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一颗棋子罢了
    第172章一颗棋子罢了

    英国伦敦。

    远离市区的一座城堡内,开满了各种颜色的蔷薇。

    喷泉内,白色天使雕像托着腮望天,神情童稚无邪。

    夕阳的余晖,落在城堡二楼某一扇窗户内。

    轻轻地,轻轻地,洒在白色的琴键上,将白色琴键染成温暖的橘黄。

    一双灵巧的手指,不停在琴键上跳跃,演奏出……呃,不太美妙,甚至是难听的音乐。

    一个绝美的女子披散着头发,穿着公主裙,气呼呼地乱砸钢琴。

    “变态冷擎宇,我让你听,我让你听!!”

    冷擎宇斜斜地靠坐在阳台旁边的沙发里,沐浴着夕阳的余晖。

    右手慵懒地端着一支高脚杯,不紧不慢,轻轻地摇晃着杯子内,猩红色的液体。

    脸上勾着一抹邪魅的笑容。

    “真是一只不听话的小野猫。”

    “野你个头。”

    顾立夏气鼓鼓地侧过头。

    将手上的锁链高高地举起。

    眼里头的怒火,几乎要将面前的冷擎宇给烧穿。

    “你见过被绑着锁链弹琴的人吗?”

    “谁让你这么不老实,一直想方设法地要逃走。”

    “我不逃走,留这里做什么?这儿又不是我家!”

    顾立夏咬牙切齿地说道。

    三天前,她被冷家设计,让人把她从游轮上扔进了大海里头。

    跟着,被人偷梁换柱,和那该死的黑衣女人掉包,乘坐潜水艇遁逃。

    潜水艇内,她遇到了一个小变态冷柠萌。

    还见到了司傲霆一直追查的白色面具人。

    就在她正要从白色面具人口中,知道林岚的身份之时,特么的,老天爷跟她开了个大玩笑。

    居然,潜水艇掉深了。

    而她,差点在那次事故中死翘翘。

    醒来后,她发现自己在一座奢华的城堡内,而整座城堡里,除了佣人,就只有她和冷擎宇。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不过,她后来百度过。

    原来,潜水艇掉深,是那么可怕的一件事。

    简单一点说,就是海水密度忽然减小,导致潜水艇没了浮力,在大海里头,忽然垂直往下掉。

    就跟汽车开到悬崖峭壁上,垂直往下掉,是一样的原理。

    如果潜水艇掉落的深度,超过潜水艇最大的深度范围,就会因为水底压力过大,“嘭”,整艘潜水艇,瞬间爆炸。

    当时,她悲催地手脚被绑住,房间还漏海水。

    她整个人被海水淹没,以为自己死定了。

    白色面具人突然出现,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救了她。

    当时情况具体有多危险,顾立夏并不清楚。

    因为,她晕了。

    只知道,醒来后,白色面具人听说受了伤,住院去了。

    而冷擎宇这货,拿着一沓琴谱,让她弹。

    不停地弹。

    特么的,她已经弹了三天三夜了,这货还没听够。

    冷擎宇笑得贼贱:“留这里给我弹琴啊,我居然都不知道,你还有这天赋。”

    “其实,我这个人有个特别的癖好,喜欢对牛弹琴。”

    “你这是骂我是头牛?”

    “不,你想多了。我没有骂你是头牛。”

    顾立夏勾着唇,斜斜地瞟了冷擎宇一眼。

    “我话里头,骂的是,畜生。”

    冷擎宇挑挑眉,姿态极为优雅地将红酒一饮而尽。

    猩红色的液体,染得他的唇,显得更加妖孽。

    “你这张嘴呀,真的是伶牙俐齿,说不过你。不过,这首曲子,你弹出来,果真有记忆里的那股味道。”

    “她呢?她爱说话吗?”

    顾立夏忽然没头没脑地问出来一句。

    冷擎宇先是愣了一秒。

    忽而,看向门口,双腿随意交叠,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笑道:“你何不自己问她。”

    顾立夏眉头皱了皱,敏感地回头。

    果然。

    她的身后,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站在房间门口。

    身上,一如既往,穿着黑色的连衣裙。

    脸上画了精致的妆容。

    手指涂着红色妖娆的丹红。

    她缓缓地朝她走了过来。

    顾立夏望着她,脑海跳出一种动物——猫。

    一只清冷,高贵的猫。

    顾立夏的的心跳,突突地跳动起来。

    她,终于出现了。

    “你到底是谁!”

    顾立夏听到自己的嗓音,都隐隐在发抖。

    这几天,她被困在城堡内,百无聊赖地,这里看看,那里摸摸。

    然后,她摸到了一间整洁的女子房间。

    然后,从房间内某个抽屉里,发现了一本相册。

    翻看相册的时候,顾立夏感觉,自己正在看自己的相册。

    不管是三岁,还是五岁,还是十岁,十八岁……

    照片里的女人,都和自己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而照片里的自己,在英国长大。

    合上相册,顾立夏的脑海,只想到了一个词――双生。

    黑色连衣裙女人,不屑地掠过顾立夏,走向冷擎宇。

    顺势,坐进了冷擎宇的怀里。

    清冷的眸子,带着几分嘲讽地看着她:“这么笨,怎么做人姐姐。”

    一句姐姐,惊得顾立夏脑子都炸了。

    果真!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谁?”

    顾立夏激动地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

    手上的铁链叮当作响,很快,绷住了。

    冷擎宇的手,轻轻摩挲着黑衣女子纤细的腰,说道:“盛夏,你就别逗你姐玩儿了。姐妹二十年相聚,难道不是抱头痛哭吗?”

    顾盛夏笑得毫无温度:“抱头痛哭?有这个必要吗。她对我而言,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

    顾立夏的嗓子,如同堵了砂石一般难受。

    她是一颗棋子。

    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叫盛夏,是顾盛夏吗?你是我妹妹?”

    顾立夏握紧拳头,定定地看着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顾盛夏。

    顾盛夏一眼都没看顾立夏,扭头,看着冷擎宇道:“我说了我不想面对她,你把我叫回来,到底要做什么!”

    “他怎么样了?”

    “死不了。不过,就是有点惨。”

    “才有点惨啊。”

    冷擎宇明显一脸的失望。

    “我还以为你出手,绝对是超级惨,无敌惨,惨到飞,惨绝人寰呢。”

    顾盛夏轻飘飘地瞟了顾立夏一眼。

    清冷的嗓音,带着魅惑地说道:“谁让他长了一副好脸蛋,我就是下不了手呢。”

    顾立夏听着冷擎宇和顾盛夏的对话,心里面,一股不好的念头,涌上心头。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