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顾立夏,我恨你
    第130章 顾立夏,我恨你

    好在,豪车性能很好,车子说刹就刹住了。

    司傲霆踉跄地下车,扶着路边的路灯杆,大吐特吐。

    穆风拿了一瓶水下车,站在司傲霆的旁边,看着司傲霆的呕吐物,心里面一阵触目惊心。

    那是……鲜红的血?

    “少爷,你的胃还好吗?”

    穆风的声音都在发抖,急忙退回车里,去拿车里面常备着的醒酒药和止疼药、胃药。

    吐过之后,司傲霆明显感觉胃里舒服了很多。

    不过整个人感觉眩晕得更厉害了。

    “我没事,王思思的位置确定好了吗?”

    “确定好了。”

    穆风站在一旁,一手扶着他,一手将一瓶水递过去。

    司傲霆接过水,漱了漱口,又接过穆风手里的醒酒药、胃药和止疼药,一口吞了下去。

    咽下去之后,他挣脱开穆风的搀扶,后背挺直,上了车。

    “出发。”

    车子离弦的剑一般,开了出去……

    而此刻——

    一直绑着手脚,眼睛被蒙着的顾立夏,一个人被关在一个空房间里。

    “唔……唔……”有人吗?

    房间内安安静静。

    难道没人?

    顾立夏扭麻花一样,扭了扭身体,发现自己似乎躺在一张床上。

    这床,还挺舒服的。

    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没人理她,干脆好好睡一觉吧!

    刚刚被那个闷葫芦一样的男人扛着,她都难受死了,这会儿感觉全身都酸疼。

    舒服地躺好。

    她不争气地,又开始想念司傲霆。

    这一路,她将肚子里面所有骂人的干货、湿货都用在了司傲霆的身上。

    还各种发毒誓,比如司傲霆要是再不来救她,她就再也不理他之类。

    可此刻,好想他。

    想念他宽阔,充满安全感的怀抱。

    想念他低哑暗沉的嗓音。

    想念他那张移动冰山脸。

    ……

    这会儿,他到底发现自己失踪了没?

    他有没有到处找自己呢?

    找个屁,肯定是没有找,不然依照他的能力,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自己?

    那什么叶夏不是也去了司家老宅嘛,说不定他俩正扎堆讨论婚礼细节呢……

    正气呼呼地胡思乱想之际,房门忽然被打开。

    接着,她听到一群脚步声走了进来,其中一个脚步,径直走向她。

    “唔……唔……”放了我!

    “夏夏,好久不见。你想让我……放你了?”

    屮,这都能听懂?

    顾立夏顿时愣住了。

    当然,她愣住,不是因为这人听懂了她的话,而是因为这说话的声音异常熟悉。

    蒙着黑布的眼睛,诧异地朝声音的方向望过去。

    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个声音是……

    突然,她感觉一道微弱却疾速的风,直直地朝自己脸上扑过来。

    还来不及躲藏,眼罩被人狠狠拽掉,一阵刺目的白光,让她下意识地紧紧闭上了眼睛。

    熟悉的嗓音再次笑道:“放了你也可以,只要你伺候好这二十个哥哥,我立刻让你离开!啧啧,你都感动得痛哭流涕了呀……”

    “唔……唔……”感动你母亲!

    顾立夏的眼睛之前一直被黑布蒙着,漆黑一片,这会儿双眼被白光刺激得眼泪直流。

    王思思听着这难听的呜呜声,拧了拧眉,顺手将顾立夏嘴上的胶带纸也撕了下来。

    胶带纸黏着嘴唇边上娇嫩的皮肤,忽然用力一撕,疼的顾立夏倒吸一口凉气。

    “王思思,你轻点儿不行啊!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啊!”

    王思思嫌恶地将黑色胶带纸扔掉,脸上挂着一抹冷笑:

    “咱俩的仇和怨多得很!”

    顾立夏心里头咯噔一跳,反应过来:

    “对啊,你不是被抓起来了吗?怎么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当然是少辰将我救出来的。”王思思得意地说道。

    顾少辰。

    这个名字让顾立夏整个身子微不可闻地怔了一下。

    她其实就是额外在意了一下,对顾少辰真没别的什么感情了。

    可这动作落在王思思的眼里,却别有深意。

    她恼怒地狠狠推了顾立夏一下,推得顾立夏狠狠栽倒在床上。

    眼里闪烁着仇恨的光芒,警告地说道:

    “你不是已经和那什么四少领证结婚了吗?怎么还惦记着我的少辰,贱人!我告诉你,少辰是我一个人的!更何况你和他……”

    王思思忽然顿住了。

    顷刻,又神经病一样大笑起来。

    “哈哈哈……”

    笑声,几近癫狂。

    顾立夏的眼睛终于适应了刺目的白色灯光。

    她定睛,看清了面前的王思思。

    不过短短半个月,王思思急剧消瘦,整个人单薄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

    虽然她穿着光鲜亮丽的衣服,可因为太瘦,根本撑不起这身衣服,反而显得滑稽可笑。

    从前的圆润光亮再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瘦得只有颧骨的可怕。

    尤其是那双眼睛。

    黑峻峻的黑眼圈,盘踞在她的眼袋上,如同刻意画下的黑色眼影。

    可顾立夏知道,那不是。

    那是真的黑眼圈。

    因为,她曾经也有过。

    五年前,她被关在监狱里头的那三个月,各种不适应。

    吃不好,睡不好,再加上怀孕孕吐,和狱友的折磨,几乎也快成了她这副鬼样子。

    她的心口如同被重拳重重击中。

    “王思思,你在监狱里面过得这么不好?”

    王思思勾着唇,笑得恐怖。

    “你待过,你难道不知道?监狱里面有老鼠,蟑螂,臭虫,跳蚤。吃的那饭菜那能叫饭菜吗?顾立夏,我恨你,若不是你,我一个千金大小姐的身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所以,今天上午一出狱,我就策划了这件事。此仇不报,我难咽下这口气!”

    “那怎么才能让你咽气?”

    “那当然是……”

    王思思忽然反应过来顾立夏这话里的陷阱,恼羞成怒地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我会让你更加生不如死。”

    顾立夏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嘛!”

    她承认,她是真的怕王思思疯狗乱咬人。

    咬死她了,她家小北可怎么办啊!

    不过,她还是好奇,王思思居然这么厉害,能策划这一切。

    “你今天出狱,怎么会知道我今天会去司家老宅?还有,你怎么把我从司家老宅里弄出来的?”

    “我一直跟踪你啊!”

    王思思狂妄地笑道,笑声恐怖。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