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踢他个断子绝孙
    第140章 踢他个断子绝孙

    心里头正被自己这胡思乱想搅得酸酸涩涩之时,主卧门被人推开。

    司傲霆手里头端着一碗黑不溜秋,散发着一股奇怪味道的东西走了进去。

    顾立夏诧异地看着他:“你怎么来了,顾立光呢?”

    “走了。”

    “这么快?”顾立夏眨了眨眼眸,掩饰不住的吃惊和喜悦。

    那丫头会舍得走?

    肯定是司傲霆赶人走的。

    “坐起来,把这个喝了。”

    “这、这是什么?”

    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中药。”

    哦买嘎,真相了。

    “能、能不能不喝?”

    她从小最讨厌中药味了。

    司傲霆端着碗,舀了一勺吹凉,递到她的嘴边,毋庸置疑地说道:

    “老中医说,痛经喝这个,很有效果,三副下去,立刻见效。”

    麻蛋,她不痛啊!

    眼珠子一转,急忙撒娇:“我怕苦嘛!”

    司傲霆不慌不忙地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喝完含这个。”

    卧槽,准备工作这么充分。

    “不要!我不要!”

    嘴一瘪,将身子扭过去。

    实行耍赖政策。

    司傲霆静静地看了她几秒,忽然将勺子里的中药喂进自己嘴里,然后,放下碗,扳过她的身子,径直朝她吻了过来。

    “喂,你做什……”

    后面的话,被司傲霆堵住了。

    苦涩的药味,带着司傲霆的味道,流进她的嘴里,吞进了她的肚子里。

    “果然,你是想我这样喂。”

    司傲霆脸上满是淡漠和一本正经,准备喂第二口。

    顾立夏急了:“难道你不觉得苦吗?”

    “夫妻之间,应该同甘共苦。”

    含着第二口,径直喂了过来。

    顾立夏的心脏,被这句话,重重击中。

    这一次,司傲霆没有急着马上结束这个吻,缠绵了好久,才松开她,马上又喂第三口。

    然后,第四口。

    第五口。

    第六口……

    一口比一口喂的时间长。

    一口比一口喂得缠绵。

    喂完药,顾立夏已经被吻得瘫软在司傲霆的怀里。

    司傲霆嗓音干涩嘶哑地说道:“你再休息一会儿,我还有很多动作没有忙完。我去书房。”

    话是这样说,可他却还是搂着她好一会儿,一直到气息完全平复,才起身。

    司傲霆一走,顾立夏摸了摸了自己被吻得红肿的嘴唇,心里头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哎,装什么不好,要装痛经。

    这下好了,每天要被灌中药咯。

    不过——

    好像这种喂药方式,她还挺喜欢。

    正自个儿乐呵着,手机响了起来。

    掏出一看,居然是白深深的电话,急忙按了接听。

    “深深,最近你都在干嘛呢?打你电话一直打不通。”

    白深深不知道人在哪里,电话里头有点吵。

    而且,明显情绪不高:

    “夏夏,你有空吗?陪我出来喝一杯吧!我心里头太苦了。”

    顾立夏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你现在在哪里?”

    “老地方。”

    白深深嘴里的老地方,是过去五年,她俩心情不好,就会约了一起去的一家酒吧。

    顾立夏看了看时间,才中午两点钟,小北可能还会睡一个半小时,司傲霆说很多工作要忙,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找她。

    眼珠子滴溜一转,悄悄地躲过佣人和管家,溜出门去。

    也不知道她是点子背还是什么,她因为着急,直接上了一辆黑车。

    心急的她,没有注意到,黑车开出去之后,不远处一辆保时捷悄然跟上……

    到了酒吧门口,准备下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忘记带钱包。

    “师傅,我没带钱,能手机微信支付吗?”

    “行。”

    师傅意味深长地瞟了顾立夏一眼。

    可悲催地是,顾立夏掏出手机,发现手机没电了。

    尴尬了一秒,顾立夏脸上笑得璀璨:“对不起,你能不能在这里等一下,我手机没电了,我进去找朋友拿钱给你。”

    出租车司机鄙视地看着她:

    “小姐,没钱就不要打车哪,站在那么贵的别墅区外面打车,我还以为很有钱,能接个小费什么的,结果连个屁都没有。”

    顾立夏火来了:“我又不是说不给你!进去拿给你就好。”

    “谁知道你进去之后人还出不出来。”

    “绝对会出来!人格保证。”

    “保证没用,不给钱……那你用别的给。”

    出租车司机下流地瞟了顾立夏两条细长的腿一眼。

    “流氓!”

    “呸,你这打扮一看就不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顶多就是个想去别墅区钓凯子的女学生,这种女人我在那一块见多了,没钱打车,那就给我摸爽了抵车费。”

    顾立夏以前听过打黑车危险,却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遇到。

    她急忙去拉车门。

    怎料车门车窗已经被锁上了。

    看着已经翻身从驾驶室准备跨过来的恶心男人,顾立夏心里头一阵冷笑,抬脚猛地朝黑车司机胯下踢过去。

    奶奶滴,调戏谁不好,居然敢调戏她。

    她踢他个断子绝孙。

    恶心男受痛,哀吼的同时,“嘭”的一声,驾驶室这边的车窗户被人拿东西用力砸破。

    顾少辰焦急的脸出现在驾驶室车窗后面。

    他快速地将车门锁打开,拉开车后门,将顾立夏拽出来,紧紧地抱着她。

    如同,抱着一个失而复得的宝贝。

    “立夏,你没事儿吧?”

    她没事儿,有事儿的是某个蜷缩在车厢里哀吼的臭男人。

    不过,被顾少辰抱着,顾立夏心里头极不舒服。

    下意识地伸手,将顾少辰推开。

    “你怎么在这里?”

    顾少辰似乎反应过来自己的失礼,松开了顾立夏。

    “我刚好看到你……你被这个司机调戏,顺手砸破车窗救你。”

    顾立夏眨巴着眼睛,看着这黑车的四面窗户。

    “这车窗从外面应该是看不清里面的吧?”

    顾少辰面色一僵,避开这个问题说道:“你是不是还有急事?这个司机就交给我处理,你去吧。”

    顾立夏奇怪地看了眼顾少辰,想起昨晚上,他也在思思家,心里头酸酸涩涩。

    明明都已经不喜欢他了,怎么还会有这种感觉啊?

    想到确实赶时间,耸耸肩,头也不回地往酒吧里面走去。

    到了酒吧,白深深一个人坐在吧台上,已经喝得七分醉。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