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7章 生不同时,死一起
    第087章 生不同时,死一起

    顾立夏的心,疼得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

    爬起来,准备跟着司傲霆一起出去。

    生不能同时,至少要死在一起!

    忽然,手上似乎蚊子一咬的疼。

    诧异地看过去,穆雨不知道哪里变出一个针管,朝她手上注射药水。

    “小木鱼,你……”

    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司傲霆走到伤痕累累的林肯车尾站定,四辆车的车灯如同聚光灯一般,打在他的身上,如同暗夜王者,气势迫人。

    他看着从四辆车里下来的黑衣人,目光凌厉。

    “说,谁指使你们袭击我!”

    黑衣人的头目是中国人,他的脸色有一道骇人的伤疤。

    “哈哈,去了地府,问问阎王爷吧,说不定他会告诉你!”

    “哼,是吗!”

    司傲霆的声音越来越冷沉,浑身气势,让这些亡命天涯的雇佣杀手,都心生畏惧。

    就连伤疤头目的双腿,都忍不住微微颤抖。

    “兄弟们,开枪!送他上西天,快!”

    他的话音还未落,忽然,远处传来直升飞机的声音。

    接着,巨大的光环打在这块空地上,将这一方土地照得亮如白昼。

    “砰!”

    直升飞机上,几个黑衣保镖拿着狙击枪射击,司傲霆面前一个黑衣人中枪,倒地。

    接着,十几个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接二连三地倒地不起。

    场内,就留下了一个伤疤头目。

    “说,谁指使你袭击我!”

    司傲霆缓缓朝他走近。

    伤疤头目抬头看了眼巨大的直升飞机,再看向笼罩在直升机灯火下,打了聚光灯一般闪耀的男人,吓得双腿颤抖,屁滚尿流。

    “别、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说!”

    “是、是司家大少爷雇佣我,不关我的事啊,求求您饶过我!求……”

    砰!

    一声枪响。

    伤疤头目不可置信地捂着满是血的喉咙,双眼大睁,看着十米开外,举着一把枪的司傲霆,陷入深深的绝望。

    他错了!

    他就不该接这任务,招惹这样的人。

    那张俊美的脸,如同嗜血的暗夜帝王,桀骜不羁地睥睨世界万物。

    穆雨朝他走过来:“少爷,确定凶手了吗?”

    “穆雨,确定司傲东的位置,让我们的人,去给他好好上一课。”

    顾立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辆崭新的林肯加长车里。

    穆雨在开车,司傲霆靠着座椅闭目休憩。

    察觉她醒来,猛地睁开了眼睛。

    顾立夏已经爬了起来,疑惑地趴着车窗,看向车窗外。

    夜色宁静。

    路上车来车往,伦敦的霓虹亮如白昼。

    “咦?我做噩梦了吗?”

    不是有四辆黑车在追杀他们吗?然后司傲霆还出去当靶子……

    一双大掌将她搂了过来,让她坐进自己的怀里。

    “对,你做噩梦了。”

    顾立夏坐在他的怀里,倏地想起以前坐他腿上,察觉出来的那不可描述的感觉,面红耳赤。

    赶紧挣脱束缚,一个人坐得远远的。

    司傲霆也不恼,就那样看着她。

    “真的是做梦?”

    顾立夏趴着车椅背,爬起来,试探地再问了一句。

    皱着眉头,一阵狐疑。

    真的,是噩梦吗?

    难不成她刚刚梦里带了个3d眼镜,看电影似的,所以才如此身临其境?

    顾立夏被他瞧得浑身不自在,别过头,忽然发现手心红红的。

    “这是……妈呀,这是血!我的吗?不对不对,我没受伤啊……等等,司傲霆,你是不是受伤了?”

    她心一紧,冲过来,一把掀起司傲霆的衣服检查。

    “你这是要……霸王硬上弓?”

    司傲霆勾着唇,语不惊人死不休。

    顾立夏掀衣服的动作顿住了!

    到底是哪个混蛋和她说过,司傲霆是高冷禁欲系!

    她怎么越看司傲霆越是流氓无赖系呢?

    等等,他的黑色衬衣怎么摸起来湿湿的?

    急忙掀开一看,后腰有一道三厘米的伤口。

    轻轻一掰开,发现伤口深度绝对不止两厘米。

    看得她一阵心悸,全身虚软。

    伤口被车玻璃所刺,玻璃渣已经被取下来了,露出血腥恐怖的一道口子。

    “我屮,原来不是噩梦,之前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

    顾立夏哆哆嗦嗦地了吼了一声,声音都带了丝哭腔。

    伤这么重,司傲霆得多疼啊!

    “嗯。”

    司傲霆拧着眉头,有点无奈。

    原本,他并不想顾立夏还记得遇袭画面。

    当时,她躲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的模样,他心疼不已。

    所以,他让穆雨给她注射了镇定剂。

    并且在她昏睡期间,安排了一辆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林肯加长,想骗过她不过是一场噩梦。

    怎料,被这丫头发现自己受了伤。

    “你伤成这样,为什么不赶紧处理!”

    “没事儿,小问题。”他声音低沉,语调平淡。

    “这怎么会是小问题!伤口这么严重,不处理好,会溃烂引起炎症。”

    顾立夏眼眶有点红,气呼呼地瞪着他。

    “原来你这么心疼我。”

    司傲霆忽然伸出手,双手捧着她的脸,深情地望着她。

    她窘迫地拉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

    嘴硬地说道:“我是看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才不是心疼。”

    她不会忘记,枪击案发生的时候,司傲霆给她挡碎玻璃的事情。

    他这伤口,应该是那个时候伤到的,而且,后来悬崖边上,他一个人出去……

    回过头,极度不悦地朝穆雨吼:“小木鱼,开快点儿。车速怎么跟个乌龟一样慢啊!”

    穆雨心里头大喊冤枉。

    他早就想冲回城堡,给少爷处理伤口了,可他家少爷偏偏吩咐常速开,他能有什么办法!

    打了鸡血一般,踩下油门,车子离弦的箭一般,开了出去。

    没几分钟,车子在城堡门前停了下来。

    顾立夏气呼呼地走进城堡,招呼佣人拿医药箱。

    回过头,司傲霆脱了上衣,露出精壮的后背,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她。

    高挺笔直的后背,没有一丝赘肉。

    妥妥的一个词——秀色可餐!

    她咽了口口水,拿着纱布蘸了酒精,小心翼翼地帮他处理伤口。

    “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啊!你忍着点,我尽量轻一点。”

    “嗯。”

    整个擦药过程,司傲霆都没有哼过一句。

    处理好伤口,顾立夏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他别的地方。

    确定除了有十多处被玻璃打得红肿的痕迹之外,另外并没有伤口,终于松了口气。

    气还没松完,一双薄唇攫住她的唇,肆无忌惮地在她粉嫩的绯唇中留恋,厮磨。

    熟悉又感觉陌生的吻,侵袭了她所有的理智。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