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盐汽水喷死你
    第165章 盐汽水喷死你

    豪华休息房内,白深深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愁眉哭脸地瞪着傅御爵。

    帅气的黑色短发垂下来,凌乱地搭在眼睛上,衬得瓷白的肌肤,愈发夺目。

    白深深朝垂在眼睛上的头发,气呼呼地吹了口气。

    黑色头发顺着风扬起来,又耷拉下去。

    终于,她彻底没了脾气。

    “喂,你能不能把我手脚给松开!”

    语气说不出来的柔弱。

    “不行!”

    暗沉凌厉的嗓音内,充满了上位者的气势。

    “屮你丫的傅御爵,老娘又不是你的宠物,你居然拿绳子拴我!”

    立马破功。

    简直火冒三丈!

    白深深用力拽了拽手上的绳子。

    细绳子倏地一下绷直。

    房间内的沙发上,傅御爵斜斜地坐在里面,对着一个薄薄的笔记本电脑工作。

    手腕上,拴着的细绳子紧绷,却纹丝不动。

    白深深更用力地拽,绳子还是纹丝不动。

    傅御爵神态自若,还轻飘飘地瞟了她一眼。

    折腾了一会儿,她泄气了。

    傅御爵就是个非人类!

    “折腾够了?”

    傅御爵暗沉凌厉的嗓音里,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宠溺。

    “不够还能怎么着,我又斗不过你。”

    白深深抛了个白眼。

    “不嘴硬了?”

    “我喊你爷爷行不行?你就别缠着我了,我都说过了,对你床上活儿很不满意,不想再用你了,你这是听不懂?

    而且我决定一心向佛,从此不吃肉,不玩男人,用不上你!”

    傅御爵的脸色阴沉。

    俊美如刀刻的脸上,冷峻狂狷。

    “有胆你再说一遍?”

    白深深挑了挑眉,眼里闪着精明劲儿。

    “哪一句?是说你活儿不好那句,还是我不玩男人那句?”

    “女人,你找死!”

    傅御爵将电脑放在一旁,如同最迅敏的恶狼,朝白深深扑了上去。

    就在这时——

    砰!

    房间门被人大力从外面推开。

    顾立夏的脸出现在门口。

    “噢,天啊,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正在办事儿……”

    顾立夏急忙背过身去。

    刚刚她没看错吧?

    哦买嘎!

    绑绳!

    没想到深深这么会玩儿!

    眼睛悄悄地往后瞟着门把手的位置,稍稍退了几步,想把门关上。

    白深深被压在傅御爵的身子下面,冲顾立夏大喊:“办你个头,快点救我!”

    顾立夏回头,看着屋子里那个和司傲霆一样冷沉的男人,嘴角尴尬地扯了扯。

    深姐,别开她玩笑了,可好?

    她胆儿小啊……

    傅御爵看着身下的白深深,淡漠的眼底涌着一抹浅浅的笑意,站起身。

    因为笑得太浅太浅,而他整个人又太冷,所以那抹笑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司傲霆迈脚,走了进去。

    礼貌地沉声招呼。

    “爵爷好。”

    虽然他比傅御爵年轻了好几岁,可浑身气势,丝毫不输傅御爵。

    甚至,还能超越他。

    “四少好。”

    傅御爵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司傲霆。

    心里面涌出来四个字——后生可畏。

    顾立夏瞟了风起云涌的两个男人一眼,径直跑到白深深身边。

    快速打量了她全身上下一眼,确定没缺胳膊少腿,一把搂住她。

    “深深,你没事儿真是太好了。”

    白深深将被绑住的手脚,往顾立夏眼前一推。

    “我这像是没事儿的样子吗?”

    顾立夏笑得邪魅,冲白深深挤挤眉。

    “你这是情趣,没想到你们这么会玩儿。”

    白深深恨不得一口盐汽水喷死面前这小女人,帅气地回头,冲司傲霆嚷嚷:

    “司傲霆,你媳妇儿说今晚上洞房,要你绑着绳子和她玩儿。”

    顾立夏吓得小脸儿刷白,急忙捂住白深深的嘴,防止她再乱说话。

    可她脑海里,却不受控制地涌起一幕,自己被绑住双手双脚,司傲霆扑过来的画面。

    顿时,一张脸红得能滴血。

    “呦,你脸这么红做什么?是不是迫不及待,想回去和你家司傲霆尝试尝试?”

    白深深到底是个老司机,开起黄段子来,顺口拈来。

    “去你的。”

    顾立夏白了她一眼,一边给她解开绳子,一边问道: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速速招来。”

    听到这个问题,白深深的脸色正经了几分。

    “夏夏,你确定你那对新认回来的父母是亲生父母?”

    提起他们,顾立夏脸上神色也黯淡了下去。

    “嗯。司傲霆说给我们做过亲子鉴定。”

    “呸,这样的父母,还不如不要呢。”

    顾立夏扯了抹落寞的笑容。

    白深深气愤地说道:

    “你一定要防着他们。我之前跟踪她们,听到她们一家四口一起合谋怎么算计你,让那叫什么立光的小妮子爬你家司傲霆的床。”

    “这事儿我已经知道了。”

    顾立夏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说给白深深听。

    白深深气得想打人。

    “卧槽,这可真的是太特么过分了。”

    “没事儿。”

    顾立夏故作轻松地耸耸肩。

    “反正我对他们感情也不深,以后少接触就算了。不过,你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给我打电话求救,还有,刚刚小木鱼说,你被爵爷在一艘渔船上找到?”

    “我主要要和你说的,就是这个事情。夏夏,我跟踪你那家人的时候,无意中听到员工通道里面,有几个穿着员工服的人,在商量怎么把你掳走。”

    司傲霆闻声,靠近。

    “知道是什么人吗?”

    白深深无奈地摊开已经解开绳子的双手:“不知道。没看清正脸。我被人从后面袭击,晕了过去,醒来发现自己在一艘渔船上。”

    “然后呢?”

    顾立夏揪着一颗心,急忙问。

    “醒来以后摸着手机给你打电话,话还没说完,手机给人抢了丢海里去了,准备把我也丢海里去。”

    “再然后呢?”

    白深深微微眯着眼睛,看向傅御爵:“再然后,这货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把那群人给解决了。”

    白深深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顾立夏却能想象得出来,当时是有多危险。

    “深深,你没事儿,真的是太好了。”

    “你这丫头才是,要注意一点。”

    白深深嫌弃地将顾立夏的眼泪擦掉:“你说你这样一货色,怎么就跟个香饽饽一样呢?好的坏的全找上你。”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