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致命的多疑
    赵皓拉开系统界面,不看则罢,一看吓了一大跳。

    功德值从原本的100万左右,飙升到了3500万,而青龙阁只需1000万功德值便可升级。这次功德值的突飞猛涨不但升级到了青龙阁,而且离升级到凌霄阁的5000万功德值的要求也并不远了。

    “恭喜宿主,系统升级到青龙阁,‘除恶’功德任务开启,宿主不但可通过‘行善’获得功德值,也可通过‘除恶’获得功德值。”

    紧接着,系统界面又显示了关于‘除恶’的说明。

    欺男霸女、搜刮百姓、祸国殃民、烧杀掳抢,皆为‘恶’。

    最重要的是,宿主国籍绑定为宋,凡是侵略宋朝疆土,祸害宋朝百姓者,亦为‘恶’。

    这意味着赵皓后续获得功德值的方式并不限于行善救人,杀人也可以增加功德值。

    除此之外,青龙阁为之开放,可兑换的物品也随之更新。

    青龙阁。

    丹药店:壮阳丹(中)、解毒丹(中)、免死银丹、武力丹。

    符文阁:中召唤符(兵)、千里眼符、辟水符。

    兵甲铺:万钧连弩、巢车、洞屋车、铁滑车,战马:白龙马、黑煞兽、赤龙驹、黄金骝。

    万书楼:拳法、掌法、腿法、丹青、箭术、厨艺、蹴鞠、乐器、书法、刀法、枪法、剑法、棍法、戟法、马术等高级技能书,特殊书籍:中级命疗术技能书。

    此次青龙阁更新的物品不多,却给赵皓带来了巨大的惊喜。

    免死银丹:降低健康值激发攻击免疫,30分钟之内,所有攻击免疫,24小时之内每使用一次降低使用者健康值40%。

    武力丹:仅限宿主食用,服用之后增加武力值1,武力70以下限服10颗,武力80以下限服5颗,武力90以下限服3颗,武力95以上限服2颗。

    千里眼符:使用之后,可观察10里之内情景,且不受障碍物阻隔,使用有效时间10分钟。

    辟火符:使用之后,方圆10米之内,烟火不侵,使用有效时间60分钟。

    中级命疗术:每次增加被施术者健康值5点,每人每月限用5次。

    免死银丹虽然是以牺牲40%的健康值为代价,不到生死攸关之际是派用不上场,而且价格也极其昂贵,功德值才可兑换1颗,但无疑是关键时刻的救命神丹。

    而千里眼符,虽然名不副实,只可看10里,而且价格为1000功德值,若是用来偷看隔壁大妈洗澡显然有点浪费,但是用于战场侦察,简直便是神器。

    辟火符,烟火不侵,则又是一颗救命神丹。

    至于各种技能书和武力丹,无疑是赵皓提升属性的一大机会。

    赵皓将所有高级技能书全部兑换了一本且点了使用,如此一来,武力便提升到了82,又吃了5颗武力丹,武力值增加到87。

    从武力80瞬间提升到87,赵皓只觉全身神清气爽,十分轻快,双臂似乎有着无穷的力量,恨不得立即找只猛虎来比划一下。

    就在赵皓一通折腾完毕之后,正打算休憩一番,突然看到系统界面提示有一条未读信息,疑惑的点开一看,不觉又小小惊喜了一下。

    “由于宿主一个月内获得功德值超过1000万,系统予以奖励武力果3颗,一折卡10张。”

    一折卡:使用后,兑换奇珍阁物品时,功德值按一折兑换,一次限兑一种物品,可批量兑换。

    赵皓目前暂时没有什么大批量需要兑换的物品吗,而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算是“财大气粗”了,3500多万的功德值,有种随便花都用不完的感觉,所以对那10张一折卡暂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

    令他惊喜的是3颗武力果,武力丹和武力丹效果一样,但是区别在于武力果目前为止获得的方式是系统奖励,而且服用几乎没有任何限制。

    吃上3颗武力果,武力恰恰到了90,又获得吃3颗武力丹的机会,一口气将武力提升到93。

    这一下,赵皓简直便是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从武力80,一跃变成武力93,便如同三国武将纪灵,突然提升到张辽的武力水平,由二流武将,一跃成为一流武将。

    就在赵皓正沉醉在系统升级带来的喜悦之中时,突然青木道长急匆匆而入,急声道:“向能找到了!”

    赵皓喜得一跃而起,问道:“人在哪里?”

    青木道长道:“一直藏在偃师知县陈前府上密室之内,陈前心存犹疑,须寿安侯亲到其府上,才肯交出向能。”

    赵皓没有丝毫的迟疑,急声道:“速速备马,即刻出城,本侯要亲赴偃师,切记不可走漏风声,避免其中出了纰漏。”

    青木道长忙道:“公子请放心,陈前府上已有十余名锦衣卫守候,又已增派锦衣卫百名前往护卫,不会出差池的。”

    赵皓微微点头道:“很好,你和方指挥使随我同行,令武、梁两位指挥使坐镇洛阳城,以免生乱。”

    青木道长得令而去。

    不一会,赵皓便已身着紫色官袍,头戴长翅展脚璞头,脚踏一双朝天靴,一身公服打扮,走出府来,甚至为了避免陈前生疑,连印绶都带在了身上。

    府门前,百余名白梃兵全副武装,盔甲严明,肃然而立,整装待发。

    赵皓接过方百花递来的马缰,翻身上马,鞭杆一指:“出发!”

    百余人立即随着赵皓、青木道长和方百花滚滚而去,马蹄铁在青石板地面上带起了一溜的火星。

    ……

    从洛阳城到偃师县,约百余里路程。

    赵皓一行人出来时已是红日偏西之时,虽然一路快马加鞭,一路上依旧花了将近一个半时辰,抵达偃师城前天色已黑,月上柳梢。

    此时城门已然关闭,青木道长派人前往交涉了许久,那城门守卫才拉起了吊桥,打开了城门放赵皓一行人进来。

    偃师城虽然靠近洛阳,但是县城并不大,若是平时倒也热闹,只是近来受旱灾影响,城内虽然灯火通明,但是大街上的行人并不多。

    赵皓等人一路上一边吆喝,一边打马奔行,倒也是畅通无阻,在领路的锦衣卫的带领之下,直奔偃师县令陈前的府邸而去。

    陈前的府邸在东门,众人是从西门而入,途中倒也有数里的路程,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便已到了陈府面前。

    远远望去,便见得府门前立着三四十名锦衣卫,一个个手持青龙刀,还有的手持硬弩,杀气腾腾,如临大敌。

    赵皓等人不觉微微松了一口气,纷纷勒住马脚,马嘶声此起彼伏。

    领路的锦衣卫飞马向前,高声喝道:“指挥使大人到!”

    门前的锦衣卫一听,立即迎过来七八人出来,直奔赵皓马前,向前一躬身,恭声道:“见过指挥使大人!”

    赵皓一提缰绳,翻身下马,飘然落地,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免礼,问道:“如何?”

    那领头者,是一名锦衣卫虞侯,见得赵皓发问,脸色露出沮丧的神色道:“启禀大人,我等来晚了一步……”

    “甚么?”

    赵皓大惊,提着宝剑便往府门口飞身而去,方百花和青木道长等人紧紧跟随在后面。

    赵皓一个箭步跃上门口的台阶,然后又是几个连续纵跃,直奔府内。

    很快,他便停住了脚步,因为落脚之处,赫然是一大片血迹,在月色的照耀之下,显得格外的耀眼和触目惊心,很显然这里经过了一番生死搏杀。

    府门口内的路旁,三具尸身整齐的排列着,俱是身穿飞鱼服,有的手中还紧紧的抓着青龙错手刀,有的手中的刀已不知去向。

    英勇殉职的锦衣卫!

    在他们的身旁,又躺着几具黑衣人的尸身,脖子上还挂着蒙面巾,应是被后来赶来的锦衣卫揭落的,很显然是入侵者。

    赵皓心头一凛,朝那几具锦衣卫部属的尸身恭恭敬敬弯腰一拜,又提剑继续向前奔行。

    却见得沿路都是被锐器所伤的尸体,大都是下人打扮,有家奴,也有婢女,中间偶或有一具黑衣人的尸身。

    一直奔到程府前厅门前,那尸体便愈发多了起来,足足有四五十具尸身,而在大厅的正门口,躺着七八名锦衣卫的尸身,和十数名黑衣人的尸身。

    数十名锦衣卫,有的正在检查和收拾地面的尸体,有的手持青龙刀将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

    见到赵皓奔来,又一名领头的锦衣卫虞侯向前来见礼,急声道:“十一名弟兄全部战死,没有一个活口,只有陈知县尚有一口气在,请指挥使……”

    话未说完,赵皓已排众而入。

    只见一名身着青袍的官员,约四十余岁,脸色苍白如纸,正奄奄一息的半躺坐在地上,身上全是血迹和刀伤,身下也是一滩血迹。身旁几名锦衣卫正扶的扶,止血的止血,忙得不亦乐乎。

    “陈前,武力30,智力56,政治62,统率31,健康值7。”

    健康值7,不但已无法使用命疗术,而且随时可能没命……

    “指挥使大人到了!”身旁的锦衣卫急忙道。

    陈前原本已气息奄奄,听到“指挥使大人”五个字,眼睛中突然精光爆射,口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然后艰难的问道:“钦差大人?”

    赵皓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一颗金创丹,向前递到那人嘴前,却见那人微微摇了摇头,而是用微弱的声音问道:“大人可带了印绶或圣旨?”

    赵皓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不及多想,急忙从怀里将锦衣卫指挥使的印绶从怀中掏出,递给他看。

    陈前借着火光,仔细辨认了许久,才道:“果然……是钦差大人,下官……下官……”

    说着就要起身,被赵皓一把轻轻按住,再次将那颗金创丹塞入他的口中。

    只可惜,在这个时候,金创丹已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只是勉强止血而已,健康值也只回复了3点。

    陈前果然精神稍微好了点,艰难的说道:“下官一向多疑,不料反误了性命……那向能携账本藏匿敝府已两三月时光,若是当初钦差大人……一到洛阳……下官便与大人联系……何至今日如此境地……奈何下官不敢轻易相信钦差大人……深恐大人与奸贼一伙……直到大人诛杀程节……放粮赈灾……才敢相信大人……奈何却终究晚了一步……被奸贼所乘……”

    陈前的多疑,赵皓已在他索问印绶的时候已然知悉,只是在这个时候,陈前说这些有什么用?

    赵皓心头不觉一阵大急,生怕陈前废话说了一大堆,到说正点的时候却突然没了,就像某小说一样,写个“杀人者乃……”几个废字,最后写凶手姓名的时候却没力气了……

    赵皓急声问道:“向能何在?”

    陈前说了前面一长段话,果然已经撑不住了,哇的吐了口鲜血,才口齿不清的说道:“从密道往……往西北而去……噗……哇……”

    接连又吐了三四口鲜血,就在众人以为他便要就此而去时,突然陈前竟然挺了一下身子,口齿清晰的说道:“往西北伏牛山飞龙寨而去,其与飞龙寨二当家有旧,如今又走投无路,只得投……”

    陈前突然头一歪,身子便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他最后一段话居然是回光返照!

    ps:断更时间太久,大家有空还是回头把前面读一遍,不然影响整体的感……大宋明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