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8章 喜欢上司傲霆
    第058章 喜欢上司傲霆

    担心是医院的电话,她急忙放下勺子去接。

    结果不知道怎么的,烫到了手。

    疼得她眼泪都要出来了。

    司傲霆皱了皱眉,大步走了过来。

    顾立夏忍着疼,已经按了接听。

    结果,电话里头蹦出来的,是那天那个魅惑的声音。

    “小花美女,早上好啊,今天天气晴朗,适合约会……”

    电话那头的声音还没说完呢,司傲霆一把夺过手机,挂断电话。

    顾立夏心里头很不高兴。

    虽然她自己也很想挂那莫名其妙男人的电话,但司傲霆挂和她自己挂,完全是两码事。

    可好!

    “以后,不许再接这人的电话。”

    顾立夏已经吃过一次亏,拧着眉头,懒得搭理他。

    司傲霆瞥了一眼她的手,不悦地拽过她的手,直接放到一旁的水龙头下,对着烫到的地方冲。

    流动的凉水冲着烫伤的位置,火辣辣的感觉舒服了很多。

    但他的手握着她的手,让她又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司傲霆的手真漂亮。

    这样漂亮的手,非常适合弹钢琴呢。

    “看够了吗?”

    糟糕,被他发现了。

    顾立夏下意识地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但司傲霆的力气非常大,禁锢着她的手,纹丝不动。

    “烫伤需要对着流水冲至少五分钟,这点常识你都不知道?”

    他的语气很凉,带着点不屑的意味。

    顾立夏梗着脖子怼回去。

    “谁说我不知道!”

    为了养好顾小北,她可是看了很多育儿知识,学习了各种意外应对方式。

    一抬头,发现司傲霆看着自己的眼神,生气中似乎还带了点……深情。

    还没反应过来,司傲霆俯下身,轻易吻住了她的嘴唇。

    嘴唇细细麻麻的电流,将她的心再一次重重电了一下,脸又红了起来。

    这个吻浅尝即止。

    司傲霆面不改色地松开她,转身继续回去喝粥。

    手上的力道,终于松了。

    顾立夏的心口,却紧了。

    他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亲自己,到底几个意思?

    顾小北中午就醒了。

    笑容虚弱却那般耀眼。

    因为太虚弱,暂时还没有力气说话。

    他住在piuc(儿童重症监护病房),全身插满了管子,用玻璃隔离了起来。

    顾立夏熬的粥,他根本就不能吃。

    身体麻药的药效已经过去了,小小的人儿疼得额头上冒了细密的汗,却至始至终,没有呼过一句疼。

    重症室只有半个小时的探视时间。

    顾立夏隔着玻璃,依依不舍地看着他,舍不得出去。

    最后,还是被护士长把她给请出来。

    司傲霆似乎有急事,重症室只进去三分钟就走了。

    到底没什么父子情,顾立夏清楚,不能要求司傲霆一定要像她一样担忧小北,但心底多少还是有一些失落。

    她感觉自己现在的想法很危险。

    似乎,真的是喜欢上司傲霆了。

    心情忐忑不安,约了白深深吃东西,想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结果,坐在火锅店,她俩对着一锅沸腾的火锅,一起没食欲。

    “深深,我是因为担忧小北吃不下,你这是怎么了?这不是你最喜欢的火锅吗?”

    白深深扒拉了一下自己的短发,一副纠结的神情。

    “没什么,就是……没胃口啊。”

    “深深,你很不对劲!”

    顾立夏八卦的小雷达开启。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

    白深深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说出口:“夏夏,你别笑我啊,昨晚上,我……我……”

    “到底什么嘛?”

    顾立夏的胃口被吊了起来。

    要知道,认识白深深这几年,她大部分都是酷酷帅帅的模样。

    还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情。

    白深深凑近顾立夏,悄悄地说:“昨晚耗子带我去酒吧见朋友,我喝多了,去洗手间的路上碰到了他,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和他……”

    白深深少有地脸红了。

    “他?白深深!你不是吧!你见到他了,你、你这意思,该不会还和他滚床单了吧!”

    顾立夏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八度。

    发现有人注意她,她又急忙压低声音。

    “白深深,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个男人害你还不够惨啊!”

    “道理我都懂。所以,早上我很潇洒地甩了一千块红票子给他,就当做昨晚上我嫖了他。问题是,这些都这不是重点。”

    白深深脸色越来越红。

    “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耗子早上在酒店门口等到我出来,居然一点都不生气,还拿着一枚钻戒,要和我求婚!我吓得当场逃掉了。”

    这故事跌宕起伏得让顾立夏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深深,我深表同情!”

    “夏夏,现在可怎么办啊,我以后还怎么面对耗子啊!我一直都把他当哥们,我以为他也是如此。”

    白深深那张瓷白精致的脸上,布满焦虑。

    “深深,难道你不知道宁骏昊喜欢你?”

    顾立夏一直以为白深深是故意误解。

    “我和耗子穿开裆裤的时候就玩一起了,真没感觉。再说,我的过去那么不堪,耗子那么优秀一个警察,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

    一顿火锅,最终两人没吃几口,就撤了。

    走在大街上,天空越来越暗,城市的霓虹亮了起来。

    白深深推着顾立夏慢慢走着,各有心事,提不起劲说话。

    忽然,一个人影突兀地朝轮椅冲了过来。

    顾立夏还没反应过来,白深深已经下意识地提脚,将人重重踢开!

    “哎呦!”

    听起来尤为耳熟的声音响起。

    顾立夏诧异地看向摔倒在地上的女人。

    “王思思?你……没事儿吧?”

    她尴尬地回头,和白深深对视了一眼。

    白深深无辜地耸了耸肩。

    “贱人!”

    王思思身上衣服被人撕坏了,勉强遮羞。

    身上脸上多处青肿,狼狈不堪,完全没有一丝富家千金的模样。

    她捂着摔疼的屁股站起来,恶狠狠地瞪着顾立夏,欺身而上,举起手就挥向顾立夏。

    “我和你拼了!”

    白深深一米七的大高个,拦在王思思的前面,轻易扼住她的手,挑着眉头道:“离她远点儿,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