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0章 领证结婚
    第080章 领证结婚

    第二天一早八点。

    机场候机室内,顾立夏带着一副墨镜,搂着还在沉睡的顾小北,一脸倦容。

    此刻,司傲霆应该已经睡醒,看到了铺天盖地的“退婚”新闻了吧!

    那一份模仿他亲笔签名的退婚书,她已经够仁慈地,将自己批得一无是处,以他的口吻退婚。

    这一次,彻底将他从自己的生命里推开了。

    心口酸胀酸胀地疼。

    仿佛有个小小的司傲霆,拿着一把刀,狠狠地在她心口剐肉。

    好想他。

    又恨他。

    她紧紧咬着牙,将这种复杂的情绪压抑住,不让面上表露一分一毫。

    “小北,小北,醒醒。”

    “妈妈……”

    顾小北迷迷糊糊地眨巴着眼睛,醒了过来。

    “小北乖,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到点了,我们该走了。”

    “嗯,好,妈妈。”

    顾小北其实头有些晕,但他乖巧地箍着顾立夏的脖子,让她抱着自己站起来。

    “小北,你会怪我吗?不让你和你的亲生父亲在一起。”

    “不,妈妈,你在哪里,小北就在哪里。而且,离开那个猪八戒,能够救院长婆婆,我觉得很好。”

    心口隐隐好痛,顾小北暗暗忍住那丝疼,虚弱地冲顾立夏笑笑。

    “小北,谢谢你!”

    顾立夏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滑落下来。

    昨晚上,她和顾小北认真地说了她的计划后,顾小北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她定下心,联系顾心彤,将那份伪造的退婚书发给她后,好说歹说,终于拿到一千万佣金。

    她将那笔钱,全部转给了院长妈妈的卡里。

    然后,连夜将顾小北从医院偷了出来,一直等在机场。

    等飞往丽江的飞机起飞。

    听说丽江是个好地方,气候舒适,又离s城天高地远。

    以后带着顾小北,在那里生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

    那里,再也不会有那个帅得合不拢腿;

    又冷又酷,如同一座移动冰山;

    但有时候,又体贴温柔、霸道柔情,叫做司傲霆的男人了。

    “妈妈,你怎么哭了?”

    “没有。”

    顾立夏抬起手背,将眼泪抹干净。

    “妈妈刚刚眼睛里飞进去一只小虫子,把眼睛弄疼了。”

    “小虫子呢?”

    顾小北很好奇,凑近顾立夏的眼睛去找。

    顾立夏咬牙切齿地说道:“被我捏死了!”

    上了机,普通舱,靠窗位置。

    小小的窗户,可以看到宽阔的停机坪。

    顾小北到底是小孩子,很快,整个注意力被停机坪吸引住。

    “妈妈,妈妈,快看大灰机,好多的大灰机。”

    四岁的孩子,口齿大部分已经很清楚。

    但顾小北这个飞机和灰机,总是说不清楚。

    他童稚的小奶音吸引了很多目光,大家都朝他们看了过来。

    顾立夏急忙将顾小北的头压了下来。

    “嘘!小声一点。”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同一排的一对男女恋人正在看早间报纸,旁若无人地看着她讨论:

    “亲爱的,你看,那个女人像不像这结婚照里面的女人?”

    “像,太像了!”

    “他们不是领证结婚了吗?怎么还会带着一个小孩坐普通仓?嫁给那么有钱的老公,出门都应该是包机吧!”

    “谁知道呢?也许这女人就是这么抠门吧!不过,今天这飞机怎么这么奇怪?不是才起飞吗?怎么就下降了?”

    飞机在天上转了个圈,又重新回到了地面。

    然后,停下来了。

    顿时机舱内怨声连连。

    顾立夏没想太多,注意力,都在那一脸青春痘的男人说的话上。

    抠门!

    抠你妹的门!

    她穷得连这机票钱都是找白深深借的,可好!

    不过,他两说的领证结婚是什么意思?

    顾立夏的眼角扫了扫他们手里拿着的报纸。

    待看清报纸上面的内容,惊慌地急忙倾身,一把将报纸抢了过来。

    “喂,你做什么?”

    顾立夏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管那对男女,整个人被报纸上面的内容怔住了。

    轰!

    脑子里炸开了花,心尖尖儿被炸得一颤一颤,更多的,是一个大写的愤怒。

    所以,她没发现机舱内的气氛,越来越不对劲。

    顾小北声音软软糯糯地指着报纸问:“妈妈,你和猪八戒的合影怎么出现在报纸上了?”

    “那是……”

    “那是结婚照!”

    一道熟悉的清冷魅惑的嗓音,突然,就在这喧闹声中响起。

    顾立夏心脏猛地一缩,不可置信般的,迅速地回过头。

    耳边,是经济舱内的乘客们,早已炸开了花的讨论声:

    “天啊,快看,这不是m.e总裁司傲霆吗?”

    “真的是唉!这个居然是真人!哇,好帅啊!”

    “那旁边带着孩子的女人,就是他的妻子顾立夏?”

    “这两人昨天不是领证结婚了吗?女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

    司傲霆穿着一身黑色暗金纹路的西装,如同神祗一般,站在她的座位旁,身后,还跟了一群黑衣保镖。

    他王者一般,扫视了一圈狭窄的普通舱,不悦地睥睨道:

    “每个乘客补偿十万元,清空飞机上所有人!”

    他身上那由内而外的威严气势,让原本喧闹的经济舱瞬间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反抗。

    “是!”

    一群黑衣人,行动迅速地将飞机上所有的人,往外赶。

    很快,整架飞机,只剩下四个人——

    顾立夏,顾小北,司傲霆和穆风。

    顾立夏抱着顾小北,梗着脖子瞪着司傲霆:“你丫是不是有病?钱多了没地使?”

    他、他拦飞机?!

    “穆风,将小北抱过来,送去医院。”

    司傲霆半眯着眼睛,危险地盯着顾立夏的背影,嗓音凉得能结冰。

    穆风听命,上前,要将顾小北从顾立夏手里抱走。

    “穆风,你敢抢试试!”

    顾立夏紧紧地搂着顾小北,瞪向司傲霆:

    “我死也不会把小北给你!”

    顾小北反搂着顾立夏的脖子,奶声奶气地挣扎:“我不要离开妈妈!”

    “顾小姐,请配合!”

    “滚开!”

    顾立夏一副老母鸡的姿态,护着儿子——

    司傲霆如此兴师动众,不惜拦飞机,就为了和她抢儿子?

    不对!

    抢儿子,和她扯证干嘛?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