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当自己是容嬷嬷
    第106章 当自己是容嬷嬷

    司傲霆眼明手捷,离浴缸又近,迅速捞起孩子。

    叶夏被吓疯了一般,猛地推开顾立夏。

    力道大得,将心口还在因为失手淹了孩子,陷入惊恐中没恢复的顾立夏,撞得头重重地磕在了地板上。

    顾立夏头晕目眩地抬头,叶夏发了疯一般地又是一阵推搡,一边控诉:

    “顾小姐,你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就要淹死我生病的司斯,你的心肠怎么那么歹毒!”

    城堡内所有的管家佣人听到声音,都好奇地围了过来。

    叶夏每年都会来城堡小住,为人又和气,大家心里面默认的少夫人,都是叶夏。

    谁料,忽然杀出个程咬金小三。

    而这个程咬金小三居然还对叶小姐的孩子,做出这样过分的事情。

    大家心照不宣地等着司傲霆发话。

    司傲霆将哇哇大哭的孩子递给佣人,弯腰去搀扶顾立夏。

    “没事儿吧?”

    “当然有事,疼死我了。”

    急忙去撩袖子,果真发现自己的手臂上有一个红色的痕迹,不过没戳破皮。

    “我屮艹芔茻,叶夏,那可是你的亲儿子,你都能下得去手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害我儿子,怎么还推到我身上?由此可见,你这个女人心肠是有多坏。霆,你可要为我和你的儿子做主啊!”

    叶夏已经抱住受了惊吓的儿子,委屈地望着司傲霆。

    佣人们看向顾立夏的眼神越发不善了。

    顾立夏咬牙切齿道:

    “刚刚站你我身后,我手臂被你针扎了一下,才没有抱住孩子,你说是不是你自己害你儿子。你真当自己是容嬷嬷啊!”

    这委屈她可不接。

    “你居然还倒打一耙诬蔑我!要不你搜搜,看我全身上下,哪里有针!”

    “一根针那么小,谁知道你藏到哪里了!”

    顾立夏嘲讽地笑了笑。

    “更何况,你可能不知道,几个月大的幼儿天生沉入水底会闭住呼吸,不会呛水。

    所以,我要想杀害你儿子,会笨到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吗?你以为我傻哦!”

    “你这是狡辩!霆,你一定要为我做主!”

    叶夏看向司傲霆。

    穆雨和佣人保镖们都看向司傲霆,紧张地等着他如何裁决。

    顾立夏一脸无畏地瞪着司傲霆。

    他敢冤枉她试试!

    “失手,是你不对。”

    司傲霆瞟了一眼叶夏手里的孩子,神色愈发深沉可怖。

    周身散发着浓浓的杀气,犹如暗夜的撒旦,笼罩着狂肆的危险气息。

    所有人都以为,顾立夏肯定要倒大霉的时候。

    司傲霆却看向叶夏,沉声一个字:“搜!”

    穆雨先是愣住了一秒,转瞬,明白了司傲霆的意思。

    这是要搜叶夏身上是不是到底藏着针。

    他招手让一个女佣人上去搜叶夏。

    叶夏抱着孩子,一副天大委屈的模样:

    “你们敢搜一下试试!霆,你居然信那个女人的话,冤枉我。”

    司傲霆挑眉,幽深的黑眸半眯,迸射出一道凌厉的火光:

    “我不信她,难道信你?”

    一句话,让叶夏握紧了拳。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让你们搜。”

    她一脸傲气地站在原地。

    佣人没有从她身上搜出任何尖锐的东西。

    “哼,我都说了,她诬蔑我,我怎么可能会害自己的孩子?”

    语气越发盛气凌人。

    顾立夏皱眉,怎么可能?

    司傲霆一个眼神指使,穆雨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个磁铁,仔仔细细地在地毯上搜寻。

    顷刻,穆雨兴奋地大喊:“找到了!”

    他高高举起来的磁铁上,果真有一根白亮细长的绣花针。

    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叶夏脸上的血色褪得一干二净。

    “这……就算找出一根绣花针,那也不能说明,这根针是我的。”

    “和夏夏道歉!”

    叶夏紧紧抱着孩子,力气大得孩子受不了,哭得更厉害了。

    她说:“我不要!”

    “道歉!”

    司傲霆冷厉的眉头微蹙,窒息了周身的空气。

    叶夏大气都不敢喘,怕得手指甲都掐进了肉里。

    司仲铭没在,没有人给她撑腰。

    她认识司傲霆不是一天两天。

    所以她明白,今天早上,她要是不和这个顾立夏道歉,她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对、对不起。”

    充满了不甘和屈辱。

    司傲霆看向顾立夏:“还想怎么处罚她?”

    顾立夏这个人心软,听着小司斯那可怜的哭声,摇了摇头:“算了,我也没被那针扎受伤,还是让她赶紧带着孩子去医院吧。”

    叶夏垂着眉,抱着孩子的手握紧拳头,眼底闪过一抹恶毒的光芒,灰溜溜地准备离开。

    “站住!”

    司傲霆嗓音低沉,却不容置疑。

    叶夏僵在原地,回过头:“霆。”

    “最后一次警告,最好别动我的人,下一次,决不轻饶。”

    司傲霆不屑地睥睨了她一眼,忽然打横将顾立夏抱着往楼上走去。

    顾立夏心里头憋着的那团火,终于吐了出来,看着一脸冷沉的司傲霆,那张脸是那么的帅气,让她怦然心动。

    “谢谢你信任我。”

    进了卧室,她真心地说道。

    “嗯。”

    某人又开始扮冷酷,惜字如金了。

    顾立夏原本激情澎湃的心情,瞬间掉了下去。

    脑海想起另外一件事,问出声:

    “你刚刚说,昨天叶夏和绑架我的那个你父……司仲铭都在那栋别墅?”

    “嗯。”

    司傲霆喉咙里又轻轻嗯了一声。

    他云淡风轻,可不代表顾立夏也是一样。

    顾立夏心里头顿时明白了,收买昨天晚上那两个男人,来对付自己的女人,是谁。

    该死的叶夏,刚刚她就应该不依不饶地搞死她!

    放过她,太便宜她了。

    抬头瞟了眼司傲霆,发现他正在脱衣服……

    脑海想起司傲霆出门之前说过的那句——

    “原来,夏夏喜欢这样玩,等忙完了回来,咱们可以试试。”

    顿时吓得心脏直抽抽。

    “喂!司傲霆,你最近是不是精虫上脑了啊!你就不怕自己精尽人亡?”

    什么时候都想着那事!

    她好饿啊,想吃饭。

    算起来,她和司傲霆自从喝了叶瑜那杯酒之后,这几天几乎天天都在做做做!

    听说男人,确实会这样,无法控制自己的**。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