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她不是我的夏夏
    第101章 她不是我的夏夏

    司傲霆手上擦头的动作不停,沉声回答道:“烟管。”

    “啊?什么烟管?”

    顾立夏迷糊了,这和她问的问题有关系吗?

    司傲霆看着她这迷糊样,一向清冷的眸底,满是笑意。

    “我家一个月前丢了一根我收藏的,价值十万的清代烟管。你难道对这个没印象吗?”

    顾立夏立即秒懂了,顿时要哭了:

    “屮!那根其貌不扬的东西,居然价值十万块!”

    司傲霆点了点头:“嗯。”

    顾立夏咬牙切齿:

    “你怎么不早说!我居然把那么金贵的东西,给顺手扔河里了。

    回国第一件事,我就要去那公园的河里,把那玩意儿给捞出来!等等——”

    忽然反应过来,他为什么提烟管,脸上顿时爬满红晕。

    “所以,你知道我那一次逃跑,是利用管子潜水?”

    司傲霆欣慰地再次点了点头:

    “第二天发现烟管丢了,我就猜到了,你跳水后,并没有游远,其实一直躲在我的脚底下。

    所以,我的人搜遍了所有河岸,也没找到你!

    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这小脑袋,还挺机灵。”

    穆雨兴奋地插话:

    “哇塞,少夫人,原来你这么厉害啊。说实话,刚刚少爷跳湖,将你从水里捞出来,我还吓了一大跳。

    明明,我根本就没看出湖面有什么不对劲。”

    被人一夸,顾立夏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起来。

    “那是当然!”

    “得瑟!”

    司傲霆宠溺地笑了起来。

    顾立夏刚好抬头,被他这好看的笑容,迷得挪不开眼睛。

    怎么就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呢!

    司傲霆擦头的动作停了下来。

    忽然攥紧顾立夏的手,一把将她搂入自己的怀里,整个人坐在了他修长的腿上。

    “我、我自己坐旁边就好。”

    顾立夏被这突然而至的亲昵姿势,弄得全身发紧。

    心跳,骤然加速。

    “夏夏,有件事,我希望你不要再误会。”

    司傲霆深情地看着她,嗓音磁沉地出声解释。

    “我从未把你和别人搞错,你,是我找了整整五年的女人,和叶夏无关。”

    无关?

    顾立夏心里怎是一个错愕可以形容。

    清亮的眸子,忽闪着期待,望着他。

    “你不爱她?她不是你的夏夏吗?”

    司傲霆笑了。

    那笑容,俊美得如同太阳之神,让这夜晚一瞬间明亮。

    “从未爱过。她不是我的夏夏。”

    “那你的夏夏是谁?”

    顾立夏可能自己都没发现,她紧张得双手紧紧握拳。

    司傲霆轻轻吐出一个字——

    “你!”

    “怎么可能是我!咱俩从前都不认识,五年前不过就睡……”

    顾立夏后面的话,忽然就顿住了。

    脑海想起一个词——“因性生情”。

    顿时一脸绯红。

    “你、你不会就因为咱两睡过一晚上,你就爱上我了吧!”

    司傲霆看着她脸上爬起的那抹粉嫩,心头一荡,缓缓解释:

    “那个晚上,你还记得吗?我忽然毒发,全身冰凉,是你一直紧紧抱着我,用体温帮我取暖。

    那种温暖的感觉,我一直铭记于心,尤为感激。”

    顾立夏当然记得这件事。

    那年,她被王思思下了药之后,强忍着从酒店顶楼的窗台,踩着空调外机,爬出酒店那间房,到了隔壁房间。

    眼见能顺利逃跑。

    结果,黑暗中她被一个男人抓住。

    扒了衣服,折腾了大半个晚上。

    折腾得她又困又累,睡了会儿。

    醒来发现身边的男人一身冰凉。

    妈呀,跟死了一样,吓得她魂飞魄散。

    待试探了他有鼻息,还是个活人,这才舒了口气。

    她这人心软,原本应该咬牙切齿地将这个混蛋男人,千刀万剐。

    可看他似乎冷得发抖,奄奄一息。

    于心不忍地将所有被子,都给他盖上。

    结果,他还是全身冷得发抖。

    她想出去叫人,却发现这房间压根儿打不开。

    最操蛋的是,房间里还没水没电。

    没办法,黑暗中,她只好脱了衣服,用自己的体温给他取暖。

    折腾了好几个小时。

    天还未亮,她见男人身体似乎好一点了,爬窗户到隔壁房间,准备想办法逃走。

    可她连房间门都还没走出去,就被冲进来的警察,以长期卖淫的罪给抓了起来。

    之后,就是那恐怖的三个月。

    真真是一波三折啊!

    不过,明白了自己一直都是冤枉司傲霆。

    心里面关于夏夏的结终于解开了。

    但是,这司傲霆既不爱叶夏,也没碰过她。

    那她抱着的那个和司傲霆那么像,就连亲子鉴定都说有关系的儿子,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心里头不舒服,极度的不舒服。

    顾立夏紧了紧拳愤恨地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我叫夏夏?

    五年前,我根本就没告诉过你我的名字。

    我们认识,顶多才只有一个月,那一年前你怎么会写上‘夏夏,你在哪里?’”

    逻辑根本就说不通!

    哼,居然还想骗自己!

    司傲霆瞳孔缩了缩:

    “所以,你这话的意思是,你看过我的日记本,对不对?”

    顾立夏心里头咯噔一跳。

    糟糕,露陷了。

    这人,怎么就这么精!

    “是、是又怎么样!你去年五月份写下‘夏夏,你在哪里。’

    这话,肯定不是对我说的!”

    “不,你说过你的名字。”

    “什么时候?”

    她狐疑地瞪着他,气鼓鼓的模样,格外可爱。

    “梦里!”

    “啊?”

    “前半夜,你做梦拉着我叫妈妈,说别离开夏夏,夏夏好想你。”

    顾立夏嘴角抽抽。

    原来是这样。

    院长妈妈也说过,她从小确实有这个毛病。

    经常晚上做梦喊“妈妈,别离开夏夏”。

    仿佛,梦里自己还是稚嫩的两三岁小孩,表达“我”的时候,总会加上自己的名字。

    比如“我要”会说成“夏夏要”。

    心理学说梦是人的潜意识。

    当年被丢之前,肯定发生过很不好的事情吧?

    想到一回国,就能见到亲生父母,她心里头,就一阵紧张。

    不过,心里头更多的,是失落。

    司傲霆刚刚说了,当年那件事,对她尤为感激。

    他说的,是感激。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