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7章 夏夏,你在哪里
    第077章 夏夏,你在哪里

    顾立夏眼睛视力非常好,视力一直都是她的骄傲。

    可此刻,她从未如此这般的希望自己是个近视。

    司傲霆怀里的孩子,看起来大概刚满月。

    小小的一张脸,异常清秀漂亮。

    不用任何人提醒她,她也能知道,面前的这个小小婴儿,绝对是司傲霆的亲生骨肉。

    呵!

    顾立夏笑了。

    笑得眼泪仓皇地落了下来。

    他说,她是他唯一的一个女人。

    中午才说过这句话,才短短几个小时,就狠狠打了自己的脸。

    如果她顾立夏是他司傲霆唯一的一个女人,那面前这个和自己长得三分像,抱着一个和他十分像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司傲霆沉浸在抱孩子这件“神奇”的事情中,没有看她。

    叶夏站在司傲霆的旁边,半依偎在他怀里,满脸甜蜜幸福的笑容。

    她逗弄着司傲霆怀里的孩子,不时爱慕地看着司傲霆,和他细细碎碎地说话。

    “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先回房了。”

    心脏疼得几乎不能呼吸!

    不敢质问,不敢再去看面前这幅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选择鸵鸟一般,先逃离。

    她脚步凌乱地快速往二楼那间她的房间跑过去。

    “嘭”的一声,重重关上门。

    眼泪愈发抑制不住,断线的珠子一般,掉了下来。

    刚刚那个女人算什么回事?

    那个小孩算什么回事?

    她,又算什么回事?!

    靠着门,缓缓蹲了下去,她紧紧捂着自己的嘴,怕自己的哭声传了出去。

    脑海里,回想起那个美女医生叶瑜说的话来——

    “我警告你,别以为自己长得像叶夏那个贱人,就想勾引霆,他是我的!早知道,那天车祸就不救你了,让你死了一了百了。”

    想起第一次见姑姑司温妮说过的话——

    “哎,这也是缘分,我一直担心你因为叶夏,已经二十七八了还不娶妻,想撮合你和心彤,却没想到,你自己早几年前就已经有了中意的对象,而且,顾小姐还这么像……这么能不顾自己的生命,舍身救你。这样有情有义的女孩儿,你确实得珍惜。”

    想必,那个时候姑姑那句“顾小姐这么像……”后面想接的是,像叶夏吧!

    她不傻,所以,她很快就绕清楚了所有的事情——

    司傲霆从前有个很爱的女人,名字叫做叶夏,可是叶夏忽然遇到什么事情失踪了。

    然后,她出现了。

    发生了一系列事情,被司傲霆误认为她别有用心,要成为他的妻子。

    而她刚好又长得像那叶夏,所以,他干脆和自己签了一份契约。

    呵呵,可笑的是,她以为自己终于做了司傲霆的正主子,结果,不过是别的女人的替身。

    顾立夏不断擦着眼泪,想让自己振作起来。

    可不管她怎么擦,眼泪怎么都擦不干净,反而越流越多。

    她在心里头不断骂自己——

    顾立夏,你孬种啊!

    这些不过是你的猜测啊,又不是真的事实.

    你哭成这样,万一是自己弄错了,眼泪岂不是白流了?

    可她心里头就是好难过好难过。

    酸酸的,涨涨的。

    喉咙里头如同堵着砂石一般沉重,哽咽。

    眼角扫到房间内的床上,脑海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了什么,“腾”地一下起身,跑到床边。

    她费力地抬起床板,将那一次情急塞进床垫下面的那本书拿出来。

    这是她上次从司傲霆书房顺过来,还没来得及翻开的书——司傲霆的日记本。

    她把这日记藏床垫下之后,发生了顾小北绑架的事情,之后都没心情再去偷窥过。

    此刻,她蹲在床边上,满脸泪水,双手颤抖地缓缓打开这本日记本。

    日记本内页发黄,显然已经很有年月了。

    开头前面几页,是司傲霆小时候记的一些流水式日记。

    顾立夏没有心情去看,直接翻到日记本的最后。

    最后那一页,写着几个笔锋刚硬的钢笔字——夏夏,你在哪里?

    落款,是去年的五月份。

    顾立夏颓唐地坐在了地上。

    这一下,她再也没有办法去自欺欺人了。

    一年前,她根本就还不认识司傲霆,司傲霆更不可能知道她。

    这句夏夏,不用说,都知道写的是叶夏——叶瑜说,让司傲霆禁欲的女人。

    司傲霆动情的时候叫的那一声声“夏夏”,当时她有多悸动,现在,她就有多恶心。

    给他打领带表白的时候,他亲自己的那一下,当时她有多心花怒放,此刻,她就有多难过。

    他那特有的低沉嗓音,呼唤的一句句夏夏,四面八方地涌进顾立夏的耳朵,她双手用力堵住耳朵,终于再也受不了,大声痛哭起来。

    门,忽然被人从外面狠狠撞开,她下意识地将日记本扔进床底。

    司傲霆拧着眉头,看着坐在地上,哭得心肝寸断的女人,心里头一痛。

    将门关上,缓缓走了过来。

    “夏夏……”

    “不许叫我夏夏!”

    顾立夏如同刺猬一般,竖起僵硬的刺,瞪着越来越近的司傲霆。

    她精心画的妆已经被眼泪晕花,黑色的眼线难看地糊在她白嫩的脸颊上,眼底的眼泪如同泉水一般,不断地喷涌而出。

    “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骗子,混蛋……唔……”

    司傲霆眸底一痛,钢铁一般的手臂捞起地上的她,低头,狠狠吻住她。

    眼泪咸涩的味道,在他们嘴里散开。

    司傲霆吻得是那样的霸道,又是那样的温柔。

    抱着她的力度,仿佛,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

    让她升起一种,他真的很爱她的错觉。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挣扎,紧紧握拳,新做的指甲掐进肉里,用疼提醒自己,不许迷失,不能再受骗。

    可身体上的疼,连心口上的疼千分之一都抵不到。

    她好不容易打开心扉,去相信一个男人,去爱一个男人,将自己彻底交付出去。

    她甚至整整一个下午,都在医院和顾小北畅想他们以后的新生活。

    她那么期待的家庭温暖,结果是她偷来的。

    她不过是个小三,是别的女人的替身,他对她的温柔统统不过是把她当成别的女人。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