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1章 万恶不赦的小三儿
    第091章 万恶不赦的小三儿

    “傻丫头,谁说把你当炮灰了!乖一点,不许乱动!”

    司傲霆眉头紧蹙,不悦地勾住想逃跑的小女人的腰,不顾她的挣扎,将她的身体板正,一起看着叶夏和司仲铭。

    “我认定的女人,只有顾立夏一个,随便你们怎么折腾,都不会改变,但是——”

    他的目光闪过一抹狠厉,嗓音愈发低沉。

    司仲铭和叶夏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感觉周身温度,都凉下来好几度,心里头不安地等着司傲霆后面的话。

    司傲霆盯着他们的双眼,缓缓说道:“你们胆敢伤害顾立夏和顾小北一根汗毛,后果,自己承担!”

    说完,打横抱起顾立夏,头也不回地走了。

    司仲铭气得在后面直咳嗽。

    “咳咳,孽子!你这个孽子!咳咳!”

    顾立夏的一颗心被司傲霆这强势,霸道的表白,攥住了。

    她没想到,司傲霆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认定的女人,没有把自己当炮灰……

    这意思是不是,他喜欢的人,是自己?

    身后,刚满月的小宝宝“哇——”地大哭起来。

    这哭声狠狠揪着顾立夏的心,如同一个巨大的锤子,将她锤醒。

    叶夏的孩子,可是司傲霆的亲生儿子啊!

    她想起才刚刚十九岁的自己,抱着那么大,总是哇哇大哭的顾小北那种心焦和手忙脚乱。

    没有男人在一旁,那个叶夏得多可怜啊!

    顾立夏心里头,更不是滋味儿了。

    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个万恶不赦的小三儿,插足了司傲霆和原配叶夏的生活。

    叶夏该恨死她了吧?

    果真,叶夏抱着大哭的孩子,双眼挂着泪珠,拦住顾立夏和司傲霆的路。

    “霆,求求你别再生气了好吗?以前是我不懂事,我不该逼你,可现在,咱们孩子都有了,你就算不为我着想,也要为了孩子着想,他可是你的亲骨肉啊!”

    司傲霆眉头紧蹙,盯着叶夏:“让开,孩子的事情,我会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让,霆,你不能这样狠心……”

    司傲霆却抱着顾立夏,径直越过叶夏,往主卧走去。

    回了房间,司傲霆将满脸都是泪珠的顾立夏放在床边,不解地看着她。

    “怎么哭了?”

    顾立夏抹了把眼泪,张了张嘴,千言万语想脱口而出,但最终,问出来的是:

    “今天,是你的生日?”

    她刚刚回房间的路上,暗暗下定决心,等会儿偷了护照,就离开这鬼地方。

    这里,她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司傲霆眼底的神采,一瞬间,暗了下去。

    顾立夏心里头直打鼓。

    她记得,司傲霆说过,他从来不过生日。

    这是为什么呢?

    司傲霆肯定不是像自己一样,从小不知道自己的出生日期,所以不过生日。

    叩叩——

    穆雨敲门进来。

    “少爷,准备好了。”

    “嗯,好。”

    穆雨走过来,迟疑地将手上捧着的衣服放在茶几上,恭敬地退了出去,心里面充满了疑惑——

    少爷真的要带上她去那里?

    司傲霆走过去,将衣服拿过来,递给顾立夏。

    “去换上。”

    “换衣服?不要!”

    她不想出门,她还等着他出去后,好偷护照离开呢。

    “换上!”司傲霆微微蹙着眉头,再次重复。

    顾立夏心里头憋着气:“我说了不去,你没听到吗?”

    司傲霆幽深的眸底,透出不悦的颜色。

    顾立夏心尖儿颤了颤,嘟囔着嘴唇接过衣服,去换衣间,决定还是见机行事。

    打开衣服包装袋,发现是一条黑色的小礼裙,看起来非常正式。

    咦?

    司傲霆过生日,让自己穿一身黑色做什么?

    她穿戴好,走出来,发现司傲霆也换好了衣服。

    一袭黑色的西装,显得整个人格外庄重。

    “我们这是要去做什么?两个人都穿一身黑色,”

    “到时间去给我母亲扫墓了,今天是她去世二十年的忌日。”

    顾立夏的瞳孔惊讶得放大了一倍。

    她怎么都没想到,司傲霆之所以不过生日,是因为,生日这天,是他母亲的忌日。

    脑海里想起昨天在车上,还没发生枪击案之前,穆雨说的那些话来。

    他说——

    “我那个时候还小,不记得,不过,我听我哥说,小时候的少爷其实很开朗,很爱笑,可少爷六岁那年,亲眼看到他母亲……”

    穆雨当时没有说完的话,难道是——

    “六岁那年,她为了救我,被一辆疾驰的车撞上,当场死亡。”

    司傲霆如同会读心术,忽然低沉地说道。

    顾立夏全身一颤,望着面色冷沉,浑身透着一股悲伤的男人,鼻子酸了,扑过去,紧紧抱住他的腰。

    “司傲霆,对不起,我不知道。”

    司傲霆看了看怀里的小女子,忽然回想起一个多月前的晚上,她如同精灵一般,突然冲出来,救了自己的场景。

    捧着她的脸,静静凝视了几秒,在她额头,深深印下一吻。

    顾立夏跟在他的身后,一起出门。

    看来,偷护照的事情,要缓一缓了。

    经过昨晚上的事情,穆雨对这一次的出行安排得很周详。

    一共四辆汽车,十二个保镖。

    前面一辆车,四个保镖开路,他们的车在中间,后面还跟着两辆车,八个保镖。

    已经快接近午后,伦敦的天气变得阴沉沉,雾霾霾起来。

    出门后,顾立夏烦恼叶夏的情绪被冲淡了一些,心底一直疑惑——

    为什么,司傲霆的母亲,会葬到这么遥远的异国他乡?

    难道,他母亲是外国人?

    仔细一看,司傲霆的五官确实比一般东方男人更立体。

    可看着车里凝重的气氛,最终没有问出口。

    他们一行人去的是伦敦北郊的一处贵族专用墓地。

    国外的墓地修建得庄重又神圣,甚至有很多唯美的雕像,还有像房子一样的建筑。

    不像国内,墓地几乎都是墓碑和隆起来的小土堆。

    顾立夏无端端想起了吸血鬼的传说来,紧紧跟着司傲霆的脚步,生怕忽然从墓地里爬出来个尖嘴獠牙的吸血鬼。

    跟着司傲霆踏过厚厚的青苔路,最终站在一座石头墓碑前面。

    司妈妈的墓碑,倒是中规中矩,意外的普通。

    顾立夏望着墓碑上那张年轻妇人的照片,心底更加讶异。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