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诡异的奇兵
    嗷嗷嗷~

    三百余精骑疾驰而来,马背上的骑兵,脸上皆戴着一张恐怖的面具,口中出野兽般的嚎叫声。

    普通步卒对骑兵,原本就劣势极大,就算是重甲步卒,或者马其顿长矛兵那种,也要列好队列,才能一战,寻常的步卒,又是在队形散乱的情况下,兵力再多,也根本无力一战。

    辽军的后军,大多是老弱病残、辅兵和杂兵等,没什么战斗力,连武器也不全,就算面对普通的步卒,都没有一战之力,何况是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面对突如其来从背后突袭的精锐铁骑,除了四散奔逃,再无其他选择。

    铁骑所过之处,血肉横飞,尸横遍地。

    尤其是当先的几名悍骑,犹如鬼神一般的存在,马前无一合之将,直接碾压而来,手中兵器上下翻飞,挡者无不丧命。

    那丑恶的面具加上那摄人心魄的嚎叫声,显得那么阴冷和恐怖,仿佛来自地狱的一群魔鬼。

    再加上那强劲无敌的冲击力所带来的血雨腥风,令辽人的后军顿时大乱,把他们当做一群厉鬼,无不魂飞魄散,根本不敢与之相斗。

    三百余精锐的骑兵,面对一群敬畏鬼神而失去斗志的敌军,在人群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一路砍杀如切菜一般。杀得辽军喊爹叫娘,四散奔逃,有的连武器都不要了,撒腿狂跑,数万人的后军,硬生生的被三百余大宋精骑成了不堪一击的溃军。

    辽军中军大旗之下,主帅耶律余睹惊呆了,失神的望着崩溃的后军,尚未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是宋军!”边上有人失声喊道。

    耶律余睹这才发现他杆高高飘扬的“宋”字大旗,脸上的神色更是不知是哭还是笑,如同见了鬼一般。

    在这辽地的东北面,距宋境千里之遥的地方,中间隔着整个大半个辽国的土地,居然会出现宋军的兵马!

    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情,难道这些宋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还是千里辽地,关卡重重都是摆设,居然阻挡不了区区数百宋人的骑兵?

    那种感觉,就像在高山之上,突然被鲨鱼咬了一口一般,活见了鬼……

    远处,金军大旗之下,完颜阿骨打和身后的众将,也惊呆了。

    因为隔得远,他们并未看清那只突袭辽军后营的兵马模样,只是对辽人的后军突然出现奇兵而震惊。

    远远的望过去,只见那只兵马不过数百人,却入数万辽军后军兵马之中,如入无人之境,左冲右突,杀得辽军丢盔弃甲,四处逃窜。

    “何方兵马,莫非是张撒八余部?”完颜阿骨打疑惑的问道。

    张撒八是辽国的一个叛军首领,在去年时起事造反,被耶律余睹歼灭,并斩杀张撒八,距今时隔不到一年,所以完颜阿骨打怀疑是张撒八的余部完全是有道理的。只有辽国叛军余部才可解释,否则这只军马从何而来?

    然而,很快就有人发现了端倪,失声道:“宋人,那是宋人的兵马!”

    “甚么?”完颜阿骨打和身后诸将彻底凌乱了。

    苦苦求着要和他们结盟,攻破辽国的宋人,居然会有兵马出现在辽国的东北部……

    完颜阿骨打不信,身后的众将也不相信,只是很快他们便接受了这完全不可思议的事实。

    那杆“宋”字大旗,在辽军之中纵横来去,虽然大旗上的字若隐若现,多看几次之后终究还是看清了。

    “宋人的兵马,难道是天兵天将吗?”身后的悍将完颜蒲家奴倒吸了一口凉气,满脸震惊之色。

    不过完颜阿骨打并没有迟疑多久,激声喊道:“机不可失,擂鼓!”

    咚咚咚~

    数十面战鼓齐齐擂动,发出激越人心的高昂之音,如同敲在女真人的心弦上一般,惹得那些如同野兽般的女真人愈发嗷嗷大叫,争先恐后的向前厮杀。

    前头的辽军自然也知道这一战事关生死大局,丝毫没有半点退却,也在将领的吆喝之下舍了老命在拼死抵挡。

    前军的辽军虽然岌岌可危,离崩溃之时已不远,但是尚可支撑,但是后军却已完全溃乱不堪。

    而后军的宋军精骑,也在赵皓的率领之下,趁此机会直接往辽军中军大旗扑击而去。

    辽军中主帅耶律余睹终于回过神来,一边大声呵斥己方军队镇定,一边派一大将率千余精锐亲兵如迅雷一般奔向来敌。

    临危受命的是耶律余睹麾下的马军副指挥使耶律德云,在辽军之中也算是赫赫有名的猛将,力大如牛,勇猛无敌。

    敌军已溃,大局已定,赵皓索性一马当先,率军朝中军大旗之下的耶律余睹杀去,所谓擒贼先擒王,若是能突袭斩杀耶律余睹,则此战更为完美。

    杀~

    辽军猛将耶律德云手中拖着长刀,朝赵皓飞杀来,他一眼便看出赵皓是这群前来捣乱的宋人的主帅,心中恨不得一刀将那个装神弄鬼的宋将劈杀。

    耶律德云,武力73……

    赵皓戴着鬼面面具,跨骑八尺两军,手提一杆精钢长枪,丝毫不惧,为了速战速决,又吃了一个大力丸(中),蓦地大喝一声,不等身后的众将抢钱,手中的钢枪挟已带着千斤之力迎向耶律德云的长刀。

    那耶律德云生得虎背熊腰,身高虽然与赵皓差不多,一声横肉看起来比赵皓要宽一倍,哪里将赵皓放在眼里。

    砰的一声,枪刀相交,钢枪狠狠的砸在耶律德云的刀杆上,巨大的冲击力砸得猝不及防的耶律德云气血翻腾,五脏几乎移位,胯下的良驹被砸得硬生生的退了六七步。

    耶律德云尚未稳住身形,那枝长枪再次破空袭来,避无可避。

    五虎断魂枪!

    一阵皮革的撕裂声,枪刃刺穿了三层皮铠,插入耶律德云的胸前,透胸而过。

    一口鲜血从耶律德云的口中喷出,他手中的长枪掉落在地,惊疑和恐惧的望着面前这个带着凶恶狰狞的面具的战将。

    “魔……鬼……”

    他吐出最后两个字,气绝身亡。

    “嗷~”

    赵皓右臂贯注全力,长枪一抖将耶律德云的尸身高高的挑在空中,口中出凄厉的嚎叫。

    辽军彻底震撼了和凌乱了。

    不过两招之间,辽人的猛将,他们心目中的猛将的尸身已被挑在空中。

    辽军由后往前,在宋军精骑的砍杀下,溃散而逃,迅波及到中军。

    赵皓长枪一抖,冷然将耶律德云的尸身摔落在地,看到中军耶律余睹的辽军大旗,狂嚎一声,率着众将士旋风一般冲了过去。

    “大帅,快退!”

    乱军之中,耶律余睹的侍卫眼见那名如同魔鬼一般的骑将,一路轰然冲杀而来,如入无人之境,纷纷大惊,急忙簇拥着耶律余睹往北而逃。

    “放开老子,死战到底……”

    耶律余睹充满不甘的嘶声大吼,奈何身后的一名悍将已扬起枪杆的尾端对着他的马屁股上一戳,那马吃痛,便带着耶律余睹,拼死向前狂奔而去。

    赵皓、韩世忠、鲁智深、武松、杨可世等将手中的兵器舞得如同风轮一般,挡着即死,触者即伤,一路杀得血雨纷飞,惨叫连天。

    那名惊慌失措的掌旗兵正要奔逃,被赵皓快马赶上,挥起一枪将那辽军的中军大旗砍翻在地。

    主帅败逃,帅旗被砍。

    原本已接近崩溃的辽军,再也抵敌不住,终于彻底溃散,败如山倒,纷纷掉头狂奔而逃,四处狼奔豕突。

    相持了三日之久的辽金蒺藜山之战,终于分出了胜负

    杀~

    已经杀红了眼的女真人,如同野兽一般,疯狂的扑向了那些败军,大肆的砍杀,纵然有人逃避不及,举起兵器投降,也被残酷的女真人一刀削掉了头颅。

    “呼噜噜~~”

    沉重的马蹄声中,战马的响鼻声清晰地响起,倏忽间,数不清的马蹄挟着上千斤的冲势,朝辽军的血肉之躯践踏而来。

    即便是阵列严明的辽军方阵也难以阻挡,何况亡命逃窜的乱军?

    眼见辽军已毫无还手之力,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女真军左路悍将完颜希尹举刀大笑:“杀啊!兄弟们,看谁杀得更多!”

    “吼呀呀~~”

    “杀呀~~”

    “杀光这些辽军狗崽子~~”

    排山倒海般的喊杀声从右翼铺天盖地而起,紧随其后的金军蜂拥而来,一杆杆锋利的长刀刺向长空,耀眼的寒芒迷乱了天空。

    友军之中一名如同半截铁塔一般的战将,手执一杆三四十斤的大刀轰然而出,正是女真悍将完颜娄室,厉声喊道:“他娘的,给老子留一点,不要杀光了!”

    完颜希尹一刀砍飞一名辽军千人将的头颅,回头哈哈大笑道:“娄室,两只脚的狗崽子遍地都是,就怕你杀不过来!”

    屠杀,又一轮冷血而又残忍的屠杀。

    而中军的铁骑,则由女真名将完颜宗翰率领,直接突入辽军中路,一路狂砍乱杀,只杀得辽军哭爹喊娘,只恨爹娘少生了一条腿。

    金国开国第一功臣完颜宗翰,四十不到的年纪,身材极其壮实,满身满脸,都是精悍的味道。眼神淡淡一扫,就自有指挥千军万马,席卷天下的气度。

    眼见得十万辽军已如丧家之犬,四处逃窜,再也引不起他的兴趣,他的视线落在了左前方。

    三百余名宋军精骑列阵而立,手中的神臂弩已将弩箭装填上弩机,瞄准前、左、右三面,在他们的中间,一杆大旗猎猎招展,昂然而立,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宋”字。

    大旗之下,众鬼面骑兵将士,如同众星拱月一般簇拥着一个身着锦袍的少年将领,戒备森严,如临大敌。

    那少年将军脸上的鬼面面具已摘下,露出一张俊美如玉的脸庞,再配上他那修长的身材,在那一片神威凛凛的骑兵之中,颇有风华绝代之姿,令人不敢轻视。

    完颜宗翰心中一凛,急声喝道:“不得误伤大宋友军!”

    说完一拍胯下战马,率众向前,用一口清晰的汉语,高声喊道:“大金国太保完颜宗翰在此,敢问来的是大宋盟国的哪位将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