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立诛无赦
    ,精彩小说免费!

    哈嘿~

    程府门前,十数名锦衣卫扛着巨木,齐齐发出一声怒吼,对原本已摇摇欲坠的程府大门发出最后倾力一击。

    砰~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程府的大门轰然倒塌,狠狠的砸落在地,尘土飞扬。

    赵皓长剑一举:“杀!”

    咴咴咴~

    三百余名白梃兵率先纵马鱼贯而入,手中的兵器高举,杀向府内。

    守候在府门口的家奴们一见这阵势,早已吓得扔下兵器,亡命逃窜,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他们只是混口饭吃而已,只要脑子没进水,哪里可能会程府搭上性命。

    那些原本守卫在院墙上下的家将家奴们,原本被一通弩箭射得魂飞魄散,早已散了大半,只有少部分人仍守在墙下,此刻听得府门破了,顿时也作鸟兽散。

    就算是那些护院家将们,多少有点武艺,但是也只是在平民面前耀武扬威而已,在真正的军马面前,想要负隅顽抗简直就是找死。

    就这样,三百名白梃骑兵一路畅通无阻的杀入了程府,直奔程府前厅。

    那程节对管家的话正半信半疑,在他看来,莫说他背景硬,实力雄厚,就算只是个普通商人,赵皓也不可能像摧城拔寨一般来进攻他的宅子,最多只是围困恐吓而已。所以他听到管家的急报之后,拔腿便往前厅外跑,想要看个究竟,然后他便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群高大雄健的士兵,鲜衣怒马,手执明晃晃的刀枪,如同旋风一般朝前厅扑来。

    程节刹那间惊呆了,使劲的揉着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正一阵懵逼,被管家急忙一把扯回大厅之内。

    呼啦啦~

    三百余名白梃兵四散开来,转眼之间便将前厅团团包围起来,水泄不通。

    紧接着,赵皓也在武松、方百花等人的簇拥之下,昂然而来。

    见得赵皓到来,众锦衣卫齐刷刷的让开一条道来,赵皓翻身下马,大步而入。

    大厅之内,程府的人正一个个瑟瑟发抖,面无血色,如同末日来临一般,程节更是失了魂一般,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张狂,只是满脸迷惑不解的望着赵皓,很显然变故太大,这厮还在云里雾里的,不知所措。

    赵皓长身立在程节面前,眼中杀气腾腾。

    终于,程节总算反应过来了,嘶声喊道:“寿安侯,你身为钦差,强闯民宅,滥杀无辜,还有王法吗?!”

    赵皓静静的望着程节,突然笑了,灿若春花:“程节,你私藏弩箭,旭阳士兵,意欲叛乱,罪当凌迟。本钦差率兵平叛,攻破贼窝,特来擒拿你这乱臣贼子,你若识趣,便引刀自裁,或许还可留个全尸!”

    赵皓的语速很慢,声音平静得出奇,可是对于程节来说,每句都无疑如同被惊雷一般,在他耳旁轰然炸响。

    程节双目尽赤,歇斯底里的指着赵皓吼道:“污蔑,你这是污蔑,我要进京告御状!”

    赵皓又笑了,笑意中充满讽刺和怜悯:“谋逆大罪,立诛无赦,本钦差持尚方宝剑,可先斩后奏!程老官人,你活不过明天了,到地府找阎罗爷告状去罢。”

    说完刷的拔剑而出,剑锋直指程节。

    面对着那寒光凛冽的龙泉宝剑,程节终于彻底崩溃了,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声音变得十分凄惶起来:“钦差大人,老奴错了……还请高抬贵手,放老奴一马,卖粮之事,全凭钦差大人做主,老奴绝不敢有异议。”

    赵皓淡淡的说道:“起来罢。”

    程节如蒙大赦,心头终于松了一口气,缓缓的站了起来,佝偻着腰,垂手而立,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眼中却闪过一丝狠毒的神色。

    银光一闪,直奔程节的胸口。

    噗~

    程节只觉胸口一疼,随即一口鲜血喷薄而出,喷得赵皓满身都是。

    那柄龙泉剑正直直的插在程节的心脏部位,透背而出,露出一截滴血的剑尖。

    程节伸手抓住剑身,刚要说什么,又喷了一口鲜血,这才艰难的望着,满眼的神色充满绝望、迷茫、恐惧……

    “为何……杀我?你我无冤……无仇……不过……只……只是……卖……卖……粮……而……已……些许……小事……”

    赵皓神色变得冰冷至极,恶狠狠的望着程节,恶狠狠的说道:“你和奸佞勾结,三百万石灾粮被尔等侵吞大半,又囤积居奇,哄抬粮价,数以万计的百姓因你等的贪欲而死,我岂能饶你?你的命是命,难道那些活生生饿死的百姓的命,不是命?”

    赵皓的声音慷慨激昂,整个大厅之中都是他的声音在回响,说完手中长剑一绞,程节口中鲜血狂喷,往后一仰,缓缓的倒下,带着满眼的不甘,死不瞑目。

    啊~

    大厅里,一群程家女眷吓得凄厉的惨叫起来,如同见了鬼一般,程强和程丰父子更是魂飞魄散,满脸震惊之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京西之地说一不二,就连转运使都要礼让三分的程家家主,就这样被人如同杀猪宰狗一般杀死在大厅之中,一阵巨大的恐慌涌上程家父子心头,那一向欺男霸女、逼良为娼的程丰更是吓得屎尿失禁。

    赵皓缓缓的收剑回鞘,沉声喝道:“程节心怀叵测,图谋造反,今已被本钦差诛杀。将程家父子带下去,押入大牢,余者不问,就地遣散!”

    数名锦衣卫向前,如同老鹰抓小鸡般将程家父子擒住,推出大厅。随后,其余女眷和下人们,如蒙大赦,顿时争先恐后的跑了出去。

    赵皓转身对武松喝道:“二郎,立即查抄程府,除程府下人每人发放五贯路费之外,其余财产全部没收,以作赈灾之资。”

    “喏!”

    “梁红玉!”

    “在!”

    “遣人查封程家所有粮铺,清点米粮,计入账簿,就地赈灾放粮!”

    “遵命!”

    就在此时,一道惶急的声音从大厅之外传来:“公子,公子,不可乱来,不可乱来呐……”

    赵皓蓦地一回头,便见得徐处仁连滚带爬一般的撞了进来,如同失了火一般。

    然后,徐处仁便做了个奇怪的举动,只见他直直的站在大厅门口,如同木桩子一般立着,一动不动,双眼充满不可思议的神色。

    赵皓将手在官袍上胡乱擦了擦,将手上的鲜血擦干之后,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徐先生,你来得正好,帮本侯做两件事罢。其一,出榜宣告全城,程节私藏兵器,蓄养私兵,图谋造反,被锦衣卫查获而镇压,贼首程节欲挟持钦差为人质,被钦差当场击杀,今主犯已伏罪,胁从者不问,诸百姓勿慌。其二,将程节谋反,本钦差平叛之事,如实草拟奏章禀报于官家,八百里加急送入京师。”

    徐处仁满脸呆呆傻傻的表情,似乎根本没听到赵皓在说什么。许久,他才转过身来,呆呆的对着赵皓问道:“杀……杀了?”

    赵皓:“杀了!”

    “死了?”

    “死了!”

    徐处仁双目圆瞪,直指赵皓,怒声道:“你草菅人命,简直……”

    徐处仁似乎气得说不出话来,没有说下去。

    赵皓淡然道:“简直甚么?”

    徐处仁终于回过神来,高声道:“简直大快人心呐!”

    哈哈哈~

    赵皓楞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紧接着徐处仁也跟着大笑,两人你指我,我指你,笑得一发不可收拾,眼泪都笑出来了。

    不一会,程节的尸身已被抬了出去,大厅之内除赵皓和徐处仁,只剩下方百花和一干心腹锦衣卫在旁护卫。

    徐处仁望着赵皓,满脸钦佩至极的神色,感慨的说道:“下官自以为骨头够硬,天不怕,地不怕,想不到公子虽幼,却被徐某够胆千万倍。”

    赵皓抬起头来,缓声道:“本侯还是那句话,苟-利-guo-家-生-死-以,*************,杀一人而得救百万生灵,赵皓就算搭上性命,也死而不悔!”

    徐处仁双眼热泪盈眶,朝赵皓深深的弯腰一拜:“下官代京西两路数百万黎明,拜谢公子!”

    ……

    杜府,书房。

    杜公才满脸煞白的端坐在太师椅上,呆呆的望着杨宇,失声道:“真把人杀了?”

    杨宇无奈的苦笑道:“程节被杀,首级悬于东门。程强父子被押入大牢,被严刑逼供,架不住也签字画押认了谋反之事,再加上搜查出的弩箭、铠甲,程家谋反之事是坐实了。”

    杜公才又是一惊:“哪来的铠甲?”

    杨宇道:“在程家密室搜查出百余副铠甲,样式与我朝官军铠甲样式完全不同,这小钦差怕是早已谋划此事了、”

    杜公才全身激灵灵一颤,即使在这种三伏天,背脊也是一阵发凉,喃喃的说道:“狠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啊。这厮乳臭未干,行事不计后果,不可硬碰呐……”

    杨宇也是一阵胆寒,唏嘘了一阵,又道:“杜府的家产全部被锦衣卫查抄,各州各县的粮店已全被查封,就地赈灾放粮。其余粮商,听闻程家之事,生怕祸及性命,纷纷低价售粮,更有不少粮商已离开京西避祸。”

    杜公才没有说话,若有所思的说道:“杜家的资产数百万贯,再加上一百五十万石米粮,京西两路的灾荒便可缓解了,未必不是好事……否则这小钦差求功不得,你我迟早牵连进去,被其所害。”

    杨宇也吁了一口气道:“大人说得正是。赵皓一向好大喜功,若是不得其功,便会如猛兽一般四处噬人,如今杀了程节,解了灾情,立了大功,若便不再查赈灾钱粮去向,对于我等来说,也算是一场好事。况且赵皓杀了程节,便是捅了马蜂窝,老公相、余太宰皆是程节之至亲,如何肯善罢甘休?赵皓查抄了程节所有财产,包括米粮,这里头牵连的还有宗室里的利益,那些亲王、郡王们又岂是好惹的?我等正好坐山观虎斗,落得清闲。”

    杜公才脸上也露出喜色,眉头缓缓的舒展开来,突然又想起什么,马上晴转多云,眉头紧锁。

    “那件事如何了?”杜公才问道。

    杨宇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尚无动静,那厮偷了物事,便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我派人搜遍了方圆百里之地,却无半点音信。”

    杜公才脸上的阴霾愈发浓了起来:“那物事一日未找回,本官一日不得安宁……若是不巧落到赵皓手里,你我死无葬身之地!”

    杨宇宽慰道:“法不责众,牵连那么多官员,难道他还敢一个个都杀了不成?”

    杜公才冷声道:“你知道甚么?我朝不杀士大夫,一旦事发,那些科举出身者,或可免难。然你我皆非科举入仕,赵皓又有尚方宝剑,可先斩后奏。一旦那物事落入赵皓手中,你我必死于赵皓剑下!”

    杨宇脸色大变,急声道:“明日再加派人手,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