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肃杀的笛音
    赵皓顺手一剑,将那人脑袋割了提在手上,再抬头望去,只见四周已然灰蒙蒙一片,千里眼符虽可透视,却不可夜视……

    赵皓只得不甘的提着那人的脑袋,飞身返回。

    向刚和向强两人倒也冷静了下来,知道保护向能才是重中之重,已点燃了一堆篝火,火光将四周照个通亮。

    玉荷紧紧的抱着向能,两人均是吓得直打哆嗦。

    而方百花则在向能身旁桉刀而立,满脸杀气,如临大敌。

    谁也没注意到她眼中的那一缕浓浓不安的神色,直到见到赵皓出现的那一刹那,才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缕暖暖的、柔柔的情意,又带着几分嗔怪……

    赵皓自是没有在意,一把将那黑衣人的头颅扔在地上,那带血的头颅滴溜溜的一滚,滚到了向刚和向猛的脚下:“你等可认得此人?”

    “河北四煞!”向猛仔细看了一眼之后,失声惊叫道。

    赵皓有点懵,特么70多点的武力,名字倒是挺凶的,颇有江湖味。

    “河北四煞,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四煞分别为黑白赤绿,以鹰行形束发冠颜色辨识。此人带白色鹰形束发冠,必是四煞中的白煞。”

    赵皓仔细一看,果然见得那人的束发冠为银白色,雕了一只展翅欲飞状的鹰。

    也就是说,还有三个杀手隐匿在树林之中,随时准备出手偷袭。

    就在此时,树林里传来一阵夜枭的叫声,加上夜风吹动草木发出沙沙的响声,愈发显得阴森和恐怖。

    白能和玉荷虽然坐在火边,而且又有向刚、向猛和方百花守护在身旁,依旧吓得全身一直在发抖,如同打摆子一般,两人的脸色在月色的照耀之下,惨白,惨白……

    向刚朗声道:“不怕,那些狗贼只剩三人,我等有四人会武,狗贼但敢杀来,便叫他们有来无回。”

    这话,明显有点像在给自己打气,心中倒是有三分虚了。

    向能哭丧着脸道:“他等在暗,我等在明,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赵皓冷冷一笑,提起地上的一个水囊,咕嘟咕嘟的喝了剩下的小半囊水,然后提着水囊去二三十步外的山泉边打水。

    玉荷急声道:“你莫了单,被狗贼偷袭了。”

    赵皓仿佛没听见似的,径直走向山泉。

    向猛苦笑道:“恐怕三煞加起来,都未必是这位年轻虞侯大人的对手,否则何以孤身杀白煞而归。”

    话虽这么说,众人的视线依旧紧盯着赵皓,生怕这个生猛的高手有个闪失,自己这方的安全保障便要大打折扣。

    赵皓缓缓的在山泉边蹲了下来,却没有立即打水,似乎在看甚么东西。众人心头一紧,全部神色紧张的望着赵皓,就连方百花的神色也不安起来。

    “购买中召唤符(兽),消耗500点功德值,恭喜宿主获得召唤猛兽3只。”

    赵皓看了一眼系统界面显示的猛兽,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点击了释放在200米之外,避免惊扰到向能等人。

    接着,他打了满满一大袋水,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一直走到篝火边,众人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接着便是死一般的沉寂,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死亡的恐惧如同一块大石一般压在众人心头,除赵皓和方百花之外,余下四人无不担心余下三煞突然自天而降,一刀劈下。

    终于,赵皓率先打破沉寂,转向方百花,笑道:“给爷来唱个曲儿?”

    方百花怒目一瞪,朝他翻了一个白眼,转过头去,赵皓自讨没趣,只得哂笑一声,不再说话。

    接着,又是一阵沉寂。

    突然,玉荷道:“我来唱个,大人可不许笑。”

    赵皓报复似的瞪了方百花一眼,鼓掌大笑道:“好。”

    随后,原本肃杀阴森的树林里,响起了一阵婉转如黄莺般的歌声。

    “小楼连苑横空,下窥绣毂雕鞍骤。朱帘半卷,单衣初试,清明时候。破暖轻风,弄晴微雨,欲无还有。卖花声过尽,斜阳院落;红成阵,飞鸳甃。

    玉佩丁东别后,怅佳期、参差难又。名缰利锁,天还知道,和天也瘦。花下重门,柳边深巷,不堪回首。念多情、但有当时皓,向人依旧。”

    向能的这小妾,芳华正茂,声音不但婉转动听,而且还充满了柔媚的气息,即便是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之下,仍然令人听得全身骨头都似乎酥了,怪不得向能亡命天涯都要带着她。

    一曲秦观的《水龙吟》下来,整个林子里似乎都在回荡着她那柔媚的歌声,空气中的肃杀气息似乎淡了许多,就连向能的脸色都逐渐恢复了镇定。

    啪啦啪啦~

    赵皓当即一阵猛烈的鼓掌,掌声在夜空中显得格外的清脆响亮,只听他大笑道:“好,再来一曲!”

    玉荷的神色也变得兴奋起来,似乎忘记了四周的处境,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对赵皓笑道:“我唱两曲,公子便唱一曲如何?”

    赵皓略一沉吟,当即应允。

    那玉荷愈发兴奋起来,又唱了一曲秦观的《蝶恋花》,声音比上一曲更加柔媚而清甜,媚透了骨髓,甜脆了心田。

    一曲歌罢,轮到赵皓唱了,众人纷纷鼓起掌来,方百花也似笑非笑的望着赵皓,想看看他到底能唱出个什么来。

    赵皓哈哈一笑,突然纵身而起,窜上旁边一棵大树之上,摘下几片大的叶子下来,卷在一起,做了叶笛。

    笛声响起,杀伐之音卷上树林上空,居然是一曲《十面埋伏》。

    远处的树林里,一道黑影悄然自一棵大树之上无声无息的滑了下来,蹑手蹑脚的向前掠去,眼中闪着如同饿狼一般的幽光。

    突然,他感觉到背后一阵狂风袭来,心头大惊,蓦地转身回头,便见到两道寒光正盯着自己。

    借着月光,他瞬间便看清了那是什么东西,不禁惊得魂飞魄散。

    笛音初时如金鼓战号齐鸣,千军万马齐声呐喊;接着如大军伏兵,气息宁静而紧张;继而如两军短兵相接,刀枪相击,气息急促,音调高昂而起……

    众人想不到赵皓仅凭几片树叶就能吹出如此慷慨激昂的曲音,不禁暗自钦佩,就连一直和赵皓斗气的方百花的眼中也露出了温暖而柔媚的神色。

    只是那抹暧昧的神色一闪即逝,因为她眼角的余光看到可另一双暧昧的目光,眼中转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厌恶的神色,气鼓鼓的转过头去,朝四周张望,不再看赵皓。

    嗷吼~

    就在此时,树林里突然传来一阵低沉而恐怖的声音,虽然声音不是很大,却足够穿透整座林子。

    原本沉醉在笛音中的众人刹那间惊醒过来,齐齐惊叫:“大虫!”

    曲音依旧在继续,而且越来越慷慨而激烈,如同万马千军生死搏杀,马蹄声、刀戈相击声、呐喊声交织起伏,震撼人心。

    刹那间,树林之中似乎沸腾了起来,高昂直冲九霄的笛音,猛兽的吼声,人的惨叫声,草木晃动的声音,奔跑声,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合并成一曲魔鬼之音。

    树林里的声音逐渐停了下来,赵皓的笛音也逐渐缓和了下来,节奏零落的同音反复和节奏紧密的马蹄声交替,如同残军败将奔逃而走。

    不一会,那猛兽残忍而恐怖的吼声、绝望的惨叫声、奔逃声再次在树林内响起,巨大的声音差点将笛音都压制住了,那笛音也逐渐变得悲壮起来。

    终于,树林里的声音终于再次平静下来,赵皓的笛音也戛然而止。

    一曲终了!

    夜空中再次死一般的沉寂,半天没有人说话。

    除了方百花之外,余下的四人,齐齐用惊恐而敬畏的眼神望着赵皓,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刚才发生的那一幕,简直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

    一开始,他们听到那虎啸山林的声音,惊得双腿发软,向能更是惊得大小便都快失禁了;然而赵皓那巍然不动的举止使得他们逐渐安静了下来;渐渐的,他们一边听着笛音,一边看着赵皓面沉如水的表情,心头涌起一种感觉,那就是林子里那猛兽的残忍嗜杀,似乎尽在此人的掌控之中。

    “好曲!”向刚率先打破平静,由衷的赞叹。

    没有掌声,众人恍然如梦,依旧不敢正眼看赵皓。

    赵皓淡淡的一笑道:“猛兽畏火,只要火焰不熄,那大虫便不敢过来,诸位不必惊恐。”

    众人露出释然的神色,却又隐隐有一种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感觉,但是也没人敢盘问什么……这个年轻的锦衣卫虞侯实在太神秘了,神秘得令他们自心底油然而生一股浓浓的敬畏。

    方百花倒是神色平静的出奇,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问道:“死了两个,尚存一个,莫非藏在树上不敢下来?”

    赵皓眉头微蹙,眼神之中也是充满疑惑的神色。

    “你先睡罢……仅剩一个,不足为虑,也许已经逃之夭夭,你我轮流值守即可。”

    方百花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夜色逐渐已深,众人在赵皓的催促之下和衣而睡,躺在篝火边。

    方百花和玉荷两人共用一床丝毯居左,向能和向猛两人躺在中间,向刚单独一床丝毯居右。

    或许是赵皓今夜的表现给众人带来莫大的安全感,加上夜色越来越深,自方百花开始,逐渐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到最后向能居然发出了断断续续的鼾声。

    赵皓坐在篝火边,时而不时的往火上添点柴,眉头微蹙,满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突然,他的眼角见得人影晃动,蓦地转身。

    却见得是向能那小妾缓缓翻身而起,慢慢的向他走来。

    ps:有了第一次双更,也许,大概,就会有第二次……大宋明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