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暗度陈仓
    蔡京府,卧房。

    老公相蔡京躺坐在软榻之上,双目微闭,听着蔡懋和徽猷阁侍制魏伯刍的汇报。

    “辽人那边,还有海盗那边,两厢夹击,那小儿注定便是要葬身大海喂鱼,西军虽然悍勇,然则在海上能有什么作为?还不是乖乖就擒!”

    “无论是海盗,还是辽人,都会身着女真人的衣甲和装束……此举可谓一箭双雕,既可除掉我等心腹之患,又可嫁祸于女真人,或可阻止官家联金之策。”

    “只要那小儿一入渤海,便注定一去不回,还请老公相放心!”

    ……

    蔡京与辽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向主张联辽抗金,如今赵皓使金,正好趁机让辽人出动水师,在海上追杀赵皓。

    魏伯刍此人,本是蔡京门下故吏,当年蔡京提拔魏伯刍负责榷货,造料次钱券百万缗献给赵佶,赵佶大喜,故此魏伯刍被提拔为徽猷阁待制,亦是蔡京的门下死忠。

    当年魏伯刍负责榷货时,与东海一股最大的海盗有勾结,故此连海盗都出动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眉飞色舞,蔡京却神色不动,眼中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赵皓此子,并非童贯一党之人,只是率性而为,我亦有时欣赏之。只是他不该阻挡老五与帝姬的婚事……”

    为了伏击赵皓,辽人出动一只水师精兵,那股海盗更是倾巢而出,为此蔡京给出了十万贯的价钱。

    在他们的眼里,赵皓此去赴的不是辽东,而是黄泉路。

    此时,卧房门口,一个青年官员不等禀报,便直接闯了进来,正是蔡京第五子蔡鞗。

    “父亲,大事不妙!”蔡鞗的神色颇有点气急败坏。

    蔡京眉头微微蹙起,满脸不悦之色望着蔡鞗,怒声喝道:“你好歹也是从五品的官员了,为何如此举止失措,成何体统?”

    蔡鞗只得压低声音,哭丧着脸道:“方才接到密报,那小儿根本就未去渤海方向,而是直接往北而去,此刻怕是已到邢州地界!”

    “什么?”蔡京等人彻底凌乱了。

    许久,蔡懋才反应过来,满脸惊讶之色,嘶声道:“自北面穿越辽国腹地,路途何止千里,又关卡重重,赵皓小儿莫非疯了不成?!”

    魏伯刍也疑惑的说道:“其不过三百余兵马,就算全身都是铁,又岂能阻挡辽人的千军万马?更何况还携带粮草辎重,岂非自寻死路?”

    蔡京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许久才微微叹了一口气,声音极其低沉:“辽人如今正是多事之秋,遍地狼烟,主力大军正与女真人在黄龙府一带激战,兵马全部集中在东北方向,南面防守兵马不多,腹地更是极为空虚,若是熟识辽人地图者,绕过防守紧要的关卡,穿入辽国腹地,只要不生事,未必会遇到多少阻拦……赵皓小儿此乃有备而为,怕是辽人的关卡未必能挡住他啊……”

    蔡鞗急声道:“我恨此小儿已久,恨不能生啖其肉,还请爹爹派快马八百里加急,通知辽人聚集兵马将其歼灭,其虽皆乘马而行,但携带辎重而行,又要绕关卡而行,终究是比不过加急快马!”

    蔡京摆了摆手道:“取笔墨纸砚和我大印来……”

    ……

    河北,真定府地界。

    三十辆马车在前面开路,三百余骑簇拥着那杆“宋”字大旗缓缓往北而行,烟尘滚滚。

    “启禀公子,前头便是辽宋边境了。”边上的杨可世急声道。

    赵皓一勒马缰,那战马便希聿聿的停了下来,紧接着前头的马车队和身后有的三百余精兵也缓缓的停了下来。

    赵皓缓缓的调转马头,直面身后的三百余精兵。

    舍海路,走旱路,这是种师道之计。

    海路不可测,危机重重,而且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茫茫大海,连逃没个逃处,旱路虽然照样凶险,至少还可以一拼,拼不过也可以跑。

    而且走旱路,出其不意,就算有人想在路上做点手脚,时间也难以跟上来。

    六名悍将早已知晓,身后的精兵虽然已大抵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赵皓却觉得自己应该给将士们一个交代。

    三百名精兵,肃然而立,无声的看着赵皓,等待他的训话。

    赵皓望着那一片如林而立、杀气漫卷的精锐战兵,心头不觉微微有点激动:“弟兄们……”

    这三个字一出,原本生死看淡、神情肃然的精骑们,突然有点不淡定了。

    大宋重文贱武,就算是那些高级将领都没被士大夫文官们放在眼里,而这些丘八虽说都是百战精兵,在朝廷大员的心目中和贱奴无异。此刻,这个堂堂正四品的朝廷大员,而且是天潢贵胄,拥有最高贵的血统的宗室公子,一开口就是“弟兄们”,这些丘八们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鲁智深、武松、梁红玉和方百花也就罢了,毕竟跟随赵皓已久,见怪不怪。韩世忠却是满脸的震惊之色,眼中对赵皓的敬重又多了几分。

    最震撼的则是杨可世,六将之中,唯有他才是高级将领,也是西军之中的名将,对赵皓这种称呼最为不适应,望着赵皓的背影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终究是什么也没说。

    “明人不做暗事,某有一言,当于诸位弟兄说个明白:你等的前头,便是辽人的地界,我等要穿越千里辽地,奔赴辽东,此去山高水长,关卡重重,又或有重兵拦截,九死一生!但若不弃海路,便是十死无生,不得已而为之……诸位但若有退意,尽可提出,某绝不责怪!”

    赵皓的声音不大,但是字字铿锵有力,充满凛然之气。

    一时间,全场一片静寂。

    第一个出声的,是杨可世:“誓死跟随公子,万死不辞!”

    紧接着,响应声呼啸而起,数百刀枪齐齐举起,相映成辉。

    “誓死跟随公子,万死不辞!”

    “誓死跟随公子,万死不辞!”

    “誓死跟随公子,万死不辞!”

    这一刻,赵皓热血沸腾长声大笑,马鞭北指:“好,自今日而始,你等便是我赵皓的生死兄弟,管他豺狼虎豹、刀山火海,一往无前!”

    马蹄声起,烟尘滚滚,往北而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