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金兀术
    “完颜宗翰,武力85,智力82,政治69,统率89,健康值91,对完颜阿骨打忠诚度92。”

    完颜宗翰,原名粘没喝,汉语讹误为粘罕,是国相撒改的长子。在《说岳全传》里面就是给专门给岳飞等人刷经验的boss。其实演义与史实还是有出入的。

    此人几乎就是金国前期的第一名将,曾参与拥立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称帝,备受信用,参与灭辽攻宋等重大战役。

    宗翰一生能征善战,智勇双全十七岁时便随从阿骨打在女真军中英勇善战而备受众人瞩目。《大金国志》形容其姿貌雄杰,能佩带盔甲周贯马腹,矫捷如飞。在战场上,轮剑杀敌,人莫敢挡。其性格严酷残忍,沉挚多谋,遇战时,号令其部下,骑者骑、步者步、回顾者斩,所以每战必胜。

    赵皓暗暗打量了一番此人,心中倒也不敢小觑,光那四维属性便很是惊艳,属于智勇双全,能单挑能带兵的那种,而且在遇到岳武穆之前,在破辽伐金的赫赫战绩,更是不容忽视。

    话音未落,杨可世已纵马而出,朗声道:“大宋宗亲,正奉大夫、忠武将军、白马开国伯、锦衣卫指挥使赵大人,奉大宋皇帝之命,出使金国,路过此地。”

    杨可世报了一大串头衔,听得完颜宗翰神色一愣一愣的,赵皓急忙也拍马奔出阵列,对完颜宗翰施礼道:“大宋使者赵皓,见过完颜太保!”

    毕竟对方也是金国宗亲,而且在金国的官阶比自己高多了,就算日后要将此人碎尸万段,但此刻他的身份是使者,相应礼节还是不能少的。

    完颜宗翰算是缓过神来了,终于搞明白了赵皓的身份,急忙也还了一礼,满脸不解的问道:“公子既然奉大宋皇帝陛下之命出使我大金国,理应走海路才是,为何舍近求远,冒艰难险阻,穿越千里辽境而来?”

    赵皓淡淡一笑道:“我们大宋皇帝陛下既然要与辽人开战,某作臣子的,自然要为官家打探一番虚实,他日大兵压境,也不至于走错了地。”

    完颜宗翰又愣住了。近年来,宋朝死皮赖脸的要与女真人联手破辽,大部分女真人,尤其是完颜家族的贵人们都不带搭理的,而且每次来的使者,大都是一些弱不禁风、出口之乎者也的文人,见了金国皇帝和众大臣也是一副惶惶恐恐、唯唯诺诺的模样,更让以武为尊的女真人看不上,所以这盟约谈了几年就是没彻底定下来。

    如今面前的少年使者,大宋的宗室公子,不但以极其华丽方式出场,震慑了一把女真人,其俊逸不凡、玉树临风的外貌和气质,外加一股勃勃的英气,更非往日的使者可比。

    听得赵皓如此轻描淡写的答复,更让人感觉一股深不可测的力量,即便是完颜宗翰这样的名将,完颜阿骨打皇帝身边的第一宠将,也神色肃然起敬:“既然如此,还请公子稍等,我且去回禀老皇帝陛下。”

    赵皓依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拱了拱手:“太保大人请便。”

    完颜宗翰当即率着数十名侍卫,飞马而去,直奔完颜阿骨打车驾之前,然后翻身下马,向前拜倒行礼。

    完颜阿骨打正立在车驾之上,望着麾下的将士如同猛兽追赶绵羊一般追击着辽军的溃军,见得宗翰前来,双目一凝,问道:“来者何人?”

    宗翰恭声道:“宋人宗室之子,正四品的官员,奉宋人皇帝之命,前来出使我大金国,应为商谈盟约之事……臣观此人,非等闲之辈。”

    完颜阿骨打双目眯缝起来,抬头望了望远处那杆猎猎招展的“宋”字大旗,缓声道:“宋人出使大金国,不走海路,却走旱路,穿越千里辽地,而且胆敢以数百骑兵突入十万辽军之中,此人当然不简单。朕早就对你等说过,汉人,雄霸天下数千年,能人贤者不计其数,绝不可小觑……宋朝使者远来是客,你等先领其到营地休憩,好生伺候,待得打扫清理完战场,朕再亲自接见。”

    完颜阿骨打,一向便是个崇宋慕汉的皇帝,对汉人文化也极有研究,对南面的大宋国存在着深深的敬意和好感,历史上的宋金之战,也是在完颜阿骨打驾崩之后才发生的。

    “喏!”完颜宗翰领命而去。

    “兄长稍等,如此有趣的南人,我也去看看!”

    背后传来一人的声音,宗翰回头一看,却是一向和自己关系甚密的四太子完颜宗弼,笑了笑,驻马而立,等待着宗弼跟上。

    “两位兄长等等我,小妹也去!”

    两人脸色齐齐一变,却见得一个十六七岁的女真少女,身着皮甲,骑一匹通体雪白的战马,策马如风而来。

    “七妹,休得胡闹!”背后有人训斥道。

    那被称为“七妹”的女真女子,丝毫不为所动,一催胯下战马,疾奔而来,转眼之间便已与宗翰和宗弼并肩而立。

    此女子正是完颜阿骨打的次女完颜雪,后被封为毕国公主,历史上嫁金国大臣乌古论元忠。

    三人并辔而行,在一干亲兵侍卫的簇拥之下,缓缓的奔向赵皓等人所在之地。

    见到赵皓的那一刹那,完颜宗弼和完颜雪不觉怔住了,一脸的懵逼神色。

    在他们的想象中,这个宋朝的使者,汉人的英雄,怎么也得是个三十岁以上的成熟稳重的大叔。

    谁知道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竟然是个十七八岁的俊美少年,比年方十六的完颜雪略大,比起刚刚到弱冠之年的完颜宗弼又小了一点。

    刹那间,一向以少年英雄自命的完颜宗弼,第一次感到一种挫败感。

    而完颜雪的神情更是令人玩味,一双秀目呆呆的望着赵皓,完全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草原的女儿比起汉人更为早熟和奔放,二八年华的完颜雪,不像其他女真女子那般皮肤粗糙、五大三粗,而是生的肌肤如雪,面目如画,身材更是极其惹火,那身段和弧线,该凸的地方凸得惊心动魄,该细的腰肢处只有盈盈一握,怕是只有方百花才能与其媲美。

    她是完颜阿骨打的掌上明珠,也是家族中诸兄弟姐妹的宝贝疙瘩,辽东之地最美丽的花朵,女真少年心目中的女神。

    这个汉人少年,她只看了一眼,便误了终身……

    赵皓的视线只是在完颜雪身上一扫而过,便落在了完颜宗弼的身上。

    “完颜宗弼,武力88,智力83,政治84,统率90,对完颜阿骨打忠诚度90。”

    卧槽……金兀术!

    岳武穆何在?速来收了这厮……

    完颜宗弼,本名斡啜,又作兀术、斡出、晃斡出,完颜阿骨打第四子,金朝名将,也是大名鼎鼎的金兀术。

    知道金兀术这个人物,是赵皓小时候的事,《说岳全传》中的金国统帅,一个被极度妖魔化的反面人物,也是一个无能之辈,老被岳武穆杀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但是在历史上,金兀术是宋金对峙时期金朝最杰出的军事家与政治家。他一生征战,纵横捭阖,往来南北,力敌南宋六大将,胜多败少,大破南宋名将宗泽等人。即便是韩世忠,也是与梁红玉联手,才才黄天荡击败了金兀术。而且那一战,金兀术虽然北撤败于韩世忠,但这次追赵构,跨江河,越天险,破关隘,捣城池,上山入海,无坚不摧,无敌不克,让金兀术一战成名。

    而且,金兀术此人,武力也是极其强悍,少年的金兀术就表现出超凡的英勇,在金灭辽的战役中,参与追击辽天祚帝,在箭用完的情况下,徒手勇夺辽将长枪,力杀八人,又活捉五人,并从俘虏口中得到辽天祚帝的所在,率骑奔袭。

    金兀术,唯一的失败,或者说不幸,便是遇到了那个千古难有几人比肩的天下之雄,以致败得灰头土脸,颜面尽失。

    纵然是这样,金兀术在战场上不及岳武穆,在政治上却压岳武穆一头,金兀术干掉了金国“奸臣”完颜挞懒,出将入相,独掌金**政大权,最终病卒,并得以配享太庙。而岳武穆却在风波亭中冤死于奸佞秦桧之手,留几声“天日昭昭”的悲愤,空落落的在历史的时空隧道中回响。

    一时间,赵皓与完颜宗弼双目对视了许久,至于边上的小迷妹完颜雪,都被冷落了。

    两人的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敬佩,几分惺惺相惜,更多的则是欲较量一番的敌意,因为两人都知道,对面那个年龄相仿的少年,在未来的一段岁月里,将是自己的最强劲的对手,甚至是一世之敌……

    “完颜宗弼,见过公子!”

    “赵皓,见过四太子!”

    两人拱手行礼,语气淡然,没有针锋相对,也没有热情相迎。

    随着宗翰的带领之下,赵皓等人在女真人的营地东北处安置了下来。

    赵皓单独一个营帐,方百花和梁红玉一个营帐,杨可世、韩世忠、武松和鲁智深一个营帐,其余将士每二十人一个大帐,规格倒也不算低。

    红日偏斜时,蒺藜山下终于逐渐安静了下来,这场持续了数日的大战,终于彻底告一段落。

    战场上的辎重、粮草、兵器铠甲、战马等战利品已全部清理完毕,拉入了女真人的营地,只有部分女真士兵还在掩埋战死的同胞的尸体。

    夕阳西下,整个女真人的营地之上,一片欢腾。

    到了晚上,有女真士兵给赵皓等人送来食物和热水等,却没有一名女真官员来访。赵皓倒也不介意,与众将商议了一番之后,便早早睡去。

    他可料想得到,刚刚歇下来的女真人,应该也在商议盟约事宜,毕竟关系到两国的重大利益,争辩是少不了的,谁也不会打没有准备的口水战。

    唇枪舌剑的交锋,将在明日开始。

    ps:月初了,求张月票,最重要的是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