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2章 白色面具男人
    第092章 白色面具男人

    司傲霆的母亲从相貌上看,是东方人,五官却非常立体,漂亮,也许有混血基因。

    姓苏,名宛婳,念起来,也是纯正东方人的名字。

    既然是东方人,为什么会葬在伦敦的贵族墓园里呢?

    穆雨按照英国的礼仪,进行扫墓仪式。

    顾立夏默默地望着司傲霆优雅祷告的姿势,沉默不语。

    等他弄完繁琐的礼仪之后,顾立夏忽然双腿跪了下去。

    直直地磕了三个头,然后闭着眼睛,默默祈祷。

    她这动作,看得穆雨眼睛都直了。

    “少夫人,你这是做什么?”

    “磕头啊?”

    顾立夏爬起来,看着年轻漂亮的司妈妈的照片,虔诚地说道:

    “院长妈妈和我说过,我们祖先的传统,祭拜先人,都是上香,磕头,这样更有诚意。

    司先生的妈妈,就是小北的亲奶奶,我向她祈祷,希望她在天上能保佑小北一生健康。”

    这话说到最后,语气隐隐有了一丝哽咽。

    穆雨从小受的是西式教育,不能理解顾立夏,强忍着没笑出声。

    司傲霆目光深沉,嘴角却隐隐勾起一抹淡笑,看向母亲的照片。

    这儿媳,你满意吗?

    顾立夏吸吸鼻子,耸耸肩,面对穆雨的嘲讽,不以为意。

    她再次仔细环顾了一圈四周。

    自始至终,她总觉得,附近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注视着他们一行人。

    可她抬头,又找不到注视的那双眼……

    扫好墓,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她实在憋不住了,小心翼翼地问出来。

    “内个,司先生,难道你就没发现有人在监视我们吗?”

    司傲霆眼皮子都没抬:“我知道。”

    “啊?你知道啊?会不会是昨天晚上那群人啊?”

    顾立夏小心脏缩成了一团。

    她胆儿小啊!

    穆雨抢着接话:“不是。每一年,我们都有这种感觉。

    但这些年各种方法都试了,就是没有找到那双眼睛到底是谁。

    现在,我们都麻木了。只要他不出现袭击我们就好。”

    怎料,穆雨这话让顾立夏更觉得毛骨悚然了。

    她看着黑压压的云层,再看看这阴森森的石头墓地,吓得小心脏攥成了小团。

    “轰!”

    忽然,天空电光一闪,划破天际,一个炸雷自耳边响起。

    吓得她下意识地跳进司傲霆的怀里,紧紧箍着他,瑟瑟发抖。

    “你怕打雷?”

    司傲霆伸出手,反搂住全身都在颤抖的顾立夏,干脆将她打横抱起。

    “嗯。”

    顾立夏蜷缩在他的怀里。

    娇小的她,几乎整个头,都埋进他的胸膛。

    从小到大,她都害怕打雷。

    这种恐惧感和一般人都不一样,是一种心理阴影。

    弗洛伊德说过,幼年留下的创伤,很容易演变成心理疾病。

    也许,是幼年时候,打雷对她的刺激太大。

    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惧怕。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进孤儿院之前,还是孤儿院之后落下这阴影了。

    炸雷一个又一个响起。

    眼见,一场暴风雨即将来袭。

    司傲霆抱着顾立夏,迅速穿过墓地,往车上走去。

    身后的墓园内,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拄着拐杖,颤抖着从一座像房子一样的坟墓中,打开机关,走出来。

    他站在司妈妈的墓碑前。

    伸出枯瘦如柴的手,温柔地抚摸着照片里的人儿……

    司傲霆一行人还算及时,刚上车,豆大的雨滴重重地砸了下来。

    穆雨启动车,车子开了出去。

    司傲霆拿过一旁的电脑,对着电脑噼里啪啦地一阵敲。

    车窗外还在打雷。

    顾立夏紧紧贴着司傲霆,身体瑟瑟发抖。

    虽然她很害怕他,但相比较起来,她更怕外面的阵阵雷声。

    心里头想着,反正刚刚已经主动碰了司傲霆了,就算他找她要一百万,她也要挨着他。

    眼睛无聊地瞟着电脑屏幕。

    “司先生,你这是在做什么?”

    司傲霆俊眉微挑,瞟了顾立夏一眼。

    这小妮子,今天都叫他司先生,不敢直接叫他大名了?

    他更喜欢她叫他“司傲霆”。

    如今,也就只有她一个人有这个胆子,敢连名带姓叫他。

    “啊!鬼啊!”

    顾立夏指着电脑屏幕,惊悚出声。

    下意识地钻进司傲霆的怀里。

    司傲霆看着她那副胆小的模样,唇角染笑。

    待眼角瞟到电脑屏幕,心里也咯噔了一下。

    电脑屏幕上,那是怎样一张脸啊。

    倾盆大雨中,花白的头发之下,一张没有脸上没有任何五官,只有空洞洞的三个洞……

    难怪她会这么害怕。

    “傻瓜,那是面具。”

    司傲霆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顾立夏将信将疑地抬头,悄悄抬头看了一眼。

    屏幕上的人,还是这样可怕。

    但仔细一看,似乎真的是面具。

    “咦,这不是刚刚的墓地吗?这个男人是谁?”

    “不知道。”

    顾立夏好奇地凑过去看,忽然发现,屏幕黑了下去。

    “啊,这是怎么了?”

    妈呀,幽灵啊!

    顾立夏愈发感觉毛骨悚然。

    司傲霆眉头紧蹙,手指噼里啪啦一顿操作之后,无奈地停止了动作。

    幽深的眼底,布满疑惑:

    “东西被他发现,破坏了。”

    “少爷,那东西可是我们特意设计,和墓碑颜色一模一样。

    又小,粘上去肉眼几乎发现不了,居然这么轻易被他破坏了?他越来越灵敏了。”

    穆雨一边开车,一边吃惊地感叹。

    那个监视器,是少爷特意收购了一家科技公司,让公司研发了整整一年,才弄出这么一个极小极小的玩意儿。

    刚刚扫墓,他神不知鬼不觉地黏在墓碑上,就是为了查出背后注视了二十年的目光。

    结果,还是这么快就阵亡。

    “没事儿,跟踪依附器已经成功沾上了他的鞋底,继续跟踪,就能知道他的家在哪里。”

    “宾果!总算有一样有用了,否则,那家公司明天就该关门大吉了。”

    穆雨语气非常开心。

    “这些年,和他斗智斗勇,终于要揭开谜底了。”

    顾立夏心尖儿直颤。

    这群人看来很不好惹啊?

    这么多高科技,一个不好,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司先生,那个奇怪恐怖的男人,和你母亲是什么关系呢?”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