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三百破十万
    韩世忠沉声道:“趁辽狗与金狗相持不下时,再冲杀而出,直扑辽狗中军主帅,斩将夺旗,则辽狗必败,如此公子便可以三百破十万,将大宋军旗插上辽金之战的阵地之上,威震辽金两军,则金狗必不敢小觑公子及大宋!”

    赵皓满脸震惊的望着韩世忠,心头如惊涛骇浪般翻转,若非对面是大名鼎鼎的韩蕲王,他多半以为这厮在说疯话。

    三百破十万,那可是一种拍抗日神剧的既视感,十万人,一人一口口水,都能把三百人喷死。

    虽然历史上有张辽八百破十万,岳飞五百背嵬军破十万的传说,但是落在自己身上,还真不敢相信。

    难道,我真是那个万中无一的大英雄,三百破十万,可是要破历史最高纪录……

    他花了好长时间才抑制住心头的激动,缓缓的转过头,望着山下密密麻麻的辽军,自言自语的问道:“三百破十万,可乎?”

    韩世忠神色凛然,道:“辽军虽有大军十万,但是后军皆杂兵、辅兵及老弱病残,精锐之师都在前列,我等乃大宋精锐,又是骑兵,一冲而下,则敌军猝不及防之下,必然自溃,绝不敢阻挡……辽军若是后军尚有战力,女真人早败了!”

    “再说,就算辽军的前军,其正在拼死抵挡女真人的铁骑,亦是强弩之末,一旦分神,必然溃败,此战看似凶险,其实处处占尽便宜,公子不必担忧。”

    赵皓彻底心动了。

    说起来,辽人也好,女真人也罢,都不是好鸟,如今没有实力将两方全部干掉,能干掉辽人也算是一解百多年的族仇;其次,女真人眼看胜利在望,如此突袭打败辽军,也算是窃取了女真人的胜利果实,耍了一把女真人;其三,自己为出使女真而来,其实宋人在女真人面前毫无底牌可言,处处受制,这次若以三百破了十万辽军,也能震慑女真人一番,谈判的时候也多了几分底气;其四,以三百破十万,虽然有偷奸耍滑之嫌,但也是一场彪炳青史的盛事,不但自己将名垂千古,也将给缺乏血勇的宋人注上一剂强心剂,如此一来,自己的声望将大增,对自己将来成大事必然大大有益!

    如此一举四得的好事,老子干了!

    赵皓当即找来杨可世、梁红玉、方百花、鲁智深和武松等人前来商议此事,结果得到一致的通过。

    即便是杨可世这样的老成持重的将领,思虑再三之后也予以同意,不过却加了一个条件:“刀箭无眼,公子在山上观战即可。”

    众将士纷纷赞同。

    赵皓的脸刷的就拉下来了,冷声道:“我若作壁上观,女真人如何瞧得起我?又如何与女真人谈判盟约事宜?”

    众人哑口无言,当即也不再劝阻,就在山头席地而坐,围成一圈,开始商议具体细节。

    就在此时,赵皓的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一事,蓦地大笑道:“老种相公真神人也!”

    众人正疑惑间,赵皓奔向自己的马鞍,从挂在马鞍旁的褡裢里取出一物,笑道:“若是戴上此物,再在冲杀之时,发出凶恶之声,则可震慑敌胆,突袭之效果更佳。”

    那是一个极其丑恶的面具,上绘一只青面獠牙、面目凶恶的鬼怪模样,令人望而生畏,不敢正视,正是当日种师道所送的面具。

    赵皓将那面具戴在脸上,原本一个俊美如玉的翩翩少年,面目顿时变得狰狞和阴森起来,纵然身形依旧是玉树临风,但是整个人都显得极其诡异,邪魅……

    方百花见得赵皓这般模样,忍不住噗嗤一笑,捡起一个土坷垃,对着赵皓就砸了过去:“何方妖孽,看打!”

    众人一阵无语,各自眼神之中,却又多了几分暧昧的意思……敢对公子如此无礼的,怕只有这方娘子了。

    不过,对于赵皓的意见,众人自然是赞成的。

    五胡乱华之时,武悼天王冉闵曾以五千士兵脸上和全身涂得花花绿绿,如同妖魔一般,吓得鲜卑军魂飞魄散,破鲜卑二十万大军,斩杀七万余人。

    辽军的后军,原本都是些老弱病残、杂兵和辅兵之类的,遇到精锐铁骑已是难以抵挡,不堪一击,而赵皓一行原本就是奇袭,突然从辽军背后杀出,如果再如此妖魔化一番,必然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众人商议已定,见得天色已晚,而此时已接近仲夏时分,夜里的气温也不低,三百余人马,除了值守的锦衣卫,其余皆就地休憩,准备明日的大战。

    名垂千史的一战!

    ********************

    呜呜呜~

    咚咚咚~

    次日一早,天色刚蒙蒙亮,山下的战鼓声和号角声便将宋军从睡梦中惊醒。

    女真人果然耐折腾,其体力和耐力几乎是天下无双,昨日刚刚大战了一日,一早便催动铁骑,向辽军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山上的宋军,哪里敢怠慢,急忙起身收拾兵器、铠甲和马匹,匆匆就着清水吃了干粮,又用面饼和水喂饱了马……如此生死之战,马匹相当于骑兵的半条命,自然要让那马吃好一点。

    等到所有宋军将士全部收拾完毕,进入战斗状态时,山下的辽军和金军的战斗已进入了白热化。

    喊杀声、战鼓声、号角声、惨叫声、叫骂声、骏马嘶鸣声和兵器碰撞声,汇集在一起,如同来自鬼蜮的交响乐。

    这一战,辽人不能输,女真人同样不能输……女真人欲席卷天下此战志在必得,而辽人痛恨女真人对辽地的烧杀抢掠,亦是个个怒发欲狂。

    眼看着山下的两军杀得火热朝天,山上的宋军也跃跃欲试,只是被杨可世、韩世忠等人压制住,不许轻动。

    两军足足厮杀了大半个时辰,女真军的黑影与辽军的那一片赤影相接之处,激起了一层又一层的血雾,双方都是前赴后继,死战不休,纵然尸横遍地,却依旧在继续向前拼杀。

    终于,随着一阵苍凉的号角声响起,女真人再次退了下去,策马而回,原本已接近崩溃的辽军又呼啦啦的涌了上去。

    双方各自列队布阵,准备下一次血战。

    只是这一次,女真人休憩了很久,足足休憩了小半个时辰都毫无动静。

    辽军中军大旗之下,一个全身披甲,身材极其魁梧,面容威猛的中年将领,正端坐在一匹八尺多高的战马之上,望着对面的女真人,神情极其凝重。

    此人正是辽军主帅,耶律余睹,辽国金吾卫大将军、东路都统,辽国末年名将。

    抬头朝左右望去,只见四周一片士气低沉,人马俱疲,喘息声和哀叫声不绝于耳,更有人在小声嘀咕着撤兵为妙。

    “国事已至此,这一次……怕是熬不过去了。”耶律余睹心中一阵哀凉。

    就在此时,对面原本列队而立,寂静无声的女真人兵马,突然动了。

    旭日东升,朝霞满天。

    一个年老的女真汉子,身着白袍,栎发垂肩,跨骑一匹高达九尺的乌云良驹,在一群身着铁甲的女真将领的簇拥之下,缓缓的来到了女真人阵列之前。

    刹那间,女真人轰动了起来,齐齐举起刀枪,高声呼喊着,那声音极其热情而激昂,几乎要震塌云霄。

    “完颜阿骨打!”

    山顶上,杨可世等人也在远远的眺望着女真人的动静,见到那白衣人,忍不住低声说道。

    完颜阿骨打,女真人的始皇帝,横扫天下的无敌战神!

    赵皓见到此人,神色也激动了起来……卧槽,嚣张甚么,终有一日,让你举族臣服于汉人为奴!

    乌云驹上的完颜阿骨打,微微摆了摆手,那激荡不息的呼啸声,顿时安静下来,直至寂静无声。

    完颜阿骨打的声音,悠然响起,声若洪钟,极其浑厚有力。

    “来自白山黑水的勇士,女真族的好男儿,谁不渴望战斗至死,名字千古流芳,身后万年配飨?还有什么死亡比这种死亡更加辉煌,更为华丽,更为荣耀?”

    “百余年来,我们为契丹人驯养海东青,向他们进贡貂皮、明珠、人参、宝马、蜂蜡……我们活得猪狗不如,难道契丹人给我们的羞辱还不够吗?难道你们想你们的子子孙孙继续成为契丹人的奴隶吗?”

    “今天,死在蒺藜山下的勇士们,他们是女真人的荣耀,是女真人的骄傲,他们死得其所,死得壮丽!我们不能让他们的血白流!”

    “此战过后,我们便可举兵南下,水草丰美的漠北草原,富庶的幽燕平原,都是我们女真人的!数以百万的契丹人,都是你们的奴隶,任你们驱遣;成千上万的契丹女子,都是你们的胯下尤物,任你等尽情享用!从此你们不用担心草枯马瘦之时,无粮过冬;不用担心狂风大雪,吹走或压垮你们的帐篷;不用担心野兽叼走你们的牛羊!你们就是南面那片土地的主人,高高在上,接受侍奉,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尊荣无限!”

    完颜阿骨打充满激情和煽动性的语言,很快便将所有的女真人都震撼住了,这群野兽般的女真人,一个个两眼放着光,死死的望着完颜阿骨打,哪怕只看到一个影子,却也如同看到神祗一般,虔诚无限。

    终于,完颜阿骨打那慷慨激昂的发言完毕,在他的面前立即响起了如同大海呼啸般的声音,震天动地!

    “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迎着那猎猎的晨风和如血的朝阳,完颜阿骨打深吸一口气,抽出战刀,直指苍穹:“拿起你们的刀枪,对契丹人发出致命一击,杀出我们女真人的荣耀和骄傲!”

    三万女真将士,压抑不住心头的激动,手中刀枪如林,呼啸声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战!战!战!”

    大旗舞动,三万女真人怒发欲狂,倾巢而出,对辽军发动了倾力一击。

    与此同时,辽军中军大旗下的耶律余睹,自知这将是决定胜负的一搏,别无退路,也挥动了大旗,准备与女真人拼死一战。

    喊杀声和战鼓声冲天而起,两股人流如同巨浪一般涌向对方,然后激起一层冲天的血雾。

    一场殊死之战就此开始。

    就在双方杀得日月无光,血雨漫天时,剧变发生了。

    耶律余睹背后的大军突然大乱,一阵震天价的鬼哭狼嚎般的吼叫声破空传来,慑人心魄。

    无数的士兵惊叫着:“鬼怪来了,鬼怪来了……”

    耶律余睹脸色大变。

    一只数百人的精骑仿佛从天而降,旋风一般冲入辽军的后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