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6章 警察,不许动
    第066章 警察,不许动

    “司傲霆,司傲霆……”

    司傲霆扶着她的身体,面色冷沉地问道:“你确定吗?”

    “确定什么?”

    她的声音沙哑,妩媚而动人。

    整个身体被药效折磨得好难受,紧紧攀着司傲霆的脖子,终于感觉舒服了一点。

    但是——

    还不够。

    还想要更多。

    她的手毫无章法地在司傲霆的身上到处点火。

    司傲霆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握紧拳头,不耐烦地将顾立夏的手从身上剥离。

    不悦地看了眼身后,还在上演限制级动作的大屏幕,和传出靡靡之音的音箱,转身走开。

    “别走……司傲霆……”

    她好难受,司傲霆为什么走了。

    她从未这般渴望他,需要他。

    巨大的失落攒紧她的心口——

    他,嫌弃她。

    她慌乱地起身,伸出手,卑微地想拉住他。

    司傲霆……

    司傲霆迅速找到了房内的总电闸。

    “啪”的一声。

    房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啊!”

    她吓了一跳,惊叫出声,差点从床上摔下来。

    失重般的天旋地转之后,身体,落入一个熟悉的强壮怀抱。

    男人结实有力的手臂,牢牢地接住她的身体,两个人挨得那样近。

    密闭黑暗的房内异常的安静。

    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心跳声和急促的呼吸声。

    男人暗哑磁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小野猫,这可是你自找的!”

    她还没反应过来,司傲霆霸道地朝她吻了过来……

    黑暗中,一室旖旎。

    突然,门被人从外面狠狠踢开。

    一道凌厉的声音传来:“警察,不许动!”

    室内的两人箭已在弦上,因为这突发状况,司傲霆迅速掀过薄被子,在亮灯之前,将衣不蔽体的两个人牢牢盖住。

    明亮的灯火亮了,一群警察窜了进来。

    顾立夏蜷缩在被子里一动不敢动。

    可是,她的身体好难受,全身像是要爆开了一般。

    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死。

    忽然,她感觉身体舒服了一些,敏感地察觉到司傲霆……

    “谁让你们进来!”

    司傲霆端坐在床上。

    **的身体,盖住了下半身,黑眸里盛满怒意。

    宁骏昊拧着眉头,盯着面前的司傲霆。

    他并不认识这个男人,但他却被司傲霆身上的气势,吓得心口莫名一颤。

    “有人报警,说你们这里有人在嫖娼。”

    “嫖娼?”

    司傲霆忽然笑了,声音却凉得结冰。

    “有什么证据?”

    突然,一声女人舒服的声音溢了出来。

    顾立夏赶紧两只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

    天哪,丢死人了。

    宁骏昊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

    “搜一下就知道了!哼!你以为有钱有可以随心所欲,乱玩女人吗?

    我们国家的法律可是禁止嫖娼,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今天落在我的手里,你也要进局子里走一遭!搜!”

    他头一偏,就要示意小警员冲过来。

    “站住!”

    司傲霆脸色冷沉,犹如霜降,睥睨一屋子的小警察,身上的气势如同暗夜帝王。

    伸出一只手,拿过一旁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出去。

    小警察们被司傲霆的气势,吓得不敢轻举妄动,只听到他清冷低沉的嗓音,缓缓对电话里头的人说道:

    “王局,你的人打扰了我和我未婚妻的情趣,这事儿,怎么解决?”

    小警察们不约而同看向宁骏昊。

    宁骏昊因为白深深,惹了那个男人。

    被那个男人一句话,将他从特警队长降级到了街道小警察。

    整天处理这种鸡皮蒜毛,扫黄抓赌的任务,心里面憋着一口气。

    他看着面前这个和那个男人,差不多气势的男人,面上神色一凛,走过去准备自己动手抓人。

    突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听着电话里的训斥,他紧了紧拳,不甘心地转身,示意小警员们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退了一步。

    回过头,毫不怯弱地看着司傲霆。

    “听着,我不是被你的权势吓到。我在门口等着你们出来,看被子里的那个,到底是不是你的未婚妻,如果不是,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违法乱纪的人。”

    门,又关上了。

    司傲霆将被子掀开。

    顾立夏被闷得一身的汗,但身上感觉药效已经褪去了很多。

    耻辱和快乐并存,让她无地自容,却又沉迷其中,渴望更多。

    良久之后,司傲霆冷沉地出声。

    “还要吗?”

    顾立夏全身虚软,羞涩地用手将自己的脸遮住,猛地摇头。

    呜呜,真的是没法见人了。

    不过,她从未体会过这种欢愉的感觉。

    司傲霆起身,去了一旁的浴室。

    顾立夏虽然心里头还是有点空落落的,但是身体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

    原来,媚药还可以这样解。

    可是,听着浴室内的水声,她的心里头,又有一些失望。

    司傲霆居然能那么淡定地用那种方式帮她解决,甚至连气息都没有一丁点的紊乱。

    那些人走了后,他也没想着吃掉自己。

    一个男人,怎么能禁欲冷静到这地步?

    也许,他真的是一点都不喜欢自己,所以,才会这样吧。

    这样想着,心尖儿越来越酸。

    不过,闯进来的警察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谁报的警呢?

    顾立夏正在胡思乱想。

    啪嗒。

    被她认为禁欲冷静的男人,打开洗手间的门,一身湿漉漉地走了出来。

    “去洗洗,回去了。”

    她心里头酸酸的,脸上染着羞涩的红晕。

    不敢看他,裹着薄被子,一瘸一拐地冲进浴室,打开淋浴头。

    一阵凉水冲了下来,浇了她一个透心凉。

    司傲霆洗的冷水?

    卧槽,冷死她了。

    她狐疑地赶紧换成热水,将身上的汗水洗干净。

    脑海里想起黑暗中,司傲霆的那些狂野和温柔,感觉更加看不懂这个男人了。

    “咚咚……”

    有人敲门,吓了她一跳。

    “干嘛?”

    “衣服放在浴室门口。”

    司傲霆低沉的声音传进来。

    羞红着脸穿戴好,从浴室出来,发现穆风也在。

    穆风目不斜视,埋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

    “走了。”司傲霆说道。

    她一脸羞涩地跟在他们的后面,走出这间房间。

    门口,不期然地撞见一张熟悉的脸。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