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天助公子
    神臂弩虽然换箭速度慢,但是射程却完全碾压弓箭的射程。

    远拦子虽然是弓骑中的精锐,就算一百五十步之外施射,都能极具杀伤力,奈何神臂弩的有效射程能达三百步。

    此时的宋军骑兵尚在远拦子的两百步外,而且远拦子的施射目标是陷阵营,而非宋军骑兵,故此宋军骑兵没有丝毫的危险,但是神臂弩发出的弩箭却足以摧毁被射中的对手。

    当~噗~啊~

    前列的一名远拦子精骑,极其悍勇,眼见那弩箭破空而来,来不及拔刀,挥起硬雕弓对着那来箭便是一挡,终于硬生生的将那箭格飞,然而他挡住了第一枝箭,却再也无力挡住第二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强劲的弩箭射入自己的胸口,突破了两层皮甲,狠狠的透入了骨肉,又从背部穿出,痛得他惨叫一声当即连人带弓栽倒于马下。

    另一名前头的远拦子骑兵似乎要幸运一些,那一记重弩,狠狠的射在了马头之上,竟然射得那马脑浆迸射而出,飞溅在他的脸上,不等他反应过来,那马便已悲嘶一声猛的跳了一下,然后栽倒于地,将他从马背上狠狠的摔落下来。

    然而,就在他身子尚在空中即将摔落时,恰恰又一枝弩箭赶到,将他在空中射了个透穿,重重的摔倒在尘埃之中。

    三百枝弩箭,虽然面对疾驰而来的骑兵,精准度并不高,而且很多勇悍的远拦子直接将那弩箭格飞,但是仍然射倒了三四十人。

    “神臂弩,停!”

    奔跑在前头的远拦子骑兵主将肝胆俱裂,那人身高八尺有余,显得极其精悍,见得这般阵仗,当机立断,当即左手一勒马缰,右手将手中的长刀一拦,喝令众将士停了下来。

    希聿聿~

    骏马嘶鸣声大起,四五百名远拦子骑兵硬生生的停在了陷阵营步卒的**十步之外,不再向前。

    “上当了,撤!”

    那人调转马头,嘶声吼道,说完一扬长刀,率先掉头而去。

    紧接着,那些训练有素的纷纷调转马头,跟着那辽军主将而去,临走前还不忘收拾地上同袍的尸身和那些无主的骏马,倒也算是进退有序,能屈能伸。

    杨可世望着辽军远拦子离去的背影,忍不住的赞叹道:“虽其败去,倒也颇有章法,而且收发自如,不愧为辽军精锐!”

    赵皓心头却大为失望,冒着穿帮的风险,浪费了一月一次的机会召唤出这只防御力无匹的重甲精锐,再配合神臂弩这样的超级远射兵器,如此完美的组合,完全可以杀得远拦子全军覆没,想不到却被对手跑了……那种感觉就像36e的美女被脱光了扔在床上又跑了,那股酸爽劲可别提了。

    “耶律阿古哲,武力70,智力69,统率71,政治25,健康值90。”

    从数据看,此人倒是辽军的一员悍将。

    “追!”

    前头的陷阵营主帅高顺,提起大盾,手举长戟,一声号令之下,便率着三百名陷阵营将士,气势汹汹的朝远拦子骑兵追了上去。

    杨可世顿时傻眼了:“重甲步卒,如何追得上轻骑?”

    赵皓:“……”

    本公子当然知道重甲步卒是追不上轻骑的,问题是留在这里问起来不好解释啊,索性一跑了之,省得麻烦。

    再说,虽然追不上,也得给辽狗远拦子一点压力,避免其又原路返回,找自己的晦气。

    韩世忠也愣住了,半天才嘿然道:“彼等救了我等,何不跟上助之?”

    杨可世微微叹了口气道:“此只重甲步卒自天而降,来历不明,恐怕绝非……罢了,我等护送公子使金要紧,还是往东北方向行军罢。”

    众人默然不语,没有一个反对的。

    今日之事,实在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但是他们心中都明白,这恐怕如同从地底上冒出来的军队,多半与鬼神相关,其安危不是他们所需要关心的。

    众人一提缰绳,随着杨可世,滚滚往东北而去。

    ……

    中京道,弘理城地界。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霞光照耀在弘理城的城楼上,红彤彤的一片。

    城头上的守卫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一天总算过去了,又到了交接班的时间。

    这是一座不过两万余人的小城,城内的守军不过三百多。只是东北面离辽金战场还远,南面又无敌军,守军的意义只是防防盗贼马匪即可,真若是女真人的大军杀来,也只有献城投降的份,就凭区区两百兵马无疑是螳臂挡车。

    不过弘理城的城墙并不低,高达三丈多,再以弓弩守之,若无强力的攻城器械,千人以下的兵马,也是守得住的。

    城外五六里外的一处密林之中,突然探出一个头来,一个极其魁梧的汉子缓缓的站了起来,一边伸着懒腰,一边骂着直娘贼,正是韩世忠。

    紧接着,不断有人从草丛中起身来,转眼之间已有三百余人,赵皓也打着呵欠,掀开披在身上的大氅,缓缓起身。

    杨可世取出水囊,咕嘟嘟的喝了一大口水,又从怀中掏出一块面饼,嚼了两口,又喝了一大口水,一边吞着口里的食物,一边忧心忡忡的望着远处的弘理城。

    那夜丢失了所有的粮草和辎重,随身只带了不到五天的干粮,虽然途中也打劫了一些村庄中的大户,勉强支撑了十多天,如今已差不多告罄,最多再维持一天便要断粮了。

    沿途人烟并不多,还要躲避辽人远拦子的追袭,想要打劫辽人村庄的机会并不多,如今面前的弘理城倒是个好机会。

    两万余人的小城,守军不多,若是能攻下,再抢一些能够便于携带的干粮,维持个十天半月应该不在话下。

    问题是,弘理城虽然只是一座小城,守军若是在野战之战,自然不堪一击,但如今守在城头,想要攻下却是难上加难。

    杨可世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若是有几架云梯车,想要破此城,简直易如反掌……如今怕是要拿人命去填……”

    就在此时,突然北面的方向传来一阵喧哗声。

    杨可世勃然大怒,吼道:“何人喧哗,难道生怕辽狗远拦子找不到我等乎?”

    一个都头急匆匆的奔了过来,满脸激动的神色,语无伦次的说道:“将军,大喜,大喜……”

    杨可世神色一愣,众将也疑惑的望向那都头:“何喜之有?”

    那都头神色又惊又喜,急声道:“北面的林子中,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几架云梯车,还有投石车。”

    “甚么?”

    不但杨可世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其他众将也瞬间凌乱了,唯有方百花和武松回过头来,望向赵皓,想要在他脸上寻找出答案,奈何赵皓也是装出一脸懵逼的模样,眼中充满无辜的神色。

    方百花一见赵皓这般模样,心中反而有了底,又是一个白眼抛来……这厮若真不知情,反而会装作淡然的模样。

    等到众将奔过去时,果然见得六七架云梯车整整齐齐的排列在草丛之中,在云梯车的旁边,又有数架投石车。

    杨可世一个箭步向前,奔到那云梯车面前,用力推了一下,却见得那云梯车纹丝不动,脸上的神色顿时激动得无以复加:“此乃天助我等也……公子吉人自有神助!”

    众将士也是一个个目瞪口呆,震惊不已。

    十数日前的天降奇兵,今日又再次从天而降攻城神器……难道冥冥之中,真有神灵在保佑公子么?

    众人纷纷抬头朝赵皓望去,见到的却依旧是一副懵逼和无辜的神色。

    杨可世擦了擦眼睛,确定不是做梦之后,刷的拔剑而出,高声道:“都给老子吃饱喝足,抖擞精神,两更时分攻城,明日到弘理城中吃肉喝酒,好好快活一番!”

    众人精神大振,纷纷响应。

    两更时分,明月高悬。

    弘理城上的值岗的守军不过百余人,南面的城楼上只有三四十人,守军们大都靠着墙垛坐在地上打着瞌睡,只有十几人立在垛堞边,强自打着精神闲聊。

    一个辽兵突然将手中的长枪靠在城墙边,登上了垛堞,解开裤子,对着城楼下便哗啦啦的撒起尿来。

    “你狗日的离远点,一股子的尿骚味!”边上一个辽军笑骂道。

    那辽兵却没做声,而是扶着那话儿,满脸见了鬼般的神色,连尿都似乎忘了撒了。

    “咋啦,你中邪了?”边上那人终于发现不对,仰头问道。

    那人蓦地将裤带勒紧,嘶声喊道:“敌袭,敌……”

    砰~

    话音未落,一块巨石轰然而来,狠狠的砸在他身上,将他砸下了垛堞。

    杀~

    城楼下,喊杀声震天,烟压压的一片烟影,呼啦啦的朝城墙下涌来,空中不断的有石块飞上城头,落在楼道上,惊得众守军四处逃散。

    “吹号,速速吹号!”有人嘶声喊道。

    呜呜呜~

    城楼上空,响起了急促而苍凉的号角声,在夜空之中激荡着。

    奈何为时已晚,只听得啪啪啪的撞击声,一架架云梯的活梯已搭上了垛堞,一个个如同猛虎一般的宋军悍卒手提长刀杀上了城头。

    不过两炷香的功夫,弘理城便已告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