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7章 清早熬粥
    第057章 清早熬粥

    “小北呢?小北怎么样!”

    说着,她就准备爬下床……

    “小北还在昏迷。我安排了最专业的看护守着他,只要他一醒,会立刻通知我们。”

    “那我也要守着他,让他醒来第一个看到的是我。”

    顾立夏动作不停,鞋子都来不及穿,一瘸一拐地往门口走。

    司傲霆动作比她还快,堵在她的前面。

    男人精壮的胸膛,抵着她的鼻尖。

    一股浓重好闻的味道霸占了她的呼吸。

    “医生说了,小北最早也要明天下午才会醒来。而且重症病房不能随便进去探视。乖,在这之前,你必须好好休息。”

    他的嗓音在这样昏暗的夜晚,显得愈发磁沉。

    顾立夏窘迫地站在原地:“我……”

    “听话,回去躺着再好好睡一觉。”

    司傲霆说着,欺身而上,不可置否地将她打横抱起。

    天旋地转之后,顾立夏的双手无意识地,紧紧攀住司傲霆的脖子,防止自己摔下去。

    她的心跳,又不受控制地剧烈跳了起来。

    她的脸离司傲霆的脸那样的近。

    近得,似乎她只要稍稍侧过去,就能亲到他的脸。

    她的心底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涌起一股迫切想要亲上去的冲动。

    真的。

    好想,好想……

    司傲霆抱着她走了几步。

    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侧过头,看向她。

    太突然,顾立夏来不及回避自己的目光,眼里的热切全都落入司傲霆的眼里。

    司傲霆一向面无表情的脸,忽然变了。

    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变了。

    仿佛,他冰冷的外表底下,藏着一颗火热的心;

    仿佛,他古潭无波的眸底,藏着深深的爱意;

    仿佛,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藏着浓浓的——

    **……

    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别过头去。

    咚咚咚……

    咚咚咚……

    心跳在这样的夜晚,如同打鼓一般清晰。

    再这样和他对视,她的心脏绝对会跳出来。

    顿时,她又觉得难为情。

    也许,他已经发现自己的异常了,他心里会怎么想?

    眼角偷偷的观察,发现司傲霆还是那张扑克脸。

    他将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

    然后,自己绕过床尾,掀开被子,躺了上来。

    灯。

    熄了。

    三米乘三米的大床非常宽敞,两个人一左一右躺着,中间还有一米多的距离。

    明明离得那么远,顾立夏却觉得他似乎就躺在自己身边。

    闻着大床上那股浓烈的雄性气味,她感觉全身的细胞变得越来越敏感。

    司傲霆一个小小的翻身,都让她紧张不已。

    忽然,她发现了一件让她尤为惊恐的事情。

    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再次检查了一下。

    她原本穿着的裙子不见了,此刻身上穿着的,是和司傲霆的睡衣相同材质的一款睡裙。

    黑暗中看不出睡裙颜色,但料子穿在身上,非常的舒服。

    司傲霆没有动静,仿佛睡过去了一般。

    顾立夏不敢问他,谁帮她换的衣服。

    悄悄地抬起手臂闻了闻,发现自己身上,有一股沐浴露的清香。

    难不成,自己在昏迷中,还洗了澡了?

    似乎好像确实迷迷糊糊中,确实有一双手给她洗过澡。

    她安慰自己,肯定是司傲霆嫌弃自己脏,让家里保姆给自己洗的。

    不过,就算是让保姆给她洗澡,她还是觉得膈应啊。

    有种被人看光光的羞涩……

    一顿胡思乱想,身体到底还是太累了,不知不觉中,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黑暗中,察觉到顾立夏均匀的呼吸声,司傲霆的眼睛忽然睁开。

    他心情烦躁地起身,去浴室洗冷水澡。

    不过是和那个丫头躺一张床上而已,他居然反应这么大,好想把她给吃掉。

    洗着洗着,眼角瞟到浴室内的浴缸,脑海里又浮现出给那丫头洗澡的画面。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感觉,又腾起,折磨得他,将凉水开得更大……

    第二天,顾立夏神清气爽地醒来,发现司傲霆抱着被子,还在沉睡。

    她蹑手蹑脚地起床,洗漱完,换上自己的衣服,去楼下厨房熬粥。

    虽然知道小北就算醒了,暂时也还不能吃东西,可她就是想做。

    仿佛只有这样做,才能减少她心里的焦虑。

    她查过了,就算小北这次成功做了换心手术,可后面还得看排不排斥,会不会有别的感染、肿瘤,移植物血管病等等。

    而且还得一辈子都吃药,定期去医院复查。

    虽然国外已经有换心患者活了三十年的记录,但手术之后死亡率更大。

    她怕,怕她的小北熬不过去……

    司傲霆下楼的时候,看到顾立夏单腿站在厨房里,一边搅拌粥,一边隐忍的落泪。

    背影,是那样的悲伤,孱弱。

    他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勺子,淡淡地说道:“家里有佣人,这样的事情让佣人做就好。”

    手上却学着顾立夏刚刚的动作,继续搅拌。

    顾立夏没想到司傲霆忽然出现,急忙擦眼泪。

    司傲霆看着她的模样,伸出空着的左手。

    动作看起来粗鲁,其实轻柔地揩掉她脸上没擦干净的泪珠。

    感受到他指腹的温度,她全身一颤,别扭地低下了头。

    但指腹那种微微的粗糙感,仿佛在她心尖上磨蹭了一下,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她尴尬地打招呼。

    “早、早上好。姑姑呢?今天还没起床吗?”

    司傲霆看着锅子里的粥,淡漠地回答:“回自己家了。”

    “啊?姑姑不是住在这里的吗?”

    顾立夏很吃惊。

    “这里是我一个人的地方。”

    “哦……”

    其实她很想问,既然姑姑昨晚上没在,为什么他还会让自己睡他房间。

    甚至,睡在他床上。

    但这个问题,始终说不出口。

    蜜汁尴尬呀……

    “粥是不是好了?”

    司傲霆忽然问。

    “啊?”顾立夏猛地回神,“哦,是的,好了。”

    她感觉自己都有点不像自己了。

    “那个,煮的量很多,如果不嫌弃……”

    话还未说完呢,司傲霆已经毫不客气地给自己盛了一晚,坐在外面的餐桌前,握着勺子慢慢地吹凉了吃起来。

    顾立夏挑挑眉。

    这人真不懂得“客气”两个字怎么写。

    不过,美男就是美男啊,连喝个粥都能这么赏心悦目……

    正花痴中,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