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白白赔了夫人
    刹那间,原本灯火已逐渐黯淡的杜府突然灯火通明,如同白昼一般。

    紧接着,整座杜府瞬间沸腾了起来,无数的人们提着灯笼,拿着棍棒、竹扫帚等工具,争先恐后的朝赵皓的卧房奔去,如同失火了一般。

    人声鼎沸,赵皓的卧房很快便被包围了起来,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得水泄不通。

    卧房门口的四名锦衣卫侍卫,两人冲进了卧房里面,余下两人如临大敌,手中的青龙错手刀齐刷刷的拔出,直指四周的杜府家奴,神色极其紧张。

    花丛之中,杜公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喃喃的说道:“成功了,我等的人头保住了。”

    身旁的杨宇谄媚的笑道:“杜公之谋,算无遗策,那小钦差纵然来势汹汹,也只能被杜公玩弄于鼓掌之中,哈哈哈……”

    杜公才虽然没有说话,脸上却颇有得色,回头对李茂才笑道:“走罢,该你出场了,不能便宜那厮。”

    就在此时,呼啦啦的又是一片脚步声,武松、梁红玉和青木道长率着上百名锦衣卫蜂拥而来,人人青龙刀出鞘,气势汹汹而来。

    杜公才一见,急忙纵身奔出花丛,急声道:“速速过去。”

    数人鱼贯而出,紧紧跟随在杜公才的身后,很快便奔到了人群之外,与此同时,武松等人也恰恰赶到。

    武松一个箭步向前,手中长刀直指杜公才,怒声道:“杜大人,你等何事在寿安侯卧房前喧闹?莫非想行刺钦差?”

    杜公才丝毫不以为意,淡然笑道:“钦差大人下榻之处突发异况,众人担心钦差大人有难,故此前来保护,杜某也刚刚赶到,不知发生何事,恰得武指挥使也在场,不若一同进去查看,如何?”

    武松眼中露出一丝杀机,转身将手中长刀向前一比划;“让开,敢阻挡者死!”

    前面的杜府家奴们见得武松凶神恶煞的模样,已然脚软了几分,又听得家主要一同进去,顿时哗啦啦的让出了一条道来。

    武松一个箭步向前,青木道长和梁红玉紧随其后,杜公才和杨宇等人也不相让,紧紧的跟在三人的身后,奔进了赵皓的卧房。

    刚刚入门,众人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屋内的牙床之前立着一个少年男子,赤着上身,下半身只用一片床单裹住关键部位,显得极其狼狈,而牙床之上,一个年轻的女子云鬓散乱,神情惊慌,紧紧的裹住被子,却又露出大半个香肩和一片雪白的胸膛,虽然看不见锦被之下的部位,却可想象出被子里面是何等情景。

    众人被眼前的香艳一幕惊得目瞪口呆,正不知所措之际,突然杨宇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失声惊呼:“此莫不是李县令之妻?”

    话音刚落,身旁的李茂才已嗷的发出一声如同猛兽一般的怒吼,一个饿虎扑食,飞身扑到床前,一把揪住那女子的头发,嘶声咆哮道:“贱人,我待你不薄,你竟敢背我偷人!”

    那女子仍在失魂状态,见得李茂才来,这才如梦初醒,大声哭道:“官人,冤枉啊……”

    啪啪啪~

    那李茂才疯狂的扇了那女子几记耳光,扇得那女子愈发凄厉的哭叫起来,却又不敢躲闪,否则那被子一滑落,便要春光尽露。

    李茂才连扇了三记耳光,仍不解恨,拿起牙床前一个瓷瓶,便要朝那女子头上砸去,却被一人紧紧的抓住了手腕,动弹不得,抬头一看,正是那少年男子。

    李茂才双目尽赤,松开瓷瓶,啪的掉落在地,抡起左拳便朝那少年挥去:“你奸yin我正妻,我和你拼了!”

    拳头刚刚挥出,他的衣领便被武松从后面揪住,然后便往后飞了起来,砰的一声恰恰摔倒在杜公才的脚下。

    武松摔飞李茂才,迅速脱下一件外袍,披在了那少年男子的身上。

    地上的李茂才就地一滚,抱着杜公才的左腿大哭起来:“钦差强暴我正妻,李茂才已无颜活在此世上,还请杜公为我做主!”

    杜公才一抖左腿,怒声道:“钦差大人看上你的妻子,那是你和你妻子的福分,休得再胡闹,否则乱棍打出!”

    “放肆!”武松蓦地一声怒吼。

    众人被他这平地惊雷一般的吼声所慑,纷纷朝他望去,却听武松怒声喝道:“杜大人,李县令眼拙,难道你也眼拙,此可是寿安侯?”

    甚么?

    杜公才等人大惊,纷纷朝那少年望去,瞬间凌乱了起来。

    ……

    杜府西面的一处厢房之内,灯火如豆。

    方桌之前,徐处仁正披衣与一个紫衣少年相对而坐,灯火映在那少年白皙的面颊之上,泛出一层金黄色的柔和光辉,显得那少年愈发封神如玉。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钦差大臣赵皓!

    而守立在赵皓身旁的一名女子,按剑而立,却是方百花。

    徐处仁手里拿着个算盘,一边噼里啪啦的打着,一边说道:“五十万石粮食明日便可运送到北部各州县,若再得一百万石粮,配上野菜,京西北路灾民或可撑上一两月,若再查清贪墨之事,还赈灾之粮于百姓,再借百姓麦种与豆种,秋收之后豆熟,春日之时又得麦熟,则此场大灾便可解矣,只是……”

    赵皓问道:“只是甚么?”

    徐处仁眉头紧皱道:“只是如今粮价已达五贯一石,就算公子筹得一百万贯钱,也只买的二十万石粮,若是从江南运粮,又远水救不了近火……难呐……”

    赵皓淡然一笑道:“先生不必担心,本侯自有计较,一百万石粮不在话下,只是本侯不通政务,赈灾、查账、安定灾民等一应事宜,便全靠先生了。”

    徐处仁精神一振,急声道:“若再得一百万石粮,必可救此处数百万百姓,还请公子放心,然公子从何处得此百万石粮?”

    赵皓厉声道:“囤积居奇,发国难财者,吃多少,本侯便让他等吐多少出来!”

    徐处仁一惊,问道:“公子的意思是?”

    赵皓沉声道:“查账、办案……皆远水救不得近火,如今当务之急便是赈灾,这一日日下去,每日不知要饿死多少人,非常之时,必有非常之策,赵皓舍得一身剐,也要为数百万生灵拼上一拼。”

    徐处仁神情一凛,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朝赵皓深深一拜:“公子如此深明大义,下官自愧不如,下官代数百万百姓,谢公子大恩大德!”

    赵皓急忙起身,一把扶住徐处仁:“先生不必如此,此乃赵皓分内之责。”

    就在此时,突然数名锦衣卫疾奔了进来,急声道:“公子,大事不好了,谢公子那边出事了!”

    赵皓大惊,不及和徐处仁打招呼,便带着方百花,随众锦衣卫冲了出去。

    ……

    厢房之内,那少年此时已披上武松的外套,虽然神情略显懊恼,但是已不似适才那般狼狈不堪,众人终于看清了他的容貌。

    众人刚进来的时候,因已先入为主将其当做赵皓,这少年年纪和身材也和赵皓差不多,不细看还真分辨不出来,而彼时“钦差大人”赤身露体的,谁敢仔细去看?此时见得他穿好衣服,又听得武松此般说,杜公才等人仔细去看时,却见得那少年虽然也是面目俊秀,却分明不是赵皓。

    刹那间,杜公才等人如同被当头浇了一桶凉水,惊得说不出话来。

    而那床上的女子,也披衣坐起,听得武松的话,又见杜公才等人这般神色,呆呆的望着那少年男子,脸上的神情,不知是哭还是笑——此刻,就连她也看出来了,这人的容貌,与醉仙楼所见那人,完全不同。

    许久,杜公才等人才如梦初醒,那李茂才更是又惊又羞又怒,从地上一跃而起,指着那少年嘶声问道:“你是谁?”

    那少年满脸的尴尬之色,低头不语。

    门外传来一阵清脆响亮的声音:“此乃本侯之表兄,江宁谢家之大公子也!”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名紫衣少年,在一名靓丽的女锦衣卫武官和数名锦衣卫的簇拥之下,翩翩而来,虽然很多人并未见过赵皓,却明显感觉得出,进来的这人,才是真正的钦差大人,那脸上的淡定从容,那眉宇间的英气逼人,那双眼之中的睥睨之色,那神态之中的不怒自威,是房中的俊美少年不具备的。

    只有天潢贵胄,久居高位,代天巡狩的少年钦差,才会有这般气度!

    原来,王珏和谢瑜两人进京之后,闲来无事,恰遇赵皓办案,便自告奋勇要前来帮忙,王珏被赵皓派遣返回江南筹备赈灾之钱,而谢瑜便跟随在赵皓身边听用。

    醉仙楼夜宴之时,赵皓见得京西北路众官员有灌酒之势,潜意识便觉得杜公才等人必有所图,便在借机上厕所之时,与谢瑜换了服饰,又用易容符将谢瑜变成自己的模样,代自己应对众官员的敬酒,自己在混在随从之中,待得入了杜府之后,为了避免众锦衣卫混淆,又撤去易容符,自己窜进了徐处仁的房中议事。杜府家奴并不认得赵皓,自然未发现端倪。

    全场顿时又是一阵凌乱,杜府众家奴纷纷露出惶惑和惊恐的神色,而武松、方百花等人则露出戏谑的笑容,抱着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饶有兴趣的望着杜公才等人。

    杜公才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满脸的羞愧和懊恼之色,恨不得从地上挖条缝钻进去。原本设了一个大大的圈套想要把赵皓套住,先是借接风之机,灌醉赵皓,再让其入住其府上,再安排李茂才的年轻妻子提前钻入被子之中,然后不管赵皓有没有真的与李茂才的妻子行云布雨,都是裤裆里的黄泥,不是屎也是屎。

    虽说赵皓是钦差大臣,但是yin人妻子,而且还是堂堂新安县县令之正妻,这可是天大的丑闻,虽然赵皓是三品大员,又是宗室,但是万恶yin为首,这件事他无论如何也是盖不过去的。要么赵皓服软,让李茂才和杜公才等人盖住此事不宣扬出去,查案之事走个过场了事,要么便是被京西北路的士子文人口诛笔伐,再添油加醋,四处宣扬,然后再由李茂才上京告御状,就算是官家恩宠不追究其罪责,但是赵皓将终身背负骂名,这案子也终究是查不下去了的。

    谁知道,千算万算,却没算到入房的却是赵皓的替身,而且还真个借着酒劲稀里糊涂的把李茂才的正妻办了。虽然赵皓的表兄,说起来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名门之后,江南巨富大户之嫡长子,但是对于杜公才等人来说,并无多大意义。

    赵皓眼角一扫牙床上的女子,心中略一思索,便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心头不禁怒火升腾,腰中龙泉剑呛啷一声拔鞘而出,杀气腾腾的直指杜公才:“杜公才,你给本侯安排的卧房,如何进了此女?你欲陷害本侯,该当何罪?来人,给本侯拿下!”

    杜公才原本理亏,又素闻赵皓凶名,惊得魂飞魄散,连连鞠躬道歉道:“钦差大人且住……此乃一场天大的误会,李县令之妻与拙荆一向交好,今日来寻拙荆玩耍,因天色已晚便在府中歇息,不料管家疏忽,将钦差大人亦安排了在此间,故此发生此意外,还请钦差大人明察,明察呐……”

    赵皓长剑一伸,便架在了杜公才的脖颈之上,声音寒若冰霜:“既是你府上出错,此事该当如何处置?”

    杜公才只觉剑锋上的寒气透入肌肤,一只脚已踏入鬼门关,虽然是酷暑时节,额头上却冷汗直冒,急忙战战兢兢的说道:“事已至此,只好让李县令写了休书,此女便给谢公子做个小妾罢。”

    赵皓回头问道:“表兄意下如何?”

    可怜的谢瑜此时脸上总算恢复了血色,他醉酒之下在被中遇到此艳事,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是个雏儿,一时情难自禁,半醉半醒之间初常男女之欢,心中正懊恼和后悔不已,听得杜公才这般说法,想想却也无别的办法,又偷瞄了一眼那刚刚与他共赴巫山的女子,见得颇有几分姿色,一时心动,期期艾艾的说道:“只得……如此了……”

    赵皓见得谢瑜难堪的模样,想着名动江宁的谢家大公子,无数江宁少女梦想中的男神,今日却阴沟里翻了船,不但稀里糊涂的破了童子功,还折在一个已婚少妇手中,这也罢了,还偏偏背上勾搭人妻的罪责,很可能成为一辈子也抹不掉的污点,心头很不是滋味。

    他想来也没别的办法,转头冷声对杜公才喝道:“今日之事,谁也不得宣扬出去,否则本侯拿你是问!”

    杜公才急声道:“钦差大人放心,谁敢泄露半点,杜某必当将其棒杀!”

    赵皓这才冷哼一声,撤去了长剑。

    咕咚~

    一人突然栽倒在地,正是新安县县令李茂才。

    ps:好久没写了,愣是到11点才找到感觉,这章就当是5月3日的,前期先保证平均每天一更吧,再看看能不能努力两天三更……大宋明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