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除了加官进爵,赵皓惊讶的发现此次辽东之行,还增加了50万声望值,不过功德值虽有增加,却只有2万多。

    至此,赵皓心中已明白,声望值与功德值是可以分开获得的,获得功德值固然可以获得声望值,其他途径增加名声也是能获得声望值,想来当初他当街教训高衙内、杀高俅父子、杀女真使者等都或多或少的获得了一定的声望值,只是他未注意而已。

    声望值是系统升级的条件,而功德值则是奇珍阁的兑换货币,原本离升级到青龙阁还需要180万声望值,此刻只差130万左右了,算是一个重大收获。

    回京之后的赵皓,圣眷正隆,名声更是达到了从所未有的高度,蔡京一党自知理亏,一时间十分低调,对于赵皓处处避让,而王黼等人因赵皓与其利益冲突并不大,相反赵皓此次联金成功,与他们的利益也是一致的,故此也稍稍收敛了敌意,反而频频示好。

    原本在两大奸党的夹缝中生存的清流派,因赵皓如日中天的势头,也终于扬眉吐气,趁机崛起。清流派人范致虚为兵部尚书,李纲被召回汴梁,任太常少卿。

    这样一来,赵皓也隐然与金崇岳成了清流派的首脑,清流派,蔡京党,以及梁师成、王黼和童贯等人为首的一党,逐渐呈三足鼎立之势,只是饿死的老虎比猫大,蔡京一党仍旧占据优势。

    这样的局面,对于一向喜欢玩帝王平衡术的赵佶,是最乐意看到的,甚至有意促成。

    出兵攻辽的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西军和中央禁军都在厉兵秣马,而各地厢军中也在抽调精锐奔往北面。对于赵佶来说,联金灭辽,收复幽云十六州,志在必得。

    然而就在此时,数路八百里加急的急报入京,马蹄声踏乱了汴梁的平静。

    京西大旱,饿死百姓无数。

    河北民变,反贼张迪、高托山、高托天聚众十万,陷州县。

    山东宋江造反,以梁山泊为据点,横行河朔、京东、京西诸地,兵锋甚至抵达淮南路,官兵不可敌。

    ……

    只是,灾情再严重,却丝毫不影响汴梁繁华如梦,也不会影响达官贵人、富家子弟的醉生梦死,即便是许多所谓忧国忧民的士子文人,也只是把灾情当做茶余酒后的谈资而已。

    汴河之上,依旧画舫妓寨成群,入夜之后依旧是不夜天,河流两岸灯火通明。

    在一艘巨大的画舫之上的主厅里,面积极其宽阔,足足排了十五六张桌子,一干儒生学子约二三十人正聚集于此,占了五六张桌子,正在高谈阔论,口若悬河,隐然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模样。

    在大厅的角落里,坐着一对少年男女,两人面前的桌面上几色珍馐美味,又有一坛上好的女儿红,闻那浓香醇厚的酒香至少是二十年陈的好酒,两人一边对饮,一边小声的调笑着,眉宇之间洋溢着浓浓的情意。

    角落里的阴影遮住了两人的面容,所以并无人在意他们,在众人眼里或许只是一对瞒着父母偷偷摸摸的小鸳鸯,甚至可能是……一对野鸳鸯,只是这种事情在朱熹出道之前,并不算得甚么。

    那些士子们个个身着雪白的儒衫,手摇着折扇,看起来并非正式的相处场合,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便也说得开心,聊的正是这当下的时局。

    “待得北地烽烟一起,我便欲投笔从戎,随我王师北上,冲锋陷阵,收复燕云……”

    “方兄果然高义,我亦与方兄同往,不知此次北伐主事者,是否会有寿安侯……若得在寿安侯麾下听令,建功立业,死而无憾!”

    “寿安侯……恐怕是不能成行了,寿安侯虽然功绩显赫,但终究是年幼缺乏阅历,而更重要的是……寿安侯乃宗室公子,我大宋自太宗以来百六十年,尚无宗室从军作战之先例。”

    “惜乎哉,不提也罢……只是金辽交战正酣,不知我大宋何时出兵,虽说联金灭辽大策已定,但是朝中大员们意见终究不一,就怕……”

    “呵呵……子玉兄是担心那位老公相了,不过官家收复幽云心切,为此事已准备数年之久,岂会放弃,我看秋收之时,便是动兵之日……”

    “圣人果然妙极,秋收之后,便有新粮,即便动兵不致令存粮供应不济……”

    “我看未必,如今京西大旱且有蝗灾,哀鸿遍野,河北和山东均有民变,尤其是山东那反贼宋江,横扫河朔、京东、京西,如今更是兵锋直指淮南,匪患愈演愈烈……赈灾再加平寇,必然耗费钱粮无数,这北伐之战,能否成行,还真未必是个定数……”

    “京西之灾,不是开封府早已开仓赈济,为何灾荒还会如此严重?还有那些刁民,如今太平盛世,眼看我大宋王师即将动身北伐,收复幽云之地吗,偏偏在此当头造反,真是罪该万死!”

    “哈哈哈……杨兄,你此言差矣!开封府赈灾之粮,原本就是杯水车薪,更何况……十颗能有两颗落到灾民手中就不错了,能抵得什么事?至于民变,还不是西城括田所造的孽……**远甚于天灾啊!”

    “吁……禁声,少阳兄,小心祸从口出,不谈这个罢!”

    “哈哈哈!”那个叫少阳的书生猛的灌了一口酒,拍桌而起,怒声骂道:“满朝文武,只知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哪里管什么百姓死活……你等说甚么寿安侯如何如何,我敢问寿安侯何在,可敢杀国贼救万民于水火之中?若是他敢,我便敢摘了头颅给他!”

    “少阳兄,你醉了,醉了,快快回去休憩罢!”

    那群学子们见得那书生如此激动和歇斯底里,纷纷惊慌起来,几名书生劝的劝,扶的扶,拖的拖,将那叫少阳的书生带出了船舱,余下的人逐渐低调了起来,不再高声喧哗,只是低声议论和饮酒。

    那角落里的少年,也缓缓的站了起来,长身玉立,对那女子道:“娘子,时间不早了,回去罢。”

    那女子站了起来,灯光照耀之下,是一张精美绝伦的面容,尤其是那欺霜晒雪的肌肤,更是弹指欲破,一双含情妙目似笑非笑盯着面前的少年,爱怜的笑道:“你呀,又坐不住了,莫要强自出头了……”

    那少年笑笑,拉住那女子的手,转过身来,却是一张俊朗而英气勃勃的脸庞,嘴里淡淡的说道:“人家都直接点我名了,如何坐得住?”

    两人小心的说笑着,轻轻的从那群学子旁边走过,走出了船舱,随着外头等候的家将家奴们,匆匆下了船,到了岸边又有人牵马相迎。

    “你等送夫人回府,我且去金尚书府上去一趟。”

    ……

    时间其实已经渐渐从三伏天转出来,但天气仍旧未有脱去暑日的炎热,金府的书房里,金崇岳倒了两杯茶水,递给赵皓一杯。

    “京西之灾,以京西北路最重,蝗灾与旱灾并行,而京西南路则次之。开封府赈灾之粮有七成分给了京西北路,三成分给京西南路。京西南路原本分粮少,又遇梁山水泊之贼破城劫掠了几次,再加上粮商囤积居奇,故此百姓饿死者甚多,至于京西北路……”

    “京西北路又如何?”

    金崇岳饮了一大口茶水,语调已提高了起来,缓声说道:“京西北路都转运使杜公才,原本乃杨戬麾下胥吏,因攀了杨戬这棵大树,逐渐升到都转运使的位置,京西北路的赈灾之粮,十有三四落到了他的口袋,再加上层层盘剥,能落在灾民嘴里的,最多两成,岂能不饿死人?”

    赵皓的眉头紧蹙起来,望着金崇岳,等待着他的下文。

    “寿安侯适才问到西城拓田所,始作俑者亦是杜公才。昔年杜公才向杨戬献计,设立西城拓田所,制定法令求取老百姓的田契,增加租赋,若是无田契的新垦荒地,就凭空推测土地的产量,以推测为据增加租赋。从汝州开始,慢慢地扩展到京东、京西、淮西、淮北,搜求废堤、弃堰、荒山、退滩及大河淤塞的地方,都勒令百姓租佃。租额一旦确定,即便土地被河水冲荡,不能耕种时,租额也不减免。而杜公才却因此立功,初被提升为观察使,如今更是升为都转运使。

    “这两年都是大灾之年,百姓苦不堪言,然租赋亦不能减,故此河北等处民变频频,张迪、高托山与高托天也因此而起。而梁山泺本是古时的钜野泽,绵亘数百里,济、郓数州百姓,在这里依靠捕鱼为生,杨戬亦按船定租税,有违犯的,就以盗窃罪抓起来。一县一般在常赋之外又增加租钱达十多万缗,按规定,遭水旱灾害时可免税,这里不能免,故此又有宋江之乱。”

    啪嗒~

    赵皓手中的茶杯突然裂开,茶水流了一桌,吓了金崇岳一跳。

    赵皓冷声道:“我欲除贼,请公等助我!”

    金崇岳眉头微蹙:“西城拓田所,杨戬等虽然中饱私囊,但是国库却充盈了,官家甚喜之……赈灾之粮贪墨之事,牵扯太多的人进来,恐怕若想证据是难上加难,更莫言说将牵动蔡京一党全面扑击,还请公子三思之……”

    赵皓抖了抖手上的茶水,缓缓的站了起来:“*******,*******!”

    金崇岳的脸上的胡须抖动了起来,拍案而起,激声道:“*******,*******!得公子此言,老夫也与奸佞们拼了!”

    ps:因断更太久,脑子里的节奏有点慢,这两天好好整理了一下细纲,希望后面能更快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