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一击破敌
    完颜突合速倒也爽快,心服口服的对韩世忠一拱手,倒拖着长刀,退了下去。

    刹那间,全场一片静寂。

    区区一个宋朝的营指挥使与大金数一数二的勇士打个不分胜负也就罢了,居然在百合之内将完颜突合速击败,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无论是金国的文臣武将,还是下面的将士,无一例外都对大宋看不上眼。原因也很简单,大宋被辽国欺压一百六十年,缴纳岁币都一百多年。而辽国在他们面前却是不堪一击,屡屡被他们打出史诗级的大胜出来,叫他们如何会看得起宋人?

    就算是对大宋极其崇拜的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也万万没想到宋人派一个营指挥使便能击败他麾下的第一勇士。

    就在女真人正在一阵凌乱之际,韩世忠横刀向四周环抱一拳,在大宋西军将士们的欢呼声中,策马而归。

    就在此时,赛场之上突然传来一声怒吼:“南人休走,再来战一百回合!”

    众人抬头看时,只见完颜娄室已手提一杆精铁打制的狼牙棒,飞马而出,直奔场内,手中鞭杆直指韩世忠的背影,神情极其凶恶。

    完颜娄室是真急了,早上还在大吹牛皮说什么“女真人打宋人八个”,结果武勇与自己齐名的完颜突合速便被一个宋人的营指挥使击败了,叫他的脸往哪里搁。

    眼见得完颜娄室气势汹汹而来,南面点将台上的鲁智深也不淡定了,骂了一句“直娘贼”,便提起那柄六十一斤的偃月刀要下台去。

    “老鲁,且慢!”赵皓急忙把他叫住。

    鲁智深满脸疑惑的回过头来,却见赵皓满脸凝重之色,端起一杯酒,递给他道:“满饮此杯,再去揍那厮!”

    对于完颜娄室的出言不逊,赵皓心中也是极其恼火,所以存心要狠狠的将这厮打脸一番,这杯酒中被他悄悄融入了一棵大力丸(中),可增加250斤的臂力。

    不过,老鲁若是来一句“先放着罢,洒家去去就来”,他就要郁闷了。

    幸好,老鲁是个直爽人,尤其是对喝酒这种事没有半点推让,端起酒杯一仰脖便一饮而尽,抹了抹嘴角的酒水,对赵皓瓮声瓮气的说道:“多谢公子。”

    赵皓压低声音道:“此人过于张狂,欺我太甚,最好倾力一击速胜之!”

    鲁智深听得赵皓此般说,豪情大起:“必不辱使命,洒家去去就来!”

    赵皓:“……”

    眼见鲁智深已走下点将台,赵皓也开始给完颜娄室加“特效”。

    减力符:被施符者力量减少20%。

    减防符:被施符者防御减少20%。

    诅咒符:被施符者健康值减少5。

    ……

    再查鲁智深和完颜娄室的属性,发现鲁智深的武力已提升到96,而完颜娄室原本93的武力却降低到89。

    鲁智深原本是个人狠话不多的角色,完颜娄室急于建功,恨不得一刀便将鲁智深秒了。

    两人连招呼都没打,只是微微一拱手,便开始准备厮杀。

    鲁智深冷冷一笑,勒马退了三四十步,横刀而待。

    完颜娄室也回马奔了三十余步,眼见得两人之间已达将近百步的距离,这才回马横狼牙棒而起,直指鲁智深。

    这是一个长途助跑而猛烈冲锋的距离,人力加马力,一旦发生碰撞,便是千钧的巨力,看来双方都动了倾尽全力破敌于一合之间的念头。

    “擂鼓!”

    “擂鼓!”

    赵皓和完颜宗翰同时高声喝道。

    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鼓声冲天而起,越敲越响,越敲越激烈,声声震动赛场四周的宋金将士的心弦。

    这一战,对于双方都极其重要!

    嗷~

    哈!

    两人齐齐大喝一声,两骑如飞,带动着滚滚尘土,如电奔来!

    “鲁提辖!”

    “鲁提辖!”

    “鲁提辖!”

    ……

    “斡里衍(娄室字)将军!”

    “斡里衍将军!”

    “斡里衍将军!”

    两人越奔越近,吼声如雷,气势如虹,带动了双方将士的激动情绪,四周数以千计的将士齐声大吼,空气似乎都要燃烧起来了。

    南面点将台之上,韩世忠身上的盔甲早已脱下,亲自站在鼓架旁边,两根鼓槌如同雨点般的敲打着牛皮鼓面,只恨不得一槌将鼓面击破。

    完颜娄室和鲁智深两人将胯下的良驹都提升到极尽速度,风驰电掣一般奔向对方,眼看只有十数步之遥,两人齐齐举起了兵器,刀锋和狼牙铁齿在烈日的照耀下闪出夺目的光芒。

    嗷!

    哈!

    两人齐齐暴起,挥舞着兵器朝对手杀去。

    就在两人之间只有三步之遥的那一刹那,鲁智深突然腾身立起。

    光芒一闪,随着一声气贯长虹的爆喝,那柄重达六十一斤的偃月刀如泰山压顶一般劈头劈来。

    倒拔垂杨柳的力量,再加上两百五十斤的大力丸,还有六十一斤的偃月刀,倾力一击!

    石破天惊!

    咣~

    偃月刀狠狠的劈在狼牙棒之上,发出惊天动地般的响声,震耳欲聋。

    砰~

    完颜娄室只觉全身如同陷入在一片无穷无尽的巨浪之中,身子呼的飞了起来,连人带刀摔落在地。

    这一刻,赛场四周,如死一般的寂静。

    女真人的战神,曾经杀得辽军丢盔弃甲、所向无敌的猛将完颜娄室,就这样一招落败,比完颜突合速败得更惨!

    太不可思议了!

    众人恍然如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其实,鲁智深95的武力,只比完颜娄室多了2点武力,真若各自凭本事厮杀,要想分出胜负也是百招之后的事情。

    然而鲁智深原本就属于力量型的悍将,又吃了大力丸,而完颜娄室不但被施了减力符,更重要的是还被施了减防符,防御力大打折扣,如何承受得起那千钧之力。

    而最重要的,还是完颜娄室轻敌!

    一个营指挥使能击败完颜突合速,或许只是一个意外,通常意外最多只会发生一次……谁能想到区区一个提辖还能有如此千斤神力,所以完颜娄室虽然发动了倾力一击,却没做好迎接对手强大攻击力的准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原本实力不够,又被赵皓阴了一把,再加上轻敌,各种因素凑在一起,便出现了女真的战神,被一招击败的尴尬结果。

    嗷~

    南面的西军怒发欲狂,全身热血沸腾到了极点,齐齐不由自主的发出歇斯底里的狂啸。

    咚咚咚!

    啊啊啊!

    战鼓声再次冲天而起,韩世忠发狂似的一边大声怒吼一边倾尽全力击打着鼓面。

    吭哧!

    牛皮大鼓被他擂穿了!

    韩世忠将手中的鼓槌高高的扔向空中,继续发狂一般的向着苍天发出咆哮声,宣泄着他心中的兴奋和激动。

    就算是这场战斗总策划的赵皓,也想不到真会发生一击败敌的局面,忍不住也站了起来。

    ko!

    爽,太特么爽了!

    神你特么女真人一个打八个!

    倒是鲁提辖一脸的懵逼,呆愣了半晌,才骂了一句“直娘贼的,这厮不经打”,骂完便扛着那柄六十一斤的巨刀,一副丈二和尚莫不这头脑的神色,怏怏策马而回。

    地上的完颜娄室,半天才回过神来,等到他艰难的撑起身子时,鲁智深已登上了南面的点将台,留下他孤零零的在场内面对无边的尴尬和羞辱。

    北面的点将台上,坐在完颜阿骨打身边的完颜宗翰,喝住正要出阵的完颜设也马,转身对阿骨打道:“启禀陛下,幽云十六州我们可以给,岁币可以不要,此战不能输!”

    完颜阿骨打脸色变得极其凝重起来,微微叹气道:“南人地大物博,人才济济,果然不可小觑,此战之胜负,全靠造化了……”

    完颜宗翰急声道:“臣有一计,可稳操胜券!”

    完颜阿骨打:“哦?”

    完颜宗翰道:“陛下曾要臣等勤学汉文,臣不敢懈怠,今幸有所得。从此两战来看,我等按勇力之强弱依次出阵,汉人必然亦是如此。臣曾读田忌赛马之典故,以今来看,当可用之。”

    边上的完颜宗弼听得明白,眼前一亮,问道:“以下马对其上马,以上马对其中马,以中马对其上马?”

    宗翰笑道:“正是!余下诸将,拔离速最弱,以拔离速对其第三将,再以设也马对其第四将,依次类推,则余下三场可胜券在握!”

    宗望疑惑的问道:“如此则三胜三负,却是个平局,如何评断?”

    宗翰冷冷笑道:“那便由宗弼出场,挑战赵皓,则必胜之,便以此定胜负!”

    希尹、宗望和宗弼等人齐齐称妙。

    完颜阿骨打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既然如此,便依你之计!”

    宗翰当即应诺,起身吩咐道:“让拔离速先出阵!”

    台下的完颜拔离速得令之后,当即纵马而出,提刀奔入场内。

    那边点将台上,赵皓正准备让武松出场,突然见得对面来的居然是完颜拔离速,倒也没多想,回头对杨可世笑道:“杨将军,该你出场了,当胜之!”

    杨可世当即腾身而起,也不多话,对赵皓一抱拳,提起长枪,登下点将台,纵马直奔完颜拔离速而去。

    对面,完颜宗翰见得对方竟然将军阶最高的杨可世派出迎战,面露得色,大笑道:“宋人中计也!”

    武力82的杨可世,对上武力80的完颜拔离速,赵皓只给拔离速下了个减力符,杨可世便于四十余合枪身一记横扫,便将拔离速扫于马下,轻取了拔离速,拿下第三局。

    第四局,也是关键之局。

    武松对完颜设也马,整个赛场再次沸腾了起来。

    完颜设也马,完颜宗翰的长子,也是完颜宗翰极其宠爱的儿子,《说岳全传》里面金弹子的原型,虽然武艺没有金弹子那么变态,但是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武力却也高达91,是年青一代完颜家族中的悍将。

    这一战,对于女真人来说志在必得!

    此战若败,则宋人已然四比零锁定胜局,剩下两场胜负已无所谓。

    而且,完颜设也马的武力,仅次于突合速和娄室,在宗翰等人看来,出场第三的杨可世虽然武艺不错,但是在设也马面前恐怕熬不过二十回合,何况出场第四的宋将。

    所以,虽然宋人虽然已轻取三场,看似立于不败之地,北面点将台上的女真大将们却丝毫没有半点忧虑之色。

    他们在等着完颜设也马一招破敌,一雪完颜娄室的耻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