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一百个型号各异的闹钟
    第162章 一百个型号各异的闹钟

    顾立夏抱着被子,全身酸软地瞅着司傲霆:“房间里怎么会这么多闹钟?”

    司傲霆将闹钟三下五除二,彻底拆成一堆零件,丢进垃圾桶里,浑身带着凌厉的气息,朝顾立夏席卷而来。

    “咱们继续……”

    顾立夏嘟嚷着嘴哀吼:“还来啊……”

    他俩从下午进房间开始,就一直在……

    司傲霆双手撑在顾立夏的上方,眸色深沉。

    顾立夏吹弹可破的脸上,还有没消退的红晕,微微嘟囔着的嘴唇,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勾人。

    “谁让你这么迷人,让我怎么都吃不够,吃不饱。”

    浅笑着俯下身,准备继续亲密接触……

    铃铃铃——

    闹钟再次响了!

    司傲霆腾地一下起身,迅速往声音的源头走去。

    拉开一个抽屉,一个劣质闹钟摆在里面,正嚣张地发出嘈杂的闹铃声。

    司傲霆瞪着那个闹钟,愤恨地将闹钟快速拆掉,然后踩着闹钟的尸体,回头,转身往回走。

    脚步忽然一顿,眉心紧蹙,快速地转身,将刚刚那个抽屉拉开,翻了翻。

    果真,里面还藏着一个闹钟。

    闹钟红色闹铃那根针,显示再过两分钟,此闹钟,会铃声大作。

    司傲霆捏紧拳头,发出一阵骨骼的脆响,迅速拉开旁边的抽屉,翻出三个。

    再开另外一个抽屉,这次四个。

    再开……

    再开……

    司傲霆黑着一张脸,在这个一百二十平的房间里,翻出来了近一百个各种型号的闹钟。

    地上一堆闹钟的尸体,堆成一座小山。

    浑身暴戾之色的司傲霆,缓缓走向坐在床上,早已目瞪口呆的顾立夏。

    顾立夏尴尬地勾了勾唇,问道:“司傲霆,你得罪谁了?要这样戏弄咱们?”

    司傲霆冷沉,却又抑制不住怒火的声音低吼:“不知道!不过,最好别让我查出来是谁!”

    顾立夏的心口,突突跳了跳:“查出来你会怎样?”

    司傲霆的眼底,迸发出骇人的凉意,冷哼道:“碎尸万段!”

    舒服地坐在美女小护士的怀里,享受着美食的司北辰小朋友,全身忽然打了个寒颤……

    司傲霆环顾了一圈室内,想着该找的地方都找过了,应该没有漏网之鱼。

    终于松了一口气,解开之前顺手拿过来,围在腰间的浴巾,厮磨着顾立夏,继续洞房。

    漫长的温存之后,两个人都被挑逗得意乱情迷,准备一起体验男人和女人之间那美好的感觉。

    突然。

    铃铃铃——

    床头的枕头下面,再次铃声大作……

    这一次,是顾立夏的国产山寨机。

    “回头马上换个手机!”

    司傲霆气得想把顾立夏的手机给摔地上。

    又补上一句:“新手机不许开铃声,全静音!”

    顾立夏眼尖,瞅见来电显示是白深深,急忙从司傲霆手里夺过手机。

    颤抖着一颗心,背过身,不去看那座超级移动冰山那张冒着寒气的脸,将手机滑向接听。

    “喂,深深。”

    “救命……”

    白深深的声音,虚弱地冒出来,之后,就没了任何声音。

    顾立夏心里头一紧,蹭地一下起身,急忙下床去找衣服。

    司傲霆拉住她:“怎么了?”

    顾立夏的声音里头,隐隐有了丝哭腔:“深深好像出事了。”

    司傲霆眉心一蹙,抱着她,迅速往换衣间走去。

    游轮的中心监控室里面。

    顾立夏揪着一颗心,盯着屏幕里头的监控画面。

    “进度条再往前一点。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我和深深还坐在宴会厅里面聊天,后来……后来叶瑜过来,让我表演钢琴。钢琴表演之后,我就没有再看到深深的身影了。”

    司傲霆将手里的手机挂掉,低沉地说道:“已经问过,不是冷擎宇搞得鬼。穆风说,他一直跟着冷擎宇。”

    顾立夏看了司傲霆一眼,眼角忽然瞟到屏幕上,白深深的身影一闪而过,急忙出声:“停!找到了,放慢速度!”

    正在操控电脑的安保人员立即放缓速度。

    屏幕上,可以看到白深深看似随意地走动,却像是在跟踪什么人。

    “白深深跟踪你父母做什么?”

    司傲霆忽然在一旁接话。

    顾立夏定睛一看,果真,白深深一路上,确实是在跟踪她那新认回来的爸妈。

    视频监控查到白深深跟着她父母到了一个监控死角,之后,再也找不到白深深的身影。

    顾立夏指着屏幕问:“这里是游轮的哪里?”

    安保人员回答:“游轮的商场内部。”

    “立刻带我去!”

    顾立夏眼底的忧虑越来越深。

    司傲霆将手搭在顾立夏的后腰上:“别怕,我已经让所有员工都拿着她的照片在找人了,只要你的朋友还在游轮上,一定会让人找到她。”

    顾立夏感激地看着司傲霆,情不自禁往他身上靠了靠。

    到了游轮的商场内部,顾立夏没有心思去看那些琳琅满目的奢侈品,而是站在白深深最后失踪的地方,揣测他们有可能去的地方。

    这里有三条专门为员工开设的小路。

    一条通往客房;

    一条通往餐厅;

    一条通往甲板。

    线索就是——几乎是没有线索。

    顾立夏咬着指甲沉思:“深深为什么要追着我父母呢?对了……我真笨,直接打电话给我父母就好了。”

    司傲霆却拦住了她:“别。我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

    “为什么?”顾立夏心里头慌慌的。

    这怎么前有狼后有虎的感觉啊?

    和她一模一样的黑衣女人还没弄清楚呢,白深深突然离奇地失踪了。

    这个婚,结得可真让人胆战心惊。

    司傲霆还没有说出理由,顾立夏手里头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是顾立光的电话。

    “喂,姐姐,你和姐夫还在睡觉吗?”

    “没有。”

    顾立夏将扩音打开,让司傲霆也听到对话。

    顾立光的声音显得有点兴奋:“哦,那你能来甲板上一趟吗?就你一个人。我有话要和你说。”

    顾立夏紧了紧眉头:“什么话,你直接电话里说就可以了。”

    “不嘛,姐,你就快点来吧,待会儿见哦。”

    顾立光挂了电话。

    “走。”

    司傲霆拢着顾立夏的腰,往外走去。

    顾立夏看向司傲霆:“等等,她只让我一个人过去。”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待会儿我不现身。”

    海面上的夜色,越来越沉……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