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天下第一神弩
    轰隆隆~

    一队车马和骑兵组成的队伍在平原之上飞驰而行,草屑四溅,尘土飞扬,正是赵皓一行兵马。

    种师道说得没错,大辽江河日下,兵马都集中在东北黄龙府一带,南面也只是象征性的留点兵马,腹地根本就是一片空虚,过了燕京地段之后,这一路奔来,根本不用再昼伏夜行,畅通无阻,只要他们不进攻城池,根本就没有兵马可以阻挡他们的同行。

    所谓穿越千里辽地,只是两头两尾充满凶险而已,否则种师道怎么可能出此计策。

    赵皓只是凝视着这长城以南的燕地河山,身后诸将眼中都是精光四射,只是死死的看着展现在眼前的一切。

    幽燕平原就在他们眼前展开,这片土地几乎产出这个时代任何一个强大的国家所需要的一切。丰富的粮食,足够的鱼盐,森林,铁石……眼前富饶广大的平地一直绵延到视线尽头之外不知道多远,远处的萧萧沽水河如同玉带一般横挂在远处,蓟州城就点缀在莽莽平原之间,这广袤的一切,已经阔别汉人许久了。

    希聿聿!

    赵皓勒住马脚,遥指前面一道小河,朗声道:“先歇息一阵罢。”

    军令很快传了下去,众将士欢呼一声,纷纷下马往河边奔去,只有几名会秦腔的士兵在故意大声吆喝着。

    河水淙淙,将士们纷纷解开水囊打满一水囊水,就着清凉的河水,大口大口的嚼着面饼和肉干,吃得津津有味。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

    赵皓接过方百花递来的牛肉干和水囊,望着那沐浴晚霞中的将士们,不觉百感交集。

    半个多月前,他还是锦衣玉食的宗室公子,正四品大员,在汴梁城中横着膀子走路的锦衣卫指挥使,如今却带着一帮兄弟餐风露宿,出生入死,奔赴辽东,这差异实在太大了,不过……老子喜欢!

    突然前头传来一阵隆隆的马蹄声,在平原之上如同滚雷一般激荡着。

    赵皓心头一激灵,急忙抬头望去

    借着晚霞,可见烟压压的一片乌云疾涌而来,再往近时可见是数百骑兵,朝众人包抄而来。

    赵皓和杨可世等人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那是辽人的兵马!

    五六百名辽军骑兵,马不停蹄,一往无前,朝赵皓恶狠狠的扑杀而来,眼看已在两里多地之外。

    杨可世急声喝道:“上马!”

    三百余名训练有素的精锐骑兵,当即翻身上马,扬起兵器,很快便进入战斗状态。而方百花、梁红玉和武松则率着数十名锦衣卫精骑簇拥在赵皓周围。

    杨可世见得敌军越来越近,却轻轻的松了一口气道:“幸亏不是辽人的远拦子骑兵……列队,备弩!”

    三百余名精骑立即在韩世忠、鲁智深等人的指挥下,列好队形,又齐齐举起一张张大弩,搭箭上弩,瞄准了前方。

    神臂弩!

    赵皓紧紧的盯着三百名骑兵手中的大弩,心中微微激动起来。

    神臂弩,又称神臂弓,弓身长三尺三,弦长二尺五,其实是一种强弩,弩身暗藏机关,射程远达三百四十多步,据说射中二百四十余步外的榆木,仍可入榆木半箭,可见其惊人的穿透力,这是普通弩箭远远不可及的。

    这简直就是当世第一强弩,只可惜制作工艺实在太繁杂,就算是能工巧匠也得数月才能制作一把,以至整个宋军之中,也不过千余把。

    三百余名西军精骑,似乎丝毫没有将前方的辽军骑兵放在眼里,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杀气。

    敌军越来越近,逐渐可听到辽军骑兵用契丹语发出的吆喝声,众将士手中的强弩举得更高了。

    三百五十步!

    三百步!

    二百五十步!

    杨可世大吼:“放箭!”

    咻咻咻~

    空气被穿透的声音大起,三百枝弩箭激-射而出,狠狠的射向敌军骑兵,快若流星。

    赵皓生平第一次见到了这举世第一强弩的威力。

    噗噗噗~

    神臂弩那恐怖的杀伤力,令前排的辽人骑兵如同稻草一般一个接一个的从马背上栽倒了下来,很多战马也被弩箭射倒,这种恐怖的穿透力无论人或马中箭,不是丧命就是重伤,一时间骨肉撕裂声、惨叫声、马嘶声不绝于耳,辽人骑兵的阵型哗然大乱。

    一轮弩箭射罢,敌军已栽倒了上百人,前头军队遭到重创,被后军践踏而过,又影响了后军的阵型,敌军阵型已呈混乱之势。

    那领头的敌将见势不妙,急忙举刀唔哩哇啦的嘶声大吼。

    那些悍不畏死的辽人骑兵听得那敌将的吼叫,顿时精神大振,呼声如雷,没有丝毫减缓冲速,依旧一往无前的滚滚奔杀而来。

    “再装箭!”杨可世吼道。

    此时敌军尚有两百多步的距离,只要速度够快,足以在敌军赶至百步之内施射,当然这种速度也只有西军精锐才能做到。

    果然,在辽军骑兵靠近百步之内时,众西军精锐已然装填好了弩箭。

    咻咻咻~

    随着杨可世的喝令之下,再一次激-射而出,辽人骑兵在那疯狂的箭雨之中,又哗啦啦的栽倒了一大片,又折损近百人。

    这一次,因为距离靠得近,威力更为巨大,赵皓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人马俱碎”。

    他看到一枝弩箭从敌军骑兵胯下的战马透颈而入,然后又硬生生的窜出来,射入马背上的骑兵胸口之后,最后还只剩下个箭尾在晃动。

    还有一枝弩箭,竟然在射穿前头一名骑兵的咽喉之后,又透入背后一名辽军的胸口,突破甲衣和骨肉的阻挡之后,还能再次射穿。

    神臂弩,果然是天下第一弩,恐怖如斯!

    两轮箭雨之后,五百多名辽军,便只剩下三百人不到,两军的兵力已然相当。

    杨可世一挺战枪,高声吼道:“杀!”

    话音未落,一将竟然率先从他身旁纵马杀出,战马如风,偃月刀如电,向着叛军奔腾而去,赫然便是鲁智深。

    重回军旅,鲁智深也已还俗,披上了战甲,再用禅杖便有点不伦不类,便将那六十一斤的水磨禅杖回炉再造成一柄六十一斤的偃月刀,比起关二爷的宝刀,只少了一条青龙而已。

    鲁智深已许久未经战场,尤其是为错过征战西夏那场大战深感遗憾,如今重回战地,显得格外的激动,故此一听杨可世令下,便急不可耐的冲杀了出去。

    杀!

    杀!

    杀!

    身后的杨可世、韩世忠和西军精锐骑兵也齐齐大声呼喝,紧紧的跟随在鲁智深的身后,呼啸奔涌而去。

    转眼之间,鲁智深已纵马冲进了辽军骑兵丛中,手起刀落,便劈倒了两个拦路者,一路狂杀猛砍,如入无人之境,直奔叛军中军大旗而来。

    眼看离那辽军主将只有十几步远,鲁智深发出暴雷般的一声怒吼,手中的偃月刀挥舞得如同泼风一般,凌厉的刀势将敌兵吓得纷纷躲闪,让出一条路来。

    鲁智深便旋风一般冲向尚未反应过来的辽军主将,六十一斤的偃月刀势若奔雷,一往无前,倾力一击,石破天惊。

    惊慌失措的辽军主将急忙伸起长刀来挡。

    长刀刚刚伸出,那无可阻挡的偃月刀已劈中了他的脖颈,锋利的刀刃自脖颈处往下破入骨肉之中,鲜血如同喷泉一般涌出,那辽将手中长刀落地,登时毙命。

    偃月刀斜斜挑起,辽军主将的尸身悬在半空中。

    而与此同时,后发先至的韩世忠,也纵马突入敌阵,怒吼一声,那杆大旗也被韩世忠连掌旗兵一刀劈倒。

    未战先折损小半兵马,如今主将又被杀,阵旗也被砍倒,众辽军骑兵哪里还有斗志,齐齐呐喊一声,纷纷掉头就跑,那些跑得慢的还有被人挤下马来踩死的。

    辽军来得快,撤得更快,转眼之间,便跑得干干净净。

    通红的晚霞,照在满地的尸骨和鲜血之上,闪耀出鲜艳的光芒,如血,如火。

    这一战,杀敌两百四十五人,缴获战马两百匹,己方重伤一人,轻伤十二人,可谓大获全胜。

    赵皓却知道,这样辉煌的战果,全拜神臂弩所赐,其实两军近身交战并未多长时间,虽然宋军都是精锐,其实这短暂的时间内也不过斩杀三四十人,还有十余人受伤,真正斩获敌军的,还是那两轮弩箭建功。

    赵皓偷偷对那名伤重的白梃兵施展了5次命疗术,使得其伤势得以稳定下来,又将马车腾出四辆来,让伤兵躺在其中养伤,这才率众迎着鲜红的晚霞,缓缓的向北而去。

    赵皓正在思虑神臂弩的事情,他的兵甲铺也能兑换弩箭,却兑换不到神臂弩这种神弩,看来还得尽快系统升级才是。

    正思虑间,却见杨可世靠近过来,低声道:“公子,如今我等行迹已露,辽人已盯上了我等,怕是又要昼伏夜行了。”

    赵皓一惊,问道:“何以知之?”

    杨可世道:“末将颇懂契丹语,适才那辽军骑兵接连被弩箭射倒,折损极多。原本已溃乱,只因那辽将喊‘捉拿宋人使者,赏钱百万,爵升三级’,故此人人争先向前……末将猜测,怕是京中欲害公子者,已将公子入辽地之消息,禀报于辽狗朝廷,故此派大军前来搜索追袭。”

    赵皓神色一变,惊问道:“杨将军的是说这些辽狗是直接奔某而来,如此岂不是将有源源不断的追兵赶来?”

    杨可世苦笑道:“适才这一拨,尚非辽军精锐,若是遇到辽狗的远拦子,这一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也……辽狗远拦子之悍勇,不在白梃兵之下。”

    赵皓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声道:“如此,今夜须趁夜赶路,待得凌晨时分,再寻一处隐秘地带休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