

    赵皓大喜,急忙拜谢。

    京师禁军或许战斗力极弱,但是种师道的亲兵,却个个都是百战精兵,其战斗力不容置疑,又有鲁智深统领,

    ……

    回到府内,赵皓点开一张传音符,对童贯开始了传音。

    “童枢相。”

    “公子……老奴在!”

    那边传来童贯恭谨的声音,赵皓心头稍安,这厮虽然为六贼之一,自臣服之后,对自己的忠心倒是一直未减。

    赵皓道:“自白梃兵中精选两百骑,随我奔赴辽东。”

    童贯稍稍愣了一下,随即应声道:“老奴谨遵公子之令。”

    “由杨可世亲自领军,除此之外,韩老五亦须跟随而行,不得有误!”

    “老奴遵令!”

    或许,这一次出行,赵皓已是下了血本……如果自己不能安然而归,这些名将留存的意义,也无非是让南宋多折腾一下而已,最终终究是难以避免靖康之耻,更无力阻挡崖山之哀。

    不过,对于童贯来说,这一次也算是豁出去了。

    两百多白梃兵跟随赵皓出使,王黼、梁师成和李邦彦等人不可能不知道,必然会引起同阵营之中的不满,只是童贯已顾不得许多了。

    多年以后,他深切的感觉到,这次抉择,是多么的明智。

    ……

    锦衣卫府衙,针对此次辽东之行,也在紧锣密鼓的做准备工作。

    赵皓令从除潜龙营之外,其余四营之中精选五十人跟随。锦衣卫发展到现在,也不过三千人,基数太小,而且锦衣卫不擅阵战,所以只选了五十名武力在60以上的高手。余者虽想誓死跟随指挥使大人,奈何赵皓不允。

    除此之外,赵皓又交给潜龙营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那便是借机散播舆论,扩大影响,将赵皓顶住朝廷的压力,当街斩杀女真使者为死难百姓复仇的果敢和刚直不阿,以及因此被朝廷和女真人打压,毅然奔赴辽东出使金国的视死如归,极尽一切途径,宣传开来。

    潜龙营之中,不乏能人,其中更有擅长说书的高手,经过一番添油加醋,整个故事说得绘声绘色,令听者热血沸腾、慷慨激昂,并对故事中的主角,大宋宗室公子,正奉大夫、忠武将军、白马开国伯、锦衣卫指挥使赵公子产能浓浓的敬仰之心。

    他要成为大宋文人士子和百姓心目中,真正的英雄,而且是传说中才有的少年英雄,更符合天下人对英雄的唯美标准。

    只是在后来诸营指挥使的安排之上,却出现了一段小插曲。

    按照赵皓的计划,赵伝、方百花、青木道长留守京师,坐镇锦衣卫府衙,避免生变。而武松和梁红玉则跟随他一起出使女真。

    武松和梁红玉的武力在五人之间最高,而且既然韩世忠成行,赵皓倒也想撮合这一对历史上的名将夫妻,故此让梁红玉随行。

    结果首先抗议的便是赵伝,他原本乃赵府家将,一直对赵皓忠心耿耿,自赵皓穿越以来,更是几乎形影不离的跟随赵皓左右护卫,每次赵皓出行,身边必有他的影子,不曾有缺,如今赵皓让他留守汴梁,使得赵伝心中极其难受。

    不过,赵伝最终还是被赵皓说服,这位忠心耿耿的老家将,终究是通情达理知大义的。锦衣卫是赵皓在京城安身立命之所,光靠青木道长独木难支,他不但武艺高强,而且极其心细,坐镇汴梁则赵皓会放心很多。

    只是方百花那边,却是不依不饶,坚决要求一同随行。

    “我的命是你给的,你走到哪,我跟到哪,否则,你把我杀了!”

    这是方百花拔剑而出,将剑刃架在赵皓脖子上说的话。

    赵皓终究是屈服。

    不是因为脖颈上那柄寒光凛冽的利剑。

    而是看到了方百花那双秀目之中的坚决,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他相信,就算自己强行令方百花留下,这个彪悍的女人,也会强行出现在他的行程之中,无可阻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