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将这两个人,阉了
    第100章 将这两个人,阉了

    “那当然!”顾立夏恶狠狠地瞪着他。

    司傲霆顿时无语起来:“你确定?”

    顾立夏原本想斩钉截铁地回答确定。

    可看着他明亮的眸子,鬼使神差地,气势虚了下来:

    “没亲眼见到是你,但是在主卧浴室里面和叶夏缠绵的不是你,还能有谁?”

    “时间!”

    顾立夏要被气死了,居然还问她时间。

    难不成他们做了很多次,多得都不确定是被她什么时候给撞见?

    她咬牙切齿地回答:“从墓地回来后的十五分钟以后!”

    哼,看他还怎么狡辩。

    怎料,司傲霆却忽然轻轻地笑了起来。

    “穆雨,告诉少夫人,从墓地回来之后,我在哪里。”

    穆雨站在窗台后面,听着底下水面上的对白,心里头也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立即大声回答:

    “从墓地回来之后,少爷就一直在城堡里的书房开视频大会。”

    “骗人!”

    顾立夏怼过去。

    “少夫人,穆雨敢拿自己的性命担保,我刚刚的话没有一句谎话,如撒谎,天打雷劈。”

    “呸,天打雷劈这种自咒,最敷衍了,你见过几个被天打雷劈死的人?还真当自己是小白蛇,要飞天过雷劫哦!”

    穆雨被顾立夏怼得嘴角抽抽。

    “那我要是撒谎,出门就被车……撞死?”

    “撞死就更不靠谱了,你以为天天有黑色无声车在你家门口等着你,去撞你啊!”

    顾立夏说这话,又想起当初在司傲霆家门前,发生的那件车祸起来,心里面更气了。

    当初她脑袋就是被门给夹了。

    当时,她完全就可以等司傲霆被车撞了后,再趁机去抢她的宝贝玉佩。

    如果是这样,现在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司傲霆暗哑低沉的嗓音,忽然出声:

    “你压根儿就没有亲眼看到浴室里的人是谁,那你凭什么就直接认定是我?而且,我有不在场证据。”

    “这……”

    好像确实有道理。

    司傲霆无奈地摇摇头:“相信我,我没有碰过叶夏。”

    “大骗子,骗人!”

    顾立夏不依不饶。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你们合起伙来骗我……唔……”

    司傲霆的一只手抓着穆雨垂下来的绳子,稳住身形。

    一只手紧紧地搂住她,防止两个人都沉入水里。

    附身,吻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唇。

    顾立夏被忽然吻住,又气又恼,可她逃不掉。

    她此刻在水面上啊。

    水底下那么深,不攀着司傲霆,她就要沉下去了。

    陌生又熟悉的电流,传遍全身,让她力气尽湿。

    可她心里头憋着气,想要挣脱。

    结果绳子摇晃得厉害,两个人在面上沉沉浮浮。

    她害怕得不敢再乱动,生怕真的掉进水里面。

    良久,司傲霆结束了这个缠绵的吻,凑近她的耳边,低沉地呢喃:

    “对不起!”

    千言万语萦绕心中,他最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顾立夏没想到司傲霆会忽然和自己道歉,心口剧烈地跳了起来。

    她察觉自己的姿势太过暧昧,想松开。

    结果,司傲霆却牢牢禁锢着她的身体,不许她动弹分毫。

    “喂,放开我!”

    她想挣脱他的怀抱。

    司傲霆不为所动。

    她全身细胞都极为敏感,扭捏地问道:

    “你真的没和叶夏在浴室里那个吗?”

    他暗哑磁沉的嗓音低语:“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顾立夏心里面突然就信了。

    司傲霆的头发全都湿了。

    刚刚接吻的时候,被她双手一阵乱拽,却丝毫不损他的俊美,反而愈加性感。

    幽深的眸子,在这深夜灯光的映照下,深情得看不到底,诱她不断沉沦。

    恨不得,溺毙在这样的眸光之中。

    他磁沉的嗓音,缓缓响起:

    “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让你担惊受怕,都是我的过错。”

    保护。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顾立夏的心口,却忍不住涌起更浓的酸涩。

    哪一个女人,不想被男人宠在手心里呢?

    可身为孤儿的她,太敏感了。

    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让她产生怀疑。

    羞红着脸上了岸,司傲霆习惯性地将她打横抱起。

    暧昧的公主抱,几乎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顾立夏缩在他的怀里,感觉心一点一点地安了下来。

    路过那两个醒了的保镖时,司傲霆瞟了一眼。

    眼底的眸光,冰凉得,如同霜降。

    顾立夏下意识地去看,司傲霆转了个身,摆明不许她看。

    同时,他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顾立夏得意地笑着摇头:

    “没有,我用了点计,弄晕他们之后,就溜到湖底去了。”

    刚刚赘肉男给她解开绳子后,她用白深深教过她的秘制防狼术,轻松将那两个男人给弄晕了。

    然后,躲到了水里去,准备趁机再逃跑。

    司傲霆回头看了一眼穆雨,吩咐道:

    “将这两个人,阉了!”

    “是!”

    穆雨心惊肉跳地应答。

    少爷这一招,也忒狠了吧,这是让人从此断子绝孙呐!

    顾立夏急忙出声:

    “不用不用,他们也没真对我怎么样,用不着这样缺德!”

    司傲霆挑眉。

    “你觉得我缺德?可之前,在水底的时候,到底是谁更缺德!”

    “那不一样,我是正当防卫!哎呀,反正,放过那两个人吧!”

    顾立夏说不清楚,直接插科打诨。

    不过,想起那两个男人说过是另有人指使,心里恨得牙痒痒。

    冤有头债有主,要报仇那也得找指使他们的人。

    到底是谁心肠这样狠呢?

    她心里面不断合计着,到底是谁。

    心里面其实隐隐已经有了底。

    司傲霆抱着她,沉稳而快速地朝车的方向走过去。

    伦敦的初夏还比较寒凉。

    在冷水里泡了这么久,再穿着湿衣服,极容易感冒。

    上了车,他吩咐穆雨将车内的空调打高。

    不知道从哪里取来一块毛巾,面对着她,仔细地给她擦拭头发。

    顾立夏不敢去看他那专注的眼神。

    她敢打赌,自己要是多看一眼,绝逼会醉。

    倏地想起一件好奇的事儿,急忙问出口:

    “内个,你怎么知道我躲在水底?”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