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害得自尽
    第133章 害得自尽

    王父王母被司傲霆的话快吓晕过去。

    谁人不知,司家四少冷心冷情,杀伐果断。

    “四少,饶命啊!四少,我们王家到底哪里得罪到您了?”

    司傲霆脚步顿住。

    他回头看了早已吓瘫在地上的王父王母一眼,薄唇轻启,缓缓说道:“要怪,就怪你们养了个好女儿!”

    说完,抱着顾立夏路过顾少辰和王思思,往楼下走去。

    王父一把冲过来,推搡着王思思:“孽女,你到底又做了什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父望着房门口那群早已吓的懵逼状态的“汤圆”们,气得肝肺脾脏都要爆了!

    他家什么时候进来这么多肥猪!

    还没走的穆风挑了挑眉,好心地为王父答疑解惑:“王先生,您女儿今天一出狱,就让人从司家老宅的私密地道进去,将我们少爷的夫人掳走,绑架到了你们家,找了一群男人侮辱我们少夫人。所以,我们少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王父愣在了原地。

    司家老宅的秘密地道!

    思思怎么会知道了这件事?

    这可是司家的顶级秘密啊。

    他只是从前喝多了,得瑟地告诉过他的夫人啊。

    一旁的王母看着王思思,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作孽啊,作孽啊,我以前就不该告诉你咱们王家这个秘密。”

    原来,是王母告诉了王思思。

    王父气得恨不得暴打王母一顿,可他更想抽自己大耳朵瓜子。

    王思思早已吓傻。

    她好不容易才出狱,这是又要被送进去吗?

    “爸爸、妈妈,救我!我错了,我不该去找那个贱人报仇。救我,求求你们救我,我不要再被关起来,爸爸……我是你最爱的女儿啊,爸……”

    王父捂着气得抽疼的心脏,猛地推开王思思:

    “我没有你这种女儿!就算之前吸毒和玩男人的事情是被人设计,可你是我养大的女儿,你是什么性格,我会不知道?

    我以为这次你出狱会收敛一点,谁知道你居然变本加厉,才出狱就作,害了整个王家,造孽啊,都是我们自作自受,小时候没教好你,让你长歪了!”

    王父捶胸顿足。

    他年纪很大了才得了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从小娇宠过度,结果养了这么一个祸害,害了整个老王家。

    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自作自受啊!

    王母只知道哭哭啼啼,一点用都没有。

    王思思没办法,只能转身向顾少辰求救。

    “少辰,救我,少辰……”

    她悲怆地抱着顾少辰,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顾少辰的身上了。

    顾少辰凉凉地看着她:“王思思,为什么要这样对立夏。你明知道,我警告过你,不许再动她一根汗毛。”

    顾少辰的话,让王思思动作一僵。

    她忽然松开顾少辰,凄惨地站在他的面前,歇斯底里地叫起来:

    “所以,你还是喜欢顾立夏这个贱人,对不对!傻的人是我,一直都被你在利用!”

    顾少辰淡淡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眼里面,却满满都是警告。

    王思思看着那眼神,心尖儿一颤。

    往后退了几步,枯瘦的脸,越来越苍白。

    她整个身子都在颤抖,豁出去地威胁道:

    “少辰,你一定要救我,否则,我就把那件事抖出去!谁也落不着好!”

    顾少辰眼里的杀意一闪而过,突然笑了起来:

    “思思,你说什么傻话呢,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不救你,谁救你。”

    笑容是那样的干净和阳光。

    王思思狐疑地看着顾少辰,揉了揉眼睛。

    刚刚,顾少辰眼里一闪而过的杀意,是她眼花吗?

    她感动地看着顾少辰,冲过去紧紧搂住他的腰,嚎啕大哭起来。

    “呜呜,少辰,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这样胡来了。”

    顾少辰轻轻拍着王思思瘦弱的肩膀,轻轻地说道:“嗯,我知道了。”

    王思思听着他温柔的嗓音,哭得更厉害了。

    她看不见的地方,顾少辰眼底的杀意,再次涌了出来。

    坐在疾驰的车里,顾立夏悠悠转醒。

    “嘶……”

    嘴唇被胶带纸撕了两次,火辣辣的疼。

    “少夫人,您醒了。”

    穆风的声音响起。

    咦?

    司傲霆不是来救自己了吗?

    为什么是穆风的声音,司傲霆呢?

    她整个人一激灵,忽然清醒,睁开眼睛急忙寻找司傲霆。

    司傲霆就坐在她边上呢。

    准确地说,是靠着车门,面色潮红地坐在他边上。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酒香味。

    她心里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屮,司傲霆,我差点被王思思害得自尽,你倒好,居然喝得醉晕晕的。难怪我被人绑架了这么久,你才找到我。”

    司傲霆靠着车窗,没有一点醒的迹象。

    顾立夏更生气了。

    她握紧拳头,恨不得一拳挥过去才解恨。

    穆风忽然说道:“少夫人,你冤枉少爷了。”

    “冤枉?我哪儿冤枉他了?”

    顾立夏咬牙切齿的问道。

    穆风将他们这一路怎么寻找失踪她的故事简明扼要地讲述了一遍。

    “……少夫人,事情……”

    穆风话还未说完,就被顾立夏的哭声打断。

    “呜呜,司傲霆,司傲霆,你没事儿吧?”

    顾立夏抽着鼻子,拉着司傲霆的手,眼泪断线的珠子一般直掉。

    原来,司傲霆对自己这样好。

    可她居然还误会他,真该死。

    正哭着,身体忽然落入一个滚烫,充满酒香味的怀抱。

    司傲霆搂着怀里哭得可怜兮兮的小女人,感觉今晚上的折腾都值了。

    只要能找到她,他受再多的罪,都没关系。

    吻了吻她的额头,暗哑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醉意呢喃道:

    “对不起,这次又没保护好你。”

    “呜呜,才没有,司傲霆,要不是你,我今晚上就死了。呜呜,你没事儿吧?穆风都和我说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经过。该死的冷擎宇,他怎么能这么过分,让你喝那么烈的酒。”

    司傲霆忍着胃部的绞痛,将顾立夏搂得更紧了,一向清冷的眸底,涌起温柔的笑意:“我没事儿。”

    “没事儿你脸怎么会这么红,而且,你额头上怎么这么多汗,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