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放不下旧情人
    第142章 放不下旧情人

    两个人低头耳语了一阵。

    白深深笃定地勾唇笑了起来:“包在我身上。”

    说完,还打了个大大的酒嗝,味道熏得顾立夏一阵反胃。

    她愣住了——

    耶?

    白深深的酒味她一点都受不了,司傲霆的酒味,她居然觉得好好闻……

    这就是重色轻女吗?

    两个人正聊得起劲,一群黑衣保镖,带着浓浓的暴戾之气,径直朝顾立夏和白深深围了过来。

    顾立夏看到司傲霆黑沉沉的那张脸,下意识就想逃。

    结果白深深反应比她还快,拽着她就往酒吧后门方向窜。

    那速度和反应,跟受惊的小兔子无异。

    “深深,不行了,我没力气了,别跑啦!”

    顾立夏腿没白深深那么长,又流着血,就算不痛经,这会儿也累得够呛。

    “不行,快点跑,待会儿傅御爵那混蛋就追过来啦。”

    白深深,已经有了八分醉意,走路东倒西歪。

    顾立夏吃力地扶着她。

    “什么傅御爵?”顾立夏哭笑不得,“刚刚那是司傲霆。”

    白深深顿时止住了脚步,帅气地用手叉着腰喘气,身子却歪歪扭扭地,都要站不稳了。

    “卧、卧槽,这些有钱人能不能让保镖们穿得有个性一点啊,全都是一样的黑色系,吓死人了!”

    白深深到底是喝多了,说话开始大气舌头来。

    顾立夏被白深深这话给逗笑了。

    她脑补了这样一幅画面。

    一群有权有势的大佬一起出行,身边全是一群穿着五颜六色,花枝招展的保镖们。

    白深深也笑,可她笑着笑着,开始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顾立夏蹲下去,想安慰白深深,身子还没蹲下去呢,司傲霆已经到了身后,将她像拧顾小北一样,拧了起来。

    “喂,司傲霆,你做什么!”

    司傲霆一张脸黑压压的,身上萦绕着可怖的怒气:

    “不是痛经吗?痛经跑来酒吧?痛经的人跑这么快?”

    顾立夏心尖尖儿直颤,好怕司傲霆打她。

    结果,司傲霆却紧紧搂着她,暗哑磁沉的嗓音说道:“还痛吗?忽然不见,吓死我了。”

    抱那么紧,顾立夏察觉到司傲霆衣服全部汗湿。

    额头上,也挂着晶亮的汗珠。

    今天下午感觉天气没这么热啊,他怎么这么多汗,难道……

    心口,一瞬间猛地攥住,忽然好后悔自己作。

    “司傲霆,你是不是找了我好久?”

    “嗯。”

    司傲霆回答得云淡风轻。

    可穆风在一旁忍不住插话:“少爷发现少夫人不见了后,都快急疯了。派了人马上查监控,亲自追查少夫人的下落。”

    司傲霆瞪了穆风一眼,不喜他多嘴。

    顾立夏心酸地反手抱住司傲霆,却又小心翼翼地避开他的伤口:“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就这样跑掉。你手术刀口还疼不疼?”

    “还好,不疼。反而是你,还在痛经呢,这样到处乱跑,我很胆心。”

    司傲霆嘴上说着不疼,额头上的汗水却越凝越大。

    这汗水搅得顾立夏心里的愧疚感更深了。

    以后,她再也不会没事儿装什么痛经了。

    谁知,白深深却丝毫不给她机会。

    她那张帅气的脸上挂着眼泪呢,却醉晕晕地扶着电线杆大笑起来,满嘴跑火星语:

    “卧槽,夏夏,你什么时候开始痛经了?原来你和痛经还有一腿啊!我……”

    后面,谁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顾立夏身子微颤,看向司傲霆,果然,发现司傲霆的脸色,更加黑峻峻。

    “所以,你现在肚子并不疼?”

    顾立夏尴尬地扯了扯脸皮,尽量让自己笑:“那个,好像是不疼。”

    空气凝结。

    只有白深深在一旁醉醺醺的笑。

    “所以,你以前每个月不会疼这么几天,以后也还是不会每个月疼这么几天?”

    司傲霆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气氛实在是太奇怪了。

    顾立夏实在是受不了他这眼神儿了,咬着唇,视死如归一般瞪着他:

    “是是是,不会疼。对不起,我错了。我没那么娇弱,没有痛经,我和痛经就是绝缘体。你要骂就骂吧,要打就打吧!”

    司傲霆叹了口气,将她搂得更紧:“嗯,没有痛经实在是太好了。我看网上那些人形容的痛经是那么的难受,心里头一直担心这几天,你也和她们一样不舒服。”

    顾立夏心里头涌着一丝丝蜜一样的甜:“你不生气我骗你吗?”

    司傲霆吻了吻她的额头,低沉地说道:“为什么要生气?”

    顾立夏鼻子酸酸的,眼泪都出来了,趴在司傲霆怀里大哭起来:“司傲霆,你对我怎么这么好啊,我以后再也不耍你玩了。”

    “嘶……”

    司傲霆疼得倒吸一口气。

    顾立夏脸上挂着泪珠,急忙从他怀里退出来。

    “碰到你的伤口了吧,咱们快点回去吧。”

    夏日的下午,空气已经渐渐变得沉闷起来,天空不知什么时候,被黑压压的乌云覆盖。

    “穆风,你先扶着司傲霆,我去扶深深,这家伙喝多了。”

    白深深脚步踉跄地一个人跑到一旁的路边,招手打车,哭得越发难过起来。

    顾立夏跑过去,想将白深深弄回来,送她回家。

    还隔着几米远,一辆银灰色布加迪停在白深深的一旁。

    白深深顿时如同看到鬼了一般,转身就准备逃……

    顾立夏还来不及反应,布加迪的车门一开,车厢内一闪而过一张刀削一般英俊帅气的脸,将白深深,一把拽了进去。

    动作行云流水,毫不耽搁。

    布加迪车门一关,车子如同一头猎豹,疾驰而去。

    顾立夏被惊得目瞪口呆,大脑里头钻出三个大字:傅御爵。

    刚刚那个男人,应该就是傅御爵了吧?

    司傲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的身后:“你朋友和傅御爵什么关系?”

    “你怎么也知道刚刚那是傅御爵?”

    顾立夏吃惊地回头看着司傲霆。

    “见过几面。要不要我让人去把她带回来?”

    “算了,不用。他们是情人关系。”

    这话一说,又怕司傲霆误会,急忙又补充了一句:“五年前的旧情人,早分手了,她不是小三儿。不过爵爷应该不会伤害她。”

    穆风在一旁不解地道:“傅御爵结婚都已经有五年了,还放不下这旧情人,难道真的和传闻一样,和傅太太是形婚?”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