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5章 为母则强
    第055章 为母则强

    司傲霆看着面前小女人冷沉的脸,脑子里蹦出一个词——

    为母则强。

    “这次是我的错!”

    顾立夏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她听到什么了?

    这个无心无情的移动冰山,居然会承认自己的错误!

    原本她还想着这人会拒不认错,然后巴拉巴拉说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来堵她。

    结果,他居然这么轻易,就承认错误了!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她疑惑地抬头去看头顶的太阳。

    恰好,兜里的手机响了。

    她顺手掏出手机,滑了接听。

    一道邪魅华丽的男声飘出来。

    “小花美女,你终于开机了啊。”

    “啊……哦。”

    顾立夏望天的姿势怔住了,想起那天劳斯莱斯里的那个妖媚帅气的男人。

    “怎么样,咱们是不是该约会了?”

    “啊?那个嘛……”

    顾立夏头疼地皱了皱眉头,脑子里迅速思索怎么拒绝,没注意到身边站着的男人越来越阴沉的脸。

    山寨机漏音严重。

    司傲霆半眯着眼睛,不悦地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手机。

    “她没空!”

    挂了电话。

    “电话里的男人是谁?”

    声音冷冽得像道冰。

    顾立夏很生气,要去夺手机。

    “电话里面是谁,关你什么事。你这人怎么这么霸道,知不知道这样很没有礼……”

    司傲霆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

    看着顾立夏喋喋不休的嘴,猛地伸出手,勾过她的后脑勺,径直亲了下去。

    “唔……放……”

    顾立夏的声音,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全部湮没。

    她的大脑轰地一声,爆炸了。

    那种陌生的电流又袭击了全身,身体发软,双手无意识地,攀着面前男人的胸口。

    司傲霆吻得很急,又很用力,如同惩罚一般,夺走她所有的空气,霸道地想让她身体心里,全部都是他的气息。

    嘭嘭嘭……

    顾立夏感觉司傲霆的心跳和她跳得一样快。

    感觉到男人充满占有欲的掠夺,心里又紧张又害怕。

    更多的,是眩晕。

    他,难道喜欢自己?

    良久,司傲霆终于结束了这个吻。

    顾立夏气喘吁吁地靠在他的怀里,心里忐忑不安,又有一点小甜蜜——

    司傲霆吻自己,难道真的是喜欢上自己了吗?

    只有喜欢一个人,才会这样接吻的吧……

    司傲霆低沉的说道:“我说过,契约期间,不许和任何男人亲近。”

    契约!

    顾立夏目光一凛,狠狠地将司傲霆用力推开。

    “你不用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契约,那是你单方面的契约,和我无关!”

    原来,不是喜欢。

    而是这个男人的占有欲作祟!

    司傲霆被她眼里的神色激怒。

    “不听话,你就不怕坐牢!”

    听到坐牢两个字,顾立夏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眼里散发出惊恐的神色。

    她抿着嘴,愤怒地看着司傲霆。

    “你就知道拿这个压我,说多少次了,我没偷过你们东西,视频里那张脸不是我,信不信由你,反正像你们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懂得尊重人!”

    转身跑了出去。

    司傲霆分明看到她眼里噙满了泪水。

    心底涌起一股异样的情绪,缓缓握紧了拳头……

    坐在顾小北的病房里,顾立夏陪着他一起看电视,一直有些心不在焉。

    顾小北嘟囔着嘴,推推顾立夏。

    “夏夏,你在想什么呢,我和你说话你都不理我!”

    说完,虚弱地喘了口气。

    “啊?你说什么了?”

    顾立夏回过神。

    “我刚刚问你,那个孟浩然是不是没工作啊?”

    顾立夏皱眉,不解地看着他。

    “为什么这么说?”

    孟浩然?

    那个诗人?

    糟糕,顾小北又开始了!

    顾小北喘了一口气,一本正经地说:“刚刚电视里面有个漂亮姐姐念了一首诗,说是孟浩然写的。”

    “然后呢。”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他的语速不快,背完一首诗,喘了好几次气。

    “然后呢?”

    顾立夏都不想动脑筋了,等着接招顾小北的那套歪理邪说。

    顾小北无奈地看着顾立夏,声音虚弱。

    “你看哈,孟浩然睡懒觉,醒了也不起床,还在那里听鸟叫!

    听了鸟叫还不起床,还在想昨晚下雨打落了多少花,他不用上班啊!”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顾立夏斜了他一眼。

    “你想太多了,孟浩然这首诗是星期天写的!”

    司傲霆站在门口听到这番对话,忍不住低沉地笑出了声。

    病房内的两个人一起抬头朝门口看过去。

    顿时,两人都露出不欢迎的表情。

    顾立夏是因为刚刚发生的事,而顾小北,则是打心眼里的排斥。

    有人要和他抢夏夏妈妈。

    而这人,居然长得比他还帅!

    他忍无可忍!

    “喂,你笑什么笑!”

    他没好气地呛司傲霆,童稚的声音里居然有那么一点点威严。

    司傲霆脸色恢复了冰冷,看到顾立夏好像已经没事了,转身去看手术室改造进度。

    顾小北一拳打在棉花上,软绵绵地,心里面更加憋了口气。

    “冰山脸,丑八怪,混蛋,你给我站住!喂,停下……”

    顾立夏吓得急忙捂住顾小北的嘴。

    “小北,不能说脏话!”

    “我怎么说脏话了!”

    顾小北稚嫩的声音辩解。

    “他就是讨厌,他把我送去美国抢走你,他就是讨厌!哼!”

    因为太着急,说完忙喘气。

    顾立夏轻轻帮他捋顺呼吸,无奈地笑笑。

    “他没有要抢我,而是要抢你。他很有钱,跟着他,比跟着我过得更好。”

    这是事实啊,谁不希望有个有钱老爸,到处横着走!

    “我才不稀罕。”

    顾小北犟着一张脸。

    顷刻,脸上神情又软了下来。

    认真地看着顾立夏,问道:“他真的很有钱?是不是如果我讨好他,他就会花钱给我治病?”

    “嗯,这样你就可以更快地好起来,然后去你梦寐以求的游乐场玩了。”

    “那他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至少,有那么一厘米的好处了。他出医药费,妈妈,你以后不要那么辛苦去外面赚钱了。”

    顾立夏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个乖小北,总是这么体贴她。

    病房安静下来。

    “妈妈。”

    沉默了一会儿,顾小北忽然出声。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