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0章 恋爱的酸涩
    第060章 恋爱的酸涩

    顾立夏吓坏了,急忙挣扎。

    “喂,你不是醉了吗?这是做什么?”

    司傲霆的黑眸里带着浓浓的深情,紧紧地搂着顾立夏,禁锢了他所有的动作。

    他在她耳边呢喃:“真的是你,真的找到你了!夏夏,夏夏……”

    什么真的是你。

    什么找到你了?

    不过,他叫自己夏夏的嗓音,真的好好听啊。

    如同磨砂在轻轻磨着自己的心尖儿。

    他说话的气息喷涌在她的耳边,痒痒的,一路痒到了心底去。

    鼻尖嗅到的,全都是浓郁的白兰地的酒味,香味醇厚,醉人……

    顾立夏感觉自己要被沉迷进去了,努力挣扎,可怎么都挣脱不掉。

    他的手臂如同钢铁一般,纹丝不动。

    “别逃……”

    司傲霆带着醉意地说道。

    忽然撑起身子,深情地望着顾立夏,轻柔地抚摸着她白皙的脸庞,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顾立夏被他瞧得心口乱跳,想偏过头躲避他的目光。

    司傲霆低下头,准确无误地擒住她的唇,轻柔霸道地吻了下去。

    充满酒味的吻,非常陌生,让顾立夏忍不住全身战栗。

    顾立夏被吻得脑子无法思考。

    如同行走在云端。

    又如同在玩高空蹦极。

    忽上忽下的感觉,心尖儿颤抖着。

    忽然,她感觉身上一凉,整个人一个激灵,从高空直直坠落,醒了过来。

    “唔……不要……”

    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在拒绝。

    脑海里想起五年前的那个晚上。

    那么痛,那么屈辱,身体不由自主地在反抗。

    “不要……求……求你……不要。”

    她抗拒,她闪躲。

    可她哪里躲得掉。

    司傲霆醉了。

    很醉很醉,整个人已经被本能控制。

    他单手钳住顾立夏乱动的双手,一边亲吻她,一边去拽她的衣服。

    顾立夏急了,狠狠地朝司傲霆咬下去。

    司傲霆吃痛,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他舔了舔自己正在溢血的舌头,看着面前面色潮红的顾立夏,看清她眼底的拒绝和恐惧。

    松开她,翻了个身,摇摇晃晃地去了洗手间。

    很快,洗手间内传来淋浴头冲水身。

    顾立夏魂惊未定地深深喘了几口气。

    手脚恢复一点力气之后,匆忙落荒而逃。

    司傲霆穿着衣服,整个人站在淋浴蓬蓬头下面,随便水洒下来,将自己全身淋湿。

    五月冰凉的水,让他的身体渐渐凉了下来。

    他听到外面传来关门声,缓缓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顾立夏起床的时候,发现整栋别墅内没有一个人,只有她自己。

    她的心底涌上来一股说不清的失落。

    昨晚上逃出主卧之后,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脑子里装满的,全部是司傲霆亲吻她的画面。

    后来,好不容易睡着,却做了那种绯色的梦——

    梦里面,她的身体没有拒绝他,反而,非常的主动……

    真的是要羞死人了。

    五年前那一夜,明明是那么羞辱,可为什么现在感觉心里没那么讨厌?

    但身体的不自然和僵硬,是改变不了的。

    她很清楚,昨晚上,自己的身体有多排斥他。

    所以,今天他那么早出门,是生气了吗?

    这个认知,让她越想心里越委屈。

    昨晚上,不对的明明是他,为何感觉她抗拒还抗拒错了?

    没心情吃东西,直接空着肚子去医院。

    小北还住在picu。

    下午四点到四点半,医院规定的这个时间她才能进去探视。

    她没地方可以去,一个人坐在医院的长椅上面等。

    给顾少辰打电话,可他电话一直关机。

    心里头说不出来的伤感。

    心底最柔软的一角,隐隐涨疼着一丝酸涩,眨个眼都想落泪。

    不知道为什么,她好想马上看到司傲霆,又骂自己没志气。

    昨晚上,他轻轻呢喃,叫着自己名字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魅惑。

    只有深爱的人,才会用那样的嗓音呼唤对方吧。

    他爱自己吗?

    应该不可能吧?

    不然今天怎么会那么早就出门了。

    眼角不由自主地一直望着医院长廊的尽头,希望下一秒,他的身影就会出现。

    但是,没有。

    从早上八点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她一直坐在那条长椅上。

    医院来来回回那么多人,身边座椅满了空,空了满那么多次,她连厕所都舍不得去,生怕自己有可能会错过。

    可是,司傲霆的身影一次也没出现。

    心里面的失落越来越大了。

    他不重视她,更不重视她的小北。

    她忘记了,他们之间,不过是一纸交易。

    最操蛋的是,这笔交易她还最吃亏。

    不过,小北的病治好了,值了。

    到重症病房的探视时间了,她紧了紧拳头,强迫自己笑起来,眼泪却忍不住仓促地滑落。

    她急忙去擦拭。

    这样的自己,好陌生,都不像顾立夏了。

    为什么心里面想的是司傲霆,而不是顾少辰呢?

    她的心,到底怎么了?

    小北精神好了一点。

    护士把他的呼吸器拿开,让他可以隔着玻璃和顾立夏说话。

    她穿着消毒服,看起来有些滑稽。

    顾小北躺在床上,很不给面子地笑了。

    “夏夏,你好丑啊!像个怪兽。”

    声音依旧虚弱,说句话,格外吃力。

    “你还不是一样,这样躺在里面,插满管子,像小怪兽。”

    “妈妈,你不高兴。”

    顾小北双眼亮晶晶。

    “有人欺负你了吗?”

    顾立夏心口一紧。

    自己有这么明显吗?

    连小北都看出来了。

    “没人欺负我,妈妈是想我们家小北,想你快点好起来,现在我都不能亲你,不能抱你,好难过啊。”

    “嗯,妈妈,我会努力让自己身体快点恢复的。你等着我。”

    顾小北呼吸喘得厉害,脸色苍白。

    一旁的小护士急忙帮他把呼吸机带上。

    探视时间结束以后,顾立夏去找小北的主治医生了解恢复情况。

    司傲霆请来给小北动手术的那些外国专家也在,她压下心里头的胆怯,直接和他们沟通。

    她的英文底子很好,除了开始有一些结结巴巴,之后的沟通都还顺利。

    了解到小北恢复情况很不错,她在医院又待了一会儿,准备打车回司傲霆的别墅。

    叮——

    手机响了。

    她心口一紧,急忙掏出手机。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