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我要检查
    第176章我要检查

    冷擎宇扫了几眼天上的直升机,邪魅的眼底,涌过一抹惧意。

    “算你狠!放行!”

    冷擎宇的人,训练有素地收起武器。

    一架直升飞机飞低,垂下一条软梯。

    司傲霆抱着顾立夏,踩了上去。

    软梯在空中飘动,顾立夏吓得失声尖叫,紧紧搂住司傲霆的腰,生怕自己会掉下去。

    “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胆子原来这么小。”

    司傲霆的笑声低沉悦耳。

    顾立夏被说得面红耳赤,梗着脖子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害怕了!我刚刚那是兴奋!啊……啊啊……”

    司傲霆轻笑,俯下身,吻了上去,封住了她的聒噪……

    顾立夏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

    身子悬空,心悬空。

    整个人都在微微发颤。

    触电的感觉,让她手脚发软。

    一颗心,扑通扑通,剧烈地跳动,快得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脸颊迅速爬满了红晕,快要烧起来了。

    司傲霆将她搂得更紧了。

    “夏夏,好想你!”

    暗哑磁沉的嗓音,让顾立夏心里头一热,眼眶红了起来。

    “司傲霆,我也好想你。”

    他吻得那样深入,仿若要将这几日所有的思念,都融在这个吻里面……

    直升机将软梯收了上去。

    顾立夏一直到坐在座椅里,整颗心还在剧烈跳动。

    她趴在直升机的窗户边,往外看。

    城堡已经变得很小。

    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城堡最高的塔楼上,一抹黑色的身影,静静地站在那儿。

    离得太远,看不清她的神情。

    只看到,风四面八方地吹过来,撕缠着她的长发。

    “看什么?”

    “没看什么。”

    顾立夏转过头,将脸上的落寞收起来。

    “对了,司傲霆,小北怎么样?咱两忽然消失,小北谁照顾?姑姑吗?”

    顾立夏揪着一颗心。

    “他很好,你放心。待会儿你就能见到他。”

    “待会儿……你是说,他此刻正在城堡里?”顾立夏一阵欣喜。

    她好想她家小宝贝。

    司傲霆看着她这副神情,有些吃味:“就这么高兴?”

    “那当然了,那可是从我身体里分出来的小团子,是我的心肝小宝贝。”

    “那我呢?我是什么?”

    “你……”

    顾立夏难住了,鼓着腮帮子,凝思苦想。

    司傲霆忽然俯过身子,对着她一阵耳语——

    “小北是出来的小团子,我是进……”

    灼热的气息,喷涌进她的耳朵,一路烧灼进了她的心底。

    听得顾立夏顿时一阵面红耳赤。

    “讨厌!”

    特么的,移动冰山司傲霆居然这么老不正经!

    忍不住推开他的禁锢。

    结果,碰到了他右手腕上的伤口,疼得他倒抽了一口气。

    “嘶……”

    她神色紧张地拉起司傲霆的手,吹了吹:“对不起对不起,还疼吗?”

    司傲霆看着她孩子气的动作,忍不住笑了。

    低沉的嗓音,柔声道:“都是皮外伤,无关紧要。”

    “不行,我要检查一下。”

    眼睛直直地往司傲霆身上瞄,眼眶忍不住红了。

    他这幅样子,看着实在是太瘆人了。

    司傲霆忽然笑得邪魅:“待会儿回咱们自己城堡了,我会让你好好检查检查……”

    顾立夏揉了揉耳朵。

    她怎么觉得司傲霆这话这么让人产生歧义呢?

    穆风穆雨坐着软梯也上来了。

    其余保镖上了另外几架直升飞机。

    直升飞机不知道用了什么隔音设备,关上窗户之后,里面居然并不觉得很吵,倒让顾立夏大吃一惊。

    穆风虚弱地半躺在座椅里,脸色泛白。

    她急忙去查看穆风的伤势。

    “穆风,你怎么样?”

    “我、我还好,少夫人别挂心。”

    顾立夏确定他确实没有生命危险,这才舒了口气。

    “这个该死的冷擎宇!下次看到他,我非得踹断他的肋骨不成!”

    穆雨感激地看着顾立夏:“少夫人,你心真好。”

    “你们千里迢迢赶来救我,我觉得你们更好。”

    “少夫人是少爷心爱的女人,我们当然不会眼睁睁看你被人带走呀!”

    危险过去,穆雨收起了身上的警惕,又变得活泼起来。

    说起这个,顾立夏鼓着腮帮子,拧着眉头,瞪着司傲霆好一会儿。

    “怎么了!”

    司傲霆眉头微蹙,磁沉地问道。

    “那天晚上,你到底有没有对盛夏做过什么!”

    这几天,一想起曾经的梦,她就惴惴不安。

    顾盛夏和自己那么像,司傲霆该不会……

    “没有。”

    司傲霆如实回答。

    “当真?盛夏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站在我面前,我自己都有点分不出来,而且,她还抢走了我的婚戒……”

    “她不是你。”

    司傲霆笑得温暖。

    穆雨插话:“真的,少夫人,少爷把那个臭女人从水里捞出来,就发现不对了,马上去找你。”

    “真的?”

    顾立夏皱着眉头,狐疑地瞟了穆雨一眼。

    其实,心里头是已经相信了。

    穆雨生怕顾立夏不相信,急忙说道:“当然是真的,少爷当时连夜冒着暴风雨……”

    “穆雨!”

    司傲霆打断了穆雨的话。

    过去的事情,他不想再让顾立夏担心。

    尤其,还发生了那种事……

    顾立夏咬唇看着司傲霆,怒嗔道:

    “不让小木鱼说,那你自己说说救我的过程!”

    “救你的过程吗?嗯……追踪,设计,成功。”

    六个字,司傲霆解释得够简洁。

    神情轻描淡写,云淡风轻。

    仿佛救她,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事。

    这几天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他一个字也没提。

    “就这么简单?”

    顾立夏才不信。

    刚刚穆雨明显说了“连夜”这个词。

    也就是说,那天晚上,海上的狂风暴雨那么肆掠,司傲霆都出发来找她。

    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好呢?

    顾立夏暗暗打了主意,找机会,一定要问穆雨,这三天司傲霆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不过,另外一件事……

    “司傲霆,你们查出白色面具人的身份了吗?”

    司傲霆眸光一闪。

    “只是查出来那栋炸掉的别墅,在交易所上经手过很多人,其中冷家持有产权年限最长,所以我们猜测,这白色面具人会不会和冷家有关系。你为什么问起他。”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