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陷阵之志
    刹那间,百马奔腾,四百多只马蹄狠狠的叩击着地面,凄厉的嘶鸣声在夜空中回响,尾部的一道道火光如同流星一般飞驰而去。无数的奔马带着一片通红的火焰发疯一样的朝辽军践踏而来。

    辽军主将脸色剧变,急声大喝:“火马阵,快放箭!”

    当年齐国被燕国乐毅杀到了都城,几乎就要灭亡,最后换上骑劫之后,被田丹一个火牛阵大败宋军精骑,连续收复了七十座城池。这火马或许要逊于那牛角尖绑着匕首,经过严格训练后见人就扎的火牛,但是对己方的冲击也是不可低估。

    辽军手中的弓箭发了疯似的齐齐怒射而去,一匹又一匹的火马随着凄厉的嘶叫倒在地上,但是依然有数不清的健马他们滚滚奔来。

    “杀!”杨可世举起长刀,嘶声怒吼了起来。

    这次杨可世一马当先,提着长刀率着三百宋军精骑骑兵如同洪流一般滚滚奔出,跟在火马背后狠狠的向辽军杀了过去。

    咔嚓咔嚓!

    一匹匹怒蹄奔腾的骏马挟着千钧之力恶狠狠的撞进了辽军丛中,撞得一个又一个的甲士直接飞了起来。

    咴咴~

    一匹七尺有余的骏马浑身冒着火焰,接连撞飞了三四名辽军,接着又瞪着通红的眼睛继续向前冲撞而去,迎面的三四名辽军大惊,齐齐举刀刺向横冲直撞而来的奔马。

    咔嚓咔嚓!

    长刀刺入马颈和马腹之中,刀杆被撞得齐齐丛中而断,马势未歇,依然狂乱的将那三四名辽军撞飞,然后带着满身的鲜血悲吼一声,那上千斤的身躯轰然向前倾倒,压倒了一名躲闪不及的辽军。

    两百匹火马奔腾冲入辽军原本整齐而有序的阵营之中,冲得众辽军一阵大乱,惊呼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完全溃不成军。

    咻咻咻!

    后面追随而来的,在杨可世的喝令之下,举起了手中的神臂弩,对着辽人人就是一阵攒射。

    神臂弩在这种密集的敌群之前,威力极其巨大,只要不射高,每箭都可建功,中箭者非死即伤。

    连续两轮箭雨过后,那原本已溃乱的辽军更加乱不成军。

    一名辽军千人将一边挥起长刀格挡着激-射而来的箭雨,一边大声吆喝:“镇定,镇定,吹号,吹号……”

    终于,乱军之中响起了连绵不绝的号角之声,隆隆的号声传入到另外两方的辽军耳中,终于让另外两军的首领明白了怎么回事,急忙率军疾奔而来。

    可惜,这一切为时已晚。

    奔袭在大军最前的韩世忠,眼见敌军千人将在阵前大呼小叫,不禁勃然大怒,一催胯下宝马,如同利箭一般冲杀了过去:“直娘贼,嚷什么!”

    那千人将闻声转过头来,丝毫不惧,当即挺刀迎战。

    夜风瑟瑟,火光熊熊。

    两匹骏马如狂风一般朝对面疾冲而去,脚下的地面飞快的向后逝去,呼呼的夜风在两人耳旁迅疾刮过,两人眼中都是战意浓浓,如同燃烧跳跃的火焰。

    “杀!”

    两人同时大吼一声,一往无前,提起武器朝对方狠狠的劈了过去。

    就在两马即将相交那一刹那,手中的长刀划出一道诡异而凌厉的弧形光芒,疾劈那千人将的脖颈。

    辽军千人将大惊,看清了韩世忠的刀势,急忙举起刀杆横迎了上去。

    噗~

    长刀如电,不等那辽将招架,一颗斗大的头颅已被劈飞,辽将那无头的尸身喷着血雾,缓缓的栽倒了下去。

    主将一死,辽军愈发大乱。

    两百多匹带火的战马小半横冲直撞的撞出了辽军阵营,大半都死于辽人的刀箭之下,两千多辽军却也被宋军精骑斩杀了一两百人,余下的辽军依旧在四处乱窜,将另外两路辽军阵型扰乱。

    众宋军精骑趁机一路冲杀而出,等到另外两路辽军合围过来时,宋军早已逃之夭夭,气得众辽将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因为包围的兵马虽然数千,大都是步兵。

    就在众人刚刚奔出包围圈十数里外,突然前头传来一阵隆隆的马蹄声,在夜空之中如同滚雷一般激荡着。

    借着月色,可见烟压压的一片乌云疾涌而来,绵延达一里多长,朝众人包抄而来。

    赵皓和杨可世等人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来军居然有四五百人,都是骑兵,马蹄声激烈而整齐,光那阵势就非十数日前遇到的那只辽人骑兵可比。

    “怕是远拦子!”杨可世失声惊呼。

    赵皓和众将听得“远拦子”三个字,不禁心头一沉。

    大宋白梃兵,西夏铁鹞子,辽国远拦子,金人的拐子马和铁浮屠,都是精锐中的精锐。绝非普通兵马可比。

    辽国远拦子,是极擅骑射的轻骑兵,类似三国时的白马义从,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百战精兵。若是白梃兵身着步人甲重甲而来,自然是不必担心,但是如今白梃兵轻装上阵,失去了重甲兵种优势。而且宋军虽然有神臂弩,但是骑射本领却不及辽国远拦子。更何况神臂弩射程是远,但是换箭的速度实在太慢,再加上对方兵力又多,就算强行冲出,也将是死伤惨重。

    刹那间,不但杨可世脸色大变,就是韩世忠、鲁智深等人也变得极其不淡定起来。

    鲁智深长刀一举,怒声吼道:“直娘贼,管他个远拦子近拦子,老子先去杀个痛快!”

    韩世忠瞪了他一眼,高声喊道:“备弩,护卫公子强行冲阵,远拦子又如何,谁敢阻挡老子!”

    方百花一拍马,已然挡在了赵皓的身前,远拦子的骑射本领极佳,若是强行冲阵,难免有流矢飞来。

    明亮的月光之下,敌军的骑兵越来越近,眼看已在五六百步之外,众宋军骑兵已然将神臂弩高高举起,瞄准前方。

    就在众人血气上涌,准备誓死拼杀时,突然前方出现了一片烟影。

    烟压压的一片兵马突然从天而降,挡在宋军和辽军骑兵之间,各自相距不过两三百步。

    “我的天,那是甚么鬼东西?”

    赵皓率先失声喊道,声音显得极其惊讶和恐惧。

    方百花定眼看了看,回头朝赵皓翻了一个白眼,又扭过头去。

    武松:“……”

    除了方百花和武松曾经在苏州城外见过一次召唤兵马,心中有数之外,其余众将完全是一脸的震惊,眼神之中充满不可思议之色。

    呈现在在他们面前的,是足足有三四百人的重甲步卒!

    前头的步卒,一个个身着镔铁重甲,头戴铁盔,左手执一人高的大铁盾,右手提着一杆近两丈长的青龙戟,肃然而立,杀气漫卷。

    而那些从天而降的重甲步卒,全部背对着宋军,长戟直指前方,很显然是友非敌,而且对他们极其放心和友好,否则岂敢将后背露在他们的兵锋之下。

    赵皓回过头来,依旧是满脸的惊愕之色,对杨可世问道:“杨将军,此兵马从何而来,莫非是妖魔不成?”

    杨可世似乎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讷讷的说道:“末将亦不知,此事实在过于诡异,末将从未见过如此之事……”

    对面的辽军,很显然也发现了前面突然多出来的重甲步卒,领头的辽将一勒马缰,那战马长嘶一声停了下来,紧接着身后的骑兵也跟着停了下来。

    不过辽军虽然惊讶,但是却更多的是以为这只重甲步卒早已有之,只是夜色太烟才未发现。

    就在辽军勒马而立,排列阵型之时,前头的重甲步卒之中,一个身材高大的将领,左手举大盾,右手执长戟,高声喊道:“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随着一片如林的戟盾高举,响应声呼啸而起,在夜空之中显得极其雄壮。

    陷阵营,高顺!

    杨可世脸色变得更加精彩起来,喃喃自语道:“汉末陷阵营?”

    对面的辽人远拦子,很显然被激怒了,为首的将领长刀一举:“杀!”

    原本停在两三百步之外的远拦子骑兵又纷纷一夹马腹,驱动胯下的骏马,汹涌而来。

    “立盾!”

    就在远拦子再次起动之时,前头的重甲步卒随着领头的将领大吼,跟着齐齐吼了一声,将大盾的尖头狠狠的插在了泥土里,那一面面大盾便像铜墙铁壁一般,挡得密不透风,所有的步卒全部躲在大盾之下,只有从顶部的v口处伸出一杆杆长长的战戟,蓄势待发。

    与此同时,杨可世也长刀一举:“举弩,跟上!”

    三百余名大宋精骑,举着神臂弩,紧紧的跟随在杨可世的身后,滚滚向前,一直在陷阵营的背后二三十步外才停了下来,布好阵列。

    咻咻咻~

    前头,辽军远拦子骑兵已然奔近一百五十步内,一时间飞箭如蝗,向陷阵营的方阵攒射而来。那箭又快又急,而且能在一百多步内驰射,还有保持着精确的准头和强劲的冲击力,的确不愧为辽军精锐之师。

    只可惜,重甲步卒天生就是弓箭手的克星,只听得叮叮当当的一阵箭头与铁甲以及大盾发出的撞击之声,前头的陷阵营士兵几乎毫发无损。

    就在此时,宋军的神臂弩也开始发威了,随着杨可世的一声令下,一枝枝强劲的弩箭撕裂了空气,发出恐怖的破空之声,如同流星一般向辽人激-射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