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铁证如山
    延福宫,凝合殿。

    大殿之内,赵佶身着短襟,躺在芦苇为席的凉榻之上,微微闭着眼睛,脑袋枕着李师师的一双**,双腿又架在小翠香的怀里,神情悠然。

    李师师负责按头,小翠香负责按腿,两人都曾得赵皓指教,经络穴位按摩之术已然炉火纯青,按得赵佶全身通泰,十分受用。

    屋内四周放着冰块,四周又有宫女扇着凉风,即便是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与两个美人亲密接触也丝毫没有半点炎热的感觉,从两个女子身上传来一丝丝的淡淡的幽香直往他鼻孔里钻,愈发心旷神怡。

    梁师成垂手而立,静静的伺候在旁边,神情十分恭谨,突然一个小宦官轻轻的走了进来,对着他轻轻的说着什么。

    梁师成神情一肃,转向赵佶,神情有点迟疑,欲说还止,终究是张了张嘴,低声道:“启禀圣人,礼部尚书金崇岳求见。”

    赵佶眉头一皱,摆了摆手道:“不见。”

    梁师成又道:“其受寿安侯之托,有紧急要事代为启奏。”

    话音未落,赵佶身上的四只柔弱无骨的小手突然都停了下来。

    赵佶双目一睁,缓缓的起身来道:“我那侄卿既让金崇岳专程来求见,必是十万火急之事,那便让他进来罢。”

    “喏!”

    不一会,金崇岳便一路小跑着窜了进来,见到赵佶,急忙稳住身形,向前拜道:“陛下万年。”

    赵佶摆了摆手道:“免礼,既是紧要之事,速速道来罢。”

    金崇岳急忙从袖中取出一份奏章,恭恭敬敬的递上:“特受寿安侯之托,有事启奏。”

    赵佶朝梁师成望了一眼,梁师成忙向前接过那奏折,再递给赵佶。

    赵佶将奏折展开来,细细了一番,眉头不禁微微皱起,神色也越来越凝重,最后更是满面阴云密布。

    突然,赵佶猛的将那奏折往地上一扔,怒声道:“胡闹,简直便是胡闹!他虽是钦差,代朕巡守京西,岂可如此肆意妄为?那程节也是名门之后,士大夫之家,私藏兵甲固然可恶,也罪不至死,岂可就此定为谋逆之罪,且先斩后奏?”

    说完,他话锋一转,双目朝金崇岳一瞪,厉声喝道:“此奏折你既已过目,难道不辨真假,也敢呈递给朕?他未及弱冠不懂事,难道你一把年纪也不懂事?”

    京西首富程节,曾进贡过一对一尺多高的玉珊瑚,故此赵佶心中还是有印象的。而私藏弓弩这事,虽然国法明文禁止,但是凡是有点家底和地位者,家中都难免备有此等违禁物品,朝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然偶或也抓过人,定过罪,很少因此就定性为谋逆造反的,赵佶虽然看似糊涂,其实心中如明镜似的。

    他只道赵皓公报私仇,心中极度不爽,但是赵皓不在眼前,索性便拿金崇岳撒气。

    金崇岳被骂,脸色却没有一丝变化,而是不慌不忙的伸手从怀中又掏出一个锦匣出来,呈递到赵佶面前,缓缓的说道:“启禀陛下,微臣原本也不敢相信,但寿安侯道此案铁证如山,尽在此匣之中,微臣不敢私拆此物,故此进宫面圣,还请陛下亲自辨别。”

    其实赵佶心中也有点犯难。此时的赵皓圣眷正浓,赵佶对其十分看重,而那程节和蔡京及余深的关系,他也是心中清楚明白的,心知此番蔡、余两人必然不会善罢甘休,正不知如何处理此事,听得金崇岳说赵皓有罪证呈递,眼中露出一丝亮光,急忙令梁师成接过。

    梁师成将那锦匣缓缓打开,检查了一遍,确认里面的物品无异状之后,这才递给赵佶。

    赵佶打开锦匣,见得里头不过一叠纸状物,不觉眉头微微一皱,取出其中一张纸状物,稍稍一瞄,眼中便光芒大盛,如同他当初第一次见到李师师一般,眼中尽是贪婪的神色。

    随后他又将那一叠纸状物全部取出来,仔细查看了一番,眼中的神色越来越亮,最后他的视线落在底下一张白纸之上,眼中再也遮藏不住狂喜的光芒。

    那将那叠纸状物放入锦匣之中,取起那张白纸,细细浏览起来,越看越喜,如获至宝。

    许久,他才将那张白纸者了起来,放入锦匣之中,说起话来的神色已变得十分和蔼可亲,声音也变得柔软起来:“我那侄卿可曾道余下的罪证,现在何处?”

    金崇岳神色淡然,不紧不慢的说道:“最迟明日晌午可送入宫中。”

    赵佶眉开眼笑,笑道:“好,很好,我那侄卿果然会办事,此案果确实铁证如山。”

    金崇岳深深一拜道:“既然如此,微臣已代寿安侯转达,就此告退。”

    赵佶摆了摆手,笑道:“送金尚书出宫。”

    梁师成在赵佶身旁不远候着,早已将那“罪证”看了个七七八八,心中已然明了,急声对身旁的小宦官道:“还不速速送金大人出宫。”

    待得金崇岳离去,赵佶这才将那锦匣递给梁师成道:“好生保管,莫要丢失了。”

    梁师成急声道:“微臣省得。”

    ……

    宣德门前,余深和蔡京两人怒发冲冠的怒骂了一通赵皓,又细细密谋了一阵,这才齐齐进宫。

    两人在内侍的带领之下,急匆匆的进了延福宫,来到凝合殿前,恰遇梁师成带着几个小宦官出来。

    蔡京急声道:“守道,我等欲觐见官家,还请代为通报。”

    梁师成见到两人联袂而来,心中已知大概,哈哈一笑道:“两位相公齐来,必是有大事,可惜不巧,官家刚刚往神宵殿去了,怕是要闭关几日才出来。”

    “甚么?”两人齐齐大叫了起来。

    两人一路上已将怒气值蓄满,小宇宙随时准备爆发,谁知赵佶竟然去了神宵殿,不觉有一种全身力气打空的味道,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余深怒声问道:“官家不是才出关两三日,恁地又去修炼?”

    梁师成冷然笑道:“官家要修炼**,哪个敢问?余太宰若是不信,不如自个去神宵殿当面向官家问个清楚。”

    余深被梁师成这一呛,气得直翻白眼,指着梁师成,却半天说不出话来。

    倒是蔡京率先冷静下来,强忍着怒气,缓声问道:“晌午还有人进宫觐见过官家,恁地忽去闭关?莫非刚刚有人来过?”

    梁师成对蔡京还是稍稍有点忌惮,倒没有给他脸色看,只是淡淡的说道:“适才金尚书来过,才走半柱香的功夫。”

    蔡京一听,瞬间明了,气得七窍生烟,怒声道:“岂有此理!”

    梁师成袖子一拂:“官家既已闭关,两位还是请回罢,失陪!”

    说完,率着几个小宦官扬长而去。

    留下蔡京和余深两人在凝合殿前凌乱不已。

    ……

    锦匣之内,放着三百万缗的钱引,还有一张礼单。

    “王羲之草书真迹三幅。”

    “夜明珠两颗。”

    “吴道子真迹《宋子天王图》。”

    “翡翠蟠桃一对。”

    “战国时水晶杯一只。”

    “吴王夫差剑一把。”

    ……

    钱是赵皓查抄程府之后所得赈灾之后剩下的,礼单上的奇珍异宝和名家真迹,也是自程府上查抄的,每一样都价值连城。

    自从方腊起义,朱勔被杀,花石纲停运之后,已经好久没有人向赵佶进贡钱财和奇珍异宝了。当年的东南应奉局,除了花石纲等实物之外,一年现钱,顶峰时候也不过两百余万贯,而赵皓这次不但一次性进贡了三百万贯,而且还进贡了大批赵佶梦寐以求的奇珍异宝,叫他如何不喜。

    当年的花石纲,赵佶为了一己私欲,不惜闹得整个江南之地民不聊生,直至逼反了方腊,如今不过杀一个程节,相比起来,实在微不足道。

    此刻对于赵佶来说,程节到底是不是谋反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些钱和物,他是不可能舍弃的。既然不肯舍弃这些钱物,那么程节就必须是谋反的,否则这些物品就是非法查抄,得归还于程家。

    所以,程家的案子是不可能翻案的。

    铁证如山!

    ……

    洛阳城,钦差临时行辕之内。

    赵皓端坐大厅正中,武松、方百花、梁红玉和青木道长及几个副指挥使,分列于两旁,肃然而立。

    “如今赈灾之事,已接近尾声,然则京西北路官员贪墨之事,却毫无进展。他等伪造好的账本,滴水不漏,即便是徐先生虽知不对,却也查不出端倪出来。”

    赵皓顿了一下,将手中的一封密信,扔到面前的案几之上,继续说道:“据潜匿于杜府的锦衣卫探得京西司户参军向能,原本乃杜公才心腹之人,后不忿杜公才等人贪墨,偷得其真实账簿出逃,出了洛阳城便不知去向,音讯全无,疑是入了偃师地界,你等须加派人手,将偃师城地界挖地三尺,也要将那向能找到!”

    说完,朝徐处仁一示意,徐处仁立即将手中的一叠宣纸也放到案几上道:“向能四十出头,高约五尺,此乃向能之画像,你等带到身边罢。”

    众人向前,一人拿了几张,却见得那人倒也好认,精瘦精瘦的,细眉,三角眼,薄嘴唇,大耳,嘴下一颗好大的痣。

    赵皓又道:“随向能出逃的,还有其一房小妾,十**岁,听说生得标致,喜穿红衣,向能深为宠爱,一妻四妾,将妻休了,其余两妾皆送与他人,独独带了此妾……另有四名心腹家将,颇有武艺。如今杜公才亦派人在四处疯狂寻找此人,你等须在杜公才之前找到向能,若是遇到杜公才的人阻拦,就地格杀勿论!”

    “喏!”

    武松等人应声而去。

    赵皓望着众人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突然一阵机械式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赵皓猝不及防之下,不觉惊了一下。

    系统升级了!大宋明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