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送钟
    一处石榴花花掩映的花厅当中,琴声悠扬婉转。四下里清香徐来,几个娇俏的婢女轻轻走过,身上钗环相击,发出风铃般的声响。

    在饿殍遍地、赤地千里的京西,此处却幽雅清净得不似人间。一个六十余岁的老叟,一袭薄衫,斜倚在胡床之上,身后两个婢女摇着蒲扇,使得那原本阴凉的大厅之内,又多了一股股凉风。案头陈设着新鲜的荔枝,那老叟拈了一颗正朝口中放,一双浑浊的三角眼却一眨不眨的望着琴案后正在抚弦的倩影。

    那抚琴的女子,一头青丝松松挽着,垂洒在肩头,光可鉴人,一双秀目之中波光流转,显得十分妩媚。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翡翠楼的花魁舞月姑娘,也是洛阳城最出名最贵的青楼姑娘,非百贯不可请其出门。

    那老叟正是京西北路第一粮商,也是河南府第一富商,老公相蔡京的亲家,程府的现任家主程节。

    “启禀老官人,钦差大人求见。”

    程节虽然六十有四,但是某些方面宝刀未老,正色眯眯的望着那舞月姑娘出神,突然听得管家这一声呼喊,手中的荔枝一不留心便跌落在案几上。

    不过他也算是大风大浪过来的,瞬间便恢复了镇静,冷声问道:“老的,还是小的?”

    钦差有两个,赵皓为主,徐处仁为副手,也算是钦差。

    “是那小钦差。”

    程节心中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这小钦差不讲究呐……”

    管家神色迟疑的问道:“老官人的意思是不见?”

    程节面露不悦之色道;“你没有眼色……若是其他人来,或可不见,这小钦差好歹是宗室子弟,不可不见啊,以贵宾之礼,请入正厅罢。”

    眼见得管家转身离去,程节又摆手道:“都撤了罢。”

    等到厅内只剩下几名心腹家奴时,程节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喃喃的说道:“这小钦差,居然舍得屈尊登门拜访,要么极其难缠,要么便是不谙世事……杜公才让老夫提防此人,看来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些。”

    ……

    程府的虽然面积比不上杜公才的府邸,却是花木叠石、碧水楼阁,应有尽有,如同刺绣一般,结构精巧,美轮美奂。

    随着管家的指引,赵皓在方百花、梁红玉和一干锦衣卫簇拥之下,穿过几处亭台水榭、假山叠翠,曲曲折折来到程府客厅前。

    尚未到大厅门口,一名衣饰华丽的老叟已然出厅相迎,满脸堆笑道:“不知钦差大人驾到,有失远迎,死罪,死罪!”

    赵皓冷眼望了那老叟一眼,便如同见到一只成精的老狐狸一般,虽然是满脸的笑吟吟,却是皮笑肉不笑那种,满满的市侩虚伪,又带着几分轻视之意,不觉眉头微微一皱:“老先生不客气。”

    在程节热情迎接下,跟着他到了客厅门口,离着厅门还有两三尺的距离,紧闭着的中间四扇厅门便无声的缓缓打开,一股清凉之气迎面扑来,赵皓只觉全身一阵清爽,这种感觉在烈日之下行走之后,尤为明显。

    赵皓也不客气,率先踏入大厅。只见这大厅极是轩敞,抬头迎面先看到一个青底大匾,上书“紫华富贵”四个鎏金大字,后有一行小字:‘政和六年,书赠亲家翁程公节’,那字一笔一划如断金切玉,七八分神似赵佶的瘦金体,落款正是当朝老公相蔡京。

    匾额下是大紫檀雕螭案,地下是两溜十六张楠木交椅,中间是名贵的羊绒地毯。至于一应摆设,皆是贵重莫名。屋内四角又放置着大块的冰块,使得原本阴凉的大厅愈发凉爽,这种感觉怕是可媲美后世的空调房。

    两人在客厅正中的太师椅上一左一右分别坐定,两名身形婀娜多姿的婢女上前上茶。便无声无息的退下了。

    程节微微笑道:“明前龙井女儿红,宫廷贡品,草民之珍藏,还请钦差大人慢用。”

    那茶叶扁平光滑挺直,色泽嫩绿光润,香气鲜嫩清高,滋味鲜爽甘醇,叶底细嫩呈朵。清明节前采制的龙井茶简称明前龙井,美称女儿红,是西湖龙井中的极品。

    程节虽然满面带笑,语气之中明显带着张扬的味道。

    赵皓淡然一笑,揭开轻轻的喝了一口:“好茶,果然好茶,本侯离开江宁老家近一年,许久没饮过明前龙井了。”

    程节神情一楞,蓦地想起这厮府上是富甲江南的富商,又是唯一嫡子,明前龙井这玩意虽然极其珍贵,但是在赵府并不算得什么。

    尴尬之下,急忙又捏起一颗冰镇的荔枝,正要说什么,却见赵皓也捏起了一颗荔枝,笑道:“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果然是荔枝中的极品。”

    程节半截话被噎住,脸色顿时一变,此刻才生生醒悟在这厮面前炫富张扬的确不是地儿,江宁赵府的财富实力,只怕是比起程府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尴尬之色只是一闪而过,程节揭开茶杯盖,抿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抑扬顿挫的说道:“钦差大人果然好眼力,此荔枝正是快马加急从琼州运来,途中以冰块冷藏,半日一换,耗费极巨。除钦差大人之外,只有我那亲家翁蔡老公相,还有连襟太宰余公,才敢舍得用来招待,哈哈……”

    赵皓不置可否,只是微微一笑,淡淡的哦了一声。

    程节眼角偷瞄了一眼赵皓,又一种抑扬顿挫的声音说道:“我程家也算是名门之后,前朝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程公程知节便是先祖,传至草民已是第十二代。祖辈们不敢有辱先祖门风,世代为善,又叮嘱子弟勤学攻读,如今膝下三子,除长子愚顽跟草民从商,其余两子皆中了进士,次子如今知太原府,三子入了御史台,也算未辱没先祖。草民膝下仅有一女,嫁与老公相的三公子,做了亲家,算是攀了高枝,但老公相为人谦和,待我家亦不薄,故此朝中官员亦高看老夫一眼,便算是嘉王殿下,见到草民已是礼待有加。晋康郡王与草民更是莫逆之交,每番进京,都要邀入府中玩耍几日才肯放走……钦差大人亦是宗室子弟,今日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呐。”

    赵皓眼中神色闪烁,仔细听着这厮吹着牛逼,突然神色一动,笑道:“老先生果然与我宗室有缘呐,不满老先生说,本侯此番无事不登三宝殿,如今正是有事相求老先生而来。”

    程节神色一愣,随即打了个哈哈笑道:“钦差大人本为宗室子弟,天潢贵胄,未及弱冠之年,便已官居三品,封了侯,府上富甲江南,生得更是一表人才,风华如玉,如今更是贵为钦差,代天巡狩,正是要富得富,要贵得贵,要权有权,要势得势,不知草民能帮上甚么……不过钦差大人放心,但得大人一声令下,草民便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赵皓笑道:“赴汤蹈火说不上,对于老先生来说,只是小事一桩……本侯欲买粮赈灾,老先生为京西第一粮商,故此相求。”

    程节脸色一黯,眼珠子滴溜溜急转,稍一思索,大笑道:“钦差大人要粮,说甚么买,再说赈灾事大,草民虽然富不及尊府上,送个三五千石也是舍得的,算是支持钦差大人赈灾义举。”

    死老狐狸!

    赵皓暗骂一声,脸上依旧不动声色,笑道:“老先生果然爽快,不过三五千石,对于百万灾民来说不过杯水车薪,本侯要买一百万石!”

    程节脸色一变,当即一副苦相,笑道:“钦差大人却是消遣我,如今四处缺粮,草民哪里拿得出一百万石,手里最多也不过五万石而已,就是把草民粮仓搬空,也凑不出一百万石啊。”

    赵皓神色一肃,脸色阴沉下来,冷然道:“程老先生既为京西第一粮商,又是老公相的亲家,余太宰的连襟,这一百万石无论如何要凑出来!”

    程节见赵皓态度变得不再客气,眼中神色连连闪动,一缕怒色一闪而过,随即打了个哈哈,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笑道:“一百万石,老夫邀集同行,咬咬牙,想想办法,或许可凑齐,只是这粮价……钦差大人来洛阳已数日,当知这粮价已涨到了五贯,看在钦差大人的面子上,可打个九折,就当是京西粮商同行送钦差大人一份……”

    赵皓脸上一丝笑容再无,打断他的话,沉声道:“一百万石,一百五十万贯!”

    程节眼中怒火刷的一下上来了,随即又强行忍了下去,哂笑道:“钦差大人果然是来消遣草民的,若是在丰收年间,一贯五的粮价倒是说得过去,如今这灾荒时节,老夫便是倾家荡产也卖不出这等价来,就算老夫手中的五万石粮可按一贯五之价,其余九十五万石是切切不可低于四贯五,否则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如此多的米粮。”

    呛啷~

    赵皓突然拔剑而出,屋内顿时寒光凛冽,众人脸色大变。

    赵皓将长剑竖立在胸前,满脸杀气腾腾,一字一句的说道:“本侯素来不喜遮遮掩掩,今日就和老先生打开天窗说亮话,老先生手中存粮一百五十万石,在灾荒之年囤积居奇,便是死罪!更何况,此粮来路不正,老先生若是识相,便按本侯之意售粮,否则……”

    程节终于怒了,蓦地拍案而起,怒声道:“钦差大人莫要欺人太甚!”

    赵皓轻轻的弹了弹龙泉剑的剑锋,剑身发出龙吟虎啸之音,随后寒声道:“此剑乃尚方之剑,如官家亲临,可先斩后奏,还请老先生自重!本侯给老先生一日时间考虑,否则老先生后果自负!”

    程节怒极而笑道:“阁下虽为宗室,却不过五服之外的宗室,难道还比嘉王高贵不成;阁下虽为正三品之职,须知老公相和余太宰之门生,身居三品要职着比比皆是;阁下虽然贵为钦差,手持尚方宝剑,但老夫遵纪守法,难道阁下还敢滥杀无辜,迫害忠良不成?老夫虽是一介草民,然则你又奈我何?”

    赵皓眼中杀机大起,冷声道:“你说甚么?”

    程节狂笑起来,完全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哈哈哈……你奈我何!”

    赵皓反而平静了下来,收剑回鞘,对一名锦衣卫虞侯喝道:“把给程老先生的礼物带上来!”

    “喏!”

    就在众人一阵错愕之际,大厅之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队锦衣卫抬着一物昂然而入,砰的一声,将那大钟放置在大厅之内,木质的地面被硬生生的压出一道痕来。

    一座上百斤的大钟!

    大厅之内,顿时寂静的鸦雀无声。

    赵皓不再说话,起身对方百花、梁红玉等人喝道:“撤!”

    说完,大步流星而去,不再回头,众人急忙手按青龙错手刀,紧紧跟随而去。大宋明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