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第180章有其父,必有其子

    电话,是穆风打过来的。

    “少爷,出事了!”

    “什么事情?”

    司傲霆站在窗户边,远远地看着顾立夏,微微勾着唇角,露出一抹浅笑。

    却随着电话里头,穆风的话,笑容一寸一寸凉了下来。

    “你确定!”

    “我确定!少爷,她终于沉不住气,对你动手了,你看,怎么办?”

    “穆风,你先好好养伤,不用操心这件事。她,我亲自处理。当年的事情,原本就是我欠她的。不过,你再找人查一下那个人的身份,别让她受骗了。”

    “是!”

    挂了电话,司傲霆缓缓朝顾立夏走近。

    “怎么了?”

    “公司出了点事情,我要去处理。”

    “你刚刚要和我说什么?”

    顾立夏紧了紧拳:“算了,也不是多要紧的事情,你工作更要紧,刚刚看你脸色都变了,你还是先去处理公司的事情吧。”

    “嗯,有什么事,咱们晚上,留到床上再说……”

    司傲霆留下这样一段耐人寻味的话,很快就走了。

    顾立夏心里头,五味杂陈。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心里面极度不安。

    这几天,只要一碰到钢琴,她就不由自主回忆起那些陈年往事。

    那个人,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吧!

    “妈妈,你在想什么呢?”

    司北辰手里头抓着一个圆圆扁扁,鸡蛋大小,黑糊糊的东西,走了过来。

    “没想什么。”

    顾立夏挤出一个笑容,蹲下去,将儿子抱起来,坐到沙发上去。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嗯……电视上说,城堡里一般都藏着宝贝,所以我在到处寻宝呢。妈妈,你看,这是我在城堡里发现的黑晶石宝贝。”

    “哦,这宝贝好别致啊,居然全部是黑色的。”

    “有可能是魔鬼下的蛋哦!”

    司北辰神叨叨地说道。

    顾立夏随手接过那黑糊糊的东西,瞅了几眼,没看出啥特别来。

    倒是想起早上发生的事情,眼珠子滴溜一转,问道:

    “那个……小北啊,早上你爸爸在房间和你说了什么?”

    司北辰小朋友嘚瑟地挑眉,神秘兮兮地附在顾立夏的耳边回答:

    “猪八戒说了,我要是以后晚上自己一个人睡觉,他就每天给我一分钱。”

    司北辰折起手指,一个一个地掰扯:

    “我只知道一块钱,十块钱,五十和一百,可从来没有听过一分钱,妈妈,一分钱是不是非常非常多?像一亿那么多?”

    小屁孩儿的双眼,亮晶晶地望着顾立夏。

    眼底,仿佛有两个巨大的$在跳跃。

    果真,深得某人的真传啊!

    他迫切地看着顾立夏,希望得到肯定的答复。

    顾立夏的手指摩挲着那块黑不溜秋的石头,笑得尤为尴尬。

    现在最小的硬币是一毛,这“分”的概念,对这小屁孩而言,确实没听过。

    她到底要不要告诉小北,一分钱,到底是多少呢?

    哎!

    终于知道,她家小北经常实力坑娘的基因,是遗传谁的了。

    真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哇!

    司傲霆坑起儿子来,那真的是毫无保留呀!

    “妈妈,快看你的手!”

    司北辰忽然大叫道。

    顾立夏整个人一激灵,顿时回过神来。

    低头看向自己的手。

    她的手,被那块石头给染黑了。

    “切,还以为是什么宝物呢,居然这么脏,不要了不要了。”

    司北辰从顾立夏身上跳下来,蹦蹦跳跳地继续去城堡的角落寻宝去了。

    顾立夏低头看着自己乌漆墨黑的手,瘪瘪嘴,去一楼厨房洗手。

    顺手将那个黑不溜秋的东西丢在水槽里,心不在焉地冲洗着黑手,脑子里神游太虚起来。

    洗半天,差不多了,关了水,准备离开。

    眼角不经意地瞟到,那块黑石头经过水的冲刷,居然露出一丝光泽来。

    那光泽,说不出来的特别。

    翠绿翠绿中,带着丝邪魅的紫色,充满了妖娆的气息。

    特别地眼熟,可就是一时想不起从前在哪里见过。

    顾立夏半眯着眼睛,盯着那点眼熟的光泽半响,脑海灵光一闪,急忙抓起那个圆圆扁扁的石头,用力将石头上黑色污渍洗干净。

    手指颤抖;

    双肩颤抖;

    全身,都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一颗心,狠狠地揪着。

    她记起来了,这奇怪的东西,那个人的身上有一块。

    “少夫人,你在这里做什么?”

    “啊!”

    穆雨的嗓音突然出现在顾立夏的身后,吓得顾立夏尖叫起来。

    她下意识地,将那块差不多已经要洗干净的翠绿色石头,紧紧握在掌心,回头看向穆雨。

    “少夫人,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啊,你还好吗?刚刚,你在洗什么呐?这么入迷。我都叫你好几句了。”

    “我、我没洗什么。你怎么回来了?穆风好些了吗?”

    顾立夏尽量让自己神情自如地问道。

    穆雨虽然心里头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嗯,我哥他好多了。刚刚出院,送回来修养。多谢少夫人关心,那我上去啦。”

    礼貌地鞠了个躬,准备去城堡内的书房。

    顾立夏想起昨天直升飞机上的事情,急忙叫住穆雨。

    “等等,小木鱼。你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吗?”

    “嗯……事情是有,不过不怎么着急。怎么了?”

    顾立夏不动声色地将石头放进口袋里,走了几步,顺势坐在了餐桌前。

    “穆雨,你坐,我有事情想问你。”

    穆雨心里头咯噔一跳,狐疑地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少夫人,你想问什么事?”

    “你给我一五一十,老实交代,司傲霆这几天,到底遭遇了什么。”

    果真是要问这个!

    穆雨一脸为难:“少夫人,这个……少爷说了,不许我和你多嘴。他不想你为了他担心。”

    顾立夏更加笃定,司傲霆真的遇到事情了。

    昨天晚餐时候的那个电话……

    “小木鱼,如果你真的是为了你家少爷好,你最好还是告诉我,到底你们发生了什么,我不想被蒙在鼓里。”

    “可是……”

    穆雨还是踌躇。

    “穆雨!你到底是不是为了你家少爷好!”

    这还是顾立夏第一次这么慎重其事地叫穆雨的名字。

    穆雨一阵心惊。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冷沉的男声……霸道总裁任性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